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攀仙路>二百九十八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百九十八章

小說:攀仙路| 作者:郁薺| 類別:都市言情

郭安對於修士內部已經被敵人完全滲透憂心忡忡,可此時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那名叫安馨的女修不知是何修為,盡然在十多名築基修士的圍攻下不落下風,領著三人逐漸朝著後巷靠近。

這結果是郭安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想快速解決掉面前這個煩人的傢伙,可惜沒想到這叫怪伯的怪人實力竟然不在他之下,那高大岣嶁的身體中不知是什麼,自己所有的攻擊就像敲在了棉花上,完全被吸收得乾乾淨淨。

郭安提著戰錘站在怪人面前,頭一次認真的凝視著他問:「你到底是什麼?」

那怪人嘿嘿嘿的笑了起來,臉上的五官隨著他的舉動更加扭曲變形,枯枝似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臉頓了頓道:「郭安,你剛剛入道時我還指教過你,不記得了?」

郭安臉上就跟開了顏料鋪似的別提多難看了。

那怪人又道:「那時候你還是個十二歲的娃娃,嘿嘿嘿,怎麼?不記得了?」

郭安先是眯起了雙眼,接著眼睛漸漸睜大,用見鬼似的表情瞪著面前這個怪人道:「你。。你是蕭陽?」隨後他立刻搖頭:「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死了一百多年了么?」

