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三百四十九章 殺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四十九章 殺狼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血脈天賦?你居然……還擁有血脈天賦?」

五級獸戰士的實力已經是極為不好對付,卻不想對方居然還擁有著血脈天賦。

這一刻,他將皮科爾罵死的心都有了,你究竟招惹了一個什麼樣的怪物?

要是早知道,弗格斯家族是說什麼都不會答應的。

里啪啦!呼呼!

天空當中,肖恩手一揮,又是一道帶著火焰的紫色雷電向著狼族老者劈下。

一個巨大的足有數百米的坑窪出現,原來的那個50餘米的坑窪直接被覆蓋,塵土到處飛揚,視野能見度變得極低。

「咳咳……」

狼族老者在最後時刻躲避了開來,沒有被雷火直接劈中,但也被捲入了灰塵當中,他快速向著煙塵之外奔去。

噗!

就在他快要出現在煙塵之外的時候,一柄長劍卻是忽然出現,狠狠劈砍在他的身上,便彷彿看穿煙塵早已知道他會出現在這裡般。

他胸口出現一條血口,再次被砸入了煙塵當中。

雖然灰塵能夠遮擋視野,但無論是天賦羅網的立體探查,還是空間感知能力,都能讓肖恩準確找到他。

里啪啦!呼呼!

又是一道火焰纏繞的雷電出現,直追他而去,這一次他沒能再躲掉,直接被劈了一個正著。

里啪啦!

呼呼!

雷電在他身上肆虐,火焰在他身上燃燒,足足片刻后,才徹底消失。

而他身上,已經找不到一處完整的地方,渾身漆黑一片,裹著一層厚厚的焦炭,宛如是被火燒了的焦屍。

這種情況下,普通人肯定活不下來,早就死得不能再死。

但他不是普通人,他是五級獸戰士,所以他活了下來,當然,受重傷是必然。

嗖!

「逃……」

這是他現在唯一的念頭。

面對一位掌握有血脈天賦的五級獸戰士,除了逃之外,他已經生不出其他任何念頭。

「哼——」

望著絲毫沒有迎戰念頭,轉身就逃的狼族老者,肖恩目光冰冷。

下一瞬間,雷電、火焰再次出現。

不過這一次,並不再是粗大的雷電火焰,而是一枚枚燃燒著的紫色雷球。

紫色的雷電球,直徑足有米許,在其表面之上,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燒,就像是一枚枚巨大的紫色隕石,鋪天蓋地,將狼族老者籠罩在了其中。

,,!

地面之上,宛如是被隕石群襲擊了般,一處處幾十米寬的土坑,重疊在一起,居然將地面硬生生削下去了好幾十米。

蓬!蓬!蓬!

紫色雷電球的包圍之中,一道漆黑的身影,左突右進,想要衝出紫色雷電球的包圍範圍。

但紫色的雷電球數量實在太過密集,陷入其中,便宛如是陷入沼澤泥濘當中般,根本掙脫不出。

只能努力揮拳砸碎一顆又一顆向著他砸來的紫色火焰雷電球。

他根本不敢用身體硬扛這些紫色火焰雷電球。

這些火焰雷球威力雖然沒有之前的紫色雷電大,但威力也絕不校

再加上雷電本就有麻痹身體的作用,若是被正面襲中,他不但傷勢會加重,更是會短時間內動彈不得。

終於,紫色火焰雷電球消失。

蓬!

他眼睛一亮,逮住機會,腳下猛地一踩地面,整個人宛如箭矢般竄了出去。

但就在這時。

里啪啦!

呼呼!

一道火焰纏繞的粗大雷電向他迎面而來。

躲閃已經來不及,他只得出拳迎擊。

轟!

拳頭宛如砸在海浪上般,雖然抵消了部分,但餘下的依舊將他整個人淹沒。

他再次被砸入了地面,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坑窪,身上裹著的那層焦炭又厚了一層,他整個人都快成黑色的繭了。

啪嗒!

渾身顫抖著,他再次爬了起來,只是步伐卻蹣跚如嬰兒,顯然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極為的差。

嗖!

一個身影正在快速接近,他艱難抬頭望去,便見他之前想要殺死的對象,正持劍向快速衝來。

「嗚嗚……」

他想開口求饒,但開口之後卻說不出任何話來,在恐怖的雷電與火焰之下,他的聲帶早就遭到了破壞。

他拙劣地向旁邊躲去,但動作卻宛如老太太般。

噗!

