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百三十五章 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三十五章 合作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薩里,里斯,混蛋,你居然殺了他們……」

兩位族人被殺,蒼老鱷族人勃然大怒。

蓬!

不再繼續之前的「仁慈」偽裝,腳下一蹬地面,濺射起一堆土石,嗖的一聲向著肖恩撲來。

速度比之剛才那兩位鱷族人何止快了一籌,毫無疑問的四級獸戰士級別的速度。

嗖!

肖恩一步踏出,同樣是竄了出去,不過在快要與面容蒼老鱷族人相撞的剎那,卻是腳下步伐一滑,出現在了面容蒼老鱷族人身側,一劍向著面容蒼老鱷族人腰間劈去。

噗!

面容蒼老鱷族人腰間被劈出了一道豁口,深足有數厘米,艷紅的血不停流淌而出。

「給我去死……」

腰部被斬傷,面容蒼老鱷族人臉上露出猙獰,根本不顧身上的傷勢,一拳便向著肖恩的方向砸來。

嗖!

肖恩抽身而退,與面容蒼老鱷魚族人拉開距離,面上不由有著一絲驚訝。

「好強的防禦1

身處這個強者眾多的獸人領地,肖恩出手是有所保留的,僅僅表現出了中位封號傳奇的戰力。

但即便如此,也已經足夠讓面容蒼老鱷魚族人受重傷才對,卻沒想到,僅僅造成這麼淺一道普通傷口。

雖然早已聽說鱷族人繼承了鱷魚的那一身強悍鱗甲,渾身都布滿堅硬鱗甲,論防禦力,同階當中,除了少數特殊獸人種族外,當屬最強,卻也沒想到居然會強悍到這種程度,這著實有一點出人意料。

啪啪啪!

面容蒼老鱷族人再次向著肖恩撲來。

咻!

肖恩一劍抹向了面容蒼老鱷魚族人的咽喉。

鐺!

劍刃被一隻戴著金屬拳套的手掌擋祝

對於咽喉這種致命位置,面容蒼老鱷魚族人顯然是極為保護的,專門有一隻手護在咽喉附近。

肖恩急退。

伸手擋住肖恩劍的下一剎那,面容蒼老鱷魚族人拳頭向肖恩襲出,肖恩雖然急退,但仍舊被他拳頭帶出的碎木屑擊中,身上一陣隱隱作痛,甚至微微發紅。

作為人類,雖然達到傳奇的境界,但肉身防禦卻僅僅只有10萬斤,又不敢動用防禦力場,畢竟這裡是獸人領地,一旦暴露自己人類身份,恐怕立即便會遭到群攻。

不過肖恩並不是沒有辦法。

防禦天賦!

肖恩當即動用了頂級防禦天賦,一瞬間,他的肉身防禦提升了足足一百倍,達到了千萬斤級別。

雖然僅僅是初入封號傳奇級別,但也不至於被面容蒼老鱷族人拳頭的餘波傷到。

「死——」

面容蒼老鱷族人已經殺到,帶著拳套的巨大拳頭臃腫得宛如鐵捶,撕碎空氣向著肖恩捶來。

兩位族人被殺,他勃然憤怒,心中只想殺死肖恩泄憤,至於龍血草,反而已經沒有那樣重要。

如果讓他換,他絕不會用兩位族人的命去換這株龍血草,可惜,世上沒有如果。

「哼——」

肖恩冷哼,同樣是一劍不避不閃的向面容蒼老鱷族人迎去。

原本他是想憑藉著速度將面容蒼老鱷族人斬殺的,不過交手之後,他發現,想要快速將面容蒼老鱷族人斬殺,只能襲擊咽喉這處位置。

而有著面容蒼老鱷族人兩隻鐵拳保護,想要襲擊到這處位置,只能正面交鋒過程中讓面容蒼老鱷族人露出空隙,才有機會。

鐺!

一聲金屬鳴顫,劍與拳交擊在了一起。

下一刻一道身影狼狽滑了出去,而另一道身影則是緊追不捨,一劍削向前者的咽喉。

狼狽退出去的正是面容蒼老鱷族人。

說到底,面容蒼老鱷族人也僅僅肉身防禦強悍而已,速度與力量是極為普通的四級獸戰士級別。

面對著力量控制在中位封號傳奇級別的肖恩,自然是不敵。

噗!

血水濺射,肖恩削出去的劍劈在了血肉之上,不過卻不是面容蒼老鱷族人的咽喉,而是面容蒼老鱷族人護向咽喉的胳膊。

「快,那邊有打鬥,難道發現了幽靈木?」

「走,過去看看……」

打鬥的聲音將許多獸人都吸引了過來,不過當他們趕到,見到戰鬥的雙方時,卻不由微微愕然。

「怎麼回事?哈里斯家族怎麼會跟這個虎族人動上手,而且這個虎族人人實力好強,居然面對查普曼那個老傢伙也能佔據上風……」

哈里斯家族,有著三位四級獸戰士的家族,雖然在一些極為強大的領地內,這種實力根本算不上什麼,但在哥拉法領這種沿海偏僻領,已經算是較強的勢力了。

有先到的人甚至觀看過從衝突到戰鬥整個過程的人,當即幸災樂禍道。

「哈里斯家族這是踢到鐵板了,原本他們是想搶那個虎族人挖到的一株龍血草,結果瞬間被虎族人斬殺了兩人……」

「強搶不成反被殺,這倒是……」

聽到之人搖頭,被殺兩人還不佔理,哈里斯家族這次丟臉是丟大發了。

鐺——

在肖恩長劍接連劈斬下,面容蒼老鱷族人狼狽不堪,一次又一次地被劈飛,只有抵擋之力,沒有進攻之力。

不僅如此,他身上的傷口不斷變多,特別是兩隻胳膊,更是傷痕纍纍。

鐺!

