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極道騎士>第三百八十二章 血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 血獄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歷史穿越

肖恩單手將長刀奪過,另一隻手一拳砸下,直接將矮個子男子砸在了地下。

蓬!

矮個子男子條件反射想要爬起來,但一隻包裹著黑色防禦力場的腳已經踩在了他的身上,宛如泰山壓頂般,讓他絲毫動彈不得。

「繼續剛才的問題,天賜者是什麼?」

肖恩目光冷漠注視著矮個子男子,冷冷道。

「休想1

矮個子男子沒有了之前的配合。

自知活命無望之後,矮個子男子的嘴狠狠咬向嘴中的一顆毒藥,與其忍受折磨之後再死,不如自己給自己一個痛快。

啪!

肖恩一掌扇下,毒藥與十多顆牙齒盡皆被扇飛,不過,他眉頭卻是不由微微一皺。

大股大股的血從矮個子男子嘴中溢出,看這架勢,矮個子男子明顯是活不成了。

但是他剛才明明已經將毒藥扇飛了,對方怎麼可能還有自殺的機會?

「咳咳——」

咳了數口血,矮個子男子目光變得呆板,最終沒有了聲息。

「究竟是怎麼自殺的?」

盯著矮個子男子的屍體,肖恩皺眉不已,忽然,他見到矮個子的屍體扁了下來,用劍挑開衣服一看,卻是發現矮個子男子此時的屍體已經千瘡百孔,渾身都是一種白色的筷子粗的乳蟲。

「這傢伙居然在自己體內養了腐屍蟲1

見到這種蟲子,肖恩知道了矮個子男子死亡的原因。

腐屍蟲,一種能夠短時間類將活著的生物化作腐屍的蟲,能在極短時間內快速繁殖。

對方應該是平時將這種蟲子寄養在體內,然後用控蟲血脈天賦控制,不讓對方在體內破壞繁殖,而剛剛對方應該便是放開了這種控制。

如果肖恩知道對方體內有這種蟲子,應該能阻止對方自殺,可惜肖恩並不知曉,自然也沒有想過用控蟲血脈天賦去控制向對方體內的蟲子。

「血獄?1

矮個子男子已經死了,之前他沒有說完的話,大概意思肖恩是能夠猜到的,這個血獄是由眾多擁有血脈天賦的人組成的組織。

當然也並不排除對方說的話全是假話,畢竟他沒有能夠探查一個人有沒有說謊的血脈天賦。

「如果這個組織的人全都是擁有血脈天賦的人……」

想到這兒,肖恩臉上不由露出一個古怪神色,一個完全由血脈天賦者構成的組織,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血脈天賦「後備庫」。

「暗殺任務失敗,這個組織接下來會怎麼做呢?」

對於血獄之後的動作,肖恩並不知曉,不過他也不懼怕,倒不是說他很期待對方的再次到來。

雖然論常規戰力,他現在也就王級騎士級別而已,但若是算上空間刃與瞬移,那又不同,地級騎士他都有把握鬥上一斗。

根據靈族之神的記憶,王級騎士之後,人類騎士的階位分別是帝級、皇級、地級、天級、半神。

地級騎士,那便是相當於八級靈師的存在,至於實力堪比九級靈師的天級騎士,除了戰神殿五大超級勢力之外,其他勢力當中,應該是不存在的,否則的話便不是五大超級勢力,而是六大、七大……超級勢力了。

「碎掉了?」

拔出騎士劍挑動矮個子男子已經腐敗不堪的屍體,肖恩想要將矮個子男子的空間戒指找出來,不過卻看到了一個詭異的戒指。

戒指的材質是一種銀灰色的金屬,上面有著一個惡鬼頭像,沒有陣紋,這似乎僅僅是一個單純的裝飾品,不過卻讓他感覺有點詭異。

腐蝕蟲是不會咬金屬的,那麼這個戒指又是怎麼碎掉的呢?

「算了1

想不通,肖恩索性也就不想,將一枚空間戒指以及一枚戰獸空間用劍刁出,清洗之後,撿了起來,然後一一查看。

戰獸空間當中已經什麼都沒有了,顯然之前裡面裝的應該是這種黑色甲蟲,而空間戒指當中,則是有著一萬餘枚晶石。

將晶石全部裝入次元空間當中,肖恩目光望向了周圍匍匐在地的黑色甲蟲。

這些蟲子體長大約兩三厘米,全身都是漆黑的甲殼,口器極為的鋒利,從他們能將一位傳奇的防禦力場輕易撕碎便能看出。

「這是鐵甲蟲1

肖恩認識這種蟲子,準確說是靈族之神認識這種蟲子,千餘年的壽命,讓靈族之神的見識少有人能及,而這些全都便宜了吸收了傳承結晶的肖恩。

「出手的時候完全是依靠數量堆,顯然這傢伙並不知道這種蟲子的真正特點。」

隨著肖恩一個命令發出,所有的黑色蟲子動了起來,蜂擁在一起,而後詭異的互相撕咬了起來。

而隨著這些蟲子互相撕咬,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這些原本甲殼是黑色的蟲子,甲殼上漸漸出現了點點白色,最後白色越來越多。

