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十八章 血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血脈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嗷!

聞到新鮮血液的味道,這隻將棕發少年拍飛的屍偶頓時興奮起來,咆哮一聲,當即向著棕發少年撲去。

前撲中,一隻漆黑如墨的利爪宛如五根精鐵打造的鐵鉤,前伸向著棕發少年抓出。

這一下若是抓實,棕發少年被抓傷是必然,且以如今這隻屍偶的力量,棕發少年甚至可能會被當場開膛破肚。

棕發少年顯然也察覺到了眼前的危機,拚命向後退去,但奈何在他身後的是巨大金屬籠的金屬框架,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退路。

躲避不能,他想到了抬起手中騎士劍抵擋,但奈何因為傷勢過重的原因,一時間居然使不上力,平時十斤不到的騎士劍,在此刻的他手中,卻宛如千斤般沉重。

棕發少年眼中儘是絕望,一旦被屍偶抓傷,除了死幾乎沒有第二種可能。

唰!

但就在屍偶的爪子快要抓到棕發少年時,一把劍出現了。

這是一柄長約五尺的劍,劍面上殷紅一片,宛如是被鮮血浸泡過似的。

噗嗤!

艷紅的劍攔腰斬入屍偶的腰際,然後宛如絲毫沒有受到阻力般,從屍偶的另一側出現,儼然已經一劍將屍偶斬成了兩半,屍偶那強大的防禦力,在這把劍面前,堅如宛如豆腐般鬆軟。

啪嗒!

屍偶的上半截身子滑落地上,暗紅的血水不停灑落,宛如是打翻了染缸。

但即便如此,屍偶也沒有在第一時間死去,反而是用僅剩的兩隻利爪,抓爬著地面,轉身想要攻擊揮劍斬向它的人。

噗!

血紅的長劍再次出現,一劍長驅直入,捅入了屍偶的胸口,長劍的劍尖直接從背後透出。

噗通!

血紅長劍抽走,而屍偶也終於無力倒下,倒在了棕發少年面前,甚至已經有絲絲血跡沾在棕發少年的臉上。

「礙…」

直到這時,棕發少年才反應過來,頓時嘶聲尖叫起來,面色是一片蒼白,有重傷的原因,也有驚恐過度的原因,臉上被沾染了屍偶血,害怕自己會被感染。

「閉嘴,只要不是被直接抓傷,都不會被感染。」

傷疤男子扣了扣耳朵,一幅不厭煩之色,當即將金屬牢籠的門打開,招來兩位學院僕人,將棕發少年抬了出去。

望著被抬出去的棕發少年,傷疤男子眉頭皺了起來。

「混蛋,究竟是哪個笨蛋抓的?居然將一隻覺醒了血脈的屍偶混了進來。」

眼前這隻屍偶外形與普通屍偶並沒有兩樣,致使他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察覺到這隻屍偶不對,最終導致棕發少年受傷。

這顯然是他的失職,想到這兒,他就有種罵娘的衝動,一隻覺醒了血脈力量的屍偶都能被混進來,抓捕屍偶的人究竟會有多麼粗心,才會幹出這種事。

與此同時,一個獨自在荒野當中遊盪的中年,忽然打了一個噴嚏,他莫名其妙地擦了擦嘴,眉頭微皺,卻始終沒有想出一個所以然來,索性不再理睬,繼續前行。

望見被抬出來的棕發少年,教師喬叟趕緊幾步上前,檢查棕發少年的傷勢,確認雖然重傷,但無生命危險后,才讓僕人將其抬下去救治。

然後他目光望向金屬籠中的那被斬成兩半的屍偶,不由皺起了眉。

而此時,一眾學員卻是早已語無倫次地嚷嚷起來。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隻屍偶的力氣為什麼會比其他屍偶的大?」

