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糧田>第四九六章:樹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九六章:樹屋

小說:糧田| 作者:風和知了| 類別:歷史穿越

來她家串門的人多了起來。

一開始有四姨一家在,家裡就是來串門的,也只稍微坐上一會,客套一番,並不獠唬四姨一家前腳剛走,家裡一茬茬的就來了好些,東屋坐了滿滿一屋子,全是嘮嗑的。

她和雲姑她屋裡呆著,沒去湊熱鬧,但偶爾說話大的,也是聽了一兩句。

好奇的說起府城大小事,什麼哪家的公子哥,誰家的小姐,吃的喝的,住的用的,府城的集市,府城的街道,還有府城大大小小的人家。村子里的人都是好奇,特別是一輩子沒出過門的媳婦婆子,說起府城,那是老遠之外的世界,一輩子都沒想過能沾邊的。

「姐,你們村子人真多呢?」雲姑從小就不大出門,和他們村子同齡人玩的又少,所以見著東屋嘰嘰喳喳的這麼些人,只顧著西屋支著腦袋,眼瞅著門框,聽東屋動靜。「這麼能說呀?」

「就是嘮嗑,隨便說的。」她笑,「雲姑喜不喜歡熱鬧?」

小傢伙點頭,點過之後又搖搖頭,「喜歡,也不喜歡。」

「怎麼說?」

「我小的時候可喜歡出去玩了,但我娘說我身子不好,要吃藥,要養病,不讓我出去。」雲姑笑臉拉聳著,「然後我就不出去,一直家裡待著,也沒人和我玩。」

「後來長大了,我就不愛出去了,就想一直家裡待著。」

「不過自打見過姐姐,我就又喜歡熱鬧了。」雲姑開始笑,「但是我也喜歡不熱鬧,不熱鬧的話,姐姐就叫我讀書認字,我還能看書畫畫,可是好呢。」

雲姑小傢伙是個機靈的,腦袋瓜也靈活,想到啥說啥,和她一點也不眼生。以前說話還有些膽小,不敢說,現在一說起來,小嘴巴巴的,很是清脆。

東屋說起來府城,不知怎地,這會又說起了下院。想來是二姑一家這幾天動靜鬧的太大,村子里議論,這會在她家念叨起來了。

因為聲音小,只聽了開頭的祥瑞媳婦四個字之後,往後的就聽不清了。就是把耳朵貼在門框上,隔著長廊,也是只聽到東屋嘀嘀咕咕的一陣,還是聽不清。

她板著小桌子,拿著書卷,回頭又拉著雲姑到炕稍,「咱好好看書,不好聽,咱不聽了。」

潛心讀書是件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的事情。比如現在,吃飽喝足,她們西屋坐著,書卷在跟前,要是個全身心思都在讀書這件事的,肯定會一門心思看下去,管它東屋說的是啥。

可是到她和雲姑這邊,就打了折扣,她剛要看進去,雲姑小手輕輕的就拉了拉她衣角,「姐,剛我聽東屋說起你了。」

「說起我了?」

雲姑點頭,「說了好幾句丫丫呢。」

她放下書卷,仔細聽了聽,可不,說的是她了。她讓雲姑這邊繼續看,她挪到炕頭,貼著門口,聽了兩句就不想聽了。

說的是要給她婆家的事情,這嘮嗑的跨度也是大的。

什麼她年紀也不小了,要早點張羅了。還念叨了幾家子,相熟的不相熟的,都有正當年齡的小伙,說是讓她娘考慮考慮。她娘一連說了好幾句不著急不著急,那邊幾個依著輩份大的,就開始倚老賣老,什麼女大不中留,什麼早晚得嫁人之類的就是一通。

