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五十章 青色野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青色野獸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嗖!

這隻有著青色毛髮野獸的速度實在太快,像風一樣迅疾,便在四人剛抽出武器,它便已經撲到了四人身前。

首當其衝的是護衛長魯塞,因為他現在所站的位置,剛好是距離青色野獸最近。

望見青色野獸撲向自己,護衛長魯塞握著長槍的雙手一緊,而後低喝一聲,猛地刺了出去。

雖然青色野獸的速度很快,即便是普通獵人也看不清他們的身形,但他畢竟修習騎士法多年,身體各方面素質都遠超普通人,眼力方面更是在普通獵人之上,自然不可能出現連野獸的身形都看不到的尷尬情況。

嗤!

他手中的長槍,刺破空氣,裹挾著呼嘯聲,準確地向著這隻向自己撲來的青色野獸刺去。

雖然沒有肖恩那種高級劍術天賦加持下對武器的絕對掌控,但修鍊槍類騎士法二十餘年,早已讓他的槍法準頭強得可怕。

唰!

無論是魯塞還是關注他與青色野**鋒的肖恩三人,都認為魯塞這一槍能將青色野獸刺傷,青色野獸必然難逃時,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面對著刺來的長槍,青色野獸忽然間一個詭異的扭身,竟是向旁邊側移了數十公分,硬是躲避開來了魯塞這看似必中的一槍,不僅如此,它居然向著魯塞近前欺身而去。

「該死1

見到如此一幕,魯塞面色微變,不過他畢竟是常年刀口舔血的人,戰鬥經驗可謂極其豐富,刺出的槍被青色野獸躲過,他立即改刺為拍,一槍橫掃而出,向著青色野獸抽去。

唰!

他這自救的一抽,卻是再次落空。

青色野獸居然故伎重施,一個靈活的閃身,再次躲避開來,而此時此刻,他距離護衛長魯塞已經不足半米,這個距離,出槍已經來不及了。

他眼睛中,青色野獸的鋒利獠牙已經清晰可見,毫無疑問,被這個傢伙近身,絕不會有好下常

咻!

但就在這時,一道劍光出現,那是一抹銀色的劍光,突兀的出現,突兀地攔在了青色野獸之前,將青色野獸與魯塞之間隔開。

唰!

感覺到這一劍的威脅,青色野獸只得一個快速後撤,一瞬間退出米許遠的距離,躲開了這一劍。

「謝了1

額頭隱現冷汗,魯塞微微側頭,向剛才出劍之人道謝,只是他這一側頭,面上表情卻是變成愕然,因為剛才救了他的人,不是意料當中的法爾,而是意料之外的肖恩。

原本,他以為對方即便實力尚可,但畢竟實戰經驗缺乏,定然做不到如此及時的救援,所以他想當然的認為出手救下他的是另一位使劍的好手——法爾。

所以他才會見到救下自己的人是肖恩時,出現了一絲愕然。

「好快的速度1

魯塞臉上的愕然,肖恩並沒有看到,因為此時他的目光,全部都被眼前這隻青色野獸吸引。

眼前這隻野獸的速度實在太快,無論是魯塞出槍的速度,還是他的出劍速度,都絕對是極快,甚至已經足以讓普通人看不清,但即便如此,仍舊被眼前這隻野獸躲避了開來。

咻,噗!

一柄劍,一柄斧頭,忽然出現在青色野獸身旁,從左右兩個方向,向著青色野獸襲去,赫然是法爾與沙遜趕到。

兩人相熟多年,對於互相都頗為了解,所以配合起來十分嫻熟,沒有言語的交流,但已經心領神會,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向青色野獸攻去。

唰!

但青色野獸也不是簡單的野獸,擁有恐怖速度的它,居然硬是在兩人的夾擊下,躲避了開來,甚至連身上的一根毛髮都沒有傷到。

「隊長,你好點了嗎?」

岩壁凸出的那塊巨大岩石之上,幾十位坎貝爾家獵手正手持武器,緊張的望著下方。

在他們身後的一處空地,趟著一個中年,中年渾身都是傷口,胸口、大腿、手臂甚至後背之上都有傷口,殷紅的血將他衣物染紅,唯一幸運的是這些傷口並不算深,才沒有當場從讓他斃命。

而這些傷口便是他與青色野獸戰鬥時留下的,而他正是這支狩獵隊的隊長修馬,也是這幾十人中唯一修習過騎士法的人。

在察覺到其他獵手根本不是青色野獸對手時,連阻攔一下都做不到時,修馬當即出手攔截向青色野獸,為其他人爭取逃跑時間,而正是因為他的攔截,才致使這支坎貝爾家狩獵隊並未出現太大的傷亡。

