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一百四十五章 緊急徵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緊急徵召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蓬!

一道青色的風刃向著肖恩襲來,不過在撞到肖恩體外的防禦立場之後,便宛如砂礫般自動奔潰~щww~~l

「威力雖然比之前遇到的那隻強上一些,但還是太低了。」

肖恩搖了搖頭,直接從這隻覺醒了風系速度天賦的屍偶身旁快速閃過。

他沒有斬殺這隻屍偶的意思,對於他來說,所有覺醒了血脈天賦的屍偶都是能夠移動的寶藏,很可能會成為他以後蛻變血脈天賦的一塊重要拼圖,他自然捨不得殺。

如果可以,他甚至想將所有覺醒了血脈天賦的屍偶抓起來圈養,只是目前來說,似乎還不太可能,做這種事不到需要強大實力,還需要強大的勢力,但他現在並沒有這種強大勢力。

等到以後,培養出了自己的勢力后,倒是可以這樣做,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只管命令手下去抓捕就行了,那效率肯定比現在高。

傍晚,荒野一處還算乾淨的廢棄屋舍內。

火堆嗶啵嗶啵地燃燒著,在其之上,有著一個簡易架子,架子上架著一塊一斤重,已經腌制過的醬牛肉,正被炙烤著,滴滴油脂滴落,濃郁的香味四散開來。

肖恩坐在火堆旁,喝著水,等待著牛肉烤好。

今天依舊沒有尋到滿意的具有遠程攻擊能力的中級血脈天賦,總共遇到了三隻覺醒血脈天賦的屍偶。,但他都不甚滿意。

一隻覺醒初級力量血脈天賦屍偶。

一隻覺醒初級控植血脈天賦,能控制藤蔓攻擊的屍偶。

還有一隻便是之前那隻能射出風刃的覺醒初級風系血脈天賦的屍偶。

力量天賦就不說了,並不是他現在急需的,畢竟如今的他,力量天賦已經達到中級,即便是再複製融合一個初級力量天賦,也不見得能有多少提升。

而後面的控植血脈天賦與風系血脈天賦,雖然都可以作為遠程攻擊的手段,但增幅強度並不大,肖恩估計,至多三四倍而已。

這種程度,加持在如今已是二萬一千斤力的他身上,卻只是勉強達到上位騎士程度,自然是對他現在的實力沒有絲毫助益。

不過這樣一直尋找也不是辦法,他有想過隨便找一個遠程攻擊血脈天賦複製融合,然後像速度天賦與力量天賦那樣,等後面慢慢複製融合同類的血脈天賦,讓其蛻變為中級。

不過這樣的話勢必會花費數月時間,甚至還可能不止。

如果沒有前往過巫師王國,他肯定願意去多花這個時間,但見識過巫師一族的恐怖底蘊后,他心中卻是沒由來生出一種緊迫感,總感覺有什麼危險正在悄然逼近。

「算了,明天再看看吧。」

搖搖頭,肖恩將這種焦慮思緒拋之腦後,他心中決定,如果明天還不能發現滿意的擁有遠程攻擊能力的中級血脈天賦,那便隨便找一隻複製融合,然後通過複製融合慢慢堆到中級去。

畢竟複製融合的機會,如果不動用是不會累積的,也就是說,他動用複製融合之後,下一次恢復的時間,便是從動用那天開始算起的一個月之後。

嗷,嗷,嗷!

房屋外,有屍偶叫聲在逼近,聽數量還不少,顯然是被烤牛肉的香味吸引過來的。

「聒噪——」

肖恩眉頭一皺,心情不爽的他,提著騎士劍便出了屋子。

噗,噗,噗!

切瓜砍菜的聲音不斷響起,數分鐘后,屋外已經沒有屍偶那鬼哭狼嚎的叫聲了,肖恩身上沒有絲毫血跡的歸來,只是剛走到門口,卻是愣住了。

在屋內,火堆旁,已經站著一個穿著一身淡黃色騎士裝,背上背負一把血色戰斧,滿臉絡腮鬍的五十餘歲男子。

肖恩眉頭微挑,心中閃過慎重,問道。

「你是誰?」

夜晚是屍偶活動最為頻繁的時候,所以敢在荒野過夜的人都不是普通人,沒有中位甚至上位騎士的實力,只會成為屍偶的腹中餐。

但肖恩卻覺得眼前這人並非中位、上位騎士那樣簡單,因為他從這個人身上感覺到了沉重如山的氣勢,這赫然是精神力極強不由自主散發出來的標誌。

人類當中除了他這個特例,自然不可能有人能修鍊巫師一族的冥想法,所以這人的精神力定然是修鍊騎士法過程中錘鍊出來的,修鍊騎士法都能錘鍊出這種精神力,那這個人的騎士實力,恐怕很大可能是大騎士級別,也就是說這人很大可能是一位王國強者。

