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三百五十一章 恐怖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恐怖痕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什麼?全部消失了?」

皮科爾面色變了,他面色凝重望向馬族僕人。

「你確定?」

「大人,這個消息我已經向弗格斯家族的人確認過好幾遍了,絕對沒有錯,現在弗格斯家族已經亂作一團,恐怕要不了多久,消息便會傳遍全城。」

馬族僕人肯定道。

「怎麼會……?」

皮科爾面色徹底變得難看。

他正在等待弗格斯家族擊殺肖恩的「消息」,而這種時候,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卻是突然間消失了,若說這兩者之間沒有聯繫,他說什麼都不信。

「難道,難道是……?」

忽然,他心中有了一個猜測。

整個城當中,有能力讓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無聲無息消失也只可能是長老鄧巴了。

「肯定是,肯定是那個老傢伙動的手……」

顯然,應該是鄧巴那個老傢伙發現弗格斯家族向那個肖恩出手,震怒之下,將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殺了。

「那個肖恩有沒有被殺?鄧巴那個老傢伙知不知道是我讓弗格斯家族下的手?」

他面色上陰晴不定。

那個肖恩不是獸神殿的弟子,他並沒有觸犯獸神殿的殿規,即便長老鄧巴知道是他讓弗格斯家族下的手也奈他不得,但以長老鄧巴的性格,這事絕不會就這樣算了,這次之後,恐怕少不了要被對方針對。

最終,他決定在回到獸神殿之前,盡量少與長老鄧巴碰面,免得對方找機會針對他。

弗格斯所有家族高層全部消失的消息傳播的速度比想象的快,不過半個小時,消息便已經傳到了旅館。

五樓的客廳當中,埃米莉正與鄧巴在其內喝茶,聽到一位獸神殿僕人的通報,她目光望向鄧巴道。

「你把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全部殺了?」

同住五樓的她,知道今早鄧巴出去了很長一段時間,也猜到了對方出去的目的,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將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都殺了。

「不要冤枉老人家1

聽到埃米莉的話,鄧巴不滿道。

「不是你動的手?」

埃米莉目光當中帶著懷疑,與皮科爾一樣,她也認為這是鄧巴動的手,畢竟這附近有能力做到的也只可能是他了。

「喂,喂,你這是什麼眼神?老頭子我像是敢做不敢當的嗎?」

鄧巴瞪了一眼埃米莉,最後無奈聳聳肩說道。

「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肖恩那個小子動的手1

「他?」

埃米莉皺眉。

對於肖恩,給她的感覺便是十分神秘,但即便如此,若說是肖恩讓弗格斯家族所有高層消失,她也不太信。

畢竟弗格斯家族當中,即便不算那位五級獸戰士,也有好幾位四級獸戰士。

看出埃米莉不信,鄧巴無奈嘆了口氣。

「只能說那小子藏得太深,他身上擁有能增強戰力的血脈天賦,本來老頭子我還想暗中護送他一程的,沒想到根本用不著,弗格斯家族那位五級獸戰士都被他宰了1

「什麼?」

埃米莉徹底變得吃驚。

雖然猜到肖恩的實力應該不止表面上那樣,卻也沒想到,會超出這麼多,連五級獸戰士都能斬殺。

「那小子就是一個怪胎……」

鄧巴也是微微驚嘆。

「真不知道當初主持獸神殿選拔的傢伙是怎麼搞的,連這種怪物都漏過了。」

……

一個月後,肖恩進入斯諾阿領。

斯諾阿領,處於獸人領中部的一處領地,抵達這裡,意味著肖恩這趟穿越獸人領之行,算是走了一半了。

前後時間加起來,總共花費了三個月,也就是說,他要穿過獸人領地,抵達處於蘭坦大陸中間的靈族領地,還需要再飛行三個月。

「再往前飛行半天,應該便能遇到一座城池。」

肖恩一邊飛行,一邊根據地圖以及周圍的地貌,調整飛行的方向,以免方向偏移。

忽然,他目光猛地向下望去。

下方,按照地圖標示是一片山脈地形,原本應該是連綿不斷的青翠山嶽,但此時卻是滿目瘡痍。

大量的山嶽被夷平,被切成兩半,有些更是留下了深深的坑窪。

而更恐怖的是地面之上時不時出現的,一道道延伸極長,橫跨數個山嶽,深不見底的裂痕,便宛如是魔鬼張開的嘴般。

「好恐怖的破壞力,究竟是什麼級別的強者交手造成的破壞?」

肖恩心中閃過一絲心悸。

如今最強戰力達到王級騎士的他,論破壞力已經是極強,普通的小山包,已經能夠做到一擊擊碎的程度,但跟眼前的破壞力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法比。

