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一百六十七章 養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七章 養蠱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一處已經廢棄百餘年的屋舍當中,有著兩個身穿白袍的巫族人。

其中一個人巫族人個子略高,頭上的發色是綠色的,而另一個巫族人身材中等,脖子上掛了一串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骨頭打磨的骨飾。

「收穫怎麼樣?」

綠髮巫族人望向脖子上掛著骨飾的巫族人問道。

聽到綠髮巫族人的話,脖子上掛著骨飾的巫族人手一揚,一個一星巫術——風卷術向著一張滿是灰塵的破舊木桌卷過,頓時將破舊木桌上的灰塵盡數吹拂乾淨。

解下自己腰間兩個皮袋子中的其中一個,他倒提起,向著剛剛已經用巫術吹拂乾淨的破舊木桌倒去。

叮叮噹噹!

頓時,幾十枚嬰兒巴掌大的身份牌滑落而出,掉落在了木桌上。

略微一數,脖子上掛著骨飾的巫族人面色頓時露出喜色道。

「下位騎士二十個,中衛騎士七個,上位騎士四個,果然,越是靠近人類要塞,收穫越大。」

「不過風險也大。」

聽到收穫如此之多,綠髮巫族人臉上也是露出一絲喜色,不過下一刻卻又是皺眉道。

「這裡離人類要塞太近,風險太大,再獵殺一個人類小隊后,我們就撤走吧。」

「也好,現在這些已經夠我們兌換一個月的修鍊資源了。」

脖子上有著骨飾的巫族人略微沉吟,點了點頭,快速拾取身份牌,準備再次裝回皮袋子中,這裡雖然「獵物」多,但也太過危險,的確是不適合久留。

忽然,他面色一僵,再也沒有了半分動靜,臉上表情乃至綠色的眼珠子,都宛如被寒冰凍結了般,再也沒有了絲毫變化。

叮,叮,叮,叮!

他手中拿起的身份牌一瞬間掉落在地,散落得到處都是,彷彿是一時間沒有拿穩,全部掉落了。

「怎麼回事?」

被這忽然的動靜嚇了一跳,綠髮巫族人疑惑回頭望去,下一刻,面色頓時大變。

原本只有兩個人的廢屋中,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多了一個人類。

這個人類手握一柄劍身呈天藍色的騎士劍,此時,這柄騎士劍正插在同伴的胸口,血液不斷從同伴的胸口淌下,劍尖甚至已經從另一端露了出來。

他終於明白身份牌為什麼會掉落在地上了。

同伴被殺,被同伴拿在手中的身份牌自然會掉落。

啪嗒!

騎士劍從脖子上戴著骨飾的巫族人體內抽出,脖子上戴有骨飾的巫族人沒有了支撐,直愣愣地倒在了地上,砸在了滿是灰塵的地板上。

肖恩沒有管他,而是目光冰冷望向了綠髮巫族人。

「你……」

同伴居然連反抗都來不及就被殺人,綠髮巫族人臉上儘是驚駭,顯然這個忽然出現的人類實力十分恐怖,他還第一時間動用了巫術,並藉機向屋外衝去。

頓時,一團蒲扇大的橘紅色火焰,跳躍著,在他身前凝聚出現……

噗!

但就在下一刻,一柄天藍色的騎士劍出現,從橘紅色的火焰之上一劃而過,橘紅色的火焰宛如星光般,當即潰散開來,而後他便見天藍色的騎士劍鋒利的劍刃落在了他的身上。

噗嗤!

綠髮巫族人直接斷成了兩截,斷口從肩膀位置一路延伸到腰部位置,平滑宛如平面。

啪嗒!

綠髮巫族人的屍體倒在了地上,紫色的血液不斷從兩截屍體的斷口處流淌而出,很快便在他身下形成了一灘紫色液體。

騎士劍歸鞘,肖恩低頭望向剛才脖子上戴有骨飾的巫族人掉落在地的那些身份牌。

身份牌顏色是銀白之色,材質是金屬質,上面有著許多凹陷,這凹陷組成了一行字以及一個標誌。

標誌是一隻腳踏烈焰的雄獅,這個標誌肖恩見過且認識,正是在那位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殿下雙頭豹拉動的馬車上見到的,而代表的則是科爾本帝國皇室。

