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二百零二章 被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被盜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傍晚時分,萊斯利家族的隊伍抵達了一座背靠低山的莊園,那是屬於萊斯利家族的老宅,萊斯利家族的先輩便埋葬在這座低山之上,到了這裡,萊斯利家族一行人並沒有立即上山祭拜,還是先住了下來,準備明日做齊準備之後再去祭拜。

第二日天剛亮,起床洗漱之後,肖恩來到了住處附近的一片空地,準備在此修鍊紫羅騎士劍法,只是抵達之後,臉上卻是不由露出一絲意外。

在此處空地上,已經有這兩個身影。

一人身穿白衣,有一頭紫色的長發,正是少女伊芙。

而另一人一生紫衣,滿頭黑色長發被系在腦後紮成馬尾,正是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

「早。」

肖恩走了過去,向兩人打了一聲招呼。

昨晚,肖恩的住處並沒有在少女伊芙的旁邊,畢竟有著十七公主這種能滅殺下位傳奇的強者在,自然用不到肖恩在隔壁保護了。

「肖恩大哥早。」

少女伊芙笑著向肖饋

「早。」

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也是點了點頭。

片刻后,三人各自開始了騎士法的修鍊。

唰!

紫羅騎士劍法的第一式被肖恩使出,從拔劍的動作到揮劍斬出,動作一氣呵成,連貫在一起,給人一種賞心悅目之感。

唰唰唰!

紫羅騎士劍法第一式的使出,便宛如是打開了泄洪的閥門般,後續的十七式劍招被肖恩接連使出,動作完全銜接在了一起,彷彿是十八式劍招,又彷彿僅僅只有一式劍招。

鏗鏘!

第一遍修鍊完畢,肖恩將騎士劍收劍歸鞘,準備開始第二遍的修鍊,忽然,他眉頭微皺的抬起頭,便見少女伊芙與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盡皆以異樣的目光望著他。

「咳咳,怎麼了?」

被兩人看的一陣發毛,肖恩咳嗽一聲詢問道。

「肖恩大哥,你今天的劍法使得很好,不,我不是說你昨天的劍法使得不好,只是感覺你今天的劍法比昨天更好……」

少女伊芙有點慌亂說道。

「呵呵。」

見到少女伊芙一副慌亂的樣子,肖恩不由笑了起來,少女伊芙的確沒有看錯,他今天對這套劍法的掌握,的確是比昨天更上了一個台階。

原因嗎?

與之前一個多月不懈修鍊的積累有關,也與昨天從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那複製融合到頂級劍術天賦有關。

一個多月的堅持不懈修鍊紫羅騎士劍法給肖恩劍術更上一個台階提供了足夠的積累,而頂級的劍術天賦便是將這些積累引出來的鑰匙。

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眉頭微皺,看見肖恩修鍊紫羅騎士劍法的過程,她總有一種異樣之感,但一時間又說不上這種異樣之感在什麼地方。

一個月前,肖恩陪同少女伊芙在她的宅邸住下的那幾天,她是見過肖恩修鍊紫羅騎士劍法的,但是事隔一個月之後,再見對方修鍊,卻有一種不同於之前的異樣之感。

倒不是因為對方的劍術境界大幅度提升了,而是感覺對方的劍彷彿活了過來般,沒錯,就是活了過來。

雖然之前肖恩修鍊紫羅騎士劍法時,便已經表現出了對劍的極強領悟能力,但這種領悟,更多的是建立在熟能生巧基礎上的調整與改善。

但這次不同,對方修鍊的過程,便宛如是在與這套紫羅騎士劍法交流般,明白了該怎樣做才能發揮出這套劍法的威力,知道了改向什麼方向修鍊。

這種東西說起來十分玄妙,但事實便是如此,武器天賦達到頂級的人,一旦修鍊相應的騎士法,便能準確地明白該從什麼地方入手,怎樣修鍊才能快速增強自己對這套劍法的掌握能力。

她很確信,對方的劍術資質之前應該是沒有達到這種層次的,但對方現在卻達到了,這是她不解的地方。

在少女伊芙與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的注視下,肖恩有點做賊心虛的修鍊著紫羅騎士劍法。

劍術天賦由高級變為頂級,對劍的領悟能力猛地上了一個台階,這種領悟能力的改變,一般人可能看不出來,但像少女伊芙以及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這種長期修鍊劍法且對他有一定了解的人,卻是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異樣。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餐時間,有女僕過來通知可以前去用餐了,肖恩收劍歸鞘,略微洗漱,逃也似地前往了餐廳,在兩人的注視下修鍊,明顯感覺壓力山大。

