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嬌妻在上:完美寵婚一百招>518神吶!一群什麼人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518神吶!一群什麼人啊!

小說:嬌妻在上:完美寵婚一百招| 作者:白袍人| 類別:歷史穿越

「那個加點料的意思是?」眼瞅著吳賀越說越離譜了,上官景連忙問道。

吳賀一邊撈起一大塊羊肉,然後歪了歪腦袋,朝著嬈嬈的方向勾了勾指頭。

「嗯?」

迎著上官景探究的目光,嬈嬈淡定自若的從兜里摸出了一堆瓶瓶罐罐,猶豫了一下,悉數放進了上官景的手裡:「剛想起來,還沒給准妹夫見面禮。」

「哦對了,療效我已經貼在瓶子上了,別用錯了,容易出事。」

「這是葯?」上官景再次被刷新了三觀,頭一次見有人給見面禮給葯的,不過看著周圍這一圈不同尋常的配置,好像給藥瓶,也不是那麼不能理解。

像是傳遞火炬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將藥瓶雙手接了過來。

然而一看上面字,兩隻手便是一顫,險些把瓶子給送出去!

這尼瑪!

瞧不起誰啊!

解毒丸就算了!

是什麼鬼!還什麼保證一小時金槍不倒?難道上官景疑惑的看向秦琛,後者像是察覺到了什麼,冷冷的彎了彎唇。

有些人似乎就是天生的領導者,就算是什麼都不做,什麼話都不說,單單是不經意的看你一眼,冷氣便在瞬間包裹了你。

行吧

長者賜不可辭,上官景自我安慰著將幾個瓶子收了起來。

夏淺淺好奇的探過腦袋,卻是被他推到了一邊,雖然說小丫頭現在已經滿足少數民族的結婚年齡了,但是身為一個骨子裡還很傳統的老男人,上官景覺得自己還是有點操守的,起碼再等兩年。

一頓熱鬧的午餐,在上官景N加一次擦汗時結束。

嬈嬈拉著夏淺淺去商量結婚的事情,而他則是被丟給了秦瑁

對於眼前兩個看著隨時都會打起來的男人,上官景恨不得挖個坑直接把自己埋了,他到底是娶了怎麼樣一個媳婦?為毛這身邊的沒一個正常人啊

。。。

「可別說你那養父母呢,淺淺你還是從嬈嬈這裡走吧,也省的再多生事端。」聽到夏淺淺猶豫要不要把養父母接過來,一直沒說話的吳賀立刻坐直了身體。

嬈嬈放下PAD,悠悠的看向她:「看起來,你對你這公婆意見也不小埃」

吳賀一隻腿敲在腳蹬上,另一隻腿盤著,看了一眼情緒有些低落的夏淺淺,幽幽的嘆了口氣:「不是意見不意見的問題,是有的人真的不值得尊重。」

「慕辰那個爸爸,幾百年都沒和他聯繫過了,一聽我爺爺是M國那邊的富豪,竟然還直接跑M國去了,還說什麼我們這邊的房子也住不上,慕辰的醫院需要人打理,說乾脆讓蘇慕辰把他交給夏家算了,他們會代為打理的。」

「我呸!明明就是想要蘇家的股份,一群什麼人!蘇慕辰在黑網的時候他們在哪?不行不行,提起來我都來氣。哎呦,我的老腰埃」吳賀說著,一隻手連忙捂住了自己腰部,嬈嬈看著她抽筋的模樣,好氣又好笑。

一邊吐槽著她在這義憤填膺男人也看不到,一邊則是走到了她身後,幫她施針。

良久,嬈嬈直接拉著夏淺淺的手問道:「淺淺,在你心裡,你覺得師傅對你好,還是你的養父母對你好?」

夏淺淺一愣,黑的眸里精光閃閃:「那當然是師傅了!對於夏家,我很感激他們,但是」淺淺想起了這些天發生的一切,頓時沒了聲音。

「那不就行啦,你還糾結什麼?」

「這樣,你先回去給你師傅打個電話,然後請他們過來,因為畢竟是娶妻,上官景現在也有事業要做,你問問你的師傅和師公如果能下山的話,就讓她們來我這裡,嫂子這裡還有幾套空別墅,一會就去過繼給你,這樣,也算是讓你從娘家出發了。」嬈嬈拉著小姑娘的說道。

別的事還好,唯獨婚禮這個事情,嬈嬈其實也是有執念的。

因為種種原因,她和秦琛的娃都會打醬油了,但是正式的婚禮嬈嬈卻是自己都沒有,說一點都不期待,那是假的,但是她也知道現在不是最合適的時機。所以有機會能操辦別人的婚禮,見證幸福,嬈嬈很是積極,也算是對於自己期待的一種抒發。

