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百五十五章 熟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熟人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好快1

肖恩眼睛不由一亮。

與空間隱身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需要自己行走不同,剛剛,肖恩僅僅是心念一動,便再無其他動作,但他卻是已經出現在了心中所想的地方。

這種感覺,十分的美妙,一瞬間的移動突破時間、空間的限制,幾乎心有多快、速度便有多快,無拘無束,想到哪就到哪。

當然,這定然是肖恩的錯覺,瞬移雖然十分逆天,但也絕對做不到想到哪就到哪,其中也必然是有所限制的,否則的話,那隻白色凶獸便不會栽在獸神殿那位頂級強者手中了。

經過測試,肖恩很快便發現了瞬移的缺點,不,準確說應該是他瞬移目前的缺點。

首先,瞬移只能抵達視線所及的地方,如果視線看不到,是瞬移不過去的,肖恩不知道這一點會不會隨著以後空間天賦等級的提高而改變,但目前來說是有這方面限制的。

其次,瞬移雖然被稱之為瞬移,但不是說移動便不需要時間,至少啟動那一剎那是需要時間的,這也是那隻白色凶獸最終沒能從虎族男子手中逃脫的原因。

當然,這是相對虎族男子這種級彆強者而言。

而且,這個缺點很可能會隨著使用者實力的提升而再次縮短。

經過對比,肖恩發現,自己現在瞬移所需要的時間,明顯比白色凶獸花費時間更長上那麼一丁點。

同樣都是高級空間血脈天賦,肖恩的高級空間血脈天賦質量上比之白色凶獸還要高上一些,但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顯然是因為本身的實力,肖恩的本身實力弱於白色凶獸,所以他瞬移所花費的時間比白色凶獸更長,當某一天他的本身實力超過白色凶獸時,他瞬移所花費時間便會比白色凶獸更短,而那時候,恐怕就是虎族男子也賴他不得。

測試完瞬移,肖恩開始測試空間刃。

嘩!

隨著他心中一動,一道黑色的絲線在他身前浮現,長足有數百米,不過與白色凶獸劈出的那種能夠將數座山峰劈斷的黑色絲線相較,卻又是小巫見大巫了。

當然,這只是看起來像絲線,事實上現在在他身前浮現的這道黑色絲線,是破開的一道空間口子。

從次元空間當中拿出一柄戰斧,這是一位被他殺死的四級獸戰士的武器,肖恩將這柄戰斧向著黑色絲線碰去。

嗤——

一聲微不可察的聲音響起,戰斧觸碰黑色絲線的地方被切割了開來,便宛如刀切黃油般,甚至感覺不到絲毫阻礙。

鐺!

半截戰斧掉落而下,砸在了地面,傳出了一聲金屬脆響。

能被四級獸戰士用作武器的戰斧,所用的金屬材料必然十分堅固,否則的話根本承受不住四級獸戰士級別戰鬥的碰撞。

但現在卻如此輕易地被削成兩半,由此可見,這空間刃的鋒利。

將手中另外一半戰斧丟掉,肖恩操縱空間刃劈向稍遠處的空地。

噗——

山林當中,出現一條筆直的清晰划痕,一路向著地底延伸而去,足足幾剎那之後,才徹底沒有了聲息。

肖恩走上前去,來到划痕旁邊,往裡望去,發現裡面深不見底,根本看不清這道划痕究竟有多深。

「這威力……」

肖恩面上露出一絲震撼,這種威力已經超出常規,在這種威力面前,什麼強者都如砍瓜切菜般,絕對擋不祝

難怪不得虎族男子那樣的強者,面對這空間刃也必須躲避,實在是因為,即便是以他的肉身,也扛不住這空間刃。

毫無疑問,這空間刃將是他現在掌握的威力最強的手段,有了這種手段,他甚至已經能夠威脅到虎族男子那樣的強者。

當然,也僅僅是威脅而已。

便如一個小孩,手裡拿著的刀是能夠刺傷成年人的,但讓他與成年人戰鬥,輸的多半還是他,因為成年人完全可以不正面硬碰,憑藉著速度躲避開刀,然後反擊。

測試完空間天賦的變化,肖恩拿出青色金屬板,激活能增強神秘粒子濃度的淡藍色方形空間,然後便開始了修鍊。

傍晚,解決了晚餐之後,肖恩回到了旅館,一回到旅館,肖恩嘴角卻是不由露出了一絲冷笑。

動用空間感知探查,他居然在這旅館之內發現了三個熟人,正是之前跟他一樣被雇傭搜尋氣味的五人當中的三人,其中便包括那位擁有著初級嗅覺血脈天賦的鼠人。

他們各自帶著一人,分別潛伏在肖恩旅館房間的附近房間,紛紛側耳傾聽著肖恩房間當中的動靜。

「進了房間之後,便沒有動靜了,這都大半天了,難道在裡面睡覺?」

擁有著初級嗅覺血脈天賦的鼠族人皺眉。

「你確定這小子身上真的有一千晶石?」

在他旁邊,有著一位滿臉橫肉的豬族男子,他雙眼當中儘是冷色,還有著滿滿的貪婪。

一千晶石,對於他這個四級獸戰士來說,也已經是兩倍的身家了,所以在擁有初級嗅覺血脈天賦的鼠族人邀請他合作的時候,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不僅如此,他更是事先將那一千晶石七三分,他佔七成鼠族男子佔三成。