滿臉絡腮鬍男子目光早已落在肖恩身上,略微審視后開口道。

「你好,肖恩.坎貝爾伯爵,初次見面,我是比雷爾.特納公爵。」

「血斧比雷爾。」

聽到對方的話,肖恩心中閃過一絲果然如此的神色。

血斧比雷爾,成名多年的王國強者,是名副其實的老牌王國強者,出自特納公爵家族,是該家族的族長,修鍊的也正是該家族傳承的騎士斧法。

不僅如此,肖恩還知道,王國派遣來奪回弗圖伊要塞的兩位王國強者中,其中一人便是他,如今對方常駐弗圖伊要塞,因為並不熟,所以肖恩並沒有前去拜訪過對方,卻不想對方反而找上了自己。

「抱歉,貿然前來打擾,只是王國有緊急徵召下來,所以也只得前來打攪了。」

比雷爾.特納向肖恩道了一聲歉后,略微歉意說道。

作為弗圖伊要塞的主事之一,他自然是知曉肖恩在弗圖伊要塞的,原本他是不想找上肖恩的,任何王國強者都或多或少有著自己的秘密,向肖恩.坎貝爾這種如此年輕便成為王國強者的更是如此,如果冒然接觸,反而會讓對方以為他在窺視對方秘密,招致不必要的敵意。

只是很不巧,就在今天,王國下達了緊急徵召,沒有辦法之下,他也只能找上肖恩。

「緊急徵召?」

聽到這,肖恩眉頭一皺。

王國強者與王國之間事實上並沒有從屬關係,所以對於王國的命令,王國強者是有著選擇接受與否權利的,但有一種命令,卻是不能拒絕,那便是緊急徵召。

這種徵召只會在最緊急的情況下發出,且每一次的發出,都預示著王國面臨著存亡危機,這也是這種徵召不能拒絕的原因,除非想要徹底脫離卡洛王國,否則的話,沒有人願意看到卡洛王國就此滅亡。

「是的,召集所有沒有駐守任務的王國強者前往王都,消息已經傳到,那我就先告辭了。」

比雷爾.特納點了點頭,走出屋子,向著夜空中一吹口哨,便見一隻巨大的翼展足有五米的巨大飛禽,忽然間從天而降,滑到了僅僅數米的高度。

屋外颳起了劇烈的風,通過屋內的火堆,肖恩看到,那是一隻渾身有著鐵灰色羽毛,體型有點像鷹的大型鳥類,不過跟尋常的鷹不同的時,對方似乎能在夜間視物,否則不可能會大晚上還在天上飛。

蓬!

比雷爾.特納輕輕一蹬地面,瞬間躍起數米高,剛好落在了巨鷹的後背之上,而後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他沒有邀請肖恩同乘的意思,因為他知道肖恩肯定不會接受。

雖然以巨鷹的負載能力,即便再多載兩個人都是沒有問題的,但如果坐上去,勢必會將自己的性命寄托在他人手裡,這種事,任何人都不會允許,更何況是戒心極強的王國強者。

望見消失在夜色當中的一人一鷹,肖恩面上露出一絲果然如此之色。

交談過程中,他自然是探查過對方的天賦的,結果卻是發現,對方除了擁有高級騎士天賦與初級戰斧天賦外,居然還有一個初級馭獸血脈天賦。

當時,他便隱隱猜測,對方能在夜晚的荒野當中,準確找到他,恐怕很大可能是通過這個初級馭獸天賦,而現在則是完全得到證實,顯然,對方是通過這隻巨鷹的夜視能力發現他的。

「馭獸天賦,很實用的一個血脈天賦,如果使用得當,說不定能成為一個強大助力。」

相較於這種天賦利用野獸異於常人的嗅覺、聽覺、視覺等等辦事這點,肖恩更看重這種天賦對野獸的駕馭能力,若是能駕馭一頭甚至數頭實力堪比自己,甚至比自己更強的野獸,那麼戰力絕對是數倍的增加。

「可惜,對於目前的我來說,一個威力強大的遠程攻擊血脈天賦,反而更加重要,不然的話,倒是可以將這個血脈天賦複製融合。」

重新坐回火堆旁,將香味濃郁得四散的烤牛肉取下,也不嫌燙,肖恩一口咬下,頓時滿嘴都是肉香。

他決定明天一早就動身趕回王都,至於遠程攻擊血脈天賦,則是暫不複製融合,倒不是說他放棄了遠程攻擊血脈天賦,而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皇室一直在搜尋擁有血脈天賦的人,且很可能很久以前便已經開始了,這麼多年下來,皇室所收集到的擁有血脈天賦的人絕對是極多的,這麼多人當中,難道就沒有一個擁有中級血脈天賦的人嗎?

若是能接觸到這批人,說不定他能直接複製融合到擁有遠戰能力的中級血脈天賦也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