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三百零九章 祭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九章 祭壇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彎腰將巫師之王手上的空間戒指取下,肖恩目光望向了巫師之王屍身上。

嗡!

在巫師之王的巫術天賦之上,肖恩選擇了複製融合。

這一個月恢復了兩次複製融合,第一次用在了隱身天賦上,剛好剩下一次,而以卓越級的巫術天賦,顯然是值得用一次複製融合機會的。

熱意在他體內流淌,不過忍耐得住,肖恩不再管巫師之王的屍體,而是來到了康納.托米麗司屍體旁。

對方一身焦黑,早已沒有聲息多時,在他旁邊,那把用晶石驅動的劍還散落在那。

肖恩將其手上的空間戒指取下,將對方的屍體以及晶石驅動的劍都裝入其內,然後也向著巫師一族追殺而去,既然已經到了現在這種情況,自然是不可能放過巫師一族。

……

西極聖巫國聖都。

兩方人,一逃一追,最終到了這裡。

巫師一族,連上四級巫師在內,也僅僅只剩30餘人。

而人類一方,損失同樣不小,一百多人到了現在,已經一百人不到。

「走吧1

一槍將聖城的門轟開,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眼中儘是冰冷的寒意,大步往聖城中心走去。

康納.托米麗司的遺體以及遺物,肖恩已經交給了他,接過遺物的那一刻,肖恩能明顯感覺到對方眼中的刻骨寒意,顯然,這位帝王對巫師一族已經存了必殺之心。

事實上,無論是肖恩,還是其他傳奇,這一刻,對巫師一族同樣抱著的是必殺之心。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如果是同一個種族,還可以慢慢將其同化,但巫師一族不同,他是與人類不同的種族,人類永遠都不可能將其同化。

而只要對方度過了這一次虛弱期,實力恢復,又或者再出現一個驚才絕艷的巫師之王,人類必將再次面臨浩劫,而想要避免這種情況,自然便是將巫師一族滅族又或者徹底監管奴馭。

雖然很是殘忍,但這便是種族的生存之道。

肖恩一行人徑直往聖城中心的巫塔走去。

兩側的房屋之中,窗戶邊,門縫邊,有著的是一雙雙帶著驚懼的眼睛,碧綠色的眼睛當中儘是驚恐,顯然應該都聽說了戰敗的消息。

巫塔最寬敞的第一層。

30餘位身穿黑袍的巫師出現在這裡,神情憔悴,不少人身上還帶有傷。

整座屋塔當中的其他巫師,已經被他們疏散逃跑了,如今,整座屋塔當中也只剩他們30餘人。

30餘人的目光帶著彷徨與不安,視線集中在兩個人身上。

這是一男一女兩個巫族老人,胸口的「四」的巫族文字表示他們是四級巫師,而他們也是如今的整個巫師一族僅剩的兩位四級巫師。

「現在該怎麼辦?」

一位三級巫師,雙眼中儘是茫然。

「朗曼大人居然敗了,難道天要亡我巫師一族嗎?」

一位三級巫師眼中儘是悲色。

「法斯特大人,厄休拉大人,現在怎麼辦?」

而更多的人則是目光帶著希冀,望向兩位四級巫師。

面對著一眾希冀的目光,兩位四級巫師沉默,就連巫師之王都被殺了,更何況是他們兩個四級巫師。

良久之後,女性巫族老人開口道。

「開啟祭壇,現在只能開啟祭壇才可能救得了我們巫師一族1

……

「應該還在巫塔內,分開尋找,注意有沒有什麼暗道……」

肖恩一行人來到巫塔,不過卻並沒有見到一個巫師,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略微皺眉,示意所有人分開搜尋。

不久之後,一位傳奇發現了巫師一族的蹤跡,稟報道。

「陛下,前面發現了一個通往地下的通道,而且有巫師一族的腳印,那些巫師應該是從通道當中走了。」

「追1

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帶頭,頓時一群傳奇盡皆往通道之內涌去。

將入口機關揭開,三十餘位巫師施展照明巫術,順著石質的台階,向著巫塔地下走去,很快,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的石室,也不知道存在多久了,整個石室當中都透著一股古舊質感。

石室中央,是一個石質的巨大圓台,在其之上,有的是密密麻麻的金色紋路。

這是巫師一族最重要之地,只有身為長老的四級巫師才知曉的地方,不過即便是他們,也不知道這處祭壇的具體用處。

只是古老相傳,當巫師一族遇到滅族危險時,來到這裡,能夠讓巫師一族得到庇佑。

「請巫神大人保佑巫師一族渡過此次難關1

來到這裡,一位位巫師走上前,用匕首割破手背,將血液滴落在圓台之上,然後跪伏在旁邊,出聲祈禱起來。

即便是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樣有沒有效果,但現在也只能抓住這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就在前面1

