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回到山溝去種田>第六百六十八章 小長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八章 小長假

小說:回到山溝去種田| 作者:二子從周| 類別:

第六百六十八章小長假

李君閣卻吃醋了:「四爺爺你這心也偏得都沒邊了,我小時候好像都沒阿瑟這待遇……」

四爺爺一瞪眼:「你小時候書念完往桌上一扔就朝山上跑,還好意思跟阿瑟比?你要但凡有阿瑟一分的自律,現在的成就遠不止此1

「得得得,當我沒說1李君閣趕緊轉移話題,對果山師傅說道:「果山師傅,你看這紅塵俗人,忙起來就沒一個完,最近實在是有失問候。」

果山師傅笑道:「今天這場大功德,可不就是你和阿音在俗世紅塵中忙出來的?倒是和尚躲了個清閑,慚愧慚愧。」

李君閣笑道:「您不見怪我們打擾你清靜就好。」

果山師傅說道:「你給盤鰲溪老哥制的那聯,你老哥拿來給我看了,剛剛拿出來和大家參詳,石鶴道長讀到了相生,和尚這裡讀到了相因,你四爺爺讀到了相成,還要感謝你替我們產的茶葉說好話。」

李君閣笑道:「那是答謝君玄老哥護住我們李家老山櫻的恩情,再說『黿龍水,鳳凰茶』本來就是盤鰲鄉的老說法了,等到水質恢復出來,我們也想把這個招牌打出去。」

倒是石鶴道長在一邊不滿意了:「我說你這臭小子,跟果山和尚說話就這麼客客氣氣,跟老道我說話可從沒見著你這樣1

李君閣說道:「道長你可就冤枉我了,人之相交貴在交心,我這剛給你選好了一處道場,你要這樣那就當我沒說過。」

石鶴老頭哭笑不得:「老道我好歹也是混跡江湖幾十年的人,怎麼就被你們李家溝的晚輩吃得死死的……別鬧!說說那道場好在哪裡?」

李君閣說道:「好在哪裡得你親自去勘驗過方才知曉,不過那裡是我發現李家溝兩樣寶貝,青石和鵝蛋金的地方,總覺得有些玄奧。」

鵝蛋金的說法那是扯淡,不過那處地基確實是李君閣首先發現青石的地方,那裡以前就有過一棟建築,是以青石建造的。

現在青石雖然都被李君閣搬到空間里造了石屋,不過在他內心裡邊,總是隱隱覺得那是一處不凡之所在。

石鶴老頭雖然才來李家溝幾天,不過青石已經親眼見過,鵝蛋金的大名也是如雷貫耳,不由得大來了興趣:「善哉善哉,那貧道先謝過了。」

李君閣一本正經的稽首道:「客氣客氣,那就祝道長青華妙嚴,尊座金蓮,慧光無礙,遍灑空玄了。」

石鶴老頭毛骨悚然連連揮手:「別別別,這個當不起!我們還是按以前那個樣子說話吧!你這臭小子明明連我天師道早晚課裡邊的《中堂贊》都知道,偏偏前幾天還那樣為難我!讓你四爺爺看笑話1

四爺爺笑道:「這小子打小就讓滿李家溝的人頭疼,我好不容易才將他掰成這個樣子,你還想拉他進道門,我跟你說真會氣得你三屍神暴跳的1

說完對李君閣揮手道:「去吧去吧,別打擾我們聊天了,你的釣友們今天也出了大力,趕緊去招呼一圈。」

李君閣這才脫身出來和阿音一起去釣友圈裡。

這下子就熱鬧了,每一桌沒三五杯別想走,還要替阿音擋酒,搞得空間里又濕了一大片。

眾人興緻高昂,釣協一幫年輕人和哥大粽粑芋頭傑拉德都是善於搞事情的人,沒一多會就發現了一個新玩法,玩起了舉酒浪。

從第一桌開始,一桌舉酒後放下酒杯,第二桌就歡呼著舉起來,等到第二桌放下,後邊的又跟著舉起來,快樂就這樣順著酒席傳了過去。

二三十桌一過這就High了,後邊的遊客們也感覺實在好玩,一直傳到長街宴的尾巴上,第二浪又涌了過來。

李君閣對阿音笑道:「我的天這幫小子也太能整了!吃頓席都能玩出花樣來。」

阿音說道:「其實好多事情大家自己想出的法子就挺好,比如唯唯他們拼席,鄉親們提前將桌子擺好,這些事情我們就沒有想到。」

李君閣說道:「對啊,以後,還要把村民版論壇給搞活,集思廣益才好。」

等到一頓酒席熱鬧完,竟然已經是下午四點過了,釣友們今天還要回蠻州,李君閣和阿音又送他們到碼頭。

老鬼眼尖,指著五溪河前邊水域說道:「看!那是啥?」

就見河心波浪開始出現異常,一個巨大的圓形正在慢慢成形,然後逐漸收攏。

在圓形收縮到直徑三五米的時候,一些小白條從水面上躍起,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然後圓形就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一張一合,每次合攏的時候,就有不少的白條躍出水面。

