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百二十一章 警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一章 警告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劈砍無用,灰發女子目光望向了怪網射來的方向,便見那裡正有一個青年正抬頭目光注視著她,她不由目露忌憚道。

「閣下是什麼人?」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

肖恩淡淡道。

「你現在可以走了,最好快點,在我改變主意前離開。」

「閣下你就不怕我黃色幽靈報復?」

「報復?」

肖恩輕笑一聲。

「等你能將身上的蛛網解除了再說吧,順便提醒你一句,這東西落地便會紮根。」

「好,閣下,我記住了。」

灰發女子深深看了一眼肖恩,冷哼一聲,向一眾黃色幽靈的人下令道。

「撤——」

一群黃色幽靈的人早就察覺到形勢不對,哪還敢逗留,紛紛亡命似地退走。

肖恩徑直返回馬車。

他沒有殺灰發女子,因為他要通過灰發女子給黃色幽靈一個警告,讓黃色幽靈掂量繼續襲殺究竟值不值得。

別看那蛛絲細細的,能斬斷它的人,找遍這個大陸也找不出幾個,即便是用火焰也需要看火焰的溫度究竟有多高,尋常火焰血脈天賦傳奇的火焰絕對難以將其焚燒。

相信知道這個蛛絲的厲害,黃色幽靈的人絕對會好好掂量掂量,繼續襲殺究竟值不值。

馬車當中,吉娜兄妹面色儘是不可思議之色,顯然,剛才肖恩出手一幕被他們看到了,連虎紋老者都不敵的傳奇,居然被肖恩輕易逼退了,這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見肖恩返回馬車,吉娜臉上儘是感激道。

「肖恩閣下,多謝了。」

「不用,我這也算自保,如果我不出手,他們最後肯定會向我下手。」

肖恩搖了搖頭。

「可是,這,這也……」

吉娜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被肖恩打斷。

「就當是你教導我獸族文字與語言的報酬。」

片刻后,虎紋老者也回到了馬車當中,身上的獸皮衣已經脫下,換上了另外一套衣服。

他身上最重的傷口是胸口那一斬,不過以獸人一族的身體癒合能力,此時已經停止流血,至多兩三天應該便能痊癒,至於其他傷口,甚至已經開始結疤了。

這便是達到三級獸戰士后獸人的恐怖自愈能力,讓肖恩都不由微動,只是要修鍊到三級獸戰士,花費時間太多,根本不值得。

……

這是一處建在深山當中的建築,整體顏色呈現黃色,十分巨大,佔地足有十多萬平米,從天空當中俯瞰,便宛如是一隻巨獸張開的大口。

此時在這處建築的大廳當中。

七個人出現在這裡。

這些人或中年,或老年,或男,或女,但身上無疑例外的都透出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勢,赫然都是傳奇級別的強者,他們是黃色幽靈的七位頭領。

「老四,你這是怎麼回事?還有,塞西爾那對姐弟的任務完成沒有?」

主位之上,也就是氣息最為強烈之人,是一位老者,老者頭上頭髮稀疏,中間更是直接禿了,他目光望向懸浮著的灰發女子,眉頭微挑詢問道。

「沒有。」

蛛網當中,灰發女子搖頭。

「遇到了一個實力極為恐怖的傳奇,這個蛛網便是他留下的。」

中途,她不信邪的在地面上落了腳,結果蛛網果然如對方所說的一樣,落地便生根,深深扎入土中,還好見機得快,趕快掙脫,否則的話,她恐怕是連回到這裡都辦不到。

她算是真正感受到了那個人手段的恐怖。

「實力極為恐怖的傳奇,是什麼實力?居然能讓實力已經快要接近中位傳奇的四姐你都稱作恐怖?」

一位有著咖啡色頭髮的女子面上露出一絲疑惑。

「不知道。」

灰發女子苦笑。

「我甚至沒有來得及跟他交手,僅僅是一道網子便已經讓我無可奈何了。」

「老四,你幹嘛不落地?」

頭髮稀疏老者目光望向了灰發女子懸在空中十多厘米高的腳。

「這東西落地便會生根,生根之後便很難拔出來。」

「這麼奇怪,四姐,我來幫你砍斷。」

一位背後背著大刀的中年男子走到灰發女子旁邊,拔出背後的刀,刀光一閃而過。

刀尖極為精準地擦著灰發女子的身劈了過去,立即哧地一聲劃在灰發女子身外的蛛絲上。

「嗯,這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堅韌?」

一刀劈出,中年男子面色頓時變了,連金屬都能劈斷的一刀,居然拿這網沒有絲毫辦法。

「我來試試。」

一位雙眉居然是紅色的老者走出,來到灰發女子旁邊,手指之上,頓時竄出一縷幽藍色的火焰,明明只有一縷,但卻立即讓房間當中的溫度劇升,這是威力堪比中位傳奇的火焰,而老者在七人當中排行老三,排名還在灰發女子之上。

呼呼!