「喬叟老師不是說我們的實力都要超出屍偶嗎?那這隻屍偶的力氣又怎麼解釋?」

「該死,等一下,我不會也遇到這種變態屍偶吧?」

「我,我……不想參加屍偶試煉了……」

「安靜1

回頭望向一眾鬧哄哄的學員,教師喬叟大聲呵斥,平日積累的威嚴起到了作用,終於將他們鎮祝

「大家放心,剛剛那只是一次意外,接下來決不會再有那樣的事出現了。」

儘管有著教師喬叟的保障,剩下的還未參加試煉的學員,心中仍舊惴惴不安,其中一人驚恐問道。

「喬叟老師,那究竟是什麼屍偶?為什麼會比其他屍偶力氣大那麼多?」

面對著這位學員的詢問,教師喬叟略微猶豫,似在思考是否要說出來,不過最終還是說道。

「那是一隻覺醒了血脈天賦的屍偶,覺醒的應該是力量天賦,所以力氣才會比其他屍偶大上不少。」

「覺醒了血脈天賦?」

聽到教師喬叟這話,一直在思索著這隻屍偶不同之處的肖恩,耳朵不由豎了起來,血脈力量,這是他從未聽說過的一個詞,不僅是他,就連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同樣沒有聽說過這個詞,因為對方記憶中根本沒有丁點有關「血脈」的記憶。

顯然並不只他一人不知道血脈力量是什麼,當即便有一位學員開口詢問道。

「血脈天賦?喬叟老師,究竟什麼是血脈天賦?」

「血脈天賦,便就是蘊含在血脈當中的神秘天賦,一旦覺醒,便會表現出種種神異之處,如力量變大,速度變快,甚至操縱火焰、閃電等等。」

「事實上這種天賦並不僅僅屍偶身上擁有,我們身上也是有的,只是覺醒的概率,與屍偶相比實在太低,所以你們才會沒有聽過。」

聽到教師喬叟的話,不少學員都面露驚訝之色,顯然這是他們之前從未聽到過的,而其中又以肖恩最為驚訝,驚訝中他的臉上甚至帶著點點喜色。

前世,他見識過太多的天賦,但卻從未見過血脈天賦這種神秘天賦,原本,他以為這種東西只會存在於美漫電影當中,現實中是並不存在的,但現在教師喬叟的話讓他知道,這種東西,是真實存在的。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種東西是可望不可即的,畢竟血脈覺醒的概率極低,但對於肖恩來說,卻並非這樣。

這種血脈力量,說到底應該是一種天賦,而有著天賦羅網的他,只要找到覺醒了這種天賦的人,便能通過與他接觸,輕易將這種天賦弄到手。

甚至他可能根本不需要去尋找覺醒了血脈天賦的人,想到這兒,他目光不由望向被戴著棉手套的兩位學院僕人裝入袋子中的兩半屍偶屍體,眼中的渴望之色,一閃而逝,最終他忍耐了下來。

他並不清楚自己的天賦羅網,對其他物種的天賦是否也能起作用。

但眼前的屍偶卻是不同,雖然現在已經不再是人類,但他畢竟曾是人類,也就說,他的天賦與人類很大可能是共通的,進一步說,只要他現在去接觸這支屍偶的屍體,便很可能複製備份到力量天賦。

想到這兒,他眼中不由露出激動之色。

尋找擁有血脈天賦的人很難,畢竟整個尼奧騎士學院,他也沒有聽說誰覺醒了血脈天賦,雖然這有可能是覺醒了天賦的人但並未聲張,但毫無疑問,想要找到擁有血脈天賦的人很難。

但眼前的屍偶不同,擁有血脈天賦是必然。

不過最終他還是放棄了,並未在眾目睽睽之下做出這種引人注目的事。

一方面,這樣即便得到了屍偶的力量天賦,也不敢光明正大施展出來,因為會引起其他人懷疑,畢竟,他「引人注目」地觸摸了擁有力量天賦的屍偶,不久便覺醒了力量天賦,這兩者間很難不引起人懷疑。

而另一方面,則是即便觸摸了這具屍偶的身體,他也恐怕很難能複製備份到力量天賦,因為眼前這句屍偶的身體殘缺的太厲害,直接被劈成兩半,藏在贍力量天賦很大可能已經被損壞了。

之所以會這麼認為,是因為前世他曾經嘗試過想要複製備份歷史上卓越科學家們的天賦,畢竟能成為歷史上的卓越科學家,最次都在某一個領域擁有高級天賦,甚至可能是級別更高的頂級天賦。

不過卻是失敗了,後來他便發現,天賦羅網雖然對屍體的天賦也能複製備份,但對屍體的完整度要求很高,若是屍體完整度不足九成,便很大可能獲取不到天賦,甚至連天賦信息都不會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