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極道魔主>第0250章:鐵臂元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50章:鐵臂元兇

小說:極道魔主| 作者:九華居士| 類別:都市言情

黑虎幫總壇外面,一條條四通八達的大道上面,一道道火龍奔行。

這些長龍從長空望去,一眼都看不到頭,濃濃的黑煙裊裊升起,在黑夜之中,只能看到煙霧橫行。

就在距離黑虎幫兩百米開外的大道上。

一隊人馬正在急速的奔行著,首當其衝的就是一位中年精悍大漢。

這精悍大漢大約四十許,身軀昂藏,虎背熊腰,身軀躍動之間,都在一丈開外,捲起的勁風吹得他渾身衣服都發出獵獵的聲響。

他整個人就像是一匹高速奔行的馬匹,不斷躍動。

砰砰砰!

他每一次雙腳落下,都砸的地面發出如重鎚擊地的聲響,就像是一隻龐然巨獸在肆掠一樣。

而在他的身後,同樣還有數人速度不慢,僅僅只是墜在他身後數米處。

這些人一個個都龍精虎猛,顯露出深厚的修為。

從他們的身上,都能感受到濃濃的血腥氣息,這些人一看就不知手裡染上了多少人的鮮血。

不過數十息功夫,黑虎幫幫主『鐵臂』桂恆軍已經來到了黑虎幫總壇大門口。

他身軀剛剛站住,如虎般的雙眼就盯向了總壇之內,眼前還沒看清楚,耳邊已經傳來陣陣『呼和』之音和兵器碰撞聲。

『鐵臂』桂恆軍雙眼一亮,看了過去,就見演武場靠裡面處,道道黑影正糾纏在一起,正在廝殺!

他一眼就看出,身穿黑虎幫服飾的弟子已經節節敗退,正在朝著總壇中後撤。

情況已經到了千鈞一髮之際。

不過他畢竟經驗豐富,並沒有孤身犯險,反而看向身後。

而這時,又有兩道黑影來到了他的身邊,正是剛才跟在他身後的兩位舵主。

這兩人同樣看到了演武場中發生的一切,不過此時黑夜太過黑暗,他們也只能從服飾上面大概的分析戰況如何。

「幫主,局勢對我們大為不利,而且現在看樣子,我們幫中的高層,似乎已經被擊潰了……」

看著那影影憧憧正在廝殺的人影,卻不見任何高深的武學施展出來,這兩人心中都有了不詳的預感。

「不必害怕1

黑虎幫幫主『鐵臂』桂恆軍一擺手,冷聲言道。

「這股勢力肯定也有高手,等我們的人到齊之後,在一起總攻進去,將這夥人全部斬殺,才能解我的心頭之恨。」

這一戰,就算是滅了對方,黑虎幫也是元氣大傷,而且這還是小事,真正的大事,卻是總壇差點被攻破!

幫派,能夠屹立一城不倒。

不但要靠狠辣的手段和實力,同時也要靠面子!

連幫派總壇都差點被人攻破,在其他幫派面前,哪裡還有幾分薄面?不再背後笑話就已經不錯。

「你們查出來沒有,到底是什麼勢力偷襲?是北斗,驚鴻還是空蟬的人?」

安瑞城幫派勢力雖說錯綜複雜,但是真正強盛的幫派也就是那麼幾個,而其中有猛虎幫崛起中產生過過節的就是這三大幫派。

故而,黑虎幫幫主『鐵臂』桂恆軍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三幫之一,向他們伸出了爪牙!

身後那兩人聞言,卻是搖頭道。

「剛才屬下也大概打聽了一番,好像並不是這三個幫派的人,據說是一個叫做『權力幫』的幫派……」

「權力幫?這是什麼幫派,安瑞城何時崛起過這個幫派?」

『鐵臂』桂恆軍眉頭都皺成了一個『川』字,卻沒有想出安瑞城何時竄起了權力幫。

「我等也沒有聽說過1

身後兩人出言道。

『鐵臂』桂恆軍聞言眉頭皺的更緊,口中呢喃。

「難道竟是一個小幫派?」

呢喃之後,他嘴角顯露出一個兇惡猙獰的笑容,道。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區區一個小門小派,也敢捋我們黑虎幫的鬍鬚,真是找死1

他話音剛落,數條大道之上,一道道火龍已經來到了門口,黑壓壓的人影擠在一起,起碼有將近數百近千。

眼看幫派弟子前來,黑虎幫幫主獰笑出聲道。

「給我殺,全部殺死,一個活口都不留1

看著眼前的黑影,最多也不過百人罷了,在他想來,最多一刻鐘,就能滅殺這些人了。

隨著他一聲令下,各處又將他的命令傳達下去,不過十數息的功夫,就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大喝聲陡然爆發。

然後就看到門口處,如驚濤拍岸也似的人影衝擊而入。

數百人形成衝擊浪潮,通過門口擠壓而入,就像是緊閉的閘門,突然放開,洪水衝天般的場景。

只幾十個呼吸的功夫,大隊人馬紛紛沖入。

而遠處演武場中,權力幫的弟子同樣發現了他們,一時間皆是驚慌失措,甚至有的人連兵器都扔了,就朝著總壇深處跑了進去。

還有些受傷的,都倒在地上呻吟、慘叫,不絕於耳!

