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五十一章 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到手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嗖!

青色野獸退了,一瞬間,它的速度提到了極限,宛如一道青色的風,向著左側的一處空隙竄去。

嗤!

一桿長槍,急速射出,宛如伸出獠牙的毒龍,向著青色野獸刺去。

噗嗤!

長槍洞穿了地面,留下了一個土坑,不過青色野獸卻是躲避了開來。

關鍵時刻,青色野獸硬是扭身來了一個180度轉彎,向右側竄去,躲開了這一槍。

不過,它想要就這麼逃脫顯然並不容易,便在它逃竄向右邊時,一柄斧頭,一柄劍,直接從右面迎面而來,將它的退路全部封鎖了起來。

戰鬥到了現在,不止是肖恩,魯塞三人同樣不想放過這隻野獸。

且不說為了那些死去的獵手,便是為了這隻青色野獸身上的那身少見皮毛,他們也不會放過這隻青色野獸。

嗷!

逃跑失敗,青色野獸發出一聲憤怒的嚎叫,然後猛然,向著一個方向竄去。

嗤!

一柄斧頭,在青色野獸身上,留下一道足有幾十公分的巨大傷口,但青色野獸卻宛如發狂了般,根本不管不顧,只是一個勁的往前沖,而那個方向,剛好是肖恩所在的方向。

「肖恩,小心,這傢伙發狂了1

見此,魯塞大聲向肖恩示警的同時,手中的槍以他所能使出的最快速度,從青色野獸身後向其追去,想要在青色野獸撲到肖恩面前時將其擊斃。

奈何青色野獸的速度實在太快,而他又是在青色野獸發狂之後才出手,根本已經來不及。

「拚命了1

根本不需要魯塞提醒,一看青色野獸這架勢,肖恩便知道,對方這是拚命了,因為對方這架勢,跟他上次遇到的那隻頭狼實在太像了。

嗖!

面對著發狂拚命的青色野獸,肖恩退避開來。

而這個舉動,顯然被青色野獸察覺到了,在它看來,眼前的人類肯定是被自己嚇到了,所以才會躲開,於是它毫不猶豫地向肖恩剛才所站的方向竄去。

青色野獸的速度實在太快,一瞬間,它便從肖恩剛才所站的位置竄了過去,在它視線前方,已經看不到攔截的人,毫無疑問,它成功逃脫了!

但就在它如此認為的時候,卻是前沖十多步后,啪嗒一聲,宛如喝醉酒了般倒了下來。

直到此時,它終於感覺到自己咽喉有著劇烈的刺痛,那是被利刃割開了的感覺。

它視線向後望去,便見一個少年,持劍向它走來,對方的劍上,儼然有著一抹血跡,敏銳的嗅覺,讓它能聞出那是它的血液。

少年自然就是肖恩。

剛才,他主動退讓,當然不是因為被青色野獸的氣勢嚇到,害怕躲開,而是因為退開一些之後,更方便對青色野獸要害出手。

如果青色野獸,不橫衝直撞,他並不敢如此託大,只得老老實實地攔住去路,以免對方逃脫。

但青色野獸的橫衝直撞卻是給了他機會,雖然青色野獸的速度很快,但畢竟是直線前行,有跡可循,憑藉著高級劍術天賦對劍的精準控制,肖恩抓住了出劍的最佳時間。

結果正如預料,肖恩的劍好削破了青色野獸咽喉這處致命弱點。

「好精準的一劍1

瞥了眼倒地不起的青色野獸,法爾臉上露出一絲驚艷之色。

同樣是用劍的,但易地而處,他絕對做不到肖恩那種程度。

雖然青色野獸橫衝直撞,致使它的行動有跡可循,但即便抓住了這個軌跡,想要出劍的時間分毫不差,他自認為還做不到。

但眼前這個少年卻做到了,也就是說,眼前的少年單純在劍術方面,已經超過了他。

魯塞與沙遜同樣是神色複雜的望著眼前少年。

原本,他們以為,在這嘲圍獵」當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少年絕對不如他們,畢竟少年有多少實戰經驗?而他們又有多少實戰經驗?

