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一百五十章 聲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聲勢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轟!

巨大柴堆之上,熊熊火焰在燃燒。

柴堆之中正在被焚燒的是血脈軍團死去士兵的屍體,除了短頭髮老人與面容像雕塑男子的屍體,其他人的屍體盡皆在裡面。

以這個世界的文明程度,雖然有一些保存屍體的手段,但大規模保存是肯定做不到的,等運到王都,屍體早已腐爛發臭,沒有辦法之下,也只能將士兵的屍體焚燒成骨灰帶走。

望著這燃燒的巨大柴堆,肖恩臉上神色頗為複雜。

這些人為王國付出了生命,到頭來卻是連屍體都保存不下來,不能說卡洛王國無情,只能說這個世界便是如此殘酷,這本來就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肖恩大人,這是你的戰利品。」

一位血脈軍團士兵來到肖恩面前,態度異常恭敬地遞上一個裝滿東西的皮袋子。

「謝謝。」

望了一眼態度變得比往日更加恭敬的士兵,肖恩接過了皮袋子,向對方點了點頭。

雖然沒有看裡面的東西,但他估計,這個皮袋子里裝的,應該是他殺死的那些巫師身上搜出來的東西。

略微修整之後,隊伍離開了山谷,開始沿著原路返回,而肖恩則是又坐回了那輛巨大馬車內。

五位王國強者,如今卻只剩下了四位,讓本就空曠的馬車,顯得更加空曠。

肖恩在翻看自己的戰利品,沒有意外,巫師之書以及不知名的藥材,還是老兩樣,巫師一族果然都對這兩樣東西情有獨鍾。

這完全是巫術的特殊性決定的,巫術圖陣極為複雜,如果不以書籍記載隨身攜帶,很可能時間一長便會遺忘。

而藥材則是某些巫術所必須得引子,自然也是必須隨身攜帶的。

過程中,他能明顯感覺到另外三位王國強者目光曾數次落在他的身上,他知道,這三人一定對他的雷電血脈天賦頗為疑惑,畢竟肖縑旄臣負醺韋布.戴維德的一模一樣,很難不讓人在兩者之間產生聯繫。

不過最終三人都沒有將這個疑問問出來,每一位王國強者都有著自己的秘密,這種探究其他王國強者秘密的事,一直都是王國強者之間的禁忌,他們自然不會犯這種錯誤。

而且,即便是他們詢問,肖恩也不會給予解釋,如今最強實力堪比聖騎士的他,已經不需要給任何人解釋。

八天後,隊伍抵達了王都。

早已接到喜訊的皇室舉行了最為濃重的迎接儀式,所有人都被賜予了豐厚的賞賜,肖恩等王國強者的賞賜更是豐厚,價值已經不能用錢財來衡量,也唯有王室才有這種底蘊。

封賞之後,接著便是慣例的慶祝晚宴。

一個個王都有頭有臉,爵位最低也是伯爵銜的大貴族,圍著肖恩等人不停說著恭維與討好的話。

肖恩只是在慶祝晚宴露了一次面之後便離開了,對於這種場面,他實在是不太喜歡。

不過,熱鬧並沒有因為他的離開而消停下來,隨後幾天,坎貝爾家徹底熱鬧了起來,來訪的貴族絡繹不絕,禮物更是堆滿了倉庫。

坎貝爾家深處的一處院子中。

肖恩身穿精美的紫色騎士裝,手裡握著一把劍身呈天藍色的騎士劍。

這一身騎士裝與騎士劍正是皇室給予的賞賜中的兩樣,而且也是肖恩看來價值最大的兩樣東西。

紫色騎士裝不知是以什麼鱗甲縫製,堅韌異常,肖恩試過,即便是以他如今力量天賦加持,達到二十一萬斤的力量,在其上也僅僅能留下淺淺划痕,顯然這是一套達到珍品的騎士裝,品質甚至還要在王國強者桑迪.魯珀特那身騎士裝之上。

而這把騎士劍,同樣並不簡單。

嗡!

肖恩身外裹挾上耀眼的防禦立場,並迅速向著手中的騎士劍延伸而去。

噗!

