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極道騎士>第三百八十八章 線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線索

小說:極道騎士| 作者:銀霜騎士| 類別:

「也行,那我就當做六級委託發布出去。」

另外一邊贊同點頭,煉獄當中,能接六級委託的人雖不多但也有一些的。

自始自終,無論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還是另外一頭與他交流的人,都沒有想過取消對肖恩的暗殺。

血獄是一個以暗殺為主的組織,對於這樣一個組織來說,信譽便等於一切,也唯有以信譽作為保證,才會接到更多的委託。

正因為如此,血獄的暗殺委託才會有「一經發布,至死方休」的規定。

至今為止,只要接了,哪怕對方是頂級家族的子弟,血獄也會暗殺到底,更何況肖恩一個並非頂級家族的人。

惡鬼戒指的雙眼暗淡了下來,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從密室當中走出,肖恩動用空間隱身跟隨在其身後。

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雖然有著帝級騎士的實力,但顯然還沒有發現空間隱贍肖恩的能力,這自然是因為如今的肖恩空間血脈天賦已經達到高級。

「提升到了六級嗎?」

雖然得知了自己的暗殺等級被提高,但肖恩並不是太過在意,他更在意的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本尊在哪。

若能將這個分身血脈天賦複製融合到手,不要說區區血獄,即便是戰神殿他也絲毫不懼,分身處於明面之上,本人則是易容躲在暗中,對方想要殺他幾乎不可能。

隨後數天,肖恩直接在附近的一處旅館住下,幾乎每天都用空間隱身前往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所在的小院。

分身血脈天賦這東西的誘惑實在太大,他說什麼都不想放棄,哪怕為此而耽擱一個月的修鍊他也在所不惜。

連續數天觀察這具分身的起居,肖恩倒是對分身血脈天賦所分化出來的分身的特點有了不少了解。

平常時,這個分身跟一般的人並沒有什麼兩樣,同樣能吃喝拉撒,唯一不同的是,這數天時間,從未見過對方修鍊,不知道是因為分身不能修鍊的原因還是即便修鍊了也沒有效果。

又是數天過去,即便早已做好了打持久戰準備的肖恩,也有點不耐煩了,這已經足足十多天時間了,對方仍舊沒有動靜。

雖然他依舊相信對方的分身與本人必然會有匯合的時候,但現在看來,這個匯合的時候,恐怕會無限期延後。

一日,在肖恩以為又將是一個中規中距的一天的時候,意外出現了,一位中年男子悄悄來到了這處庭院。

這是一位體型中等、身穿藏青色衣物的中年男子,見到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他恭敬行了一禮,雙手托著一個木盒子,遞給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道。

「主人,這是你讓我帶過來的1

「嗯。」

接過盒子,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打開看了一眼,然後便將其收入了空間戒指當中,揮手示意中年男子離開。

中年男子向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恭敬行了一禮后,便轉身離去。

而次元空間當中,見到這一幕的肖恩,卻是不由眼睛一亮,終於逮住了!

從這個中年男子對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稱呼能判斷出中年男子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僕人。

而對方送過來的東西,肖恩剛才趁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打開的時候看了,那赫然是一箱子的紫色晶石,少說也有十萬晶石。

如此一筆巨款,若非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信得過的忠心僕人,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又豈會放心將其交給他。

而最重要的是,這段時間,他天天都在監視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並沒有見到他吩咐人拿東西過來,既然不是眼前的這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分身吩咐的,那麼這吩咐的人又是誰呢?

答案已經很明顯,定然便是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本人。

也就是說,中年男子是接觸過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本人的,甚至可能知道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本人所在的地方。

從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宅邸離開,中年男子十分謹慎的在城池當中轉悠,時不時瞄向四周,確認自己有沒有被人跟蹤,才離開了城池,向著一個方向飛去。

如此的謹慎,若換一個人,的確是可能被他察覺到有人在跟蹤,但很可惜,面對空間隱贍肖恩,他根本不可能察覺到。

嗖!

