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老兵不死>0331 高月保、乘兼悅郎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331 高月保、乘兼悅郎其人

小說:老兵不死| 作者:玗石頁| 類別:科幻小說

0331?高月保、乘兼悅郎其人

天皇特使?

王亮這麼一講,觀眾們都興奮了。

太刺激了!

這可是一道硬菜啊!

「先來介紹下這兩個日本軍官吧。」說著,屏幕上放出了兩個日本鬼子的照片。

「這個長相猥瑣的人叫高月保,日本島根縣人,在日本陸軍中算是有一號的人物了,有男爵的貴族頭銜,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特殊的稱號,叫做。」

拉脫維亞是一個位於歐洲東北部的議會共和制國家。

西鄰波羅的海,與在其北方的愛沙尼亞及在其南方的立陶宛共同稱為波羅的海三國。

一個日本軍官,怎麼就和遠在歐洲的拉脫維亞扯上關係了呢?

「1940年七月份,拉脫維亞成立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同年的八月五日,拉脫維亞被蘇聯吞併,成為蘇聯加盟共和國之一。」

王亮繼續介紹道:「咱們再來看看高月保的履歷。大正十年也就是1921年,高鬼子從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三十三期畢業,雖然出身於貴族,但是這鬼子學習仍然十分用功,當時因為才華出眾而著稱。」

說到這裡,王亮想起了一件趣事,不由得分享。

高保月畢業的時候在同期學員中名列優等第一,獲得的確是日本天皇頒發的銀表獎勵。

「大家是不是覺得有些奇怪,第一名獲得的是銀制器物的獎勵。事實上,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一名的傳統獎勵是一把短劍。日本的天皇之所以授予短劍是因為這一期學員在校期間培養方向有所偏重,著重於培養外交軍事人才。這就決定本期學員將來成為高級將領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日本天皇也就沒有重視。」

「當然,坊間也有一個傳言。第三期中國學員蔣百里拿了第一,把天皇賜劍帶回中國去了,天皇沒了劍,只好換著樣賜別的東西。」

高月保在畢業后就被派遣到了駐朝鮮軍中工作,因為工作業績出色,由陸軍省保薦進入陸軍大學四十四期學習深造。

「用咱們現在的話來講就是保研,不得不說,這是高月保人生重要的一次轉折。如果他沒有去陸軍大學讀書,或許就不會慘死在我的槍下了。」王亮調侃道。

高保月進入陸軍大學后所學的專業是對蘇戰略。

「聽著是一個格調挺高的專業,實際上呢,在上個世紀二十年代的那個歷史背景國際環境下,這是一個要多冷門就多冷門的專業了。」

「你想想,當時蘇聯成立才幾年,還在搞農業集體化,大飢荒蔓延,死亡的人只能用萬來計數。對蘇戰略」

「就好比咱們現在的漢語國際教育、國民經濟管理、行政管理、社會工作等等等專業。不好就業著呢。依我看,當時高保月很有可能就是被調劑的,如果不是軍校畢業包分配,他是絕對不會去上的。」

王亮這話說完,現場的觀眾們被逗得哈哈大笑,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太特么逗了,觀眾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向以嚴肅而著稱的老首長還有這樣的一面,觀眾們的興緻也更濃了。

李展秋也著實吃了一驚,用幽默詼諧的手法來講故事,貼近於生活,接地氣,簡直就是太靠譜了!

「昭和七年,也就是1932年,高月保從陸軍大學畢業了,被分配到歐洲擔任見習武官,兩年後擔任日本駐拉脫維亞使館少佐武官。」

俄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崩潰后,波羅的海沿岸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乘機獨立。

這幾個小國為了避免被蘇聯吞併的命運加入與法國的結盟,人稱小協約國,而拉脫維亞首都里加也因此成為外部世界搜集蘇聯情報的一個重要據點。

專業是對蘇戰略的高月保自然在搜集情報上有著特長,他多次向日本國內提供關於蘇聯的重要情報。

在這期間,高月保給日本國內的友人寫信,常常自稱為「拉脫維亞的櫻」。

王亮又道:「本來,這傢伙同中國毫無瓜葛。但在1938年」

1938年,高月保被晉陞為中佐軍銜,他也由此申請調回到國內。

日軍侵華的意圖已經顯露無疑,抗日戰爭也爆發了,高保月深知擔任外交武官是沒有前途可言的,他覺得這對於自己來講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高保月在陸軍省作戰課擔任作戰班班長,側重於中國戰場的作戰指導。

在此期間,他提出了自己的主張,極力支持對中國進行全面侵略。

「與此同時,高月保作為主要負責人之一,還參與了對華細菌戰的指揮,是指導對華細菌戰的五人小組之一。」

這時,王亮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臉色變得異常冷峻。

說著,另一個日本軍官的身份也浮出了水面。

那是一個同高月保一樣猥瑣的人——乘兼悅郎。

乘兼悅郎也是貴族出身,跟高月保還是陸軍士官學校的同期同學,畢業后就被分到了朝鮮軍中服役。

但是這小子是個關係戶,而且關係還很硬,沒幾年就混入到了上層,軍銜提升也比較快。

乘兼悅郎在朝鮮述職,這也意味著長期以來他的工作方向都是朝鮮殖民事務。

「乘兼悅郎在到中國前擔任的職務是陸軍士官學校戰術教官兼陸軍第一旅團長侍從參謀。」

王亮深入介紹道:「提到日本陸軍第一旅團,不得不說的是這個旅團的參謀長李垠,他是朝鮮人。日本吞併朝鮮后,朝鮮皇族子弟被大量送到日本接受教育和通婚。李垠就是其中之一,他一生狂熱親日,被日本授予昌宮李王垠稱號,擔任第一旅團旅團長等職務。」

「雖然李垠看上去非常親日,但日本軍方對他還是非常不放心,監視控制的工作就落在了乘兼悅郎的身上。於是乘兼悅郎也就成為一位特殊的旅團長侍從參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鞏固日本在朝鮮的殖民統治方面,乘兼悅郎起著相當的作用。」

ps:關注?獲取最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