「絕對沒有錯,這小子拿到晶石之後,便住進了這家旅館,那一千晶石絕對還在他的身上。」

鼠族男子十分肯定道。

「知道那小子什麼實力嗎?」

「能夠飛行,應該有三級獸戰士的實力,不過看它飛行速度不是很快,應該沒到四級獸戰士。」

鼠族男子略微回憶說道。

「那還怕什麼?」

滿臉橫肉豬族男子,面上露出一絲不屑。

轟隆!

一拳轟出,牆壁塌陷,他直接進入了只有一牆之隔的肖恩房間。

「不好,還有其他人,而且已經搶先出手了1

聽到動靜,另外兩個房間當中的人暗道不好,知道有其他人搶先動手了。

一個撞碎了肖恩房間的另外一面牆壁,一個從肖恩的房門直接撞了進來,肖恩住的旅館房間算是半毀了。

三伙人進入肖恩的房間,立即發現了彼此,頓時彼此對峙了起來。

「馬克,牛爾,沒想到你們也盯上了這小子1

「彼此彼此,你不是一樣嗎?」

三人是這座城僅有的幾位四級獸戰士,彼此互相認識,對互相的實力也比較了解。

一時間三人都是不由心生警惕,而被他們定為搶奪目標的肖恩,反而沒有人在意,顯然都以為肖恩是瓮中之鱉了。

肖恩目光饒有興趣打量著對峙的三人,這三人應該都是四級獸戰士。

「果然不愧為內陸城池1

在沿海近海區域,普通的城池,一座城有一位四級獸戰士,已經算是不錯,沒想到在這內陸城池,居然一下便冒出了三位四級獸戰士。

「哼,各憑手段1

三人對峙了足足好一會兒,終於有一位四級獸戰士忍耐不住,率先撲向肖恩。

而見對方率先出手,另外兩位四級獸戰士不再遲疑,也盡皆撲向了肖恩。

一瞬間,肖恩便變成了被群狼環視的「小綿羊」。

旁邊,跟三人合作的那三位肖恩的熟人,都緊張注視著自己的合作對象,這種級別的戰鬥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摻和進去的,現在只能期望合作對象實力給力。

噗噗噗!

但就在下一刻,三人只覺眼前一花,然後便見撲向肖恩的三人,在距離肖恩僅僅兩米左右的地方,忽然停住了腳步。

然後便見三人脖頸處,鮮血噴涌,然後更是渾身僵硬地轟然倒下,再也沒有了一點聲息。

「這,這是怎麼回事?」

擁有初級嗅覺天賦的鼠族男子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一幕,一時呆愣當常

與他一樣的,還有肖恩的另外兩位熟人。

三人面上表情僵硬,幾乎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視。

三位四級獸戰士一瞬間便被殺了?!

這怎麼可能?

若非他們三人都認識這三位四級獸戰士,知道他們是貨真價實的四級獸戰士,此時他們恐怕要以為眼前的三人僅僅是三個普通人。

因為對方的死法跟普通人遇到獸戰士,沒有任何區別。

三人目光都不由望向了肖恩,便見肖恩手中的騎士劍正有滴滴的血液往下滴落,這血液來自哪裡已經不言而喻。

「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

目光在三位熟人身上掃過,肖恩面上掛著淡淡的笑容,但這一刻,在三人眼中卻是宛如來自地獄的獰笑。

「是……啊,好巧……」

有著初級血脈天賦的鼠族人口齒打顫說道。

「巧嗎,我不覺得?」

肖恩眼中儘是戲謔。

「唯一讓我意外的是居然只有三人,原本我以為你們五人都會過來的。」

啪嗒!

有一人率先沉受不住壓力,直接癱軟了下來,連三位四級獸戰士都在肖恩手中一瞬間被殺,他不認為自己還有活命的可能。

而另外兩人,雖然好一點,但卻發現渾身顫抖,別說轉身逃跑了,就連動一下都做不到。

面對極致的恐懼,三人的心理防線已經崩潰,實在是肖恩一瞬間斬殺三位四級獸戰士,給他們造成的衝擊實在太大。

噗噗噗!

肖恩的身影連續閃爍三下,三人的咽喉處各有一抹血光浮現,然後三人雙眼圓睜的倒下,沒有了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