那怪人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死了?嗯,蕭陽的確死了,老夫現在只是怪伯。」

怪人雖然否認了蕭陽,但在場的所有人都以認定這個怪人的真正身份。

蕭陽?蕭陽?難道。。。

霍時凝心中驚濤駭浪,如果真是自己所認為的那個蕭陽,她估計比郭安更吃驚。

在修界有很多傳說,關於各大知名修士的傳聞更是路見不鮮,可真正稱得上傳奇的蕭陽算是其中一位。

蕭陽的出名除了他自己的實力強勁之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的模樣。

「百聞不如一見,從此蕭郎是魔心」這句話廣泛的流傳在眾人口中,最開始就是一名女修因為見過蕭陽之後被他吸引從此念念不忘從而產生心魔,以致崩潰自殺的故事。

霍時凝雖然不知道這傳說有多少誇大的成分,但對於蕭陽的外表在修界中可以說毫無爭議的頭名。

霍時凝沒有見過蕭陽,但美人的魅力是無窮的,就算在蕭陽消失一百多年的時間內,霍時凝都還經常聽見不少修士評價其他修士的外貌以蕭陽作為標準。

這種無可爭議的美貌對蕭陽來說是福是禍霍時凝不知道,可看著眼前這個可以說完全畸形的人影,霍時凝根本無法想象眼前這個怪人就是曾經名滿天下風姿卓越的蕭陽。

霍時凝無法想象,在場的其他人都沒辦法相信,可郭安的態度與反應讓他們知道,這個人估計真的是失蹤一百多年的蕭陽。

「蕭陽,這些年你都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要背叛修士?」

那怪人嘎嘎嘎得笑了起來,破鑼似的嗓音拉扯著霍時凝的耳朵。

「背叛?嘎嘎嘎,郭安小子,你知道什麼叫背叛么?」

郭安沒說話,只是握緊了手中的戰錘擋在了他們面前:「不管你遭遇了什麼,今日想從這裡走只能從我身上踏過去1

怪人視乎根本不在意郭安的反應,他手中長長的拐杖一揮,在郭安大叫中,十多名築基修士身上紛紛爆出了血花,安馨與紅昀與阿勒辛帶著受傷的妖化修士終於站到了怪伯的身後。

怪伯受傷的拐杖在地上開始飛快的滑動,眨眼見一副複雜的陣法就出現在他們腳下。

「不好,他們要走1郭安知道五人已經放棄了回到後巷這條路,他們準備從新開啟一個傳送法陣離開這裡。

聯盟修士現在對這群妖化修士如何使用傳送任然一無所知,他們很想弄弄明白為何這群妖化修士能夠如此簡單的定位自己要去的地方,甚至不用在目的地設立一個陣法。

但這些都是以後要面對的麻煩,此刻他最重要的便是阻止他們。

戰錘開始發出刺眼的光亮,靈氣在上面彙集,郭安不斷注入自己的靈力進入戰錘內,到達頂點時他的攻擊如約而至。

巨大的爆炸聲浪與氣爆聲震得大地顫抖,房屋開始發出刺耳的嚓聲音接著一片片轟隆隆的倒塌聲不斷的在街上傳來。

而郭安攻擊的正面已經是一片平地,連一片完全的瓦片都找不到。

一擊,只有一擊,霍時凝看著眼前平坦的地面驚濤駭浪。

「嘖嘖嘖,郭安,就為了打斷我們回去,何必呢?」

蕭陽悠然的飄了下來,地上畫著的陣法已經看不互任何痕了,郭安攻擊的目的不是打敗他們,而是那地上畫著的陣法。

郭安提著戰錘一言不發,就在雙方對視時,幾聲咻咻咻之後,五人周圍站滿了修士,援軍終於到了!

蕭陽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郭安啊郭安,你以為派幾名金丹修士就能阻止我了?」

郭安搖搖頭道:「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畢竟在你始終前就已經是元嬰期了。」

「那為何還要如此?」

郭安笑道:「因為困神陣用不著元嬰修士出手。」

就在說話的當下,一陣金光閃過,無數道金色的線從周圍站著的修士手中飛出,幾乎眨眼間五人就被困在了陣中。

此時,周圍爆發除了一陣歡呼,所有人都以為他們真的抓到了妖化的修士,他們成功過了。

郭安臉上也不復之前那般承重,放鬆了許多。

==================郭安對於修士內部已經被敵人完全滲透憂心忡忡,可此時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那名叫安馨的女修不知是何修為,盡然在十多名築基修士的圍攻下不落下風,領著三人逐漸朝著後巷靠近。

這結果是郭安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他想快速解決掉面前這個煩人的傢伙,可惜沒想到這叫怪伯的怪人實力竟然不在他之下,那高大岣嶁的身體中不知是什麼,自己所有的攻擊就像敲在了棉花上,完全被吸收得乾乾淨淨。

郭安提著戰錘站在怪人面前,頭一次認真的凝視著他問:「你到底是什麼?」

那怪人嘿嘿嘿的笑了起來,臉上的五官隨著他的舉動更加扭曲變形,枯枝似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臉頓了頓道:「郭安,你剛剛入道時我還指教過你,不記得了?」

郭安臉上就跟開了顏料鋪似的別提多難看了。

那怪人又道:「那時候你還是個十二歲的娃娃,嘿嘿嘿,怎麼?不記得了?」

郭安先是眯起了雙眼,接著眼睛漸漸睜大,用見鬼似的表情瞪著面前這個怪人道:「你。。你是蕭陽?」隨後他立刻搖頭:「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死了一百多年了么?」