半個小時之後,所有的黑色甲蟲都已經消失,現場留下的,只剩五隻嬰兒拳頭大,渾身呈銀白色,宛如是白銀打造般的甲蟲。

「居然有五隻,收穫不錯。」

肖恩滿意地點了點頭。

讓鐵甲蟲互相吞吃,這便是肖恩得自靈族之神的記憶當中鐵甲蟲的另外一種培育方式——通過相互吞吃進化為銀甲蟲。

別看這五隻甲蟲體型並沒有增長多少,僅僅只有嬰兒拳頭大,但每一隻的戰力都已經能夠堪比普通王級騎士,身上的銀色甲殼極為的堅硬,普通王級騎士甚至根本劈不碎他們身上的甲殼。

控制五隻銀甲蟲進入戰獸空間,一把火將矮個子的男子的屍體燒成灰燼,肖恩轉身返回了馬車。

一間只有一盞燭光的陰暗房間當中,一位黑髮獨眼男子靜靜盤坐。

嗚嗚嗚!

忽然,一陣詭異的聲音響起,然後便見他戴在手上的一枚銀灰色戒指忽然間亮起兩點紅點,仔細看,那赫然是惡鬼的兩隻眼睛。

「嗯?」

男子睜開眼,露出僅剩的一隻眼睛,一絲冷色從眼睛當中閃過。

他將防禦力場灌入戒指當中,片刻后眉頭微挑。

「蟲王任務居然失敗了?」

他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有意思,一個四級暗殺委託居然讓五級戰力的蟲王栽了……」

遠離布沛城的一座城池旅館當中。

「該死的小子,害得我不得不離開布沛城1

一想到讓他身敗名裂的肖恩,莫爾斯面色便不由化為憤怒。

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大師形象便這麼被那個小子搞壞了,他恨不得親手將那個小子千刀萬剮。

可惜,那小子居然有著封號傳奇的實力,若是真的親自動手,恐怕被千刀萬剮的便不是那小子,而是他自己了。

「暗殺委託被接取已經有十多天了,不知道現在成功沒有。」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惡鬼戒指,眉頭不由深皺。

為了這次暗殺委託,他可是將大半的積累都投了進去,但現在足足過了十幾天,一點音訊都沒有,究竟暗殺成沒成功都不知道,這讓他心中有了一絲不安。

忽然,他像是感覺到身後有異般,猛地回頭向身後望去,頓時面色大變,如同見了鬼般。

「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如果是在布沛城他的宅子當中也就罷了,但這裡是距離布沛城極遠的一座城池當中,對方怎麼會知道他在這裡。

「果然是你發布的暗殺委託1

出現在這裡的自然是肖恩,既然猜到是莫爾斯發布的暗殺,他自然是不可能就這麼放過莫爾斯,讓魁梧壯漢帶著莎曼姐妹繼續趕路,他返回布沛城準備將莫爾斯殺掉。

不過對方居然已經離開了布沛城,不過這難不倒他,擁有高級嗅覺天賦的他,順著氣味,很輕易地找到了對方

看了一眼莫爾斯手上的銀灰色惡鬼戒指,肖恩現在幾乎已經完全肯定,發布暗殺委託的便是他。

殺手身上有著這種惡鬼戒指,莫爾斯手上也有這種惡鬼戒指,這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

「不是我,不是我……」

忽然,莫爾斯身上籠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那是他戴在胸口貼身存放的一件一階防禦物品激發的,然後他毫不猶豫的往房間外衝去。

「該死的血獄,這就是你們說的只要開得起價連地級騎士都能幹掉?」

對方會出現在這裡,顯然是血獄的暗殺失敗了,而且還被對方不知道用什麼法子找到了他,落在對方手中,結局可以想象。

此時他對血獄的憎恨,甚至於高過肖恩,肖恩是讓他身敗名裂,但血獄這卻是要他的命啊!

下一刻,他感覺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便擋在了身前,他收不住腳,差點撞了上去。

嘎吱!

他被人單手抓住脖子,提了起來。

他雙腿雙手使勁的掙扎,但卻是徒勞,踢打在肖恩體外的防禦力場上,根本沒有絲毫作用。

喀嚓!

一聲清脆的破碎聲響起,他面色大變低頭望去,便見體外的防禦罩居然在皸裂,對方居然僅僅憑藉著一隻手便將能抗下防禦封號傳奇數擊的防禦罩捏壞了。

蓬!

終於,防禦罩徹底化作了碎片消失。

一陣窒息感傳來,他感覺自己頭腦正在發暈,身體正在慢慢變得麻木,他竭力掙扎,但越是掙扎,卻變得越是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