如果說他現在破壞力是導彈級,那麼造成這種破壞的對象的破壞力便是核彈級。

「不,不一定是獸人強者,也可能是某種實力極端強大的凶獸……」

肖恩搖頭,如果真是凶獸造成的,那對他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雖然凶獸的實力與自身的血脈天賦並不一定完全划等號,但大部分情況下是這樣的。

如果在這裡交手的是兩隻凶獸,那麼這兩隻凶獸身上擁有極為恐怖血脈天賦的可能可以說是極大。

以破壞力來估計,擁有混合血脈天賦都有可能。

半天後,距離交戰處最近的城池。

肖恩出現在了一家門外牌匾略歪的酒館之內。

看戰鬥的痕,明顯剛發生沒多久,附近出現了如此大戰,作為距離最近的城池,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果然剛進入酒館,肖恩聽到的幾乎都是關於這件事的討論。

「你們聽說了嗎?格查亞山脈已經被夷平了1

「誰沒聽說?現在都傳遍了。」

一位有著兩顆大板牙的鼠族男子接話道。

「我還聽說是一位來自獸神殿的頂級強者與一隻實力極為恐怖的凶**手造成的,昨天我們城池之所以會感覺到輕微震動,便是因為那場大戰1

「什麼?是來自獸神殿的強者?難怪了……」

有人恍然大悟。

對於獸人一族來說,獸神殿是信仰,是屹立於巔峰,高高在上,沒有任何勢力能與之頗超級勢力。

神秘而又強大,擁有眾多恐怖強者,隨便派出一位,便能橫掃一片領地。

聽說與獸神殿有關係,即便是再匪夷所思的事,也會覺得是理所當然,因為那可是獸神殿!

「不過……」

說到這,有著兩顆大板牙的鼠族男子不由賣起了關子,將酒館內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之後,他才洋洋得意說道。

「那隻凶獸也不簡單,不但能與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交手,最後更是從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手中逃脫了……」

「逃脫了?」

眾人驚訝,那隻凶獸既然能從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手中逃脫,實力即便不如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恐怕也弱不了多少。

「那究竟是什麼凶獸,居然這麼強?」

有人好奇出聲詢問。

「這就不知道了。」

鼠族男子搖了搖頭。

「不過聽當時剛好路過人說,那隻凶獸能劈出一種橫貫半邊天的黑色刃狀絲線,威力極強,曾一下切斷了數座山峰,更是留下深深的溝壑,就連那位來自獸神殿的頂級強者也不敢硬碰。」

「嘶——」

有人倒吸涼氣,一下便將數座山峰切斷,更是連來自獸神殿的那位頂級強者也不敢硬碰,這未免也太過恐怖了?

「橫貫半邊天的黑色刃狀絲線?1

就連肖恩也不由面色變得肅穆。

他總算知道那些長長的見不到底的裂痕是怎樣來的了,同時也不由好奇,那隻凶獸身上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血脈天賦,居然能劈出那種橫貫半邊天的黑色刃狀絲線。

「哦,對了。」

鼠族男子似是想了起來,說道。

「那隻凶獸還能突然間從一個地方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就是因為這個能力,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才沒能將其留下。」

「是瞬移,難道那隻凶獸身上的天賦是空間血脈天賦?」

肖恩眼睛變得極亮極亮。

忽然從一個地方出現到另外一個地方,那不是瞬移是什麼?

與他的空間隱身躲到空間夾縫當中、移動到另外一個地方再出來不同,瞬移是直接將兩個不在一起的位置連在了一起,一瞬間便從一個地方到了另外一個地方,中間的時間花費,可謂是極少極少。

如果那隻凶獸身上的血脈天賦,真的是空間血脈天賦,那對方劈出的那種橫貫半邊天的黑色刃狀絲線,也就能夠得到解釋,如果肖恩所猜不錯的話,那恐怕便是空間刃了。

空間刃,將空間劈開的利刃,事實上,這把利刃應該是不存在的,空間不是被利刃劈開的,而是被空間能力操縱自動分開的,之所以能夠看到利刃,僅僅只是外形看起來像而已。

「不知道那隻凶獸現在逃到什麼地方去,還能不能找到……」

肖恩面上露出沉吟之色。

不管這隻凶獸身上的血脈天賦,是不是空間血脈天賦,絕對都有複製融合的價值,毫無疑問,那隻凶獸身上的血脈天賦即便不是空間血脈天賦,也絕對是極強極強的天賦。

便在這時,酒館當中,另一個鼠族人走了進來,他徑自走到有兩顆板牙的鼠族人桌前,激動道。

「快,快走,獸神殿的那位大人要雇傭擅長氣味追蹤的人,只要被選中,便能獲得一百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