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五十三章 威爾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威爾科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密林中,兩個人纏鬥在一起。

其中一人一身黑衣,面容粗獷,而另一人,則是渾身帶血,面容蒼白。

這個渾身帶血、面容蒼白的人,便是坎貝爾狩獵隊隊長修馬。

因為之前便已受傷,且失血過多,致使他一身實力,至多能發揮出五成,所以在面對黑衣人時,他處於絕對的下風,幾乎只有招架之力,沒有反攻之力。

「嘿嘿……」

看出修馬的狀況不好,黑衣人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笑容,手中長劍帶著要將修馬一刀斬成兩半的氣勢,猛地劈砍而出。

鏗!

面對黑衣人這暴力的一劍,修虜,但終究不敵,直接被黑衣人一刀劈得倒退十餘步。

噗!

將刀插在地上,終於止住了退勢的修馬看起來極為狼狽,手拄著刀,用刀支撐著自己,如果是全盛狀態,他自認為不會輸給眼前這個黑衣人,可惜沒有如果。

嗖!

黑衣人顯然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再次向他撲來,手中的劍帶起一聲尖嘯聲,猛地劈向修馬。

「該死1

本就失血過多,再加上劇烈的戰鬥,修馬頭昏沉得厲害,真想這樣倒下去,好好睡一覺,不過他知道,現在不能倒下,如果倒下,便是死。

他將插在泥土中的刀拔起,奮力向著黑衣人劈去,儘管如此,他卻是知道,他擋不住黑衣人這一劍,他已經做好了擋不住時,避開身體要害的準備。

叮!

不過預料中的澎湃巨力,並沒有傳到他的刀上,因為在此之前,一柄劍直接以出其不意的角度,抹過了,黑衣人的脖子。

而黑衣人則是啪嗒一聲,癱倒在地上,眼中神色慢慢黯淡。

他抬眼望去,便見一個少年出現在他面前。

「修馬隊長,你沒事吧?」

靠著偷襲,將這個平時絕對要纏鬥許久才能分出勝負的黑衣人一劍擊斃,肖恩開口詢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失血過多,使不上力而已1

修馬苦笑一聲,自己居然被一個少年救了。

如果今天之前,有誰對他說,那個坎貝爾家的少爺肖恩會救他一命,他絕對是一萬個不信,但現在,他反而勉強能夠接受,畢竟對方之前,在圍殺青色野獸時的表現,實在太過驚艷。

「你小心些,我去那邊看看1

再次看了一眼被自己偷襲而死,死的可謂很「憋屈」的黑衣人,肖恩直接向一個方向竄去,那個方向,是動靜最大的方向。

一個男子倒飛出去,直接撞在了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上,將樹撞得巨震,然後慢慢滑了下來,癱倒在地上。

這個男子有著一臉絡腮鬍,正是魯賽,只是此時的狀態,實在說不上好。

腰上、胳膊上都有傷,特別是腰上那道傷口,長達十幾公分,血不停地從此處流出,致使他腰部以下的衣褲,全部被染紅。

在他對面,一個男子閑庭信步走來,手中拖著一柄刀,身上穿著淺灰色騎士裝,腳下踏著黑色騎士靴,給人極強的壓迫之感。

「魯塞,我們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見了吧?」

望著靠背靠著大樹、坐在地上的魯塞,男子隨意說道。

「呸,你還好意思說,你這個叛徒1

魯塞吐出一口帶血的痰液,嘲諷說道。

「叛徒?」

身穿淺灰色騎士裝男子,冷笑一聲。

「我想你可能弄錯了一件事,無論是坎貝爾家也好,亞當斯家也罷,我與他們都不過是雇傭關係而已,既然是雇傭關係,自然沒有背叛一說。」

「你的臉皮還真厚。」

魯塞臉露嘲諷之色,下一刻,他猛地一躍而起,手中長槍,宛如張開獠牙的毒蛇般快速向著男子刺去。

以他對男子的了解,對方絕不會放過自己,既然如此,還不如放手一搏。

叮!

可惜,面對他出人意料的偷襲,身穿淺灰色騎士裝的男子輕描淡寫的揮出了一刀,僅僅是這一刀,便將魯塞的偷襲擋了下來,不僅如此,更是再次將魯塞連人帶槍劈飛了出去。

見到這個結果,魯塞苦笑一聲,實力的差距太大了。

如果他與法爾、沙遜聯手,說不定還有幾分勝算,但單獨面對,卻是幾乎不可能。

啪!

