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二百四十七章 回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回家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第二日正午,在帝都給家裡人買了一些禮物之後,肖恩告別十七公主、伊芙等人,離開了帝都,向著卡洛王國的方向而去。

這一次,他沒有乘坐馬車,乘坐馬車雖然舒服,但卻太過費時,得知巫師一族可能會對人類其他王國動手之後,他心中滿是擔憂,自然不可能會選擇這種極其費時的方式。

他選擇的是飛。

兩點之間,自然是直線距離最短,即便是同樣的速度,一般情況下,飛也要比在地上奔跑更快到達目的地。

地面之上,地勢高低不平,而且還有諸多山峰阻擋,自然不可能直線前行,但飛卻不同,飛在天空當中,自然是沒有這諸多的障礙,所以即便是同樣的速度,飛也比奔跑花費的時間要斷。

轟——

保持著中位傳奇的速度,飛到了遠離帝都的位置,然後一瞬間,肖恩的速度猛地暴漲,超過上位傳奇,達到了封號傳奇級別,向著卡洛王國的方向,宛如迅雷般爆射而去。

來到帝都以來,肖恩所展現出的實力,都是中衛傳奇級別,所以他才會以中位傳奇的速度飛離帝都,為的便是不暴露自己最快速度能達到封號傳奇級別這個底牌。

兩天,僅僅兩天,肖恩便已經離開了科爾本帝國境內,進入了卡洛王國範圍內,而這還是因為肖恩飛行了一段時間便會停下來比照地圖,尋找自己現在所在的位置,以免飛錯了方向的原因,否則的話,速度還會更快。

卡洛王國,王都坎貝爾家。

一眾坎貝爾家高層盡皆在座。

家主布羅德坐在主位上眉頭緊鎖,在他左邊下手位是肖恩的姐姐尤娜,在他右邊下手位,則是肖恩的三叔伯伏恩.坎貝爾,此時,兩人的眉頭同樣是緊鎖。

「父親,必須想一下辦法,再這樣下去的話,坎貝爾家遲早會被吞併。」

優娜面色擔憂道。

家主布羅德嘆氣,這個道理,他又何嘗不知,但這就是一個死結,無論如何都剪不開的死結。

在肖恩在的時候,坎貝爾發展得實在太快了,短短兩三年時間內,手中的財富便已經發展到了極為龐大的地步。

而隨著肖恩的離開,原本對坎貝爾家極為熱情的其他家族,漸漸的變得冷淡了下來,特別是足足一年過去,肖恩音訊全無後,這種冷淡已經轉化為眼紅。

很多人已經在猜測,肖恩是不是死在了科爾本帝國,畢竟肖恩的實力雖然在卡洛王國稱得上無敵,但在科爾本帝國那種地方,卻是根本算不了什麼,出現意外被殺簡直太過正常。

而失去了肖恩的坎貝爾家,便宛如是一塊巨大的肥肉,而且還是不設防的那種,可想而知,有多少眼紅的家族想撲上去咬上一口。

若非心中還存在著顧慮,再加上皇室與高修家族的照拂,讓這些家族不敢太出格,此時的坎貝爾家,恐怕已經是被吞噬一空了,即便如此也有不少家族明裡暗裡在生意上給坎貝爾家使絆子,想看看坎貝爾家到底有沒有後手。

「哎,要是肖恩在就好了1

肖恩的三叔伯伏恩.坎貝爾長嘆了一聲。

而他這一聲長嘆,卻是引起了在場所有坎貝爾家高層的心聲,要是肖恩還在,又豈會懼怕這些家族。

遙想肖恩還在的時候,這些家族在坎貝爾家面前,哪一個不是恭恭敬敬、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高修家族後花園。