防禦立場宛如水乳交融般,輕易地便滲透進了騎士劍當中,並迅速向著騎士劍之外延伸,很快便延伸出了足足十米的長度。

毫無疑問,這正是一把質量達到珍品的騎士劍,而他當初的猜測也得到了證實,果然只有珍品乃至以上的騎士劍才能將防禦立場依附到騎士劍之上。

將騎士劍歸殼,肖恩望向一旁正揮汗練著刀法的一個少年,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笑意。

豪斯.加西亞,他在阿塞城尋到的一位騎士天賦與刀術天賦雙雙達到中級的少年,巫毒之災當中,更是曾經保護過小女孩莉麗。

無論是天賦還是努力上,都無可挑剔,從年初到現在,不過十個月而已,對方的實力卻是已經接近見習騎士,這固然跟對方的天賦有關,但其中的努力也是顯而易見的。

見到對方,肖恩又不由想起了之前的一個想法,也許是到了該大規模培養勢力的時候了。

雖然以他如今的聲勢,只要放出話,想要招募護衛,一定會有著不少見習騎士乃至正式騎士跑來應聘,但這樣的勢力固然成型快,但也有著極大的弊端。

因為不是從小培養起來的,忠誠性得不到保障,一到關鍵時刻,很容易叛逃,當初,還在阿塞城時,坎貝爾家便曾經招募過一位見習騎士,結果不但背叛了坎比爾家,更是叛變到坎貝爾家的敵對家族,沒少讓坎貝爾家吃苦頭。

所以勢力還是要親自培養得好,這樣雖然慢,但最起碼忠誠性能得到保障。

便在這時,一位坎貝爾家僕人來到院門前,恭敬對著院內的肖恩道。

「肖恩少爺,有人來訪,家主讓你去一趟。」

聽到這話,肖恩眉頭微挑,疑惑詢問道。

「怎麼回事?」

知道肖恩不願意與這些來訪的各家族之人打交道,所以這些天,家主布羅德都是以肖恩在閉門修鍊為由,替肖恩婉言拒絕了,只是這一次不知怎麼回事,居然沒有替肖恩攔下來訪之人。

「對方說跟你認識,家主拿不定注意,所以就讓我過來問你意思,問你要不要見這人?」

「我認識?」

肖恩面上露出一絲疑惑,不過還是站起來向著坎貝爾家會客廳走去,整個王認識並相熟的人並沒有幾位,只是不知道是幾人中的誰。

坎貝爾家會客廳中。

家主布羅德與優娜等坎貝爾家一眾高層,陪同著十多位或身穿貴族服飾或衣著考究的人閑聊著,氣氛一片融洽。

這些人來自王都各大貴族家族,每一位在王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隨便拿出一位,都足以在王都掀起一片波瀾。

只是這些人中,卻是有著兩個特別的存在。

這是一個中年以及一個青年。

之所以說特別,是因為與這十幾人的風雅與談笑風聲不同,兩人眉頭緊鎖,臉上絲毫看不到笑意,與現場的氣氛可謂是格格不入。

「你確定你認識的人真的是那位?」

中年側頭望向旁邊的青年,也就是自己兒子,語氣中帶著深深懷疑。

不怪他不信,實在是那一位現在在卡洛王國的聲勢之盛,簡直如日中天,即便是侯爵、公爵家族也要讓上三分,而就是這樣的「大人物」居然與自己兒子認識,這怎麼看都有點像是天荒夜談。

「我確定。」

青年嘴唇輕咬,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但心中卻是有著一絲忐忑。

他雖然的確跟對方認識,曾經更是有著不淺的交情,但如今的對方,已經成長到他需要仰望的地步,對方是否還會理睬他這個昔日的朋友?

「太天真了。」

旁邊,一位身穿紫色貴族服飾的男子搖了搖頭。

聽這對父子的交談,他也是大概弄清了這對父子目前的處境,似乎是家族中遇到了什麼事,妄圖憑藉著曾經與那位大人的一點點關係,尋求那位大人的幫助。

這種事他見多了,至於結局嘛,不說沒有好的結局,但十個人當中,有九個人的結局都算不上好。

很多時候,都不過自己一廂情願罷了,很可能你認為匪淺的關係,在別人看來,卻不過是泛泛之交罷了。

啪,啪,啪!

便在這時,有腳步聲在接近。

聽到腳步聲,會客廳當中所有人將目光望了過去,不過在見到來人時,都是不由站起身,面上露出巴結與討好之色圍了過去,熱情道。

「肖恩大人……」

「肖恩大人……」

……

面對這十多人的恭維,肖恩只是點了點頭,儘管如此,這十多人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因為見到了肖恩本人,得到肖恩的回應而臉上儘是榮幸之色。

毫無疑問,今天這事若是說出去,無論是他們還是他們身後的家族,在這王國都要聲勢大漲。

不再理睬這些人,肖恩徑直向著會客廳的一處角落走去,在那裡,正有兩人緊張站著,不知道是否該像其他人一樣圍向肖恩,正是剛才那對父子。

肖恩走到這對父子身旁,在那個青年旁邊站定,露出一絲笑意道。

「本傑明,好久不見1

「是啊,好久不見。」

見到肖恩臉上的笑容,青年也就是本傑明臉上也同樣露出笑意,心中的那一絲忐忑徹底消失。

對方並沒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