便在他以為,又要狠狠撞在某顆樹上,已經做好了承受撞擊準備時,卻是發現,後背被一隻手掌撐住了。

他平穩落地,側頭向後看去,卻見一個少年一邊扶著他,一手目光忌憚的望著前方。

見到救下魯塞的少年,身穿淺灰色騎士裝的男子,臉上露出淡淡笑容道。

「肖恩少爺,真令我意外,沒想到你能成長到這個地步1

剛剛肖恩參與圍殺青色野獸的表現,他全部看在眼裡,正因為全部看到,才會覺得意外。

他沒有想到,當初那個雖然是家主獨子,但卻毫不起眼的少年,會走上騎士之路,而且已經有了如今的實力。

原本在聽到本森.亞當斯傳回來的消息時,他是不信的,但現在他信了,對方的確是一個騎士天才。

「威爾科1

肖恩神色無比忌憚地望著眼前的男子,原因只有一個,因為對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見習騎士。

見習騎士,修鍊騎士法的人,實力積累到達一定程度后的第一個境界,一般以3000斤為界限,超過三千斤,便能被稱作見習騎士,也就說,但凡是見習騎士,力量必將超過3000斤。

至於其中一些停駐在見習騎士這個階段時間極長的人,力量達到4000斤,甚至5000斤,都不是不可能,這也是肖恩無比忌憚對方的原因。

雖然現在的他,力量2500斤左右,距離3000斤已經不遠,以他的修鍊速度,至多兩個月左右的修鍊時間,便能達到,但眼前的對手,並不是剛成為見習騎士那樣簡單,對方是什麼時候成為見習騎士,他並不清楚,但根據腦中記憶,對方出現在坎貝爾家時,便已經是見習騎士。

按照這個時間估算的話,對方至少成為見習騎士四年之久,而且很可能超過這個時間。

四年以上的時間,想要在見習騎士的基礎上進一步提升,顯然並不是多難的事,所以對方現在絕不僅僅是剛成為見習騎士那麼簡單。

「僅僅三年就成長到了這一步,你的天賦,比我可高多了,所以更不能讓你成長起來。」

威爾科目光審視著肖恩道。

「你想殺我?」

肖恩眉頭微挑道。

「呵呵,我可不敢殺你,至少目前不敢,我可不想被尼奧騎士學院追殺。」

說道這,威爾科面露玩味之色。

「你說要是坎貝爾家倒了,你交不上學費,你說你會不會被尼奧騎士學院掃地出門?」

聽到對方這話,肖恩心中一寒,原來對方打的是這個算盤。

毫無疑問,一旦他交不上學費,被尼奧騎士學院掃地出門是必然,畢竟尼奧騎士學院不是慈善機構,而一旦他不是尼奧騎士學院的學生,即便被殺,尼奧騎士學院也不會再過問,那時候,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對他下殺手。

「好了,肖恩少爺,麻煩讓一讓,我需要送這個老朋友一程,至於你,等到那一天再說吧。」

說完這話,他看也不看肖恩一眼,大步向著魯塞走去,魯塞見此,面色一陣黯然,他知道自己今天多半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嗖!

略微猶豫,肖恩還是向威爾科出手了,他手持長劍,一劍向著威爾科劈去,直接動用了銀霜騎士劍法第八式——銀霜奔雪。

面對著這種恐怖對手,自然是一出手便要盡全力,所以他直接動用了銀霜騎士劍法。

咻!

肖恩手中的劍閃動著寒光,宛如從山峰蹦下的積雪,快速向威爾科涌去,彷彿是要將威爾科吞噬。

唰!

一柄長刀出現,擊打在寒光之上,輕易便將這帶著雪崩之勢的一劍擊得粉碎,而手握騎士劍的肖恩,則是直接被擊得摔飛出去。

噗!

肖恩狠狠撞在樹上,一口逆血當即吐出,望向威爾科的目光儘是駭然。

差距太大了!

在對方面前,他簡直毫無反抗之力,兩者之間,宛如橫跨著一道天塹,致使他無論如何努力,都橫跨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