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震懾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轟!

宛如有無聲的爆炸在傳開般,周圍的一個個家族隊伍盡皆面色驚駭,有些剛才派人去試探過坎貝爾家族的家族隊伍,更是額頭冒著冷汗。

差一點,真的就僅僅差一點,便招惹上了一個恐怖得不得了的家族。

這個家族,居然有著一位正式騎士!

原本以為是塊肥肉,卻不想這哪是肥肉,這簡直就是最硬的鑽石,不但咬不碎,還會將自己的牙口崩掉。

幸好還沒有行動,否則真的是要踢到鐵板了。

有著肖恩的護衛,坎貝爾家一行人一路暢行無阻,終於在第十天抵達了王都。

「沒想到這麼快又會回來1

望著高足有20餘米的城牆,肖恩心中感嘆。

原本,他以為,離開王都后,至少也要一年有餘才會再次回來,卻不想,短短几月便被迫再次回來。

「不過,也好。」

想到自己在這個王都的「老熟人」,肖恩心中便是冷笑。

與倫德家族的仇,是到了該解決的時候了!

現在他,實力堪比王國強者,已經躋身王國最強的那批人中,再也不用懼怕倫德家族,倒不如說,該倫德家族反過來懼怕他了。

「什麼?這麼高的入城費?而且還是按人頭算,你們這是在搶劫1

像肖恩他們一樣,逃到王都的隊伍似乎挺多,城門口,排了很長,在最前面一個隊伍,是一個差不多百餘人的家族,此時出聲怒吼的,便是這位家族的家主。

進入王都,需要繳納入場費,這一點他是知曉的,畢竟他曾經是來過王都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現在進入王都的入城費居然高達十個金幣,而且是按人頭算的,他們這一百多人,算下來,光是入城費便需要千枚金幣,這跟搶劫已經沒有兩樣了。

「一人十個金幣,愛交不交,不交,就趕緊離開,不要擋著後面的人。」

守門的小頭目輕笑一聲,眼中儘是輕蔑道。

他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守門小頭目,但也是見過不少大人物的,又豈會被眼前的一個來自偏遠城池的小小家族族長的幾聲怒吼嚇到。

「你,你……,好,我交。」

面對守門小頭目輕蔑的眼神,這位家族的族長雙眼噴火,不過最終還是咬了咬牙,憋屈的交了足足一千多金幣。

如今,要塞失守,能真正算得上安全的地方,也只有王都了,即便入城費再貴,也只得出了。

見到前面發生的一幕,肖恩眉頭一挑,沒想到王都的入城費居然變得如此昂貴,不過他很快便想到了原因。

要塞失守,王國之內最安全的地方,自然是王都這處守衛最森嚴的地方,與坎貝爾家有著一樣想法的家族,一定不在少數,這麼多人一起湧入王都,勢必會讓王都人滿為患,收取高昂入城費的目的,恐怕是為了阻止大量人湧入王都。

果然,在得知入城費居然每人高達十個金幣之後,不少隊伍從長隊中脫離而出,向著其他方向而去。

這樣的隊伍顯然都是並不富裕的家族,繳納了如此高昂的入城費,恐怕在王都生活都難,索性不如在王都附近找一處城池,雖然沒有王都安全,但也至少有生活保障,且距離王都近的城池,安全性應該還是不錯的。

一個個隊伍或離開或交錢入城,很快便輪到了坎貝爾家族。

「怎麼辦?要不,我們轉道去周邊的城池?」

馬車內,坎貝爾家主布羅德也是眉頭挑了起來,如此高昂的入城費,即便對於坎貝爾家族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負擔,畢竟如今的坎貝爾家族,已經沒有了收入來源,錢是用一點少一點。

「還是進王都吧,這樣更加安全一些,我這裡還有一些余錢,我來付吧。」

肖恩搖了搖頭,從馬車內走出,來到那位守門小頭目面前,掏出一張代表500金幣的存金卷,遞給對方。

如今的他,如果連上那批尚未處理的玉飾、珠寶,身家足有兩百多萬,這點小錢,自然不在話下。

不過令他意外的一幕出現了,見到他遞過來的的存金卷,那位剛才還盛氣凌人的守門小頭目,卻是宛如見到燙手山芋般,趕緊退後幾步,連連搖頭道。

「男爵大人,你們隊伍不需要繳納入城費1

「真的?」

肖恩面色疑惑道。

「真的,真的。」

守門小頭目頭點得跟小雞吃米般,目光卻是時不時瞟向肖恩胸前的男爵徽章,哪還有剛才面對其他人的囂張。

「額,那行。」

察覺到對方的目光,大概猜到了對方態度會發生如此轉變的原因,肖恩點了點頭,徑直回到了馬車內,雖然不在乎這點錢,不過能省自然最好。

當坎貝爾家一行人遠去,旁邊一位城門城衛忙不迭跑過來,問道。

「頭,你怎麼不收入城費就把他們放了?這要是讓上面的人知道,說不定要讓我們出呀1

「我們出?」

聽到這話,守門小頭目不屑輕笑一聲,看了一眼後者道。

「別看我今天沒收這個家族的入城費,如果讓上面的人知道了,說不定還要獎賞我。」

「獎賞?頭,你沒搞錯吧?發燒了1

後者趕緊將手摸向守門小頭目的頭,想看看是不是發燒燒糊塗了。

將後者的手打掉,守門小頭目不滿道。

「叫你平時多學點東西,你不信,你知道剛才他胸口那枚徽章代表什麼嗎?」

「代表男爵唄,可是頭,我記得上頭交代,即便是有爵位的家族,也要收取入城費呀?」

「哼,那是普通男爵,但剛才那位可不同。」

「不同,有什麼不同?」

「你不覺得那個玉蘭花的顏色很怪異嗎?其他的貴族的徽章都是白玉鑲嵌的,但他那個徽章顏色卻是紫玉。」

「誒,聽你這麼說,還真有點怪,怎麼回事?難道那個徽章有什麼特殊不成?」

「當然。」

守門小頭領傲然道。

作為這王都的城門小頭目,他的見識自然並不簡單,王都這個地方,什麼牛鬼蛇神都有,沒有一點見識,說不定下一刻便會玩完。

據他所知,皇室是很少發出紫玉徽章的,而每一個擁有紫玉徽章的人,身份都極為高貴,根本不能以表面的爵位等級來評定。

這樣的人,不用想都知道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又豈敢收取入城費。

雖然收取入城費,是上頭的命令,但只要將這件事一說,他敢百分百保證,上頭絕對會贊同他的這個決定,反而會誇他機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