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一百七十二章 逃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 逃啊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見此,灰袍巫師冷笑一聲,直接追了過去。

他剛剛動用了三級巫術嗅覺改造術,這是一個能短時間內將某一個生物的嗅覺靈敏度提升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巫術。

經過這個巫術的改造,原本已經被遮掩到幾乎聞不到的氣味,再次被氣味蟲找了出來,這也是氣味蟲會向著肖恩所在方向追去的原因。

早晨,神清氣爽的肖恩從帳篷中爬出,伸了一個懶腰,從次元空間中拿出洗漱的東西,開始洗漱起來。

有一個次元空間的確是十分便攜,不但能隨身攜帶食物與飲用水,甚至連洗漱的東西都能隨身攜帶,的確不愧為居家旅行必備之物。

而就在這時,在遠處的茂密樹林中,三位身穿灰袍的巫師卻是正在關注著肖恩。

三人灰袍的胸口位置有著一個用金線縫製的代表「二」的巫族文字,三人赫然都是實力堪比聖騎士的二級巫師。

「你確定你說的大魚就是這小子?」

一位眼眶深陷,年齡已經頗大的年老巫師皺眉望向另外一位巫師道。

另外一位巫師是一位有著鷹鉤鼻的巫師,聽到年老巫師的詢問,他不滿的輕哼了一聲道。

「霍奇森,你在懷疑我的能力嗎?經過我改良的氣味追蹤術是絕不會出錯的1

「這個人類的年齡應該不大,真的有聖騎士的實力?」

最後一位巫師也是開口,他鼻子之上穿了一個由純金打造的金環。

「一般人自然是不可能,假如是人類當中的大貴族子弟……」

鷹鉤鼻巫師的話忽然戛然而止,不僅是他,另外兩位巫師也是停止了交談,目光死死地盯著遠處肖恩手中忽然出現的一個鐵盆,眼中儘是吃驚之色。

片刻之後,三人才從吃驚中回過神來。

「是空間石還是血脈天賦?」

鼻子上有著金環的巫師咽了煙頭口水,略顯口乾舌燥道。

「距離太遠,看不清他手上有沒有空間石。」

年老巫師搖頭然後又說道。

「不過我覺得空間石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對方真是出自科爾本帝國的某個大家族的話,的確是有可能擁有空間石這種東西。」

「是不是空間石將他宰了就知道了,老規矩,先觀察,確認實力后再動手。」

鷹鉤鼻巫族人面露狠色道。

「好。」

「沒意見。」

另外兩位巫師都是毫不猶豫地點頭,眼中儘是貪婪之色。

空間石的珍貴,三人自然再清楚不過,如果對方身上真的擁有空間時,那他們這次是真的賺大了。

吃過早飯,將帳篷摺疊起來收入次元空間,肖恩離開了這處樹林,繼續開始了搜尋。

一處巨大的廢棄莊園當中,七個傭兵正在其中一棟房屋內翻找著。

「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應該是被其他傢伙光顧過了?」

一位絡腮鬍傭兵不爽道。

「算了,撤吧,這地方太顯眼,容易把我們暴露。」

一位中年傭兵開口道。

「是。」

中年傭兵在七人中威信很高,聽到他的話,另外六人盡皆點頭站起身準備撤走。

「現在想走,已經晚了1

忽然,一個陰惻惻的聲音響起,然後便見大量的黑色木刺從七人腳下地面破土而出,快速洞穿向七人。

「不好,有埋伏1

七人都是面色一變,身上第一時間便覆蓋上防禦立常

如此密集的木刺,躲避幾乎不可能,除了動用防禦立場硬抗,幾乎沒有其他辦法。

噗,噗,噗!

但下一刻,令他們吃驚的一幕發生了,黑色的木刺,宛如削尖的鋼筋,輕易便洞穿了他們身上那層防禦力場,然後直接從他們身上一穿而過。

七個人當中,當場便有六人背這黑色的木刺多穿,最後更是被黑色木刺宛如穿串燒般,穿在了天空,眼看是活不成了。

鐺!

最後一個傭兵,也就是那位中年傭兵,實力最強,在黑色木刺刺來的那一瞬間,終於反應過來閃避了開來。

「一級巫師?1

躲過黑色木刺,看了一眼被巨大的木刺宛如串燒般穿在空中,已經全部死去的另外六位傭兵,中年傭兵面色難堪,能發動如此威力巫術的,至少也是一級巫師。

「喲,居然還有一隻小老鼠逃了出來1

陰測測聲音的主人發出一聲怪笑,而後從一堆廢墟後走出,目光饒有興趣地望著面色難看的中年傭兵,宛如是貓戲老鼠般。

他身穿灰袍,胸口位置用金線縫製出了一個「一」的巫族文字,正是一位一級巫師。

嗖!