火焰烘烤在蛛網之上,未免火焰將灰發女子傷到,他極為小心地控制火焰,讓其只在蛛網上燃燒。

「怪了1

只是燒了好一會了,蛛網居然絲毫沒有被燒斷,紅眉毛老者不由眉頭深皺,開口道。

「不行,如果我全力出手的話,說不定能將這東西燒斷,可是這樣的話,老四肯定要受傷。」

大廳當中,七人的面色都不由微微驚愕。

這蛛網居然如此難纏!

咻!

頭髮稀疏老者已經從主位上站了起來,走到灰發女子身旁,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時,一道銀色光芒已經閃過,頭髮稀疏老者赫然已經出手。

只是出手之後,頭髮稀疏老者卻是眉頭不由皺了起來,眾人目光望去,面色徹底化為了凝重。

依舊完好無損!!!

被頭髮稀疏老者斬過的那處地方,蛛網依舊完好無損。

實力達到巔峰上位傳奇的老大居然也未能斬斷這個蛛絲,這蛛絲得堅韌到什麼程度?

而灰發女子的面色則徹底化作了蒼白,被蛛絲網住之後,雖然她自己不能將蛛絲斬斷,但他依舊沒有太過擔心。

黃色幽靈七位頭領,她不過在其中排到中下而已,實力比他強的人大有人在,其中更是有著會火焰血脈天賦之人,她相信,肯定有人能將這網弄斷。

卻不想如今就是實力最強的老大出手,依舊未能奈何這網分毫,此時此刻,她終於徹底慌了,也算體會到了對方那句「等你能將身上的蛛網解除了再說吧」的含義了。

想到自己臨走前還曾放過狠話,不由一陣背脊發涼。

「老大,你可得幫我想想辦法1

灰發女子哭喪著臉,目光望向頭髮稀疏老者,唯一還能再想想辦法的恐怕也只有眼前這位了。

「你把防禦力場喚出來1

頭髮稀疏老者也是眉頭深皺,向灰發女子吩咐道。

灰發女子趕緊喚出防禦力場,便見頭髮稀疏老者已經從空間石當中拿出了一柄劍,劍身之上滿是金色的紋路,這是一柄絕品騎士劍。

呼!

隨著頭髮稀疏老者防禦力場的灌入,劍身之上開始燃起一縷縷明黃色的火焰,一股熾熱的高溫向四周瀰漫開來。

「退1

大廳中,除了灰發女子與頭髮稀疏老者外,其他人都如避蛇蠍般遠遠退開。

由一位巔峰上位傳奇動用的絕器,威力能達到什麼程度已經顯而易見了,絕對的封號傳奇級別的威力,要是被碰到,絕對非死既傷。

嗤!

在頭髮稀疏老者的控制下,火焰燃燒向了蛛絲,這一次,蛛絲有了變化,在火焰的烘烤之下,宛如塑膠般慢慢融化。

灰發女子原地一動不敢動,生怕稍微的移動讓頭髮稀疏老者判斷失誤,將火焰直接燒到她的身上,即便有著防禦力場,也絕對比紙糊的強不了多少。..

啪嗒!

過了好一會兒,一張破開的蛛網從灰發女子身上掉落。

「呼——」

頭髮稀疏老者散去了騎士劍上的火焰,長長吁了一口氣。

此時的他額頭微微見汗,倒不是因為動用絕品騎士劍消耗巨大,而是因為,需要竭力控制火焰燃燒向蛛絲而又不傷到灰發女子,需要極度的專註以及控制力,他也是勉強才辦到,好幾次都差點傷到灰發女子。

「呼哧,呼哧——」

灰發女子更是直接癱軟在了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眼中儘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老大,現在怎麼辦?」

一位中年男子望向頭髮稀疏老者皺眉詢問。

「放棄任務1

頭髮稀疏老者毫不猶豫的決定道。

「可是魯珀特家族那邊怎麼交代?晶石我們可是已經收取了,難道要退回去?」

中年男子遲疑。

「哼,交代?」

紅眉毛老者冷哼。

「讓我們招惹上這樣一位大敵,我們不讓他們賠償,便已經算好的了1

「就是,這次為我們黃色幽靈招惹上這樣一位大敵,全都因為魯珀特家族情報不到位。」

一位老婦人也是冷哼出聲。

「現在該擔心得是怎樣將這件事擺平,居然招惹了這樣一位強者。」

背後背刀的中年面有憂色。

「是啊,這件事究竟該怎樣擺平?」

其他幾人也是不由面有憂色。

「這個倒是不用太過擔心。」

頭髮稀疏老者揮手讓眾人禁聲。

「對方既然沒有取老四的命,顯然是為了警告我們,只要之後我們不插手賽西爾家族與魯珀特家族之間的爭鬥,應該不會找我們麻煩。」

說到這裡,頭髮稀疏老者略微停頓。

「當然,該有的誠意我們還是要有的,將魯伯特家族交付的那30枚晶石,另外再添上20枚,全部給那一位送去。」

「是。」

一眾人雖頗為不舍,畢竟那可是足足50枚黃金都買不到的晶石,不過一想到對方的恐怖,盡皆毫不猶豫點頭。

雖然剛才聽老四的描述,並沒有見到對方出手,但能弄出如此手段的人,實力又豈會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