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路人甲日常>第三十六章相認(二)(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相認(二)(三更)

小說:路人甲日常| 作者:圈地養膘| 類別:女生小說

相見之事,及早不及晚,最好在眾人都沒有察覺前。

所以等到下午,洪笙就宣布了阮九和鐵蛋兒到他跟前兒聽吩咐的事兒,又叫兩個相對瘦弱一點的士兵補上了伙頭兵。

這個決定自然又引起底下的人議論紛紛,但見新上任的百長和什長都沒有什麼表情,就知道他們是知道並且同意的。

緊接著洪笙又拋下了一個炸彈。

「我手底下如今還缺了兩個文書,你們其中自認能勝任,可以毛遂自薦。雖說還要正常訓練,也比不得正經的從九品吏目,但月俸比精英戰兵多五百錢。你們都好生斟酌一下,但若是濫竽充數,可就不必了,便是我沒什麼學問,但我媳婦可是讀過書的,你們可糊弄不了我。」

這話雖是開著玩笑說的,但大家卻都知道洪笙是認真的,想著濫竽充數、投機取巧的都歇了菜,而認識幾個字的都有些躍躍欲試。

之後洪笙叫了有些不敢置信的鐵蛋兒和裝著不敢置信的阮九出來,拍了拍兩個孩子的腦袋道:「晚上去我家裡吃飯,我媳婦說了,多給你們補補,免得和個小雞仔似得。」

然後又隨意的對阮鈺道:「若是太晚,你就過來接他們兩個。」

因為洪笙太隨意太光明正大了,隊伍里有兩個士兵對視一眼,然後搖搖頭,應該真的就是單純的照顧那兩個孩子,畢竟洪笙對手底下的士兵是出了名的照顧。

洪笙在軍中也有段時間了,不可能不知道阮家幾個小子不被上面人待見的事,如今這麼光明正大的照顧阮家那個最小的,難道是要拿阮家人當例子,告訴手底下的人,只要跟著他,都有肉吃?

複雜的人習慣性的會把簡單的事也想複雜了,俗稱腦洞大開。

這會兒洪笙還不知道負責監視阮家人的探子已經替他把理由都想好了,若是知道,真是做夢都要笑醒了。

不過這兩個探子的舉動卻被阮家幾人看在眼裡。

他們早就知道誰是探子,畢竟八年下來,若是秦都司連這點小事都查不清楚的話,真是白擔西北土皇帝的名頭了。

說來諷刺,這兩個探子居然是整個西北軍中和阮家五人關係最好的,為了就近監視,平日里不僅不會落井下石,反而還會幫助一兩分。

這真是一出「你不知道我在監視你和你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了你在監視我」的大戲。

不過這會兒阮家人看著那兩人恍然大明白的表情,都感覺不好了,你們兩個到底明白了什麼!

而家裡的蘇蘇,面見公主、王妃等貴人都沒有緊張過,這會兒卻頗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雖然到家裡吃飯的是九郎,不是六郎,但蘇蘇就是感覺心跳加速,「砰、砰、砰……」

晚上的晚飯蘇蘇已經問了三遍了,連有些憨憨的琳琅都覺得主子是不是得了健忘症。

蘇蘇在小丫鬟擔憂的眼神下深呼了一口氣,恢復了平日里優雅的儀態,也沒有多解釋,恐有越描越黑的嫌疑。

「你們下去吧,一會兒阮九和鐵蛋兒到了再叫我。」

幾個小丫鬟見主子明顯沒有什麼交談的慾望,只好下去。

室里,大炕中間的炕桌被推到一旁,炕上放著的兩個不起眼的包袱,一個灰緞子的包袱皮,一個黑綢子的包袱皮。裡面是蘇蘇早就吩咐水墨和玲瓏找出來要給九郎和鐵蛋的東西。

兩塊尺頭:一塊藏藍色的細布,一塊玄青色的緞子。一塊的大小差不多能做成人的衣服三身有餘。

兩盒糖果,是蘇蘇從京城裡帶過來的水果硬糖,各種口味都有,或許在後世算不上什麼珍貴的東西,但在古代,可是小孩子最喜歡的糖果之一了。

兩條肉,兩條魚。雖說沒有家眷的住在營房裡,吃在伙房,但阮家幾人身份特殊,他們並不住在營房裡,而是在山上分到了一個小院子,只不過和洪家離得挺遠,都要進林區了,若是下來什麼野獸,指定最先遭殃。

