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回到山溝去種田>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二十五章 雨人

小說:回到山溝去種田| 作者:二子從周|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七百二十五章雨人

李君閣問易卜拉欣:「阿里木會英文嗎?」

易卜拉欣點頭:「他會阿拉伯語,還能聽懂英語,不過只會說簡單的英文句子,寫的話還只會字母,之後他就開始排斥與人接觸了,學習也中斷了。」

李君閣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進門之後也沒有搭理一大一小,自顧自欣賞房間裡邊的擺設和風景畫。

核桃玩夠了火龍果,跳到李君閣面前,準備拿火龍果往李君閣嘴巴裡邊塞。

然後被李君閣嚴厲制止,拿手指垃圾桶,核桃將火龍果扔進了垃圾桶里,一副委屈的樣子。

李君閣將核桃抱起來,那餐巾紙給它擦爪子,見到被阿里木弄髒的紙,準備將這作為交流的開始,便用英語說道:「它叫核桃,我能用紙給他擦手嗎?」

阿里木看著李君閣,不點頭也不搖頭。

李君閣慢慢將手伸向被阿里木滴上果汁餐巾紙,慢慢將紙取過來,眼睛一直看著阿里木,但阿里木還是沒有反應。

直到李君閣準備給核桃擦拭的時候,阿里木的眼神似乎凝滯了一下。

李君閣是習練五通拳的人,現在已經開始探究外五通中眼和耳,內五通中氣和神的奧妙,雖然才剛剛開始摸索,不過已經遠比常人敏銳,一下就捕捉到了阿里木這個變化。

李君閣於是輕聲問道:「我打開看看可以嗎?」

阿里木還是呆若木雞,不點頭也不搖頭。

李君閣眼睛看著阿里木,將餐巾紙放回桌上,慢慢將它打開。

阿里木眼神里似乎有了一些生機,然後就聽門外傳來齊聲的驚呼:「天啦!這是什麼1

李君閣低下頭,發現餐巾紙展開活,上面竟然被火龍果汁染出了一個活靈活現的核桃!

眼睛,鼻子,身體輪廓,尾巴,無一不像,連那股調皮勁都躍然紙上。

李君閣心裡震驚萬分,腦海裡邊就出現了兩個字,「雨人」!

門外的易卜拉欣都快瘋了,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嚎啕大哭:「我錯了!阿里木對不起,爸爸錯了1

反而是女醫生非常冷靜,一把捂住易卜拉欣的嘴:「先生!你冷靜!一切等李先生出來之後再說1

易卜拉欣滿臉淚痕,不過聲音是立刻收住了,又趕緊慌亂地爬起來,趴在窗邊朝里看。

窗戶是單向透明的,外面能看到裡邊,裡邊卻只能看到一面鏡子。

李君閣將餐巾紙放到一邊,重新取過一張乾淨的餐巾紙,給核桃擦乾淨了爪子后扔進垃圾桶里,坐到阿里木對面,輕聲說道:「畫得太好了,我也會畫,讓我也畫一個好不好?」

作為第一個解開自己繪畫之謎的人,阿里木內心已經接受了他,於是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李君閣轉身出門,找醫生取來筆盒本子。