又是一劍將面容蒼老鱷族人震退,然後緊隨一劍再次削出。

噗!

一道紅線在面容蒼老鱷族人脖子間浮現。

面容蒼老鱷族人宛如是被鎖入了琥珀當中般,忽然間頓住了,眼中的神採在慢慢逝去,最後啪嗒一聲,轟然倒地,濺起血水以及灰塵。

兩隻胳膊傷痕纍纍,面容蒼老鱷族人護向咽喉的動作遲鈍了那麼一剎那,而這一剎那,卻已經足以要他的命。

「祖爺爺……」

四個鱷族人,三個被殺,唯一剩下的,是那個擁有頂級獸戰士天賦的年輕鱷族人。

之前的戰鬥,他根本參合不進去,只能在旁邊干著急,此時見到面容蒼老鱷族人被殺,頓時驚慌失措。

「怎麼會?祖爺爺怎麼可能……死了?」

他實在難以相信,家族當中,宛如擎天巨柱一般的存在居然被殺了,而且是死在一個年齡跟他差不多的人手中。

「逃,逃……」

他驚慌向山下逃去,四級獸戰士的祖爺爺都死了,他自然更不是對手。

噗!

但就在下一刻,一截劍尖卻是從他胸口穿出,他逃跑的動作停了下來,嘴中溢血,雙眼不甘的倒了下去。

臨死這一刻,他終於後悔了,早知道是這樣的一個怪物,他絕對不會提議出手搶奪這株龍血草。

嗤——

將騎士劍抽出,甩了甩血跡也不歸鞘,就這麼提在手上,肖恩目光在圍觀的獸人身上掃過,凡是被他目光掃過的人,都趕緊避開目光。

見已經將所有人鎮住,肖恩將裝有龍血草的木盒子放入次元空間當中,而後又在四個鱷族人身上摸索起來,在面容蒼老鱷族人身上發現了一個空間石戒指,在其他三人身上則是發現了一些金獸幣以及晶石。

「嗯……?」

突然,他眉頭一挑,猛的側頭往身後望去,眼神中有著一絲驚駭,不過很快收斂了。

在他身後,兩個人走來,其中一人是一個年輕的狐族女子,另一人則是一個虎族老者,正是跟他同住一個旅館的一主一仆。

目光在狐族女子身上深深看了一眼,肖恩開口道。

「怎麼,你們也想要我手中這株龍血草?」

「不,我對你手中的龍血草不感興趣,不過有件事想跟你合作,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狐族女子開口,聲音清冷。

「可以。」

略微猶豫,肖恩還是點了點頭,與狐族女子主僕來到了一處密林當中的空地。

「你想跟我合作什麼?」

與兩人保持著距離,肖恩詢問。

「合作搶奪幽靈木的核心。」

狐族女子開口道。

「幽靈木的核心?」

肖恩眉頭微挑。

「這東西只有一個,這要怎麼合作?到時候東西又該歸誰?」

「這種核心是可以分食的。」

狐族女子解釋道。

「不過我的確沒有與你一同分食的打算,因為這樣的話,獲得的血脈天賦效果會大打折扣。」

「哦,那你準備怎麼跟我合作?」

肖恩來了興趣。

「我知道另外一株靈植的消息,如果你幫我奪下幽靈木的核心,我便與你一同前去,幫你奪下那株靈植的核心。」

「那是什麼靈植?」

「一株海星木,它的靈植能讓人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

「擁有極強自愈能力?」

肖恩眼睛不由一亮。

如果在自愈能力以及控蟲能力之間二選其一的話,他一定二話不說,選擇自愈能力。

獲得控蟲血脈天賦,至多增加一種戰鬥手段,對於擁有多種戰鬥手段的他來說,並不算多麼大的提升。

但自愈能力不同,一旦獲得立即便能讓他擁有極強的保命能力,關鍵時刻,完全能夠救他一命,這樣的能力,他又豈會錯過。

而且,對於他來說,是否拿到幽靈木的核心,事實上並不是多麼重要。

他只需要在發現幽靈木的時候,將幽靈木身上的血脈天賦複製融合過來就行,即便是萬一,不能複製融合,他也並不在意,吞服了幽靈木核心的人身上的控蟲血脈天賦總該能夠複製融合吧?

當然,他也不可能對方說什麼就信什麼,這株海星木是否真的存在,恐怕也只有這個狐族女子自己知道了,他冷靜開口道。

「如果真的如你所說的那樣的話,我倒是很贊成這個交易,不過你能保證那株海星木核心現在沒有被其他人奪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