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一百四十四章 從容離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從容離去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重重摔在碎石街道上,這位巫師艱難支撐起了身體,若非僅僅是受到了肖恩拳頭余勢的攻擊,且身為巫師身體素質相較於普通人強出不少,此時他恐怕已經死了,即便如此,他也是傷的~щww~~l

嗖!

沒有猶豫,肖恩向對方快速衝去,這種機會,他自然是不會放過。

咻!

但就在他快要接近這位巫師的時候,一柄長足有兩米的青色的風刃,

快速向他急射而來,狠狠撞向了他。

蓬!

憑藉著防禦立場將青色風刃擋下,肖恩再想向受傷巫師動手時,卻是發現,受傷巫師已經被另一位巫師扶著,退到了遠處,此時兩人正滿臉忌憚地望著肖恩。

嗖!

視線在兩人身上掃過,略微猶豫,要不要趁機將這兩人斬殺,不過最終,肖恩放棄了,直接閃身從那個大窟窿中從容離去。

其中一位巫師已經受傷,他自信繼續戰下去應該能將這兩位巫師斬殺,不過他自己卻是很可能會受重傷,兩人再怎麼說都是巫師,他以一敵二,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必然。

只是他現在處在巫師王國的領地內,到處都是敵人,如果因為受傷而維持不了巔峰戰力,反而是得不償失。

沒有出手阻止肖恩離開,直到肖恩已經消失在了城門口后,受傷的巫師才滿臉忌憚道。

「這應該便是克地普勒城說的那個曾經出現在他們領地的人類了。」

「應該是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強,難怪不得能讓克地普勒城都吃了大虧。」

另一位巫師皺眉道。

「將對方出現的情報發給克地普勒城吧,這件事我們就不參合了。」

受傷巫師點了點頭,剛才他們兩人之所以沒有出手阻止對方離開,是因為他們知道,如果繼續戰下去,最後死的反而會是他們自己。

回到森林邊緣,找出藏在這裡衣服與騎士劍,穿戴上后,肖恩精神力在腦中快速勾勒出一個複雜圖陣。

「氣味消除術。」

嗡!..

剎那間,一道淡黃色白光出現,宛如星星點點般,覆蓋在了他的身上,頓時,他身上的所有氣味都宛如消失了般,不,不應該說消失了,而應該是被鎖在了身體之上,不讓其擴散揮發出去,這應該便是氣味消除術能消除氣味的原因。

既然氣味不揮發了,自然也就不會有氣味殘留在空氣當中,讓敵人搜尋到了。

嗖!

沒有猶豫,肖恩拿著地圖,找到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一邊掩飾行蹤,一般向著卡洛王國方向而去。

三天後,他離開了斯墨多拉巫國,進入了夾在卡洛王國與斯墨多拉巫國之間,儘是屍偶的荒野。

三天中,他時刻提防著巫師追殺過來,但不知道是氣味消除術起到了作用,還是巫師已經放棄追殺他,總之,直到回到荒野,他也沒有遇到一個追殺來的巫師。

根據地圖,避開了那五處被巫師一族命名為二級屍偶的地方,肖恩成功返回了弗圖伊要塞,並住進了一家旅館內。

旅館內,泡了一個熱水澡的肖恩,來到了一樓,直接點了一桌子的大餐。

醬牛肉,熏制培根,秘制火腿,烤制鵝肉,炙烤三文魚……

總之,滿桌之上,儘是美味佳肴,因為這裡地處要塞,物價極其昂貴的原因,這一桌下來,至少是三枚金幣以上。

也許是因為爆發過屍潮死了不少的原因,這裡的尋寶獵人已經換了一批,都是一些肖恩從未見過的生面孔,他們在見到肖恩點下如此一桌大餐,又見到了肖恩掛在腰間一看便價值不菲的騎士劍后,眼睛頓時直了,眼中儘是止不住的貪婪。

只是隨著肖恩的進餐,他們臉上表情變了。

由最初的貪婪變成了吃驚,再也吃驚變成了震驚,最後則是變成了恐懼,額頭隱約冷汗直冒。

一整桌子的菜,而且都是高熱的肉食,原本,他們以為肖恩只會隨意吃上一些,畢竟如此一桌子的菜,別說一個人,即便是三個人都吃不完。

但肖恩卻是盡數掃蕩完了,不僅如此,肖恩的肚子絲毫沒有膨脹的感覺,彷彿肚子里有一個無底洞般。

「嘶——」

旅館一樓這處餐廳,不斷有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他們都是修習過騎士法的人,自然明白這代表了什麼。

越是強大的騎士,身體便會變得越是不同於普通人,強大的力量與速度只是最表面的表現,其他的,如嗅覺,聽覺,味覺、飯量等等,也都會異於常人。

因為身體實在太過強大,他們的消化能力變得極其恐怖,吃進去的東西,幾乎立即便會被消化,如果敞開了吃,一個個都絕對是大胃王。

像肖恩這樣,吃下一桌子大餐,但肚子卻絲毫沒有腫脹,至少也代表著對方有著正式騎士的實力,而他們剛才,居然想向一位至少是正式騎士的人下手,不是找死是什麼?