「什麼?房子?」夏淺淺連連搖頭,大眼睛里滿是錯愕。

她激動的抓著嬈嬈的手,拒絕道:「不,你們已經給我了很多東西了,我怎麼還能要你的房子,再者說了,我師父和師公的一向都是避世的,應該是不會來這邊的。」

「真沒什麼的」嬈嬈笑著說著,順便戳了戳吳賀。

吳賀瞭然,立刻加入遊說,炯炯的目光直把小丫頭看的臉的都紅了:「淺淺,你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不說別的,就你師傅給嬈嬈送的那尊鳳凰擺件,就足夠換你哥哥給你的別墅了。你在山裡不懂行價,這別墅啊,真的沒那塊玉值錢1

「真的嗎?」小丫頭眼睛瞪得更大了。

雖然說這次給嬈嬈嫂子的禮物也是精挑細選的,但是按照玉的大小來算,其實在自家師傅那一山洞都塞不下的玉石里,也的確是不算大的。

原來

她師傅這麼有錢嗎?

「當然是真的,成色這麼好,而且還有這巧奪天工的手藝,有時候那是你出一棟別墅的錢都買不到的,小丫頭,你就算是不信別人也得信我吧?好歹你可是給我當過伴娘的,嫂子騙誰也不能騙你不是。」

聽著吳賀的話,小丫頭徹底打消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她點了點頭,直接去一旁給自家師傅打電話了。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嬈嬈嘴角劃過一抹淺笑:「哎?我說,你怎麼知道那鳳凰擺件是淺淺師傅送的?」

吳賀臉兀的一黑,隨即咬牙道:「因為我結婚的時候也收到過來自他們的問候,比你這個還可怕,是包裝在一個裝了好多道鎖的大箱子里的,上面還帶警報,一碰就烏拉烏拉的響個沒完!嚇得我爺爺以為我們家仇家要來破壞婚禮了。」

「然而打開之後你知道裡面造型是什麼嗎?一隻猴子!還是光屁股那種,動作特猥瑣!更可怕的是淺淺說,這是他師父說給我的招財辟邪用的!你見過誰家招財用猴子?不過沒辦法,我知道淺淺也是好意,從那麼遠的地方搬過來了,我要是不收,那小丫頭還不得傷心難過死。」

「而且,我聽慕辰說,淺淺的師傅的確是一位世外高人,據說長得宛如神女下凡,還是那種高貴神聖不可褻瀆的!而且還料事如神,說來你可能不信,當時除了收到猴子玉雕之外,我其實還收到了她師傅的一封手書。」

腦海里一片片奇異的畫面連在了一起,吳賀臉上的表情也越發的嚴肅。

她正想和嬈嬈分享自己遇到的詭異事件,卻見小丫頭蹦蹦跳跳的又回來了。

「怎麼樣?你師傅是不是答應下山了?」

夏淺淺用力的點著腦袋,然後目光忽然轉向了嬈嬈:「我師傅還說,希望能見嬈嬈嫂子,可以嗎?」

「我?」嬈嬈微怔,隨即點頭:「當然,歡迎之至。」

。。。

樓上三個女人商量著結婚大計,樓下的三個男人則是打起了斗。地主。

在上官景想象里,大家都是有身份證的人,而且就是打個牌不用太當真。

然而事實證明他真的是太天真了。

這一個個的簡直可怕有木有!

他不過就是喝了一口水,丫的秦琛的牌就莫名其妙的少了幾張,還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問他是不是記錯了?

這也就算了,還有對面那個穿的跟許文強似的龍衍。說好的高手風範呢?你丫的剛出完兩個10,怎麼就能再出個10的三帶一呢?

還有

他是真的,真的,打了十幾把,一張大小王都沒起到過,彷彿那隻存在於傳說里。

可偏偏他還不能不打,因為目前除了打牌,秦琛就只想打架!多麼好的周末啊!他和媳婦的私人空間啊,就被眼前的這群人給霸佔了,想想都感覺到絕望。

晚飯時刻,幾個女人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吳賀是一身方便的背帶褲,胸前兩個碩大無比的毛絨兔耳朵,使得她偏中性的五官變得柔和了不少。

而嬈嬈則是和秦琛同款的黑色長裙,披著白色的披肩,說不出的高貴和優雅。

最讓人意外的是夏淺淺。

小姑娘脫去那身低調的運動裝換上了淺粉色的連衣裙,將本就嬌小的身材襯托的更加精緻,上官景眼底閃過一抹驚艷,立刻走上前握住了淺淺的小手。

然而還沒捂熱乎,便看到小姑娘臉上笑容斂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慍怒。

「夏爸爸!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哥哥?」

「哥哥的錢是哥哥的錢,和孫家有什麼關係1

「對,我不嫁,我死都不嫁給孫吉,什麼?你們現在到小區門口被人攔下了?好,我知道了。」夏淺淺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沒把手機摔掉。

放下電話,她一臉歉意的沖大家說道:「抱歉,我可能不能跟你們去了。」

嬈嬈和吳賀同時關切的握住了她的小手。

正要開口,吳賀的手機也跟著震了起來。

拿起電話,女人性感的嘴唇微微上揚,露出了一抹詭譎的笑容:「前婆婆啊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