雲姑不知啥時候悄無聲息的爬了過來,伸著耳朵、瞪著大眼睛,很是一回事的在聽,「姐,她們要給我找姐夫呢。」

她笑,知道的還挺多,「你咋聽出來的?」

雲姑還不服氣,撇了撇嘴,一邊繼續聽一邊小聲的嘀咕著,「我又不是傻子。」

看來她是真的到了年紀,要開始張羅嫁人了。

「要我說啊,我看大狗子,哦,不,是文真,是叫文真吧?」說話的聽聲音是後院的一個嬸子,老趙家的,「又中了秀才,知根知底的,是門好親吶1

「別說,要是真說起來,文真還真是合適。」

「可不,她二嬸子,你覺得怎麼樣啊?要不我過去探探口風,要是你們兩家真有這意,可是大大的好事吶1

「老張家正在孝期,兩個孩子也是要守滿三年的孝,可是不能問的!不能!不能1她娘趕忙攔著,一連說了好幾個不字才穩住情緒,「大家替丫丫操心,我這當娘心裡高興。」

「但是丫丫還小,我尋思多留幾年,不想這麼早就給孩子找婆家。」

「哎呀,我說她二嬸子,可不早了,」她一個婆子急忙接過話,「你可是不知道,自從你們這弄了個學堂,出了些讀書識字的,咱們這十里八村的小夥子,可是受待見了。」

「可不是,老遠的山溝溝聽到動靜的,都要把閨女嫁過來。」

「就是啊,說是咱這風水好,日子過的也好,都想過來呢。」

「我說她二嫂子,你可得提前掂量掂量,可別錯過了時候,好的都讓你挑了去,那就多不值當了。」

「就是呢,就你剛剛說的文真,雖說是守孝,但我知道的呀,上門給說親的可是有好幾家了。」一個媳婦神神秘秘的,開了個頭,後面的話聲音小,聽不清了。

大狗子都要娶媳婦了?哎呀,可是一個個的都大了。

「真的呀?1她正尋思呢,東屋一個大動靜,是個嬸子一時沒注意,許是驚訝,念叨的聲音大了,「縣城的老爺看上文真了?要讓文真當女婿?」

「可不嘛,文真年紀輕輕就是秀才,往後要是功名加身,前途是不可限量埃人還孝順,守孝一守就是三年。聽說縣裡的老爺聽說了,來過咱村子里一趟呢,就是前幾天,她二嬸子你們去府城那陣子,人來的。」

「我怎麼不知道啊?也沒聽人說起過呢。」

「這事哪有大張旗鼓的,是里正領著進的老張家,吃了午飯呢,說是縣裡的老爺很是滿意文真,雖說是孝期,但也和張老太太念叨了呢。」

「哎呀,我還尋思給丫丫說呢,這還晚了呢?怎麼樣?怎麼樣?老太太應了嗎?」

「說是沒應下,但也不好駁了面子,就說孩子在孝期,還不考慮呢。」

「還好好還,這是還有機會。」

她這邊聽的是一句接著一句的驚訝,竟然想讓她和大狗子?話里話外的意思還是大狗子很搶手,要是一個耽擱了,還輪不到她了呢。

額,也是沒想到。

「姐,文真是誰呀?」

「學堂的學生,跟著先生讀書的。」

「哦,那姐姐,我告訴你哦,她們,」雲姑說著,用手指了指東屋,接著又小聲的接著說,「她們想讓文真做我姐夫呢。」

「姐姐也聽到了呢,唉,這可怎麼辦?」她扶額,「雲姑你說說,姐姐該怎麼辦呢?」

看雲姑個子不大,聽的倒還蠻全,而且還能聽得進去,給她說的也是一板一眼,她就想逗逗她。

「姐姐,她們說文真可好了呢。那姐姐,你覺得文真好不好呀?」

「嗯,怎麼說呢,人是挺好的。認識的字多,讀書也好。」

「姐姐要是覺得好,那就是真的好了。」雲姑炕上蹦躂了兩下,也不聽了,高興的往炕稍走,坐在書桌前,「要是真的好,那做我姐夫就更好了。」

看不進去書,也聽不進去東屋說的話,她是陷入沉思了。

「一直讀書,可是悶了?」東屋那邊散的晚,要不是該做飯,恐怕她們還是散不了。東屋一散,她娘就西屋來看她們兩個。一進來看她在炕上躺著,無精打採的,就拉她起來,又看了看雲姑,還在桌子跟前看書,誇她用功。

「二姨,是不是要給我丫丫姐找姐夫了?」

她娘一愣,回頭對上她看過來的眼睛,笑了,「聽到了?」

雲姑點頭,「聲音可大了呢,說要讓文真當我姐夫呢。」

「這話家裡說說就算了,外頭可是不能亂說的,」她娘笑著拉過雲姑,囑咐著,「要是讓外人聽到了,可是要笑話的。」

雲姑笑嘻嘻的點頭,「二姨,我都和我丫丫姐說了,我才不傻呢,我都知道的。」說完還拍拍胸脯,做了保證,很是有模有樣。

「閑著沒事嘮嗑的,有一句沒一句話趕話說起來,你們聽聽就算了,可別當真。」她娘拉著她倆往外走,念叨著,「現在山上忙完了,也沒什麼活計,人都有點閑,好張羅事,說的多了。」

