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六十九章 華萊士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華萊士的震驚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嚓!

一劍將飛來的牌匾劈成兩半,肖恩目露冷色,冷冷道。

「現在想走,不覺得晚了嗎?」

嗖!

下一刻,他便出現在了十餘米外,並快速向著黑狐魯薩追去。

在速度天賦的加持下,肖恩的速度,變得極為恐怖,單論速度,尋常正式騎士,根本不及他,僅僅幾息時間,他便已經追到了黑狐魯薩身後。

咻!

長劍宛如銀色光波般掃出,直接掃在了黑狐魯薩的後背之上。

撲哧!

黑狐魯薩的後背之上,當即被開了一條大口,這一次的傷口,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深,頓時殷紅的的血不停從這處傷口滲出,灑落而下,滴落在地上。

「礙…」

痛哼一聲,黑狐魯薩忍著痛,慌不擇路地逃竄,在他身後,肖恩緊追不捨,劍光一轉,再次一劍刺出。

面對這種對手,既然佔據優勢,便絕不能讓對方有反應過來的機會。

噗!

黑狐魯薩忍痛扭身躲避了開來,而肖恩的騎士劍則是余勢不減,刺入了旁邊的牆壁。

「哼——」

強忍著後背火辣辣的痛,黑狐魯薩反手便是一劍,向著肖恩削來,劍刃擦著牆壁而過,頓時碎石飛濺。

嗖!

肖恩抽劍,然後退避開來。

即便是黑狐魯薩全盛時期,他都有把握從對方劍下躲開,更何況對方現在已經受傷。

咻!

躲避開來的肖恩,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黑狐魯薩身側,一劍便狠狠向著黑狐魯薩持劍的右臂砍去。

噗嗤!

血花四濺,黑狐魯薩的右臂齊肩被肖恩這一劍斬斷。

「礙…」

右臂齊肩斷裂,黑狐魯薩發出痛苦的嘶吼,但他也的確夠狠,即便這時候,也仍舊不忘伸出左手,去拾掉落在地的劍,想要尋得一線生機。

但顯然,他高估了自己,錯估了肖恩的反應速度,迎接他的同樣是一劍,隨後,他的左臂直接齊根而斷。

幾乎短短一瞬間,他先後失去了雙臂。

此時,肖恩終於沒有再次出手,而是退後了幾步,將對方逃跑的路線封死,然後冷漠開口道。

「告訴我,是誰派你來的?」

「呸,想知道,做夢1

失去雙臂的疼痛讓黑狐魯薩路疼得臉都抽筋了,聽到肖恩話,他向著肖恩吐出了一口帶血的唾沫,狠狠瞪著肖恩,眼中儘是恨意。

「我並沒有跟你商量。」

輕易躲開了對方吐來的唾沫,肖恩神色冰冷,目光宛如尖刀刺在黑狐魯薩身上。

「我告訴了你,你會放過嗎?」

見肖恩封死了逃跑的路線,黑狐魯薩慘笑一聲,望向肖恩道。

「不會。」

肖恩冷冰冰道,已經結仇到了這一步,自然沒有放過對方的道理。

「那我憑什麼告訴你?」

黑狐魯薩冷笑道。

「會讓你少受一點痛苦1

肖恩語氣冰冷道。

「好,我告訴你,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是誰要殺你,對方是通過懸賞發布的任務,並沒有出面,怎麼樣,你信嗎?」

黑狐魯薩冷笑道。

「我信。」

面對黑狐魯薩帶著冷笑的話,肖恩點了點頭,黑狐魯薩這話,他信了。

他說到底是尼奧騎士學院的學員,對方即便膽子再大,也絕對不敢讓人知道是他在背後主使,不然面對他的,必將是尼奧騎士學院這個龐然大物的追究,所以,對方隱藏身份發布任務是可以猜到的,他詢問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而已。

當然,對方雖然隱藏了身份,但他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肯定,買兇殺他的必然是華萊士。

