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百八十六章 亡命打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亡命打法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帝級騎士1

望著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被震退了幾十米的肖恩眉頭微挑,眼前這位身穿黃色騎士裝的男子絕對有著帝級騎士的實力。

「難怪不得能讓蟲王栽了跟斗,的確是有些本事1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淡淡開口,望向肖恩的目光帶著居高臨下的審視。

王級騎士的實力,外加達到了帝級的速度,這樣的戰力的確是足以碾壓依靠蟲子戰鬥、戰力僅僅是普通王級騎士的蟲王。

「僱主已經死了,為什麼你們血獄還要糾纏不休?」

見對方並沒有立即動手的意思,肖恩索性開口試探問道,看能不能從對方口中得知更多的關於血獄的情報。

「看來你並不了解我們血獄1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目光當中帶著一絲憐憫,便彷彿是在望著落入蛛網當中的獵物般。

「情報部門那些蠢貨將一個五級委託錯誤評定為了四級委託,害得組織損失了一位五級獵殺者,更是只得到了四級委託的傭金。」

說到這兒,他話鋒便冷。

「不過血獄的原則便是,只要收取了傭金,便絕不會半途而廢,哪怕僱主已經死了,也決不會讓委託作廢。」

「蟲王,應該就是上次那個矮個子男子吧?」

肖恩眼睛微眯,開口道。

「上次那個暗殺我的人說,你們組織的人每一個都擁有血脈天賦,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的確是這樣。」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點頭,血獄的每一個人都擁有血脈天賦,這已經是幾乎公開的消息了,但凡是知道血獄存在的家族都知曉,所以他沒有隱瞞的意思。

「從你的速度來看,你也應該有速度類天賦吧?不過可惜,你若早一點暴露速度天賦,說不定便會被組織吸納而不會成為暗殺委託的目標,至於現在嘛,你也只能去死了1

嗖!

說完這句話的下一剎那,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已經向著肖恩撲去,幾十米的距離,在對方帝級騎士那恐怖的速度之下,甚至連一剎那都不用。

咻!

黑色的長刀割裂空氣向著肖恩劈來。

嗖!

雖然在向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打探著血獄的消息,但肖恩卻一直沒有放鬆警惕,在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撲來的同時,肖恩已經動了,他身形一閃,避讓了開來。

噗!

無形的勁氣從肖恩身旁掃過,長得太高而被掃到的高大喬木紛紛斷裂。

不遠處的馬匹宛如驚弓之鳥,不斷的發出嘶鳴之聲,即便魁梧壯漢威爾竭力安撫,仍舊鳴叫不止。

嗖,嗖,嗖!

肖恩接連躲閃,但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同樣有著帝級騎士的速度,終究還是被對方逮住了機會。

鐺!

肖恩只能舉劍橫擋。

肖恩直接被劈得倒飛出去了數百米,撞入了不遠處的山林當中,留下了一個足足幾十米深的坑。

帝級騎士程度的防禦力場保護了他,讓他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嗖!

從空中飛起,望了一眼遠處鳴叫不止的馬車,肖恩轉身向著山林深處飛遁而去。

「哼,逃得了嗎?」

見肖恩轉身就逃,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臉露輕蔑,帝級騎士的恐怖速度爆發,向著肖恩緊追不捨,速度絲毫不比肖恩慢。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便進入了山林的深處,而兩人之間的距離也被拉近到僅僅只有幾十米,來到這裡,肖恩停了下來。

「怎麼,不逃了?」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目光當中帶著貓戲老鼠般的神色。

「逃?」

肖恩好笑地看了對方一眼,對方的實力的確是有點令他出乎意料,但遠遠沒有達到讓他逃的程度,而他之所以往深山當中跑,僅僅是因為不想讓馬車被戰鬥波及而已。

本來,他如果動用空間刃的話,一招便足以將對方斬殺。

但這樣一來,勢必會引起眼前這具分刪惕,然後躲藏起來,這並不利於他尋找到本人,複製融合分身血脈天賦。

所以這一次,他不能動用空間刃,甚至不能殺了對方,因為他需要靠對方這具分身,找到對方本人。

嗖!

肖恩主動向著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迎了上去。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冷笑,同樣是向著肖恩迎來。

咻!

騎士劍防禦立場延伸,肖恩手中騎士劍一個斜斬,向著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左側襲去。

防禦力場已經灌輸入陣紋當中,只待臨身那一刻激活「技」,給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哼1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冷哼,面對著肖恩從左側襲來的劍他根本不擋不避,一刀向著肖恩當頭劈下。

他完全放棄了防禦!