「好久沒吃這麼爽了……」

將一桌子大餐掃完,付過賬之後,肖恩心情愉快地上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留下臉上儘是后怕表情的一眾尋寶獵人。

對於這些尋寶獵人的小心思,他自然是猜到了,不過他實在是懶得理會,一群連正式騎士都不是的人,如果到時候真惹到自己了,直接一巴掌拍死就是。

此時此刻,他終於有點明白那些王國強者為什麼會一個個性格淡漠了。

有蒼蠅在面前晃來晃去,你想到的是什麼?不是將它驅趕走,而是一巴掌拍死,一了百了。

您會因為拍死了一隻蒼蠅而有情緒波動嗎?

當然不會,以此類推,那些王國強者也不會因為殺死了一個挑釁自己的人而會有情緒波動,真正能引起他們情緒波動的事太少了,久而久之,性格自然也就變得淡漠了。

在弗圖伊要塞修整數天後,肖恩帶著一大包乾糧,離開了弗圖伊要塞,不是返回王都,而是再次進入了荒野。

上一次進入荒野,連上王國強者桑迪.魯珀特,他總共與四位大騎士這一級別的強者戰鬥過,戰鬥中,他那在力量天賦與速度加持下的恐怖巨力與速度,在面對其他同級彆強者時,優勢顯露無疑,至今為止,他還沒有遇到攻擊力堪比甚至超過他的同級彆強者,當然,那隻二級屍偶不算,那已經不是同級別了。

而過程中,他的弱點也是暴露無疑。

沒有中遠程能力,這便是他如今最大的弱點。

騎士的戰鬥方式本就是偏向於近身戰,所以大多數騎士,在中遠戰方面,都是絕對的弱項。

按理說,其他王國強者也應該是如此的,不過這些王國強者,似乎是通過珍品武器,讓防禦立場依附到武器上,讓自己擁有了中戰能力,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中遠戰能力不足這個弱點。

正常情況,肖恩也應該向這些王國強者一樣,弄一把珍品武器,讓自己擁有中戰能力的。

只是珍品級別的武器,並不是好弄到的,特別是對於他這種背後沒有深厚家族背景的王國強者更是如此,與其將希望寄托在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能找到的武器上,倒不如直接用天賦羅網複製融合一個擅長遠程攻擊的血脈天賦,這反而更加可行。

所以,這一趟他的目標便是複製融合一個擁有遠程攻擊能力的血脈天賦,而他在弗圖伊要塞修整這幾天,自然不是單純的累了想修整幾天那麼簡單。

事實上,他在等天賦羅網複製融合的恢復,剛好,就在昨天,距離他用天賦羅網複製融合乾瘦巫徒身上的巫術天賦滿了一月,而天賦羅網的複製融合也已經恢復。

嗷!

一隻外形乾瘦,但卻是覺醒了火焰血脈天賦的屍偶,嘴中吐出一枚橘紅色的火球,快速撞向肖恩。

啪嗒!

體外裹挾著防禦立場,肖恩單手將這枚火球捏碎。

感受了一下防禦立場上受到的衝擊力度,肖恩搖了搖頭,根本不理睬這隻覺醒火焰血脈天賦的屍偶,閃身出現在了十多米外,很快便將這隻覺醒血脈天賦的屍偶甩在身後。

距離他進入荒野已經四天,他也見到了不少覺醒血脈天賦的屍偶,其中更是有不少是像剛才的覺醒火焰血脈天賦的屍偶一樣,擁有遠程攻擊能力的血脈天賦。

不過他並沒有貿然複製融合。

如今的他,之所以能表現出堪比王國強者實力,完全是因為他的速度天賦與力量天賦雙雙達到了中級,中級血脈天賦那恐怖的增幅倍數,讓他有了現在這遠超本身階位的實力。

如果他貿然複製融合一個初級的遠程攻擊血脈天賦,事實上,對他的助益是微乎其微的。

到了他現在這個級別,能被他認作棘手的對手,也只可能是王國強者這一級別,而這一級別的強者,區區經過初級血脈天賦增幅的遠程攻擊手段,給對方撓痒痒恐怕都嫌不夠力度。

所以他現在最想複製融合的是中級遠程攻擊血脈天賦,那樣的話,立即能彌補上他遠程攻擊這一塊的薄弱。

只是,血脈天賦這種東西,覺醒的概率實在太低,初級出現的概率都極其稀少,更別說覺醒概率遠低於初級的中級血脈天賦,即便是覺醒概率大增的屍偶中,至今為止,肖恩也沒有見到一個覺醒了中級血脈天賦的屍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