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再踏仙路>第232章陳劍韌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2章陳劍韌死

小說:重生之再踏仙路| 作者:平安星辰| 類別:女生小說

對於場中的戰鬥墨雲倒是沒什麼擔心的,取前百林順肯定沒問題,而接下來的抽籤比試最多也不過遇上元嬰初期的修士而已,林順勝不了也絕對敗不了。

墨雲將目光看向了分佈在四角的擂台,直接將目光落在了陣法那檯子上,煉製陣基是每一個陣法師入門必學的,而煉製陣基的手法也是千奇百怪。

墨雲看著台上的那千人,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好的材料提供給他們,用的也不過是普通玉石而已,幾乎上所有的人手法平平,本來第一關的要求就是煉製出陣基就算過關,這不過是為了鑒別是否是陣法師而已。

不過其中一個人的手法卻是引起了墨雲的注意,那人頂著一個亂入雞窩的頭髮,有些消瘦,衣服也好像是草草套在身上的一般,頗有些邋遢。但是一雙眼睛卻是異常明亮。

此時他的面前一塊塊玉石如同被抽絲撥繭般攤成了一塊,吃時那些玉石處於一種軟固體的狀態,一絲絲的雜質被剝離了出來,然後那些玉石被沿著紋路分成很多小塊。

要知道頭一塊玉石也是有優劣之分的,但是想要去除差的那部分,又回破壞玉石的脈絡,破壞了脈絡的玉石煉製成陣基卻是會大大降低陣基的品質的,這樣還不如不去掉那差的部分。

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越高級的陣法對於玉石要求也就越高,雖然在外邊玉石比地球上多很多,也有很多品質很好的但是,想要找到可以煉製**品陣法陣基的卻是很難。

其實可以煉製六七品陣基的玉石中,就有一部分的品質可以達到煉製**品陣基的水準,墨雲看著那人將玉石分解,然後將品質差不多的重新柔和在一起。墨雲看得饒有興趣,看著那人獨特的手訣,怎麼看怎麼像煉丹的手訣。

時間一點點過去,墨雲暗道可惜了,只見下一刻那人也是手訣一停,本來就要融合的玉石碰一聲炸得四分五裂,這人只不過侃侃金丹期的實力,還沒有凝聚神魂,根本沒辦法讓那些玉石的脈絡鏈接起來,等他修為達到元嬰期開始凝聚神魂時倒還有希望完成。

看著人也有四百歲了,金丹期可是只有五百年壽元,而墨雲也可以看得出這人是少見的陣修,應該是被玉石這個問題困擾,使得他陣法領悟不能突破,要知道陣修只要陣法突破,就可以修為進階的。

所謂的陣修,他們丹田中除了有金丹元嬰外,在踏入修行道路的那一刻,丹田之中就會自己煉入一個陣法,然後慢慢由自己陣法修為的提升,不斷的給丹田中陣法挺升品質,而每一次丹田中陣法品級提升也會勾動天地之力,使得自身修為提升。

陣法分為不入品一品倒九品,分別對應築基期以下,築基期到大成期。而陣修在戰鬥中可是能夠將丹田中的陣法放出來殺敵的,其戰力也是可以說同階無敵,但是他們有一個致命的弱點就是在修行之出,你選定了融入丹田的防禦陣,那以後也只能是防禦陣,困陣也只能是困陣。

在修真界這陣道的傳承基本上就是處在一脈相傳上,修鍊此道的人也就寥寥,沒想到今天卻是見到一個。

看著那人閉眼調息,看他樣子是準備一會兒從頭在來啊!墨雲見此有心提醒他一下,這並非是他手法上有什麼問題,而是他還沒有神魂,境界不到現在根本做不到的,他作的不過是無用功而已。

墨雲看了一下,林順那邊的戰鬥已經接近尾聲了,其中也就還有兩百來人在打抖,而那陳劍韌也還在其中。別看墨雲剛剛只是在看那人煉製陣基,墨雲的神識可是沒有閑著,將比試台的陣法整個探查了一遍,神識順著陣法慢慢的探了進去。

這可不是墨雲動作慢,而是想要在不驚動持有令牌的城主這還真是有難度,再加上這陣法是用於保護比試的,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功能就是防止有人在台下向裡邊的人下黑手,對於神識的防範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可惜在怎麼下功夫也擋不住墨雲。

墨雲的神識穿過護罩到了裡邊,在這裡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出竅期的城主,和一個學府的人,他們想要發現墨雲的神識沒有陣法的幫助根本就不可能。

此時陣法之中陳劍韌正聯合了幾人一起,倒是在裡邊如魚得水,造這樣發展下去,通過這第一場比試可以說是妥妥的。

墨雲這事兒也不好做得太明顯,不然橫生枝節就不好了。現在場中的戰鬥已經達到了白熱化,法術亂飛法寶交擊的聲音不絕於耳,墨雲找到看著他們於其他人混戰之時,神識化作利刺,向陳劍韌識海刺去,同時在這一刻,墨雲特意讓自己的神識散發出一股元嬰期的氣息。

外邊的城主也感應到了這一閃而逝的氣息,下一刻就見到陳劍韌身體一震猛然從空中掉了下來,也在這時一道白光將陳劍韌包裹瞬間傳送了出來。

碰一聲砸在了地上,陳公凱呆了一下,但是下一刻就像發瘋了般沖了過去。

「孫兒1

身體顫抖的抱著陳劍韌的屍身,然後猩紅的雙眼看向了比試台上的那些人,給人一種要暴起殺人的狀態,修為低的悄悄遠離了陳公凱的身邊。

很快的這比試,剩下的一百人也被傳送了出來,那陳公凱卻是將殺氣收了起來,已經抱著他的孫子離開了。

城主看著面前的百人道:「明日正午第二輪比試開始,現在回去休息吧1

聞言眾人對城主行了一禮就各自退去了,墨雲和墨平寧也跟在林順的身後離開了。

此時的陳公凱已經抱著陳劍韌的屍身回到了家族之中,然後跪在了一處密室門牆,哭訴了起來。

「爹啊!韌人死了,兒無能不能給韌兒報仇,求爹給韌兒做主氨

石門轟然打開,一個身上擅發著死氣的枯槁老人走了出來,迅速檢查了一下陳劍韌的身體,一股怒氣勃然而出,一股堪比分神期的強大氣勢將密室牆壁震成了粉碎。

要知道他也就還有一兩年的壽命,而自己這一脈就只有陳劍韌這麼一個孩子。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