「娘,我是不是真該找婆家了?」

「可不,年紀是到了,」她娘笑,「你看看你大娘家,娟丫頭你大姐,去年就找好了。還有你老姑家的青姐,二姑家的祥花,和你年紀都差不多,大個一歲半歲的,都在找了。」

「就是比你小的,也都在張羅了。」

「娘,我還不想這麼點就嫁人呢,你和我爹想想法子,咱家好日子剛剛過上,我還想多過幾年呢。」

燒火做飯,她娘灶膛上收拾鍋碗瓢盆,她和雲姑灶坑裡坐著小板凳,一個燒火,一個摘菜,一邊說著話。

「我也想呀,剛剛你嬸子說的,我一直在想,說的也對。」

「啥?啥對?娘,你不會是真,真的,文真?1

「不說文真!剛你林嬸子也說,要是找啊,我看還真得趁早的好。」她娘把米倒入鍋里,翻了兩下,蓋上鍋,接著開始切肉,「大不了可以先訂下,再把你家裡留幾年,也是好的。」

聽她娘語氣,是真的要給她找婆家了。

「娘,當初咱娘倆可是說好的,這事最後可是要我自己拿主意的。娘,你還記得不?」

「都聽你的,都聽你的,」她娘笑,「還怕我忘了不成。」

記得就好,記得就好。

「二姨,為啥不說文真了呀?剛剛你們說文真挺好的,丫丫姐也說文真挺好的,我就覺得文真也好,為啥不說了呀?」

她笑,「你還一口一個文真的,你要說文真哥哥,知道不?」

雲姑撅嘴,不太滿意這個稱呼,但還是乖乖的改口,「文真哥哥。」

「這才乖。」

中午吃完飯,午覺也沒睡,拿著兩本書卷,帶著雲姑去了樹屋。現在天氣越發熱了上來,樹屋正好,樹枝樹葉遮蔭,樹上通風,可是好的。

「姐,這個屋子真好啊1雲姑一開始還不敢上來,但自從她拉著上來了幾次,是每天都要過來坐上一會。現在自己上梯子也不用扶著了,越發的熟練,蹭蹭兩下子就鑽到樹屋裡,嘰嘰喳喳又是笑又是唱的,每每都很歡脫。

「喜歡呀?喜歡到時候家去讓我四姨夫也給你弄一個。」她也爬上去,把書卷放下,坐到窗子跟前,眺望遠方。

「嗯,嗯,我家去就和我爹說,一定要弄一個一模一樣的1

樹屋承載了她太多美好的回憶,就是現在,每次上來,也都是不一樣的新鮮感和熟悉的安全感。一到樹屋,坐在裡面,就好像是在另一個世界,遠離了世俗的世界。

這裡足夠小,小到給她足夠的安全感。這裡也足夠大,大到足夠給她不一樣的世界。

這裡記錄著每一個春暖和花開,也敞開迎接每一個烈日,更是伴著深秋步入一個又一個的寒冬。每一回春雨,每一場飄雪,每天的日出和日落,頭上的藍天和白雲,暗夜裡的星辰和明月,都讓它洗禮。

「姐,這裡真安靜。」雲姑快要睡著了,胳膊伏在窗子上,下巴支在胳膊上,閉著眼,忽然冒出來這麼一句。

「安靜嗎?」

「嗯,安靜,但也不安靜。」雲姑睜開眼又閉上,嘖嘖了兩下嘴,抹了抹嘴角,接著說,「要是仔細聽,能聽到好多呢。姐,我能聽到颳風的聲音,還能聽到樹上樹葉響,嘩啦啦的。」

「家雀嘰嘰喳喳的一直叫,我也聽到了。」

「還有人說話呢,好多人呢,都在說。」雲姑說話越來越慢,也越來越柔,好似馬上就要睡著了一般,但迷迷糊糊的,還是說著,「不過姐姐,我還是覺得這裡好安靜,好喜歡。」

是呢,她也喜歡。

雲姑睡著了,風吹著她的額頭,把碎發吹起來,起起又落落。她翻開書卷,剛只看了一會,就見她娘領著丫頭往上來了。

哎呀,丫頭來了呀。

  • (快捷鍵:←)
  • 糧田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