而那一行字,是人族通用語,內容卻是各不相同。

有寫著下位騎士的,有寫著中位騎士的,也有寫著上位騎士的。

事實上,這樣的身份牌,他身上也有一塊,只是不同的是,他那塊身份牌上寫的是:大騎士。

那塊身份牌是他進入荒野時,要塞守門士兵根據他的實力分配的。

在通往荒野的城門旁的一側牆壁上,有著一面與測試力量房間中一模一樣的金屬牆,每一個要出要塞前往荒野的人都會被要求攻擊金屬牆壁,而後守城士兵便會根據牆壁上痕的深度配發身份牌。

當時,肖恩沒有動用中級力量天賦與中級雷電天賦,僅僅是動用了本身的實力,所以他得到了一塊有著大騎士文字的身份牌。

沒有去管這些身份牌,因為這些身份牌對於他來說沒有任何價值的。

肖恩彎腰分別從脖子上戴有骨飾的巫族人與綠髮巫族人身上取下一個皮帶子,然後就在剛才那張破舊木桌上,將兩個皮帶子中的東西全部倒出。

一堆並不知曉用途的藥材,兩本巫師之書,幾乎跟以前被肖恩斬殺的那些巫族人沒有什麼兩樣,只是卻多了一樣東西。

同樣是嬰兒巴掌大的身份牌,連顏色都是白金之色的,只是身份牌上的文字卻是巫族文字,圖標也是另外一種肖恩從未見過的圖標。

這樣的身份牌總共有兩塊,兩位巫族人身上一人一塊,而上面的巫族文字寫的便是:三級巫徒。

將所有東西全部裝入一個皮袋子,肖恩將這個皮帶子系在了腰間,然後走出了這棟破敗屋舍。

毫無疑問,無論是科爾本帝國也好,西極聖巫國也罷,都在養蠱。

他們以豐厚的報酬驅使著兩族人互相廝殺,然後通過生死間的廝殺激發、挑選出擁有巨大潛力的個體,製造出實力強大的騎士或是實力強大的巫師。

這不是養蠱是什麼?

這個道理,肖恩早在抵達要塞的前幾天之內,便已經想到了,但他還是加入了這嘲人獵人」的狩獵當中。

事實上,幾乎所有參加「狩獵」的人都猜到了科爾本帝國與西極聖巫國的目的,即便如此,他們依舊抵擋不住豐厚報酬的誘惑,甘願成為被養的蠱蟲之一。

「蠱蟲嗎?」

肖恩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雖然對被當作蠱蟲來養頗為不滿,但無疑,這種「狩獵」的確是讓他這種沒任何背景的人快速獲取修鍊資源,快速成長的方法。

也許他投靠那位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殿下,也能得到促使他快速成長的修鍊資源,而且應該不會被當做蠱蟲來養,但危險不見得比現在低。

作為科爾本帝國公主十七公主,那個層面的對手必將是實力十分恐怖的,即便是是現在的肖恩,貿然卷進去,也是死多活少。

隨後數天,肖恩根據被殺傭兵屍體周圍的氣味,用氣味追蹤術又獵殺到了幾位巫族人,而後,他沒有再繼續獵殺,而是按照原路準備返回。

「獵殺」一直並不是他的目的,而僅僅是他變強的捷徑而已,他不想讓自己太過沉浸在殺戮當中,所以他選擇抽身而退。

啪,啪,啪!

陽光照射不到的陰暗樹林當中,肖恩慢慢前行,腳下是枯黃的樹葉,踩在上面頓時有啪啪的聲音傳出,忽然他停了下來,目光在左右兩側灌木叢生的地方掃了一眼之後,說道。

「出來吧1

像是對著空氣說話,讓人感覺莫名其妙,但就是這令人莫名其妙的話,卻是得到了回應。

「警覺性挺高的1

隨著一個男子聲音,左右兩側的灌木動了起來,從中陸續竄出四五個人來,一瞬間便將肖恩圍在了最中間。

剛才說話的是一個眉毛極短,頭上光禿禿的中年,他腰間掛著一柄刀,此時正宛如貓戲老鼠般望著肖恩。

「大哥,我就說不用這樣麻煩的。」

右側方向,同樣有著一個光頭中年,他眼神中帶著狠色,目光冷冷投向肖恩道。

「交出你身上所有的巫族人身份牌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