看到這一幕,『鐵臂』桂恆軍哈哈一陣狂笑,眼前當真是大勢已定!

在真正的人數洪流之前,就算是高手,同樣雙拳難敵四手,要死於陣前。

「給我沖,給我沖,這些人跑到總壇了,不能讓他們破壞總壇1

『鐵臂』桂恆軍再度下令道。

隨著他命令出口,數百人衝擊的勢頭更快,只不過十數息功夫,已經追到了權力幫弟子的身後,頓時追殺的嘶吼咆哮聲不斷響起。

一個個往前跑的身影被一刀砍到在地,顫抖著身子死去。

『鐵臂』桂恆軍腳步一蹬,就追上了三道匆匆惶惶的三道身影,雙拳連擊而出,砰砰砰……三聲短促的慘叫聲響起,然後那三人就被活生生打死,三具屍體飛起,撞在地磚上,已經不成人形。

「哈哈哈,好,殺得痛快1

他一聲狂嘯,聲震四方,如出閘猛虎一般。

可是就在這時,他身後的兩人卻是面色有些難看的靠近過來,道。

「幫主,好像有些不對頭1

一連斬殺數人,『鐵臂』桂恆軍滿臉興奮,聽到他的話,眼睛一瞪,喝問道。

「哪裡不對頭,我看對得很,這些人區區小門小派,居然敢上門挑釁,現在就是他們的下常」

「不是不是,幫主大人,剛才有弟子發現……發現……」

「發現什麼……你說……」

他喝問道,如狂怒的雄獅。

看著眼前這狂躁的幫助,那兩位舵主都是心中發苦,不過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剛才有弟子發現,身後的那些屍體,很多都是我幫中人……」

「我幫中人?這如何可……」

『能』字還沒有說出來,『鐵臂』桂恆軍臉色倏忽而變,正要說話。

可是,就在此時,隱藏在演武場靠近大門兩邊黑暗中突然冒出來無數的人影來。

這些人影源源不斷,起碼也有數百人的規模!

這還不止,他身後也傳來陣陣慘叫聲。

他臉色陡變,朝後看去,只見原先被追殺的那些人已經不知道跑開了哪裡,反而冒出了一支接近百人的隊伍。

反而是他們這邊,因為他下令追殺,聚集的數百近千的幫眾弟子全部都被打散了。

以眾凌寡!

反而是他們被分開了!

「回來,回來,給我回來1

『鐵臂』桂恆軍也是刀頭舔血之人,經歷無數幫戰,哪有不清楚此刻的危險。

可是,追擊殘匪的黑虎幫弟子早就已經跑遠,甚至有太多人已經鑽進了總壇裡面,周圍的廝殺、吶喊的聲音震蕩雙耳,哪裡能夠聽到他的聲音。

而也就在他發聲的時候,兩邊湧來的黑影也漸漸顯露在他眼瞳之中,越來越大,那是一隊接著一隊的人馬。

這些人渾身浴血,臉上都滿是興奮之色,似乎已經殺出了勁頭。

「給我殺1

一聲淡然的聲音從對方隊伍中冒了出來。

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就像是眼前的一切都和他沒有絲毫關係一樣。

可是隨著這句話冒出,兩邊的人馬齊聲而動,奔涌開來,再度撞擊而上。

『鐵臂』桂恆軍一眼就看出,驟然遭襲之下,黑虎幫弟子已經慌了神,不知不覺已經落入了下風,而且死傷也在瞬間慘重下來。

一具具的屍體撲到在地。

不過十數個眨眼功夫,已經死傷數十人!

「不好,幫主,我們中伏了。」

「幫主,快走,再遲點恐怕難以脫身。」

他身後,那兩個舵主嚇得臉色都白了,現在哪裡還不知道自己等人已經掉入了別人的算計之中。

而且對方已經將他們包圍,若不是周遭還有近百的黑虎幫弟子擋著,他們首當其衝,就要被碾壓成齏粉。

「哼,給我殺,殺,殺,不準走,全部給我殺,把這些全部都給我殺了。」

『鐵臂』桂恆軍腳步一衝,就來到了碰撞處,雙拳如鐵鎚般,連連轟擊出來,每一拳打出,都是砸在權力幫一人的腦袋上,將他的腦袋都砸的稀爛,像是破爛的西瓜一樣。

數個眨眼功夫,死在他手下的已經接近十人。

可是,他依舊無法力挽狂瀾,挽大廈於將傾!

