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四十章 狼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狼襲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彎彎曲曲的商路上,一支商隊在緩慢前行。

這是一支幾十人隊伍的商隊,規模算不上大,所有馬車加起來也不超過十輛。

行在商隊最前面的是兩輛有篷馬車,而後面則是七輛貨運馬車。

此時在第二輛馬車內,有著四個人坐在其中。

其中一人是一位老人,雖然頭髮已經花白,但經過精心打理,致使他並不顯得多麼蒼老,反而頗有老紳士風格,他年輕時,定然是一位十分帥氣的男子。

在他旁邊,坐著一個靚麗少女,少女十四五歲,面容清新脫俗,身穿一身白裙,宛如一朵純潔的白玉蘭,與老人應該是祖孫關係。

兩人另一側同樣坐著兩個人,其中一人是一為身穿華貴衣服的青年,剛進入馬車時,他便目光輕蔑地掃了一眼另外三人,眼神當中輕蔑顯露無疑。

事實上,他是一個大型商行的嫡系子弟,只是因為商行短時間內並沒有前往他所要去地方的商隊,他才被迫加入這支商隊,所以他看向其他人時,都會帶著一種天然的輕視。

而另一個人,則是一位金髮少年,少年身穿一身藍衣,雖不是平民打扮,但也絕對算不上多麼高檔,唯一能引人注意的,恐怕是他左側腰間,掛著那柄劍鞘顏色為深棕色的劍,而這人便是肖恩。

轉眼間,數月過去,不知不覺間,肖恩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半年,幾天前,他輕鬆通過學院的年末考核,而後便與莫爾告別離開了尼奧騎士學院,準備搭乘這支商隊返回阿塞城。

在這數月時間,他也曾經想過從學員當中尋找擁有血脈天賦的人,不過卻是以失敗告終,不知道是沒有還是不想暴露隱藏了起來,總之他並沒有找到擁有血脈天賦的人。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的實力原地不前,高級騎士天賦的恐怖修鍊速度讓他的實力每日都在快速增長,而每月一次的葯浴,更是讓他每次都能有巨大提升。

這幾個月當中,他前後總共經過了四次葯浴,提升的實力加起來,差不多接近六百斤,雖然並沒有第一次葯浴時提升那樣快,但也已經很是恐怖,畢竟上一次年中考核的力量要求也不過是一千斤左右。

臨近傍晚,商隊停了下來,開始搭建帳篷,生火做飯,肖恩也從馬車上走下,望了一眼眼前的環境。

這是商路旁邊的一處空地,似乎經常有商隊在這裡停留的原因,所以這裡有著許多搭建帳篷篝火的痕,而距離這裡不遠處,則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其中,高大的樹木隨處可見,不時有鳥鳴聲傳來,隱約還有野獸的聲音。

這個世界不同於前世,人類尚未踏足的地方實在太多,特別是深山密林,更是普通人的禁區,其中的野獸兇猛異常,普通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即便是經驗最為豐富的獵手,也不敢太過深入,也唯有實力遠強於普通人的騎士才敢於其中踏行。

肖恩倒是想過一邊於密林中與各類野獸戰鬥,一邊返回阿塞城,不過想了想便放棄了。

他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在密林中橫行,稍有不慎同樣有著危險。

再說這個世界的密林太過繁茂,若沒有經驗豐富的人引路,一個人單獨前行,很可能迷失在密林當中。

傍晚,肖恩睡在商隊給他準備的帳篷當中,因為出了不少銀幣的原因,他得以分到了一個單獨的帳篷,不用跟其他人一起擠。

而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卻是突然聽到一陣連綿不絕的嘶吼聲。

他趕緊翻身躍起,拿上即便睡覺時也放於身旁的騎士劍,打開帳篷走了出去。

雖然已經是夜晚,但外面卻是很明亮,許多火把被點了起來,插在營地中央,將周圍百餘米範圍內照得一片通亮。

「爺爺,究竟怎麼了?」

忽然,他聽到有女孩的聲音,他側頭望去,便見之前與他同坐一輛馬車的少女,與她的爺爺也走出了帳篷,顯然,也是被外面的動靜驚醒了。

「似乎是遇到野獸了。」

老人目光望向有野獸聲、打鬥聲傳來的方向,鎮定說道。

「諸位不用擔心,我們商隊的護衛都是身手了得的好手,絕對能保護你們安全。」

便在這時,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走了過來,他手中拿著絲巾,不停的擦著額頭的汗,滿是歉意地向著三人說道。