一道血痕出現在了他的脖頸之上,不過卻並沒有大量的血跡流出,只有一抹淡淡的暗紅。

遭到數次雷電火焰攻擊,狼族老者身上的血液早已被蒸發了大半。

普通人早就死了,也就五級獸戰士的他能頑強活著。

「求饒嗎?抱歉,我不接受……」

將騎士劍歸鞘,肖恩淡淡說道。

最後時刻,狼族老者張口想要說的話,雖然沒有說出,但他能夠大概猜到,不過他並沒有打算接受對方的投降。

對於想要殺自己的人,他自然不可能饒耍

在狼族老者屍體上搜尋了一遍,找到了一個空間戒指之後,他一把火將狼族老者的屍體燒掉,徑自離開了。

在他離開后不久,一個身穿灰白衣服的牛族老者出現在這裡,正是鄧巴。

「這小子藏得好深1

鄧巴拄著下巴,面色驚異。

雖然肖恩已經說了不需要了,但他終究還是有一點放心不下,再加上見到狼族老者向著肖恩跟蹤而去,所以也悄悄地跟了過來,沒想到見到的居然是這一幕。

堂堂一位五級獸戰士,居然在正面交手當中被人殺了,而殺死他的人,年齡居然不超過30歲,即便是以他的心境與見識,也不由微微吃驚。

離開戰鬥現場,動用空間感知確認周圍數千米範圍沒人之後,肖恩一步踏入了空間夾縫當中。

對於牛族老者鄧巴就在附近,肖恩是知道的。

之前,在他與狼族老者交戰的時候,他便已經用空間感知察覺到了對方的出現。

而正是因為察覺到對方的存在,他才花了這麼久時間才解決狼族老者。

最強狀態的他,是動用防禦力場的時候。

那時候的他,防禦立場經過力量天賦與防禦天賦增幅,飛行速度經過速度天賦與飛行天賦增幅,都應該能夠達到王級騎士之上的境界,也就是獸人一族六級獸戰士的程度。

再配上那把用防禦力場激活后,連五級巫師的防禦巫術都能輕易捅穿的匕首,他自信,殺死狼族老者不需要三招。

不過,既然牛族老者鄧巴就在旁邊,他自然是不能這樣做,畢竟人族騎士的防禦力場標誌性太過明顯。

空間夾縫當中,肖恩灌入了一絲防禦立場查看狼族老者這枚空間石當中到底有著什麼。

「6000多塊晶石,一大堆金幣,還有一堆輔助修鍊藥材……」

隨著那一絲防禦立場的灌入,空間石當中的情況,出現在肖恩腦中。

不愧為五級獸戰士,所擁有的家底,是被肖恩殺死的那幾個四級獸戰士所不能堪比的,家底之豐厚程度,足足是那些傢伙的十餘倍。

而且狼族老者身為五級獸戰士,殺肖恩一個中位四級獸戰士,根本就沒有考慮過失敗的可能,自然也就不會將貴重品暫時存放家族當中。

「弗格斯家族1

想到狼族老者身後的弗格斯家族,肖恩眼中透著冷色。

他與弗格斯家族可謂是無冤無仇,但弗格斯家族卻因為想結交豹族青年皮科爾而對他出手,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算。

依舊處於空間夾縫當中,他毫不猶豫地向著城池方向返回。

一個多小時后,一道身影光明正大地從正門走入了弗格斯家族當中。

但弗格斯家族門口,有著三級獸戰士實力的四位守衛,卻根本沒有絲毫察覺。

作為坐擁一領之地的家族,弗格斯家族的駐地是極為氣派的。

坐落於城池中心,面積足足超過20萬平米,其內有著一處處由白石修建的、有著圓頂的建築。

一處處氣勢非凡,盡顯富貴與威嚴。

肖恩徑直向著最高最大的建築群走去,而此時在這座建築群內的一間巨大的宮殿當中,正有十幾人信心滿滿地等著。

他們坐在一張明黃色的長桌四周,臉上儘是輕鬆之意,他們正是弗格斯家族的一眾高層,而他們現在正在等待或者說期待的,便是「肖恩被自家族老殺死」的消息。

「不知道族老現在有沒有開始動手?」

「應該已經動手了,說不定都已經成功了1

兩位弗格斯家族長老交談道。

「你們說族老會不會失手,讓對方逃了?」

「怎麼可能,對方的實力至多中位四級獸戰士而已,有五級獸戰士的族老出手,對方怎麼可能逃得掉……」

有人不屑輕笑。

「我倒是擔心,這件事會不會被鄧巴長老發現?聽說那小子跟鄧巴長老關係不一般,要是鄧巴長老要為他出頭的話,我們家族肯定是擋不祝」

有人擔心道。

「不會的,族老身上帶有有能讓擁有嗅覺天賦的人都追蹤不到的藥劑,只要不被當場看到,絕對查不到是我們家族做的。」

「準備的還真是充分……」

便在這時,一個咂咂稱奇的聲音響起,隨之一個年輕人出現在了在房間當中,這人正是肖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