兵敗如山倒,真正的兵敗如山倒!

在三面包圍之下,黑虎幫弟子畢竟只是幫派分子,而不是真正的鐵血軍隊。

在如此危機臨頭,想要臨陣不亂,根本不可能!

圍三缺一!

就算是兵戰軍隊,也有炸營、丟盔棄甲的時候,何況只是普通的幫派分子?

只不過三輪衝擊,黑虎幫弟子已經沒了膽氣,甚至一些膽小的已經掉頭鼠竄了,氣的黑虎幫幫主『鐵臂』桂恆軍哇哇大叫,三屍神暴跳,一連出手打死了十來人,也照樣不管用!

眼看著權力幫弟子就要衝擊到跟前,那兩位舵主渾身都已經沾滿了鮮血,氣喘吁吁的說道。

「幫主,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況且我們還可以去找……」

「沒錯,幫主,只要有他的支持,黑虎幫照樣能夠崛起。」

聽著兩位舵主的勸告,『鐵臂』桂恆軍腦子也清醒了過來,再看一眼面前,黑虎幫已經落入了徹底的頹勢,要是再不跑,連他們都要陷入其中。

這一刻,他也沒有了拼殺的念頭,心中的顧忌讓他後退了幾步,臉色微微白了白,然後變成了豬肝色,惡狠狠的道。

「今日滅幫之仇,他們必要你等十倍償還,我們走1

桂恆軍如受傷的野獸一樣,一聲怒吼,掉頭就走。

那兩位舵主連忙跟上,想要破門而出。

可是這時,一聲淡然的聲音卻是在他們的耳邊響了起來。

「這麼輕鬆就想要離開,是不是忘記了放下什麼東西?」

這聲音風輕雲淡,就好像朋友之間的溫談,可是落入到桂恆軍三人口中,卻不啻驚雷。

「是誰?鬼鬼祟祟1

桂恆軍虎目一掃,朝聲音處看去。

就看到黑暗之中,慢慢走出了三道身影。

當看到當先貌似領頭的那人,『鐵臂』桂恆軍卻是下意識的輕舒了一口氣,神情略略放鬆了一些。

在他預想之中,能夠與他爭鋒,並將他黑虎幫滅掉的對手,應該和他差不多,陰謀詭計、實力強勁,面容也應該是一副兇殘暴戾甚至是窮凶極惡也不為過。

可是現在看來,卻是大謬。

入眼的當先一人,卻是一位年不過二十的少年勁裝武士。

面容俊朗,嘴角噙著淺笑,雙眉斜飛入鬢,身材魁梧且挺拔,眼眸漆黑,著實是一位標準的翩翩佳公子,有玉樹臨風的男性誘惑。

隨著這三人越來越近,當看清眼前這年輕人的容貌后,『鐵臂』桂恆軍心底深處又不禁冒出一絲寒意!

冷!

對方神情的冷酷,眼中流露出來的寒芒,著實讓人心悸!

這種高高在上的森寒冷意,彷彿他們的性命和對方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就像是人類對於豬狗般的表情。

這股心悸感縈繞而上,不過桂恆軍卻是強壓在了心底深處,強自鎮定道。

「你是誰?」

問出口時,他才驚覺自己問了句廢話。

能夠出現在這裡,不用想,肯定是這個什麼權力幫的幫主了。

「你是權力幫幫主。」

「沒錯,你可以這麼想,現在你已經問了我一個問題了,該我問了。」

姚乾並沒有急著出手,他可沒忘這次的主要目的。

「你想知道什麼?」

『鐵臂』桂恆軍皺眉,問道。

「看來你都不記得在下了,呵呵,那我就提醒你一下,五日前,是誰命令你刺殺朝廷命官的?」

他這話問出,不但是他身後那兩位舵主臉色大變,就連桂恆軍也是臉色驟變,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這位少年武士,驚得吞吞吐吐道。

「你……你……就是……那位正印大人……」

「看來你想起來了,那現在就告訴我吧。」

姚乾微微一笑,再度發問道。

那兩位舵主此時恨不得爹媽生了四條腿,讓他跑掉,可是在面前這三人虎視眈眈下,卻清楚根本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桂恆軍同樣心中浪涌奔騰,他如何也沒想到,居然是事主找上門來,還將他的基業徹底滅掉。

他只感覺嘴中發苦,不過想到要將身後的人說出來,那後果會更加慘烈。

想到此處,他心中已經做下決定。

倒不如放手一搏!

只要能夠掙出一條性命,面前這人在那位面前,還不是死定了!

如此一想,他心中陡然一定。

而這時,臉上帶著輕和微笑,雙眼卻是冷芒閃爍的姚乾,卻是突然出言道。

「看來你是準備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好,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如此嘴硬1

一句話說罷,『鏘』的一聲,血殺刀拔鞘而出,一道紅芒吞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