雖然已經見到了出手的敵人,但中年傭兵卻是沒有撲向這個敵人,而是從另一側撞開牆壁,直衝了出去。

他只有上位騎士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這個一級巫師的對手。

「走得了嗎?」

見中年傭兵撞開牆壁逃了出去,巫族人絲毫不擔心,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心念一動,腳下頓時出現一股風,將他直接託了起來。

嗖!

下一刻,他同樣竄了出去,只是速度卻是比中年傭兵明顯快了不少。

噗嗤!

中年傭兵正在快速向莊園外奔去,忽然,他感覺身體一冷,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腿上穿透而過,他低頭望去,頓時滿臉獃滯。

在他右腿大腿位置有著一道血痕,從血痕處不斷有艷紅的血液噴出,而後便見整隻右腿從血痕位置直接斷裂了開來,他的右腿赫然被那個巫師的巫術切斷了。

「啊1

直到此時,劇烈的疼痛才傳來,他悶哼一聲,身體不穩跌倒在了地上。

「逃啊,逃啊1

巫族人緩緩走來,木管戲謔望向斷了一條腿、滿臉痛苦之色的中年傭兵。

咻!

感覺到身後有腳步聲在接近,已經疼得額頭直冒冷汗的中年傭兵,左手忽然猛地一撐地面,身體彈起,右手拔刀快速向身後劈去。

「不自量力。」

望見宛如困獸般彈起向自己撲來的中年傭兵,巫族人冷笑一聲。

噗嗤!

下一刻,一道青色的風刃出現,中年傭兵持劍右手頓時齊根斷裂,而中年傭兵也被連帶著撞飛了出去。

「繼續逃啊?你不是還有一隻手一隻腳嗎?」

巫族人已經走到中年傭兵身前,他居高臨下地望著中年傭兵,臉上滿是輕蔑之色。

一個上位騎士也想從他手中逃脫?!

然後他手指指向了中年傭兵,一道一米長的青色風刃頓時出現,貓戲老鼠,到此結束。

噗嗤!

一生血肉被劈開的聲音響起,但被劈開的血肉並不是中年傭兵的身體,而是巫族人指向中年傭兵的那隻右手。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青年出現在旁邊,一劍將巫族人劈向中年傭兵的青色風刃擊碎,同時還將他整隻右手劈了下來。

這個青年正是肖恩。

「氨

一身痛哼,巫族人任滿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自己右肩的位置,那地方空牢牢的,他的手居然不見了!

「我的手……」

嗖!

反應過來的巫族人滿臉怨毒地望了一眼突然出現的人類,用手捂著正在噴血的右肩,忍著劇痛,駕馭著風狼狽向後逃去。

能瞬間斬掉他的右手且讓他反應不過來的人,即便是他全盛時期也不可能贏,更別說已經身受重傷。

「請你也逃給我看一下1

但就在下一刻,令他亡魂皆冒的一幕出現了,那個人類再次出現在他身前,離他的距離更是近如咫尺,一雙眸子帶著冰冷望著他說道。

「你……」

望見近在咫尺的身影,巫族人面上露出極度驚慌之色,慌亂地施展出了他掌握的威力最大巫術。

咻!

一道足有四米的風刃快速劈向著距離他近在咫尺的肖恩劈去。

嚓!

但令他絕望的一幕出現了,巨大的風刃居然那個人類輕輕一掃,便徹底破碎了開來。

「繼續……」

輕描淡寫的一劍將巨大風刃劈碎,肖恩依舊冷冷望著巫族人。

咻,咻,咻!

面色滿是驚駭之色,巫族人狀若發狂般,接連不斷施展出自己威力最強的巫術,但卻總是被肖恩輕輕一劍劈碎。

最終,他臉色徹底變為絕望,直愣愣站在那裡,既不動用巫術攻擊肖恩,也不逃跑。

因為他知道在這個人類面前,逃跑是做不到的。

此時,他不由想到了剛才被他虐殺的那個中年傭兵,對方剛才的情況,跟他現在何其相像。

不斷掙扎,但卻完全徒勞,心中被無論怎麼逃都逃脫不了的恐懼所充斥,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噗嗤!

望著不做反抗已經徹底崩潰的巫族人,肖恩搖了搖頭,直接一劍掃過,將巫族人的腦袋徹底劈落了下來。

他自然不是心理變態,虐殺也不會給他帶來快感,之所以要這樣對待這個巫族人,完全是因為看到那個中年傭兵的遭遇。

殺人不過點頭而已,但虐殺卻是太過殘忍,所以他才會決定以牙還牙,讓這個巫族人也感受一下那位中年傭兵遭受過的痛苦與恐懼。

講這個巫族人身上的皮袋子取下,也不看裡面是什麼東西,肖恩快速走向了那個中年傭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