特別是在偷竊的對象面前,這種感覺便越加強烈,雖然肖恩十分確定,對方肯定想不到自己的天賦已經被他偷竊了。

吃過早飯,萊斯利家族一行人沿著石頭台階,開始往低山之上登去,肖恩同樣在隊伍中。

參加別人家族的祭祖,怎麼想都有點怪怪的,但那位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顯然沒有好心到給肖恩「放假」的意思,肖恩也只能跟隨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只是令萊斯利家族的人乃至肖恩都感覺震驚的是,當他們抵達萊斯利家族埋葬有歷代先輩所在地方時,映入他們眼帘的卻是一座巨大的被撬開了的墳墓。

那是一座佔地足有方圓數百平米、修建得十分莊嚴隆重的墳墓,但此時卻是被整個地掀了開來,外面一層石棺槨已經被整個掀開,裡面裝有屍體的小棺槨卻是已經不翼而飛。

所有萊斯利家族的人都是臉色一片鐵青,家族先輩的墳被人撬開,屍體被人竊走,心中的悲憤可想而知,就連少女伊芙的臉上也滿是怒色,顯然這個小姑娘是被徹底激怒了。

許久之後,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蹙眉望向萊斯利家族家主沃倫.萊斯利詢問道。

「舅父,這座墳當中埋葬的是家族哪一位前輩?」

「裡面埋葬的是先祖沃利斯.萊斯利。」

沃倫.萊斯利面色難看道。

「沃利斯.萊斯利?」

聽到這話,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神色一驚,驚呼道。

「就是那位擁有土系血脈天賦、實力達到了巔峰上位傳奇的家族前輩?」

「對,就是那位先祖。」

沃倫.萊斯利面色一片鐵青點頭道。

「難道是為了……?」

十七公主賽西亞.托米麗司略微忌諱、言語不詳道。

「有可能。」

沃倫.萊斯利自然明白十七公主想要表達的意思,他眼中儘是無盡的寒意。

啪嗒,啪嗒,啪嗒!

便在這時,一位身穿騎士裝的光頭中年快步向這邊奔了過來,向著萊斯利家主沃倫.萊斯利恭敬行了一禮道。

「稟告家主,我們在側面的山林中,發現了負責守夜的的那些家族護衛的屍體1

「帶路1

萊斯利家主沃倫.萊斯利冷聲道。

當肖恩與萊斯利家族一眾人抵達那處有著守夜護衛屍體的山林時,見到的便是數具殘缺不全的屍體,屍體凌亂丟棄在那裡,血液已經乾涸,顯然已經死了一段時間了,最為詭異的是,這些人身上都只有著一道致命傷口。

有的是腦袋被直接砍掉,有的是腰部被攔腰斬斷,有的更是被豎著劈成兩半……

「好強的實力,好狠辣的手段1

萊斯利家主沃倫.萊斯利面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來。

因為墓地的重要性,家族守墓護衛當中,一般會配備一位聖騎士實力的人作為隊長,但依舊被輕易地劈成了兩半,可想而知,出手的人實力是何等的強,出手又是何等狠辣。

肖恩注視著這些屍體,眼中有著驚色,如此乾淨利落的手段,兩邊的實力根本不對等,忽然,他瞳孔一縮,趕緊向著一個方向走去,並將一片掉在地上的枯黃樹葉撿了起來。

與此同時,十七公主似乎也發現了這裡,向著這邊走來。

枯葉被拾起,出現在兩人視線當中是一個並不算太清晰的腳櫻

見到這個腳印,無論是肖恩還是十七公主,面色都不由一變。

現場應該是抹除過戰鬥痕的,不過應該因為夜裡行動,光線並不清晰,致使並沒有發現這個殘存在樹葉上的腳櫻

而這個鞋印十分有著特色,它長而窄,便宛如人類的腳被拉長了般,這根本不是人類的腳印!

「巫族人?1

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都是止不住的驚色。

而聽到兩人的驚呼,萊斯利家族一眾人也是湊了上來,見到上面的腳印,同樣都是面色大變。

在帝國出現巫族人,而且目標還是瞄向了家族中擁有血脈天賦強者的屍骨,這不由讓他們聯想到了很多。

人類當中擁有著絕品武器這種完全超出常規的武器,巫族當中自然也是擁有對應武器的,巫師一族將這種武器稱之為巫器,而其製造方法,幾乎與絕品武器的製造方式一模一樣,同樣是需要擁有血脈天賦的強大凶獸的屍骨。

而某種程度上說,人類當中擁有血脈天賦的頂級強者,其屍骨的價值與擁有血脈天賦的強大凶獸的屍骨一般無二,同樣是能作為絕品武器或者巫器的製造材料,顯然,萊斯利這位先祖的屍骨是應該是被盜去作為製造巫器的材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