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榮凰>第六百六一章 誰更無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六一章 誰更無情

小說:榮凰| 作者:李飄紅樓| 類別:歷史穿越

她只留下這一句話,沾滿鮮血的手驟然滑落,她閉上了眼睛。

沈潤的臉上尚留著血印,他怔怔地望著白婉凝死去的臉,心裡冰涼一片。

「嘖1晨光嘖了一下舌,盯著白婉凝的臉,不悅地道,「真蠢1

「你真卑鄙1沈潤抬起眼,望著她,無法遏制的憤恨在琥珀色的眸子里熊熊燃燒,如地獄之火,他咬著牙說,低而陰沉的嗓音冷得滯血。

晨光呵地笑了,涼涼地道:

「怎麼,她死了讓你內疚,你就把你的內疚轉化成仇恨全都發泄我身上了?你也看到了,我可什麼都沒做,她是自殺的。你以為她自殺是因為她不想殺了你么,也許她只是不相信我給她的承諾,又恐懼會變得生不如死,自儘是她唯一選擇,可她又不甘心,所以她在臨死前留下一句動人的話,那樣你就會因為內疚記住她一輩子……」

「夠了1沈潤怒喝,他的眼裡是滿滿的仇恨,他憎怒地望著她,厲聲說,「你真惡毒1

「你這麼捨不得,你殉了她啊,只要你說一聲,我可以成全你。」晨光溫柔地道,溫柔得像一隻惡魔。

沈潤惡狠狠地瞪著她,著唇角,一言未發。

晨光笑吟吟地走過去,無視他懷裡變成屍體的白婉凝,她彎下腰,一把勾住沈潤的後頸,冰涼的額頭貼在沈潤的前額上。她帶著冷酷的戲謔,似笑非笑地對他說:

「小潤,你就承認了吧,你和我是一樣的人,冷血無情,沒有心肝,只要是為了自己,什麼都可以犧牲掉,你過去那副溫柔又深情的偽裝我雖不討厭,可還是撕碎了更合我的心意1

她將他一推,離開了他。

沈潤連嘴唇都是鐵青的,憎怒如沉雷一樣滾動:

「你殺了我1

晨光笑了一聲,軟軟地望著他,溫糯地說:

「我為何要殺你?我雖攻下了龍熙國,可我沒想過要殺你啊,我會好好待你的。小潤,今後要和我愉快地相處哦,你知道的,死並不可怕,在這個世上,還有許多比死亡更可怕更痛苦的事情。」

沈潤沉著臉看著她,眼裡是激烈燃燒著的怒火。

晨光也不在意,她微微一笑。

「來人。」她喚了一聲,兩個小兵上前來,晨光對著他們愉快地吩咐,「送龍熙帝、阿不,」她捂住嘴唇,笑著糾正了叫法,她眼望著面色慘白髮青的沈潤,笑吟吟道,「是送容王殿下去好好靜養。」頓了頓,她自語似的續了句,「我很喜歡『容王』這個封號呢1

沈潤的臉色越發蒼白。

兩個小兵上前,二話不說,將沈潤懷裡的白婉凝拿一邊去,無視他的怒火,找來擔架強硬地抬走了。

晨光直接忽略了沈潤恨怒的眼神,沈潤走後,她將目光落在躺在地面無聲無息的白婉凝身上,過了一會兒,吩咐上前來為她披斗篷的火舞。

「葬了吧。」她說,頓了頓,淡聲補充,「以貴妃的規制,從簡。」

「是。」火舞輕聲應下,吩咐兩個人將白婉凝的屍身抬走。

嫦曦從後面走上來,含著笑道:「殿下很開心?」

晨光磨蹭著下巴,眼珠子轉了轉,俏皮地笑:「確實有點意思。」

「就這樣草率地處置了龍熙帝,殿下不怕他自盡?依我看,還是廢了他的玄力更穩妥些。」

「他不會死的,他若是想死,早就死了,不會等到敵軍攻下攻城。換成是我,只要他不殺我,我也不會死,我會想盡一切法子,看準時機,圖謀東山再起。別小瞧了他,若是連這份忍耐力都沒有,他連容王都做不成。」晨光笑眯眯地說,語氣篤定。

「殿下真了解他。」嫦曦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漫聲道。

晨光含著笑望了他一眼。

「殿下既知道他不會甘心,留著將成為禍患,為什麼還要留下他?直接殺掉不是更好?」

「你覺得攻下龍熙國就完了么?攻打容易,能守住才是最難的。比起龍熙國,鳳冥國的人口可以說是稀少,這場仗下來又折了許多人,要想穩固地統治龍熙國,就必須要統治住龍熙國人的心。龍熙國人不是北越那群土鱉,也不是南越國給赤陽國做奴才做慣了,成為亡國奴后只要嚇唬兩下就能跪下來,龍熙國重文治,讀書人很多,自古文人最喜煽動,又人多口雜,若鳳冥國人口多能壓得住他們也罷,可惜鳳冥國沒有龐大的人數,時間久了必會生亂,到時候各地打著『驅逐鳳冥,恢復龍熙國』的幌子胡作非為,一呼百應,鳳冥作為外族人去鎮壓必遭反抗,久了肯定是壓不住的,但只要他們的皇帝在我手裡,只要姓沈的不反,誰敢先反誰就是居心叵測,死有餘辜。況且,有龍熙帝在我手裡龍熙國的朝臣更好調用。」

「我還以為是因為殿下喜歡龍熙帝、哦不,是容王殿下。」

晨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殿下,如今龍熙國已經併入鳳冥國的版圖,這之後肯定會有許多老臣上書,請殿下為了鳳冥國的江山社稷儘快完婚。」..

「哦?我倒是想看看誰這麼大膽敢來催我。」晨光軟糯糯地笑說。

嫦曦忽略了她的話,笑道:「按照那些老頭子的想法,殿下初次完婚的對象一定要是鳳冥人,那樣的話,殿下只能勉為其難從我和司淺中間選一個了,司淺那人比較麻煩,我是最簡單的,殿下只要封我做個寶林就好了。」

「封你做寶林,再封你的二十四美姬做寶林夫人,之後你們一塊進宮,大家一起玩耍么?」

「殿下若實在想當然可以,殿下若是不願意多出來二十四個,我可以讓她們回家去。」嫦曦望著她,笑吟吟地說。

晨光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她沒有回答他,而是說:「去乾坤宮看看,我要把那裡的匾額改了,裝飾換掉,龍椅丟掉,反正龍熙國有的是錢。」

嫦曦微垂了一下眼帘,他淺淺地笑了一下,然後向遠處招手,命人將鳳輦抬過來,隨後兩個人一塊去了乾坤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