菜頭一看就說道:「翹嘴在捕食!這要不是禁漁期,甩兩竿子路亞多爽1

然後就聽阿音說道:「不光是翹嘴,翹嘴只是被魚群吸引過來的,這是是小灰它們一家子在吃晚飯。」

果然,就見大圓圈周圍開始偶爾露出灰色的背脊,兩大一小,一閃即沒。

這壯麗的景象看得一干釣友如痴如醉,切爾西席說道:「這樣的場景,怕是只有五溪河上才看得到了。」

這時候水鳥們也開始趕過來湊熱鬧,不少白色的沙鷗在天空中盤旋,間或撲扇這翅膀往圈子裡一擦而過,嘴裡邊就會多一兩條小魚。

懶魚鼓掌笑道:「生命之歌啊!去年我們來打路亞的時候,還沒這麼些沙鷗吧?」

阿音點頭道:「紅嘴鷗本來是候鳥,但是我們發現今年不少紅嘴鷗在李家溝當上留鳥了。鳥類活動最活躍的季節馬上就要到來,現在只是今晚的第一批,等太陽落山的時候,各種鳥群會飛回來,河面上的場景才叫一個熱鬧。」

菜頭說道:「可惜啊,我們這就要走了,不過今天能看到這一幕,當真也不許此行。」

李君閣伸手和菜頭相握:「那就六月開漁后再來,到時候我們追著二渾水殺黃辣丁去1

送走一干戀戀不捨的釣友,李君閣轉回村子,在一家民宿找到了唐建凱一行。

唐建凱這次是帶著公司職員來過小長假的,因此幾個老朋友都在這裡,長街宴上桌席太多都不知道他們坐在哪一桌,只好到這裡來見面。

鍾露和李星宇正在花園裡和劉贊書玩官司草的遊戲,一見兩人便跑了過來:「二皮叔叔!阿音姐姐!媽媽,送我小龍燈的二皮叔叔來了。」

葉小芹從下露台的那個門口探出頭來:「哈,你們來了?快來,大家都在露台上喝茶呢。」

王文強站起來對李君閣說道:「師傅,我們來看你了。」

齊菲菲也站起來,促狹地喊了一聲:「師母好1

阿音「啊呀」一聲鬧了個大紅臉,倒是李君閣臉皮厚,笑眯眯地說道:「菲菲自打嫁給文強,在我面前那從來都是倒台不倒架,今天算是尊師重道頭一遭。」

眾人都是開懷大笑,一番嬉鬧過後,重新坐下來聊天。

李君閣笑道:「鬧半天你們是在贊書家吃的席啊,中午一直找不到你們!實在是太亂了,剛把釣協的上百號人送走,明天又得送一大幫,就沒法招呼大家了,你們明天怎麼安排?」

謝芳的老公李書平是個鳥類攝影愛好者,剛把鏡頭弄好,說道:「二皮,阿音,你們聊著,我去碼頭那邊拍點水鳥。明天我跟獵戶叔的護林隊上山,你就不用管我了。」

劉贊書也學著大人說話:「明天曉松哥哥和曉柏哥哥要帶我們去摘三月摘野菜,你們也不用管我們了。」

謝芳看著李書平的背影,對李君閣笑道:「我們家老李,自打拍的麻頭抓斑鳩被攝友們選為最佳作品后,這就算放飛自我了了。一直鬧著要過來,也不想想孩子學習有時間沒。」

李君閣笑道:「這就成攝影家了啊?」

謝芳笑道:「狗屁的攝影家,就一幫愛好者級別的人抱團群暖相互吹捧呢,還正當自己是人才了1

李君閣說道:「現在李家溝也有攝友板塊,獵戶叔家裡牆上不少好照片,明天李哥去就能見到。」

說完又跟葉小芹的老公鍾裕祥握手:「鍾哥,又在往橫向發展礙…」

鍾裕祥愁眉苦臉地揪著自己的肚子:「應酬太多了,皮娃聽說你們這裡敞開肚皮吃都能減肥?是不是真的?」

阿音笑道:「鍾哥,真的倒是真的,不過卻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你起碼得在這裡住上兩個月才行。」

鍾裕祥說道:「這樣礙…這個還有點不好安排……」

李君閣笑道:「也是,現在誰的生活節奏都忙,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對了你們對民宿的條件還滿意不?有意見儘管提。」

鍾裕祥說道:「這個真是太滿意了,這木樓修得實在漂亮。從匏瓜湖下船到這邊,一路都是美景。」

說完一指外面夕陽下的河景:「小河風吹著,風景看著,清茶美美地喝著,坐一天都不嫌煩。」

葉小芹冷笑道:「還想坐一天,你今天又吃過量了,明天早上起來先去甘棠故徑上跑步1

這時就聽劉贊書喊道:「小露,星宇,快看大雁回來了1

就見夕陽下,成千的大雁從匏瓜湖那邊飛了過來,飛到了下游盤鰲鄉的位置,然後一個盤旋,逐漸降低高度朝久長居下方飛去。

鍾露和李星宇都看傻了:「哇……這麼多大雁……這得吃多久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