中年男子在空中飛行,即便如此,依舊每飛行一段距離便會降下來,確認自己有沒有被跟蹤。

不過他自然是發現不了肖恩的,如果就這麼跟蹤對方,說不定便能夠找到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本人,但肖恩並不打算這樣做,他有更便捷的方法。

嗡!

飛行在空中,一道身影詭異的出現在與中年男子距離不足一米的地方。

「什麼人?」

一個人忽然出現,而且距離自己居然不足一米,一瞬間,中年男子寒毛倒豎,喚出防禦立場,暴退的同時,更是摸向背後的一柄戰斧。

身為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的心腹,他擁有著上位封號傳奇的實力,雖然驚亂,這一瞬間的應對,卻是沒有任何毛玻

但這一切,在突然出現的這人面前,卻是徒勞無用。

嚓!

突然出現的人僅僅是一拳砸出,他上位封號傳奇的防禦立場便宛如是玻璃般盡數破碎,然後便見這人化拳為爪,抓著他的雙手向背後一搬,傾刻間居然將他的兩隻手扣祝

一招之間,上位封號傳奇的他便已經被擒住,出手的自然便是肖恩。

反扣住中年男子,肖恩降落而下,動用蛛網將中年男子捆縛在了地上。

「你究竟是什麼人?」

被蛛網纏住動彈不得,中年男子怒瞪向肖恩。

「我家主人是帝級騎士,我勸你最好將我放了,否則我家主人追究起來,你絕對討不了好處……」

肖恩根本不加理睬,走到中年男子身旁,他的雙手之上已經升騰起了黑色的煙霧,這正是已經在動用魔化天賦。

一個多月過去,魔化天賦自然是早已經恢復。

雖然一路跟蹤中年男子也可能找到身穿黃色騎士裝男子本人,但顯然並沒有直接將中年男子魔化,讓他將所有知道的都吐出來更加快捷。

「你,你……想幹什麼?」

見到肖恩雙手之上升騰起的黑色煙霧,中年男子本能的感覺到不妙,掙扎著想要後退,但被蛛網整個人粘在了地上,連動彈都做不到。

「啊,啊,礙…」

肖恩不答,雙手之上的黑色煙霧宛如有生命鑽向中年男子。

從中年男子的七竅,從中年男子渾身毛髮鑽了進去,而中年男子則是發出了一聲又一聲痛苦宛如野獸的嚎叫。

一個小時后,黑色煙霧消失,而中年男子也停止了嚎叫與掙扎,只是渾身都被帶走血絲的汗水滲透。

嗤嗤!

也不見肖恩怎麼動作,粘在中年男子身上的蛛網宛如見到太陽融化的冰塊般,快速消融,最終消失。

「大人。」

中年男子站起身,恭敬地向著肖恩行禮道。

之前的記憶他原原本本的擁有,但唯一不同的是,對肖恩的忠誠之心,此時的他,若是肖恩讓他自殺,他絕對會二話不說引頸就戮。

這便是魔化天賦的恐怖,對魔化的人有著絕對的支配權。

「叫我少爺就行1

對於中年男子的態度的轉變,肖恩早已見怪不怪,他開口詢問道。

「看一下還能不能動用防禦立場1

「是。」

中年男子恭敬應道,並嘗試調動防禦立常

「……」

中年男子身上並沒有任何變化出現,顯然,被肖恩魔化之後,對方失去了調動防禦立場的能力。

「防禦立場還是沒能保留下來嗎?」

見此,肖恩搖了搖頭。

原本他還在想,對方的實力是封號傳奇,實力遠超於魔化之後所提升的**強度,對方會不會保留防禦立常

現在看來,卻是想多了。

魔化天賦的改造實在是太過霸道,只要接受改造,任何天賦乃至能力都被破壞殆盡,根本不能保留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