對於商隊來說,肖恩等人便是金主,所以他才會在商隊遇到襲擊的第一時間跑來安慰肖恩等人。

「需不需要幫忙?」

望了眼依舊有野獸嘶吼聲傳來的方向,肖恩皺眉詢問道。

「多謝這位少爺好意,不過請放心,我的這些護衛都是有著豐富經驗的好手,其中的護衛隊長更是有修習騎士法,對付這些野獸絕對沒有問題。」

中年看了一眼雖然手握騎士劍但卻明顯未成年的肖恩,委婉拒絕道。

相比肖恩,他更相信他手下那些胳膊便有肖恩大腿粗的護衛,特別那位修鍊騎士法的護衛隊長,更是給了他絕對信心,為了吸納對方加入商隊,他可是付出了不小代價。

「小屁孩一個,居然還玩騎士遊戲。」

便在這時,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在肖恩他們身後的一個帳篷中,之前與他們同坐一輛馬車的青年走了出來,他目光輕蔑地瞥了一眼肖恩,然後望向肥胖中年道。

「為什麼沒有護衛來保護我們?要是有野獸衝進來了怎麼辦?」

「很抱歉,所有護衛都去對付野獸去了,不過你儘管放心,野獸是肯定沖不進來的。」

肥胖中年歉意說道。

「這就是你們對待客人的態度嗎?居然將客人丟下不管,這次過後,我一定要到商人協會去投訴你們……」

聽到肥胖中年的話,青年頓時不滿起來。

而就在他還在喋喋不休的時候,一聲野獸的咆哮聲驟然響起,聽聲音,赫然距離他們很近。

眾人側頭向野獸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頓時見一隻狼型野獸儼然已經沖入營地當中。

這是一支長足有兩米有餘的狼型野獸,一身皮毛黝黑宛如是用油刷過一般,而那一雙眼睛,則是碧綠之色,在夜色中,散發著滲人的光芒。

「埃」

見到這隻狼型野獸,青年再也顧不得喋喋不休,而是嘶聲尖叫起來,尖叫聲甚至已經蓋過遠處的獸鳴聲與打鬥聲。

「該死,馬克隊長究竟在幹什麼,怎麼把野獸都放了進來?」

肥胖中年也是面色慘白,自己有幾斤幾兩他是知道的,面對如此巨大的狼型野獸,絕對是有死無生,想到這,他身子不由一陣哆嗦。

唯一還算鎮定的,恐怕也就肖恩,不還有那對奇怪的老人與少女。

對於這對祖孫,肖恩的評價是奇怪。

兩人身上穿著並不算多麼名貴,身邊也沒有僕人跟隨,但從兩人的氣質中,肖恩分明感覺到宛如貴族般的氣質,這種氣質,肖恩只在一些貴族子弟身上見過,而且那些貴族子弟身上的氣質,也絕對沒有眼前兩人濃厚。

對於老人與少女的鎮定,肖恩雖然有點奇怪,不過這種時候,最為關鍵的還是不能讓這隻狼型野獸在營地當中逞凶,所以他提著騎士劍,徑直向狼型野獸走了過去。

見肖恩提著劍向狼型野獸走去,少女目光望向自己的爺爺,眼神當中帶著請求道。

「爺爺1

聽到少女的話,老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搖了搖頭,望向肖恩方向,目光透著一絲深邃說道。

「沒事的,這個小傢伙可不簡單1

旁邊的青年與肥胖中年自然聽到這話,心中都不由搖頭,顯然都對老人的眼光產生懷疑,同時心中也打算著,怎樣趁肖恩吸引狼型野獸注意力的時候,偷偷逃到護衛那邊。

但就在下一刻,兩人眼睛不由同時睜大。

嗖!

一瞬間,剛剛還在慢慢行走的肖恩動了,速度飆升到極其恐怖的程度,在兩人眼中,簡直就像一抹藍色幽靈。

唰!

對於兩人的驚訝,肖恩並不知曉,便在他走向狼型野獸的時候,狼型野獸也發現了他,並向他撲來。

於是他毫不猶豫地出手了,一邊奔跑,一邊揮出了手中騎士劍。

夜色中,泛著銀色光芒的騎士劍,向著狼性野獸的脖子抹去。

噗嗤!

一聲輕響,一抹銀光從狼群野獸脖頸處抹過,狼型野獸前沖數步之後,當即撲通一聲倒了下來,殷紅的血,從它脖頸間流出,略微抽搐了幾下,便完全僵死下來,儼然已經被肖恩一擊致命。

「這,這,這……」

望見這一幕,少女、肥胖中年以及那位身著華麗服飾的青年都是驚了一跳,特別是那位身穿華麗服飾的青年,更是被嚇得不輕。

如此巨大的一隻狼型野獸,居然被對方一劍便擊斃,這種實力簡直恐怖,即便是在他家族商行當中,也是絕對少見的。

而這樣一個人,他剛才居然出口得罪了,此時此刻,他簡直想扇自己幾耳光。

惹誰不好,居然惹到了這樣一個恐怖的傢伙,而且還是在身邊沒有護衛的情況下,這不是找死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