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權少貪歡:撩婚99天>第318章 讓一個死人背黑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8章 讓一個死人背黑鍋

小說:權少貪歡:撩婚99天| 作者:墨春花| 類別:

「念胤,你腦袋瓜聰明,壞主意多,你幫我想想辦法。怎麼樣才能讓陸師爺明白我的意思,最主要的是,願意配合我1

「呃……」

「怎麼了,念胤?」

「安寧阿姨,你剛才那句話槽點太多,我都不知道應該先吐槽你哪一句了。」

葉念胤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說他腦袋瓜聰明,這句話他笑著當做事讚美就收下了。可什麼叫他壞主意多?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他壞主意多。

他那個叫聰明,叫睿智行不行!什麼壞主意,這話可真是不中聽到了極點呢。

「還有啊,安寧阿姨,你這哪裡是要把陸越川架在火上烤,你這分明就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嘛1葉念胤沒好氣的又翻了個白眼,「你要我想辦法幫你逼迫陸師爺就範?」

「對啊,不然我幹嘛放著欣然不找,來找你呢?還不是你鬼主意多,你夠聰明,你肯定能想到辦法幫我逼陸師爺就範。」

「你看看,我就說你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吧。我說安寧阿姨,你怎麼就知道欺負我呢?」

「誰讓你是我大侄子,我不欺負你,我能去欺負誰?人家也得願意給我欺負啊1

「合著我願意給你欺負,所以你就逮著我一個人狠欺負埃安寧阿姨,你丫太不厚道了1

「屁話少說。」安寧已經決定把葉念胤給拉進來了,她就沒什麼可猶豫的了,「我不管,你必須得給我想個辦法讓陸師爺同意。不然,我這齣戲可唱不下去。」

只靠她跟葉念胤的話,這戲他們演的就是再火熱,那一點用都沒有。主要的啊,還得看九處陸師爺那邊怎麼說怎麼做。

只要陸越川肯配合她,安寧就有十足的信心,能夠混淆視聽,讓那個叛徒,將一些『重要』的消息傳達給隱藏在叛徒身後的主子。

這樣一來,她至少也能權煜皇做一些事情,這個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她距離真相,就真的只剩下了一步之遙。

就一步之遙。

事情發展成了現在,答案其實已經浮出水面了,只是還有一些事情和地方困擾著安寧。她想,困擾她的,絕對就是權煜皇不願意讓她知道的,那殘忍的,她或許無法承受的真相。

可她這一次,必須要知道。她不能再糊糊塗塗的了。

儘管權煜皇說了,等他解決完畢了外邊的事情,一定會回家給她解釋清楚。全部的事情,沒有任何隱瞞的,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她。可她心裡總是不放心的,那隱隱不安的情緒,讓她心中發慌到了已經快要無法自控的程度地步。

有些事情,權煜皇不一定會跟她坦白。

她得用自己的雙手去發現真相。

所以,她不可能像權煜皇所給她安排的那樣,乖乖的待在家裡等消息。

她等不下去了!她也沒有辦法再等了!

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她主動出擊。她都已經插手了,有些事情是權煜皇想隱瞞她就能隱瞞得了的嗎?

再退一萬步來說好了,她相信權煜皇說到做到,他既然答應了她他就一定不會再隱瞞她。她可以不為了那個真相去做讓權煜皇不高興,讓陸越川提心弔膽的事情。

可權煜皇在外邊衝鋒陷陣,不知道有多麼的危險。讓她坐在家裡等,等消息,她能坐得住嗎?

在外邊衝鋒陷陣的不是別人,是她的丈夫,是她的男人,是她的愛人啊!

就算什麼都不為,她也想要替權煜皇做些什麼事情。

人家陸師爺都可以幫權煜皇出謀劃策,憑什麼她不成?

就因為權煜皇不想讓她有危險么?

太可笑了。

權煜皇在外邊衝鋒陷陣,可不僅僅是為了他自己。權煜皇做這些事情,也是為了她,為了她那個死的不明不白的爸爸!

陸越川可以坐鎮後防,為權煜皇出謀劃策,她也一樣可以。

權煜皇能夠為了她衝鋒陷陣,她自然也可以為了權煜皇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情。

更何況,只是演一齣戲給那叛徒看罷了,她又不是要親自拿著槍去衝鋒陷陣。她都已經想過了,她也考慮的十分周全了,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就算過程中出現了一些些的意外,她身邊有九處的人保護,還有葉念胤這個小滑頭從旁協助,能出什麼事情呢?

就像剛剛欣然那丫頭所說的,如果在權五爺的城堡里還給人家暗算了,那他權五爺以後也不用在京城混了,趁早收拾鋪蓋回家種地去吧,也省的人家在背後戳他權五爺的脊梁骨。

衝鋒陷陣?她沒有那個本事,她做不來的,她更不願意去做。

演戲,僅僅只是演戲罷了。

如果連這點事情她都沒有辦法幫權煜皇做的話,那她之前曾經說過的話,不就成了放屁?

她親口說過,她要做和權五爺並肩而立的人。他要是兇殘兇狠,她就配合他腥風血雨。

說好了要陪著權五爺為禍人間的,她不能食言。

危險?

危險多了去了,當醫生這年頭都不安全了。給權五爺當夫人,當他權家的主母,又怎麼可能安全?