很快,肖恩一行人便來到了巫師族祭壇所在的房間,看到了正匍匐在祭台前面的三十多位巫師。

「不好,人類追殺來了1

祭台前的三十多位巫師,面色盡皆大變,驚恐的望著魚貫湧入的肖恩等人。

「陛下,巫師一族如今已經元氣大傷,根本不可能是你們人類的對手,還請放巫師一族一條生路……」

兩位四級巫師當中的男性巫師望著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聲音帶著乞求。

「當初你巫師一族是如何對我人族的?百年前,因為你們一族製造的巫毒,超過一半的人類因此而慘死。」

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聲音冰冷道。

「而,就在一天前,你巫師一族還妄圖滅掉我人族,你認為可能嗎?」

男性四級巫師沉默,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說的都是事實,異地而處,如果人類如此對巫師一族的話,巫師一族同樣不會放過人類。

「殺1

奧爾丁頓.托米麗司不再多說,揮手示意一眾傳奇道。

噗,噗,噗!

幾十位傳奇當即衝出,向著一眾巫師衝殺去,而一眾巫師雖然奮起反抗,但人數上的差距,瞬間便讓他們處於下風,當即便有好幾位被殺,紫色的血染紫了這處房間。

誰都沒有注意到,殺戮開始的時候,圓形祭壇之上那些金色紋路開始亮了起來,宛如是一條條金蛇在遊動,且越來越急促。

嘩——

終於到了某個時刻,一聲宛如海嘯又宛如是天崩地裂般聲響出現,而後一股磅、不可莫測之力同一時間,狠狠撞在了與殘餘巫師戰鬥的一眾傳奇身上。

,,!

一眾傳奇宛如餃子般飛了出去,有的撞在岩壁之上,有的被撞入了通道之內。

噗噗噗!

幾乎無一例外地倒地便是一口鮮血吐出,體外的防禦立場更是在被撞到的時候,便已經支離破碎。

也唯有少數幾位封號傳奇,雖然被撞了出去,不過防禦立場沒有破碎,並沒有受傷。

肖恩正是這數位雖然被撞出去,但卻沒有受傷吐血的人之一,只是此刻,他的額頭卻是冷汗直掉,眼中儘是驚駭。

此時,在這個房間內,一種徹骨冰寒的危機感在瀰漫,即便是體外籠罩著堪比五級巫師的防禦立場,他依舊心中一陣不安。

他抬頭望向祭壇的方向,便見那處圓形祭壇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一道模糊的身影。

那是一位身穿紫色巫袍的中年巫族男子,對方一雙碧綠的眼睛儘是冷漠,濃濃的危機感讓他的心不停的狂跳。

「巫神大人……?」

四級女性巫師滿臉不可置信望著高台之上的那道模糊身影,然後趕緊跪拜在地,不斷磕頭。

「巫神大人……」

「是巫神大人……」

其他巫師同樣如此,一個個眼中儘是狂熱,宛如一瞬間化作了「狂信徒」。

「人類,離開巫師一族的領地,否則我不介意將你們抹殺在這裡1

身穿紫袍巫師目光冰冷的望向肖恩等人。

「閣下是什麼人?」

望著身穿紫袍的巫族中年虛影,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滿臉儘是凝重。

這個巫師中年實在太過詭異,居然一擊扇飛了幾十位傳奇,其中更是包括他們一眾封號傳奇,這個巫師中年的強大絕對遠超巫師之王。

「這不是你需要知道的,給你兩個選擇,帶上這些人離開,或者死。」

身穿紫袍的巫族中年目光居高臨下,視線冷漠在帝王奧爾丁頓.托米麗司等人身上一一掃過,忽然,他的視線停頓了。

「王級騎士?1

他的視線停留在了一位靠著大廳石壁的人類身上,對方身上的防禦力場漆黑如墨,甚至已經帶上了金屬的質感,這分明是王級騎士才擁有的特徵。

「在這貧瘠之地,居然能夠成長到這一步,倒是有點意思,雖然不太可能,不過還是抹殺了好。」

眼中露出一絲冷色,紫袍巫族中年手一揮,一團僅僅蒲扇大的紫色火焰便出現。

呼!

這團紫色火焰雖然只有蒲扇大,但一出現便讓大廳當中的溫度恐怖飆升,帶著似能將山嶽融化、河流蒸乾的恐怖高溫,快速向著有著漆黑防禦力場的人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