回到病床前,李君閣拿起筆來,在本子上畫了個圓圈,又在中間打了個點,將本子交給核桃,示意核桃將本子交給阿里木。

阿里木看了看圖形,又抬頭疑惑地看著李君閣。

李君閣指著室內畫上的太陽說道:「日,這既是畫,也是字,是太陽的意思。」

阿里木歪著頭,看了半天,微微一笑,將本子交回給核桃。

李君閣接過核桃手上的本子,在太陽下畫了一條直線,說道:「這念旦,表示太陽從地面上升起,有一天的開始的意思,還有白天的意思,還有每年的第一天的意思。」

阿里木用手指了指畫上的樹。

李君閣先畫了一條豎線,上下加了兩個圓弧,說道:「這念木,上面是樹枝,下面是樹根,有木頭,樹的意思,你看像嗎?」

阿里木笑了,又指了指畫上的溪流。

李君閣於是寫下了象形的水字,說道:「水,河流。」

說完想了想,又在水上面畫了個半圓,說道:「如果從洞里流出來的水,叫泉。」

阿里木點頭,表示泉他見過,秒懂。

接下來兩人便開始你來我往,很快就將畫上的東西交流完畢。

然後李君閣開始畫人,人字也很好理解。

接下來將人和木畫在一起,說道:「如果累了,人可以靠在樹上……」

阿里木將兩手合攏,放在臉畔,做了一個睡覺的姿勢。

李君閣笑道:「對,這是休,表示休息。」

接下來就是兩人身上的部位,眼,耳,口,鼻,心,手,足。

李君閣先畫了一隻足,說是腳的意思,然後再畫了一隻,變成雙腳,說這叫步,有腳印,走路的意思;又在兩隻腳之間加上水的象形,說這叫涉,有蹚水,沾染的意思。

……

雨人,俗稱「白痴天才」,一般有自閉傾向,在生活方面都是白痴,語言交流也存在嚴重障礙,但是在天文,物理,數學,繪畫,音樂等方面卻有著極高的天賦。

據研究分析,牛頓,愛因斯坦,甚至比爾蓋茨,都有過類似的癥狀。

現在李君閣越來越確認阿里木是雨人了,這孩子對形狀,空間的天賦讓人嘆為觀止,所有東西講過一遍就能完全記祝

也不是李君閣突發奇想要用象形文字和阿里木交流,實在是他雖然和這麼多畫家交好,但是自己只畫得一嘴好畫,手底下的功夫,除開這個再沒有別的了。

當畫完手之後,李君閣又在紙上畫了兩個象形,像兩把彎曲相對的叉子,說一個是左手,也表示左,一個是右手,表示右。

然後說因為兩個字太像了,於是聰明的古人便又在右的下邊加了個口,左的下邊加了工,以示區別。然後對阿里木解釋道:「右,加上口,就表示一邊用手做姿勢,一邊口念頌辭,這個字就有了右邊和祈求保佑兩個意思。」

「後來為了區分這兩個意思,就在右旁邊加了個人,造出一個新字,用來專門代表保佑的意思,而原先那個右,就特指右邊的意思了。」

說完又畫了一個最先右手的造型,在手邊畫了一根豎著的木棍,說道:「古時候,父親要負責打獵養活孩子,這根棍子就是他的武器,因此右手拿著棍子,就代表了父親,這是父字,爸爸的意思。」

阿里木已經沉醉在了甲骨文的世界里,心裡感覺這簡直就是全世界最容易掌握最親切可愛的文字,相比於阿拉伯字母和拉丁字母來說,甲骨文對他就是零難度。

不由自主的拿起筆,模仿步字左右腳的寫法,也寫了兩個父字。

李君閣想了想,微笑著說道:「父親的父親,就是爺爺。你是想表達爺爺的意思嗎?」

阿里木微微點了點頭。

李君閣搖頭說道:「古時候人壽命很短,小朋友一般見不到爺爺,因此剛開始並沒有爺字,不過有另一個字。」

「看,還是這個父字,棍子上邊加上一個小橫枝,就表示拐棍,念作丈,這就是父親老了,從使用打獵的工具養活你,變成了拄著拐杖需要你來奉養。」

「這個字表示老年人,拐杖,當然還有智者用棍子測量長短的意思。」

說完又說道:「後來日子好過了,人的壽命變長了,才出現了爺字。看,這是一個人托著一個初生的嬰兒的樣子,你爺爺是不是也喜歡這樣抱托著你?」

阿里木笑了,拿手指輕輕摸著那個爺字,這孩子想爺爺了。

然後李君閣又重新畫了一個左手象形,在下面畫了一個工字,說道:「剛剛講完了右手,現在我們講左手。」

「工表示東西。」

「左手下邊畫工,就是拿起東西來供奉神靈,請求神靈保護的意思。剛開始也是一字雙義通用。」

「和右字一樣,後來我們為了區分也給它旁邊加上一個人,讓一個字變成兩個字,原來那個左就專門用來表示左邊,後來這個佐就專門用來表示保護,後來還引申出幫助,護衛,衛士的意思。」

然後阿里木接過筆,又在紙上畫了起來。

李君閣都快無語了,這小子真當自己是倉潁

阿里木先畫了一個剛剛學到的心,然後又在上面畫了剛剛學到的工,推給了李君閣。

李君閣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這次還真讓阿里木蒙對了一個甲骨文,不過意思非常不好。

抬起頭對阿里木說道:「東西放在心上,把心壓著了,這是一個恐字。是恐懼,害怕的意思,阿里木,你是有什麼讓你害怕的心事嗎?」

阿里木還是沉默,過了好一陣子,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氣,在紙上寫下了兩個甲骨文,佑,爺。

李君閣看了,放鬆了一些,笑著說道:「阿里木你真是個好孩子,你是希望上天保佑你爺爺嗎?」

然後阿里木眼淚開始下來了,抹了一把,又在紙上寫下來兩個字,恐,佐。

我的個去!李君閣頓時感覺背上寒毛倒豎,兩臂雞皮疙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升起,心裡邊砰砰亂跳。

見識過阿里木的繪畫天賦后,他起初只想著用甲骨文在他心靈上撬開一道縫隙,好讓阿里木接受自己,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刺激的情況,現在看來這事情,只大不小!

佑爺,恐佐!這怎麼都不可能是好詞!背後的意思太可怕了!

心有驚雷面若平湖,李君閣臉上保持這微笑,可手指都在輕輕的顫抖:「阿里木,你看今天我們學習了好多東西,需要休息一下換換腦子,要不讓核桃繼續陪你玩一會?我一會再來看你。」

見阿里木沒有反對,只對核桃招手要它過去,李君閣這才站起身來往外走,走了兩步轉身說道:「對了,阿里木,我叫Jungle,我們現在是朋友了嗎?」

阿里木似乎放下了心頭許久以來的包袱,抱著核桃對李君閣笑著點頭。

李君閣出了房門,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一把抓住易卜拉欣的手腕,叫依達找了個單獨無人的房間,幾人進屋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