不過青色野獸的速度實在太快,面對這隻青色野獸,即便是修習騎士法多年的他,也處於絕對的下風,身上時不時便會出現一道傷口,也幸好這隻野獸除了速度快外,其他方面,並不算突出,他才沒有死於青色野獸爪下。

隨後,狩獵隊找到了這處天然的避難處,以掛鉤加繩索攀爬了上去,並用弓箭掩護他,讓差不多已經到極限的他安然爬上了這塊巨大岩石。

「沒事,死不了1

修馬面色蒼白,這是因為失血過多造成的,雖然傷口已經包紮,也塗抹了止血的葯,但畢竟在此之前已經失血過多,這顯然不是短時間能夠恢復的。

「什麼情況?怎麼沒有聽到那隻野獸的聲音了?是覺得拿不下我們撤走了嗎?」

修馬躺在石板上,根本看不到下面情況,此時聽不到下面的獸吼聲,不由疑惑道。

「是家族派人來救我們了1

一個年輕的獵手當即面露喜色說道。

「魯塞、法爾、沙遜護衛長都在裡面,不僅如此,肖恩少爺也來了。」

「肖恩少爺來了?」

聽到年輕獵手的話,修馬眉頭一挑,印象中這個少爺的實力可不咋樣,一年前可是輕鬆被魯塞打敗,沒想到對方也來了。

「他怎麼來了?這不是添亂嗎?」

顯然,得知對方也在救援隊伍中,他第一個反應便是對方想要獵奇,所以央求家主讓魯塞三人帶上他,否則以魯塞三人的性格,是絕不會帶上一個拖油瓶的。

「添亂?」

聽到這話,年輕的獵手面上頓時露出怪異之色,望了一眼中年男子,心中卻是想到,這種程度都算是添亂,哪怎麼才算不添亂?

「怎麼了?」

察覺到年輕獵手面色有異,修馬疑惑問道。

「那個,那個,肖恩少爺好像沒有添亂,他剛才還救了魯塞護衛長1

年輕獵手略微猶豫,不過還是如實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

修馬當即想要站起來,不過卻是牽動了身上的的傷勢,當即疼得呲牙咧嘴,最終在年輕獵手的攙扶下,他站了起來,見到了下面的情況。

果然肖恩也在其中,因為這四個人當中,明顯有一個人年齡不大,這人不是印象中的那個肖恩又是誰?

只是唯一有出入的是,此時的對方可沒有添亂,一柄騎士劍於對方手中綻放著寒芒,逼迫得青色野獸不時躲避,表現即便比其他三人也不逞多讓了。

「這真的是那個肖恩?」

修馬面露怪異,一年前對方在魯塞攻擊下的狼狽,他至今仍記憶猶新,卻不想僅僅一年,對方便已經達到現在這種程度。

咻!

一柄斧頭向著青色野獸豎劈而下,青色野獸一個靈活的扭身,躲避了開來,但就在他剛躲避開來時,卻又是一柄槍刺了過來。

隨後是兩柄劍,分別從前後兩個方向,對著它追殺而至。

青色野獸即便擁有著極其恐怖的速度,畢竟寡不敵眾,在肖恩四人的圍攻下,也漸漸處於小風,特別是當肖恩四人的配合越來越默契時,這種下風越來越明顯。

撲哧!

一道劍光劃過,直接在青色野獸後背之上,劃出了一道劍痕。

出劍的是肖恩,在魯塞三人的掩護下,他逮住了機會,一劍劈在了青色野獸身上。

不過青色野獸反應之迅捷,卻是著實令他吃了一驚,明明是在他出劍之後才倉促躲避,卻也躲開了大半的攻擊,只有點點劍鋒,擦在了對方背上,跟肖恩預料當中的傷勢相比,實在是相去甚遠。

撲哧,撲哧!

不過既然已經受傷,便代表著青色野獸在他們四人圍攻下已經到達極限了,果然,隨後他們四人盡皆在青色野獸身上有了建樹,分別在它身上留下了數道口子。

嗷嗚嗚——

隨著身上的傷勢逐漸增多,青色野獸再也不復之前的凶樣,動作謹慎了許多,明顯有了退意。

眼前四人,任何一人單打獨鬥,都不是它的對手,但一旦聯合起來,反而又要強過它。

「不能讓它逃了1

察覺到了青色野獸的意圖,肖恩眼中閃過一絲焦急。

戰鬥到現在,他已經無比確信,眼前這隻野獸,除了速度夠快外,其他方面,並不比其他野獸強上多少,也就說這隻青色野獸很大可能跟猜測中一樣,是一隻覺醒了速度血脈天賦的野獸。

一隻擁有速度天賦的野獸就在眼前,肖恩自然是不想對方就這麼逃了,畢竟下次想要遇到這種具有血脈天賦的野獸,指不定要猴年馬月,所以絕不能讓這隻青色野獸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