但事實恰恰相反,即便與有豐富戰鬥經驗的他們相比,對方的表現也是絲毫不弱。

先是出手替魯塞解了圍,避免了其被青色野獸所傷,后更是一擊斃命,將青色野獸斬殺,這種表現,簡直可怕,若非親眼所見,他們絕不會相信有這種表現的人還是一個少年,與之相比,當年的他們,可就遜色太多了。

來到青色野獸旁邊,用長劍背面拍了拍青色野獸,確認已經死亡后,肖恩伸出手,摸向了青色野獸。

這一刻,他眼中有著期待與忐忑,也幸好是背對三人,才沒有被三人看到他這「怪異」的眼神。

事實上,剛才面對青色野獸的反撲,憑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需要躲避,只需算好距離,一劍劈下去,便能要了青色野獸的命。

但他沒有這樣做,而原因嗎,自然是因為想要保持屍體的盡量完整。

經過之前的戰鬥,他早已發現,青色野獸除了速度快外,其他方面,都極為平凡,一劍劈下去,絕對能讓青色野獸斃命,但這樣一來,卻是會將青色野獸的屍體破壞得殘破不堪,而這顯然會破壞,可能蘊含在青色野獸體內的天賦血脈。

啪!

肖恩的手重重地壓在了青色野獸身上,下一瞬間,他的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因為,當他的手觸碰到青色野獸屍體時,他的視網膜上出現了兩行字,而就是這兩行字,卻是讓他欣喜若狂。

第一行字是關於青色野獸的信息。

青色野獸,這可以說是,肖恩對這隻野獸的定位。

天賦羅網畢竟只是一種探查加複製類的異能,並沒有先知先覺的能力,所以它顯示的一切信息,都是從肖恩這裡獲得的,也就是說,肖恩不知道的東西,它同樣並不知道。

比如,如果肖恩下次遇到一隻紅色毛髮野獸,而肖恩同樣不知道這隻野獸的名字,那麼在種類一欄,便會顯示為未知紅色野獸。

而第二欄,則是肖恩期盼了數個月的東西了,這也是他為什麼在見到視網膜上的字時,露出狂喜之色的原因。

原本他還擔心,因為與人類是不同物種的原因,會不會查看不到青色野獸身上的血脈天賦,但現在看來,是多慮了,天賦羅網的探查能力,還是極強的,即便是不同物種身上的血脈天賦,也能探查出來。

「呼……」

深吸了一口氣,肖恩知道重頭戲來了。

雖然能夠探測到,但是否能夠複製備份,說實話,他心中完全沒底!

如果現在躺在這裡的是一個人類,他百分百確信,他能將對方身上的速度天賦弄到手,可惜,它不是人類,而是一隻與人類完全不同的物種。

「複製備份。」

心中默默的發動了天賦羅網複製備份能力,一瞬間,一種宛如置身火爐般的熱意在肖恩全身出現。

感覺到這種熱意,肖恩臉上喜色幾乎掩飾不祝

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不過了。

天賦羅網的複製備份功能發動成功時,都會帶有點點熱意,不同的是這種熱意的強弱而已。

而更讓他欣喜的是,這種遍及全身的熱意,居然堪比複製備份高級騎士天賦時,即便是複製備份高級劍術天賦時,與現在相比,都略有不如。

也就是說,這個初級速度天賦在本質或者說等級上,是堪比高級騎士天賦的。

未免引起其他人懷疑,肖恩從青色野獸屍體旁站起,他臉上神色已經恢復平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時的他身體內並不平靜,正發生著劇烈的蛻變。

「謝謝肖恩少爺相救1

見青色野獸被殺,位於崖壁上觀望的一眾坎貝爾家獵手,紛紛攀著繩索滑了下來。

狩獵隊隊長修馬被攙扶著走了過來,他來到肖恩面前語氣略微恭敬說道。

事實上,以他的實力以及在坎貝爾家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向肖恩這樣,但是見到肖恩如今所展現的實力,卻是讓他有了另一種心思,也許將自己綁在坎貝爾家也是不錯的選擇。

「修馬隊長客氣了。」

肖恩態度平和,並沒有傲氣凌人。

「這次能及時趕到,還多虧了你們狩獵隊的納斯,如果不是他及時通知我們——」

只是令肖恩沒有想到的,他的話還未說完,便被憤怒的聲音打斷。

「什麼?是那個叛徒通知家族的?」

肖恩的話彷彿點燃了火藥桶般,幾乎所有狩獵隊隊員臉上都現出憤怒之色,眼中儘是怒意,那眼神,簡直恨不得生食對方血肉般,就連修馬這位狩獵隊隊長都是如此。

「修馬隊長,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見所有狩獵隊隊員都是如此模樣,肖恩面色微變,心中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納斯那傢伙背叛了家族,我們之所以會有現在的遭遇,完全是因為納斯那個傢伙害的。」

修馬臉露恨色道。

「是納斯害的?」

「對,在遇到青色野獸時,那傢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到了一包粉末,他趁我們所有人不注意,直接灑在了我們所有人身上,而後那隻青色野獸便一直對我緊追不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