「死哥哥,都走了一年了,也不寫封信回來1

已經長大一歲的莉麗越加亭亭玉立,身穿一身有茉莉花的長裙,美麗異常,只是卻不是文靜的那種類型,因為她的臉上總是帶著點點狡黠。

「這也沒有辦法,畢竟科爾本帝國距離卡洛王國這麼遠,通信實在太不便了1

在她旁邊,有著一位白金色長發的女子,女子面容俊美,宛如精靈,眼睛是少見的紫色,美麗宛如寶石。

「依蘿姐就只知道向著他。」

少女莉麗不滿的嘟起了嘴。

「這是事實。」

依蘿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指,輕輕點了一下莉麗的額頭微微一笑道。

「對,這是事實,這是事實。」

莉麗翻了翻白眼,滿臉古靈精怪。

卡洛王國王宮之中。

一位老者身穿金邊紫衣,頭戴王冠,正靜靜的喝著茶,他正是卡蒂科安七十四世。

「父王,要保護這個家族到什麼時候?」

一位身穿金色長袍的年輕男子聲音中略微帶著不滿望向卡蒂科安七十四世。

他名叫巴比特.卡蒂科安,是卡蒂科安七十四的第十九子,擁有著成為大騎士潛力的高級騎士天賦,十分受卡蒂科安七十四世看中,已經被任命為下一任的國王人眩

「怎麼了?」

繼續喝著茶,卡蒂科安七十四世眼皮抬了抬,淡淡問道。

「雖然我們是皇室,但也不好這樣明目張地偏袒一個家族,這已經引起其他侯爵、公爵家族不滿了。」

巴比特.卡蒂科安開口道。

「那你的意思是?」

卡蒂科安七十四世面上看不出表情詢問道。

「讓它自生自滅吧。」

巴比特.卡蒂科安眼中閃過一絲冷色,說道。

他尤記得一年多前跟自己同父同母的妹妹躺在自己懷中哭泣的樣子,而這位少女正是卡蒂科安七十四世曾經暗示過,要許配給肖恩的那位公主。

從小到大,他對自己這位妹妹便極為寵溺,得知被肖恩毫不猶豫拒絕之後,他對肖恩乃至坎貝爾家都沒有什麼好印象,所以在得知坎貝爾家遭到諸多勢力排擠的時候,他一直極力反對皇室出手保護坎貝爾家。

坎貝爾家之所以還能維持著最基本的穩定,一方面是因為肖恩的餘威,而另一方面,卻是皇室的護佑,否則的話,此時的坎貝爾家還能不能存在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在卡洛王國,即便是皇室也並不能一家獨大,畢竟王國強者中,便有好幾位出自於侯爵、公爵家族,而皇室也不可能因此便與這些家族徹底鬧僵,所以,即便是有皇室的護佑,坎貝爾家族依舊出現了現在的處境。

聽到巴比特.卡蒂科安的話,卡蒂科安七十四世閉上了眼睛,見對方這樣,巴比特.卡蒂科面上露出一絲徵詢之聲,詢問道。

「父王,你覺得呢?」

卡蒂科安七十四世慢慢睜開了眼,然後目光望向巴比特.卡蒂科安,眼神中帶著一絲失望,語氣冷淡道。

「我覺得不怎麼樣1

「礙…?」

感覺到父王語氣當中的冷淡,巴比特.卡蒂科安面色一變,當即慌忙道。

「父王,為什麼?」

「你看一下這個吧1

卡蒂科安七十四世沒有回答他,而僅僅是從隨身的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張信紙遞給了對方。

巴比特.卡蒂科安面色疑惑接過這張紙,攤開看了起來,下一刻,面色儘是震驚,驚聲道。

「這,這……不可能1

只見在這張信紙之上只寫了四行字,而這四行字,卻讓他渾身僵硬,甚至連冷汗都冒了出來。

卡蒂科安七十四世陛下:

今封肖恩.坎貝爾為科爾本帝國伯爵,鑒於其在貴國有著貴族頭銜,特此告知!

奧爾丁頓.托米麗司

對於這封信後面的落款名字,他自然不會陌生,因為這是科爾本帝國當今帝王的姓名,但這怎麼可能?僅僅去了科爾本帝國一年,居然已經被封為帝國伯爵?

「這,這怎麼可能?1

巴比特.卡蒂科滿臉蒼白。

見對方這樣,卡蒂科安七十四嘆息了一聲,說道。

「看一下背面的印章吧1

巴比特.卡蒂科安趕緊將信紙翻了過來,頓時見到一個巨大的腳踏烈焰的雄獅標誌,心中那唯一的一絲「希冀」也消失了。

沒有人敢冒充科爾本帝國皇室,這是血的歷史證實了的,歷史上那些冒充過科爾本帝國皇室的都沒有好下場,所以說這份「告知信」肯定是出科爾本帝國皇室。

望著滿臉儘是蒼白的巴比特.卡蒂科安,卡蒂科安七十四眼神中儘是失望。

「你太讓我失望了,作為將來要統領一國之人,心中可以有喜怒,但不能被喜怒所左右。」

「即便保他坎貝爾家族十年、百年繁榮又如何?即便他真的失蹤了,又能付出多少?而如果收穫了,得到的往往是百倍千倍的收益,回去好好想想吧。」

卡蒂科安七十四揮手示意巴比特.卡蒂科離開,若非所有子嗣當中只有這一位的天賦尚可,他此時已經將對方廢了。

有些話,他並沒有說出來。

事實上,即便是找遍各王國歷史上,能獲得科爾本帝國爵位封賞的,也絕對是少之又少,而其中,被封為伯爵的卻是一個都沒有,肖恩是至今為止,唯一一個被封為伯爵的來自其他王國的人。

但肖恩才去多久?

一年時間而已,便已經被封為伯爵,可想而知,對方是何等受科爾本帝國皇室看重。

他雖然不清楚科爾本帝國皇室為什麼這麼看重肖恩.坎貝爾,但毫無疑問,這樣的人努力籠絡是絕對沒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