打從嫁給權煜皇的第一天起,安寧就比誰都要清楚,想要坐穩了這個權夫人的寶座,不付出一些代價是不可能的了。

而她所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的安全。

她口口聲聲講自己不願意當一隻被權五爺養在籠子里的金絲雀,那麼她也要說到做到才好。不能嘴上說一套,做的又是另外一套。

其實有件事情,安寧從來沒有開口說過,身邊的人也從來沒有人提起過。可有些事情,自己不說,別人不說,安寧心裡卻是一清二楚的。

權夫人,哪兒有這麼好當?

她如果不拿出一些真材實料,九處的人不會信服她的。

陸越川他們知道她是配得上權煜皇的人,可旁人不知道埃九處底下的兄弟們也不知道,外人更不知道了。

她不想以後站在權煜皇身邊的時候,人家當面不敢說什麼,可背地裡卻戳她的脊梁骨。說她配不上權煜皇,質疑憑什麼她就能站在權五爺的身邊。

有些威,得立,必須要立。

而這一次,就是她證明自己是配得上權煜皇的最好的機會。

她要證明自己,她更想要幫助權煜皇。

「念胤,你一定要幫我,必須成功,不能失敗。機會只有一次,我輸不起。」

安寧冷不丁的這話,讓葉念胤徹底蒙圈了,「安寧阿姨,不是說好了只是演一齣戲給那叛徒看,讓那叛徒放出消息去混淆他主子的么。怎麼又變得這麼嚴肅嚴重了?什麼叫你輸不起啊!你這樣說的話,我可有點害怕了。」

「念胤,你比我更清楚,給你爸爸和權煜皇這樣的男人做妻子有多不容易了。我跟顧姐姐不一樣,她性格溫柔,她只要不給你爸爸添麻煩就很滿足了。我不一樣,我不僅僅是要做到不給權煜皇添麻煩那麼簡單。我想要的,是要配得上權煜皇。」

葉念胤已經明白安寧的意思了,身為葉承樞和顧靈色的兒子,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安寧這話的意思。

但是,葉念胤卻不願意讓安寧這麼做。或者說,這麼做,太辛苦了。而葉念胤,不願意讓安寧去承受這些辛苦。

他想像他老媽那樣,在家裡邊當一個賢惠的妻子不好么?他覺得沒有什麼不好的。他爸爸媽媽這麼多年,不也是很幸福的嘛。

所以葉念胤只是顧左右而言其他,「安寧阿姨,你已經配得上權五爺了。我看除了你,沒有誰能夠與權五爺如此相般配。你沒有必須證明自己什麼,難不成你還要證明自己今天有沒有穿內衣啊?這種事情,本來就是沒有辦法去證明的嘛。我看你啊真是想得太多了。」

「葉念胤1

「別這麼兇巴巴的叫我啊,我說的都是事實。我懷疑你今天沒有穿內衣,難不成你真脫了衣服給我看?安寧阿姨,戲,我答應了會幫你演,我一定會幫你演好。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去想了。」

「你明白我的意思,別給我裝傻充愣。」

「哎……安寧阿姨,你這麼好強,有什麼意思呢?」葉念胤意有所指的說道,「有時候女人柔弱一些,才更可愛。」

「權煜皇的女人,不需要柔弱,也不需要可愛。」

「那你說,權五爺的女人,需要的是什麼?」

「是和他並肩而立,是與他勢均力敵。」

「好吧,看來我是沒有辦法說服你了。安寧阿姨,你看啊是這樣的。你想要幫權五爺做點什麼,這心情我可以理解。你想要證明自己,不是想要讓別人承認你跟權五爺有多麼的般配。如果你是在乎別人眼光看法的人,那算是我眼瞎了居然喊你一聲阿姨。你做這些,只是不想別人在背後說道權五爺,對么?」

「你這小毛頭……」

果然是什麼都瞞不住他埃

「你不是怕別人戳你的脊梁骨,你是怕別人戳權五爺的脊梁骨1葉念胤似笑非笑的說道,「京城發生的這些事兒么,外人可不會知道。人家只會以為,是你權夫人被人追殺了,權五爺是怒髮衝冠為紅顏,為了你,才搞出了這麼多的事情。就為了一個女人,權五爺就將整個京城搞的雞飛狗跳——不,到了現在,雞飛狗跳已經沒有再來形容京城現在詭譎莫辨的局勢了。不管怎麼說,在外人看來,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就是因為你。也不管權五爺能不能解決這件事,你安寧,都會成為那個讓權五爺瘋魔的女人。」

「別人的閑言碎語,我不在乎。但我不能允許別人說權煜皇是一個為了女人,就沒有了智商的男人。」

「所以,你這是要把事情搞大?」

「你錯了,念胤,我只是想要盡我所能的幫幫權煜皇而已。」

「所以……明九爺,就成了你的棋子?」葉念胤問的滿不在乎,可表情卻冷鷙到了極點。

見安寧沒有回答,葉念胤又重複了一遍,「為了不讓權五爺成為那個為了女人而昏頭的男人,你就要把所有的髒水全部潑在明九爺的身上嗎?一個已經死了的,死無對證的明九爺身上?」

「讓一個死人,去背黑鍋,去承擔所有的閑言碎語,流言蜚語?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