那怪人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死了?嗯,蕭陽的確死了,老夫現在只是怪伯。」

怪人雖然否認了蕭陽,但在場的所有人都以認定這個怪人的真正身份。

蕭陽?蕭陽?難道。。。

霍時凝心中驚濤駭浪,如果真是自己所認為的那個蕭陽,她估計比郭安更吃驚。

在修界有很多傳說,關於各大知名修士的傳聞更是路見不鮮,可真正稱得上傳奇的蕭陽算是其中一位。

蕭陽的出名除了他自己的實力強勁之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的模樣。

「百聞不如一見,從此蕭郎是魔心」這句話廣泛的流傳在眾人口中,最開始就是一名女修因為見過蕭陽之後被他吸引從此念念不忘從而產生心魔,以致崩潰自殺的故事。

霍時凝雖然不知道這傳說有多少誇大的成分,但對於蕭陽的外表在修界中可以說毫無爭議的頭名。

霍時凝沒有見過蕭陽,但美人的魅力是無窮的,就算在蕭陽消失一百多年的時間內,霍時凝都還經常聽見不少修士評價其他修士的外貌以蕭陽作為標準。

這種無可爭議的美貌對蕭陽來說是福是禍霍時凝不知道,可看著眼前這個可以說完全畸形的人影,霍時凝根本無法想象眼前這個怪人就是曾經名滿天下風姿卓越的蕭陽。

霍時凝無法想象,在場的其他人都沒辦法相信,可郭安的態度與反應讓他們知道,這個人估計真的是失蹤一百多年的蕭陽。

「蕭陽,這些年你都經歷了什麼?為什麼要背叛修士?」

那怪人嘎嘎嘎得笑了起來,破鑼似的嗓音拉扯著霍時凝的耳朵。

「背叛?嘎嘎嘎,郭安小子,你知道什麼叫背叛么?」

郭安沒說話,只是握緊了手中的戰錘擋在了他們面前:「不管你遭遇了什麼,今日想從這裡走只能從我身上踏過去1

怪人視乎根本不在意郭安的反應,他手中長長的拐杖一揮,在郭安大叫中,十多名築基修士身上紛紛爆出了血花,安馨與紅昀與阿勒辛帶著受傷的妖化修士終於站到了怪伯的身後。

怪伯受傷的拐杖在地上開始飛快的滑動,眨眼見一副複雜的陣法就出現在他們腳下。

「不好,他們要走1郭安知道五人已經放棄了回到後巷這條路,他們準備從新開啟一個傳送法陣離開這裡。

聯盟修士現在對這群妖化修士如何使用傳送任然一無所知,他們很想弄弄明白為何這群妖化修士能夠如此簡單的定位自己要去的地方,甚至不用在目的地設立一個陣法。

但這些都是以後要面對的麻煩,此刻他最重要的便是阻止他們。

戰錘開始發出刺眼的光亮,靈氣在上面彙集,郭安不斷注入自己的靈力進入戰錘內,到達頂點時他的攻擊如約而至。

巨大的爆炸聲浪與氣爆聲震得大地顫抖,房屋開始發出刺耳的嚓聲音接著一片片轟隆隆的倒塌聲不斷的在街上傳來。

而郭安攻擊的正面已經是一片平地,連一片完全的瓦片都找不到。

一擊,只有一擊,霍時凝看著眼前平坦的地面驚濤駭浪。

「嘖嘖嘖,郭安,就為了打斷我們回去,何必呢?」

蕭陽悠然的飄了下來,地上畫著的陣法已經看不互任何痕了,郭安攻擊的目的不是打敗他們,而是那地上畫著的陣法。

郭安提著戰錘一言不發,就在雙方對視時,幾聲咻咻咻之後,五人周圍站滿了修士,援軍終於到了!

蕭陽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郭安啊郭安,你以為派幾名金丹修士就能阻止我了?」

郭安搖搖頭道:「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畢竟在你始終前就已經是元嬰期了。」

「那為何還要如此?」

郭安笑道:「因為困神陣用不著元嬰修士出手。」

就在說話的當下,一陣金光閃過,無數道金色的線從周圍站著的修士手中飛出,幾乎眨眼間五人就被困在了陣中。

此時,周圍爆發除了一陣歡呼,所有人都以為他們真的抓到了妖化的修士,他們成功過了。

郭安臉上也不復之前那般承重,放鬆了許多。

但這些都是以後要面對的麻煩,此刻他最重要的便是阻止他們。

戰錘開始發出刺眼的光亮,靈氣在上面彙集,郭安不斷注入自己的靈力進入戰錘內,到達頂點時他的攻擊如約而至。

巨大的爆炸聲浪與氣爆聲震得大地顫抖,房屋開始發出刺耳的嚓聲音接著一片片轟隆隆的倒塌聲不斷的在街上傳來。

而郭安攻擊的正面已經是一片平地,連一片完全的瓦片都找不到。

一擊,只有一擊,霍時凝看著眼前平坦的地面驚濤駭浪。

「嘖嘖嘖,郭安,就為了打斷我們回去,何必呢?」

蕭陽悠然的飄了下來,地上畫著的陣法已經看不互任何痕了,郭安攻擊的目的不是打敗他們,而是那地上畫著的陣法。

郭安提著戰錘一言不發,就在雙方對視時,幾聲咻咻咻之後,五人周圍站滿了修士,援軍終於到了!

蕭陽哈哈哈哈的笑了起來:「郭安啊郭安,你以為派幾名金丹修士就能阻止我了?」

郭安搖搖頭道:「我當然不會這麼認為,畢竟在你始終前就已經是元嬰期了。」

「那為何還要如此?」

郭安笑道:「因為困神陣用不著元嬰修士出手。」

就在說話的當下,一陣金光閃過,無數道金色的線從周圍站著的修士手中飛出,幾乎眨眼間五人就被困在了陣中。

此時,周圍爆發除了一陣歡呼,所有人都以為他們真的抓到了妖化的修士,他們成功過了。

郭安臉上也不復之前那般承重,放鬆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