這也是為什麼洪笙會說叫阮鈺過來接阮九沒人懷疑的原因,因為怕阮九被狼羔子叼了去唄。

阮家幾人在絕對遭人排擠,便是吃飯都會被人剋扣,發糧餉時,阮鈺第一做的就是想法子給凜哥兒買葯,第二就是買糧食。

沒法子,半大小子吃窮老子,他們五個人中便是九郎都正在長身體的時候,在營里吃不飽,只能回來熬點稀粥灌個水飽,要不然連覺都睡不著。

鐵蛋兒也不住在營房裡,他爹也有幾個同袍好友,開始是不知道他哥哥們那麼滾蛋,等知道后鐵蛋都進了軍營了,只能多加照顧。

如今鐵蛋兒就住在他爹的一個好友家裡,鐵蛋兒也不傻,從糧餉里拿出一半只當住宿費和伙食費,那家的女主人倒也願意他住在自家。

也是因為有鐵蛋兒,蘇蘇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一些實用的東西而不是直接賞銀子。

因為蘇蘇也是昨天聽洪笙說才知道,哥哥他們居然除了上戰場,是不允許出軍營的,因為名義上他們並不是自由兵,而是充軍的罪民。

罪民與普通的軍戶是不一樣的,連哥哥他們的軍餉都只有普通軍人的一半。

想要買什麼東西只能到軍需官那裡報備,出銀子由軍需官出面採買。

當然這並不是針對哥哥他們,而是開國聖武皇帝制定的律令。

蘇蘇想到這,對這個穿越前輩簡直就是膈應透了。

又看了看包袱里,還有一個荷包,裡面是兩個三錢重的小葫蘆狀銀錁子,葫蘆藤連成一個小圓孔,精美的可以直接當做掛墜用。

蘇蘇看著這點東西,賞給一個小兵已經挺豐厚了,剩下的只能偷偷給九郎了。

蘇蘇從隨身的箱籠里拿出一個上了鎖的首飾盒,裡面除了她當初從理國公府拿出來的首飾外就是一疊銀票,是他如今全部的身家和七姐姐給六哥哥的一份財產。

不大的盒子里,任誰也不會想到裡面有將近四十萬兩銀票,便是洪笙也不知道。

其中二十萬兩是六哥的,只這些銀票對於六哥來說是禍不是福,蘇蘇決定等和六哥說一聲后,她還替他收著,等他什麼時候有用再說。

想了想,便收了起來,而是又翻出來一個錢匣子,裡面裝的是一些金銀錁子和散碎銀子。

蘇蘇將散碎銀子都撿了出來,裝進一個大荷包里,約莫有六七十兩。

雖然哥哥買東西會被軍需官多報價錢少給東西,但他不可能不買,便是為了掩飾她以後偷渡的東西,也得多多少少買點打掩護。

想到凜哥兒的身體,看上去著實不好,蘇蘇又從自己帶來的東西里找出來一盒子參片和老夫人給她帶過來的人蔘養榮丸。

燕窩一類的太打眼了,蘇蘇包了一大包雪白的茯苓霜,便是沒有牛奶羊奶,用滾水沖服也是可以的。

還有一小包小米、一小包碧粳米、一包紅棗、一包紅糖、一包冰糖,真的都是小包,不過成人男子的巴掌大校

好在蘇蘇早就想著來到營里有可能會見到哥哥,所以只要是她想得到的東西,幾乎裝了兩個大箱子,這會子恨不得都給九郎帶去,但是看著明顯明顯比另一個包袱要大的灰緞子包袱,蘇蘇只能放棄。

又往黑綢子包袱里塞了五斤白面,讓兩個包袱看上去差不多大,這才拍拍手,把兩個包袱系好。

這邊蘇蘇剛系好包袱,就聽見開門聲,趕緊將箱籠蓋好,粉黛就掀了帘子進來,「奶奶,阮九和鐵蛋兒來了1

瓜子??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穩3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