對於其他人來說,這樣的戰鬥方式自然是極為危險的,一個不好便可能將自己搭進去,但他不同,僅僅是分身的他,即便死了也能夠再次被製造出來。

而且剛才他已經試探出,肖恩的戰力只有王級騎士而已,他不認為這樣的戰力能夠砍碎他的防禦立常

「果然。」

見到對方這種戰鬥方式,肖恩眼睛微眯,雖然明白對方的打算,但他並沒有撤劍抵擋。

他劍勢不變,不過騎士劍之上卻是出現了淡淡青色光芒。

威力達到帝級騎士的「技」被他動用!

這一刻,他的攻擊威力同樣達到了帝級騎士級別。

以傷換傷的戰鬥方式,雖然兇猛,但也要有一個前提,那便是自身防禦立場強度堪比又或者是超過另外一方,沒有這個條件,以傷換傷只是一個笑話。

而經過剛才的交手,肖恩基本已經確定,對方的防禦力場強度是要弱於他的。

!!

兩人的武器幾乎同一時間劈砍在了對方身上。

兩道被對方武器劈砍到的身影,快速分開,宛如流星般,分別向著兩側的地面砸去。

轟隆!轟隆!

兩個直徑百米左右的巨大坑窪出現,周圍的樹木被恐怖的衝擊波及消失,獨留下兩個能看到新鮮泥土甚至一些碎石的深坑。

嗖!

肖恩從其中一個深坑當中飛起,憑藉著防禦力場,他擋下了這一刀,雖然防禦立場有所損耗,但並不嚴重。

他的飛行速度以及防禦立場都達到了帝級騎士的水平,但若說兩者哪一個距離中位帝級騎士更接近,那無疑是防禦立常

飛行速度是由頂級速度天賦與高級飛行天賦增幅之後得來的,防禦力場則是由頂級力量天賦與頂級防禦天賦增幅之後得來的。

很顯然,由兩個頂級血脈天賦所獲得的增幅比由一個頂級血脈天賦與一個高級血脈天賦所獲得的增幅更強。

他之所以肯定自己的防禦力場強度要強於對方,便是因為對方的速度基本上與他的速度持平,防禦立場強度自然是不如他。

另一側,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同樣從深坑當中飛了起來,只是臉色卻一片鐵青。

他目光先是望向肖恩手中的騎士劍,而後又望向了肖恩身上並沒有破碎的防禦力場,陰冷道。

「好,好的很,不但有著三級武器,更是還擁有防禦天賦,倒是小瞧了你1

嗖!

下一刻,他一步踏出,再次向著肖恩奔去,手中的黑色長刀延伸出去幾十米,鋒芒之氣畢露。

肖恩展履確讓他頗為意外,但還不至於讓他就這麼退走,畢竟現在的他僅僅是分身,即便被殺了,本人也不會死。

而且現在這種情況,誰死誰生還不一定。

嗖!

肖恩同樣向對方奔去,騎士劍同樣延伸到了幾十米長,不過卻不是與防禦立場一樣的黑色,而是有著青色的光芒籠罩。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想以命搏命,而肖恩也絲毫不懼,畢竟他的防禦立場是強於對方的。

兩道人影再次一觸即分,分別向後砸入了山林當中,又是留下兩個直徑百米的坑窪,不過下一刻兩人又騰身而起,向著對方衝去。

,!

兩人的攻擊接連落在對方身上,防禦力場都在恐怖消耗。

山林當中,宛如是有兩頭暴龍在打架般,出現了好幾個巨大的坑窪,好幾座小山包更是直接已經消失。

還有許多地方的林木,宛如是被一柄剪刀修剪過的般,齊尖的位置斷裂,及其的平整。

又是一次以傷換傷,兩人再次倒飛砸了出去。

嚓!

不過這個過程當中卻是有一聲脆響突兀響起,其中一人身上的防禦力場出現了龜裂的痕,便宛如快要破碎的毛玻璃般。

而這人正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

多次地遭到肖恩的劈斬,對方的防禦立場已經快要達到承受的極限。

「防禦立場率先承受不住的……是我?」

從坑中飛起,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意外的瞥了一眼身上已經龜裂的防禦力場,面色頓時變得陰沉。

對方的防禦力場是依靠防禦天賦增幅得來的,原本他以為對方的防禦力場至多達到初入帝級騎士程度而已,但現在看來,並不是如此簡單。

嗖!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有了一絲的遲疑,但肖恩沒有,重新飛起之後,再次撲向了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

手中的騎士劍帶著青色,宛如一抹綠光落下。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