雖然本森也曾經出現在王都,但不要忘了,亞當斯家族的錢財已經被搜刮一空,本森身上,根本沒有那麼多的錢請動一位實力接近正式騎士的殺手,除了華萊士他實在想不出其他人。

「給我一個痛快1

「好。」

肖恩點了點頭,在黑狐魯薩的不做抵抗下,他的劍直接洞穿了對方心臟。

「嗚……」

口吐一口鮮血,黑狐魯薩上慢慢倒下,眼中帶著一絲不甘。

作為經常與死亡打交道的殺手,他想過自己的多種死法,但死在一個少年手裡,卻是他從未想到過的。

將騎士劍抽出,甩掉血污歸鞘,肖恩搖了搖頭。

他沒有絲毫心慈手軟放過對方的意思,既然敢暗殺他,便要做好被殺的覺悟,自對方暗殺他開始,兩人中便只能有一個人活著。

彎腰在對方屍體上摸索一陣,除了發現一萬多存金外,並沒有發現其他,肖恩時下看了一眼,見剛才的戰鬥並沒有被其他人發現,肖恩直接離開。

他沒有好心到為這個人收屍的程度,王都哪天不死上幾個人,明天一早當他被發現時,便會有專門收屍人將他的屍體處理掉。

第二日,尼奧騎士學院華萊士的單獨別墅內。

華萊士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他是被敲門聲吵醒的,在他對面,一個年輕男子面色忐忑的望著他,正是敲門吵醒他的人。

「說吧,究竟什麼事,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理由,那我也只能讓家族把你撤了。」

瞥了一眼年輕男子,華萊士不耐煩說道。

聽到華萊士的話,年輕男子心中苦笑一聲,知道自己已經引起華萊士很大不滿,不過他的確有很重要的事要說,若非如此,他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跑來吵醒華萊士。

「華萊士少爺,黑狐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

聽到年輕男子的話,華萊士明顯一愣,雖然黑狐並不知曉僱主是誰,但作為僱主,華萊士卻是知道究竟是誰接受了他的委託。

如今,接他委託的人已經死了,那豈不是說,他的委託是肯定完不成了。

「被人殺死的,今天早上,在末羽街發現了他的屍體。」

年輕男子回答道。

「被人殺死的?我記得你說他的實力接近正式騎士吧?」

「是的,我驗證過,他的實力的確很接近正式騎士。」

年輕男子肯定道。

「這種實力,怎麼會輕易就被人殺死了?即便是一般的正式騎士都辦不到吧?」

「是的。」

,年輕男子點頭。

「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見年輕男子臉上欲言又止的神色,華萊士不覺眉頭一挑,詢問道。

「我懷疑,他是在暗殺肖恩過程中,被人殺了的。」

年輕男子略微遲疑后說道。

「什麼?暗殺肖恩的時候被殺的,你確定?」

聽到這話,華萊士騰地從床上站起,一臉不可置信的望向年輕男子。

自此,他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如果黑狐魯薩真的是在暗殺肖恩的時候被殺,那麼他的死,必然與肖恩有關,也就是說,要麼是肖恩,要麼是肖恩背後,至少有著一位正式騎士。

「我確定,因為他死的那處街道便是我們調查中,肖恩經常路過的那處街道。」

年輕男子解釋道。

「從現場的打鬥痕來看,黑狐身中二十幾劍,完全是被虐殺的,也就是說出手的很可能是一位正式騎士,我覺得,很可能有一位正式騎士在保護這個肖恩。」

「正式騎士保護?怎麼可能?以他的家族,不可能有的起正式騎士的保護1

聽到這話,華萊士搖頭,即便是他這位伯爵嫡系子弟,也僅僅是有著見習騎士保護,雖然這跟他處於王都,並無多大危險有關,但也足以看出一位正式騎士貼身保護,是多麼了不得的待遇。

「那少爺,這件事還要不要繼續?」

年輕男子試探著問道。

雖然他同樣不太相信肖恩身邊有正式騎士守護,但這事實在太多詭異,他不知道該不該再繼續暗殺下去。

「算了,先緩一緩,你讓家族的人多關注一下這件事,等這件事調查清楚了再說。」

華萊士搖頭,雖然他的確不信對方身後有正式騎士守護,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決定忍耐一下,等事情調查清楚之後,再動手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