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第776章 寧大少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76章 寧大少爺

小說:嬌妻撩人:總裁輕點寵| 作者:小璃子| 類別:武俠修真

榮見他們不出聲,隨即冷笑一聲,這樣的局面,他早就想到了,就算他們現在站在這裡對他進來大轟炸,又能拿他如何?也不想想他們是在誰的地盤,又需要誰的幫助。

如果實在無法再繼續假裝下去,他大可以撒手不管,隨便他們要如何做,當然也不會給予幫忙,他心如止水,錢財對他來說就是身外之物,溫婉走了之後,他就失去了活著的意義。

此時,只不過是行屍走肉。

陸正霆和徐蘇對視一眼,沉默一會兒,??榮既然能這麼做,就想過會有什麼後果,他們總歸也是局外人,一切還是要等費恩斯清醒過來再說。

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榮手中的項鏈至關重要。

而在外面聽了他們對話的許言,慢吞吞地走出來,讓他們幾個猝不及防,榮眼神藐視一切,多一個人知道,少一個知道,也是無關重要,他淡淡地掃了眼許言,或許是想到溫婉和她的關係,才稍微有些和顏悅色。

「榮,你這樣做又是何必?」許言不敢置信地問了句,如果沒有聽見這些對話,她不會相信導致費恩斯現在躺在病床上的人竟然會是一向溫和的榮,她揉了一下太陽穴,心裡還是沒法接受。

榮毫無愧色,「只為我自己高興。」

聞言,許言頓時一愣,是啊,這一切只為他高興,只為了替溫婉出一口氣,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本來還想再開口,誰知榮倏地轉身,背對他們,冷聲說道,「你們都不是局中人,就不要站在局外人的角度來質問我。」

這一句話,直接打斷許言即將要說的話,她怔愣地看著榮的背影。她翕動了一下嘴,還是放棄了,榮說的沒錯,他們都是局外人,不會明白他的感受,感同身受只是一個名詞,不是動詞,也只有在言語上可以表達,但在感情上,卻依舊無法完全體會。

每個人的感情都是獨一無二的,許言想到與此,只能無奈地嘆口氣,在費恩斯的眼中,溫婉可以是至親,在榮的眼中,溫婉就是他的全世界。

所以這是兩種完全不相同的感受,沒人可以真正的說出他們的感受。

榮似乎是聽見許言那無聲的嘆息,表情微微有些抽動,垂下眼帘,眼底好似閃過一抹黯淡,沒有人可以明白他的感受,可以真正的站在他的立場感受,小時候是這樣,長大后還是這樣,這一點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他默默地走了,沒有再說一句話。陸正霆低眸看了一眼許言,淡淡地說道,「我們回去看看費恩斯。」

許言嗯了一聲,費恩斯的傷勢雖然很嚴重,但手術很成功,只要他可以醒過來,再好好的調養就可以恢復過來。前提是要好好的調養,其中自然是不能再有其他的折騰。

他們一行人回到病房,見到費恩斯還在昏迷中,神色有些隱晦不明,許言靠在陸正霆懷裡,心中不由得感慨,感情這東西,好壞都有佔據一方,誰也沒法評價,有人笑,就會有人哭,既讓人找到幸福,又讓人無可避免痛苦。

禍福相依,人生好像才是有意義的。

管家有安排專業的看護留在醫院照顧費恩斯,他們很放心,以現在的情況,榮自然不會再輕舉妄動,而且榮老爺子在一定情況下也給他下了通牒。

他們回到莊園,管家看見他們一臉倦意,便立馬安排他們用膳。吃飯的時候沒有見到榮,吃完飯,也沒有見到榮,他宛如人間蒸發,又消失在了他們的視線中。

許言心不在焉地隨便吃了幾口,便沒了胃口。她在想,榮會不會是待在畫室里,她的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白天看見的畫面,那滿室都是溫婉畫像的房間,牆壁,畫板,比比皆是,笑容燦爛,一顰一笑,憔悴不已,難過傷心……這些表情都顯得栩栩如生,猶如看見一個真人出現在她面前。

「言言,你在想什麼?」陸正霆睨了一眼,關切地問了句。

許言收回思緒,放下碗筷,淡淡地回了一句,「沒什麼。」

榮一定不願意讓別人知道那個畫室的存在,至於為什麼管家會告訴自己,她也不知道,莫非在管家眼中,榮對自己的態度會稍微溫和一些?她想不明白,又沒有食慾,在陸正霆施加的壓力下,她又隨便扒了幾口。

「我實在是吃不下了。」許言摸著圓溜溜的肚子,她胃口一直都很小,平時在家也吃的很少,只是才到法國的時候,有些水土不服,時不時會上吐下瀉,所以陸正霆才會經常看著她把東西吃完。

回到房間后的許言還是沒有緩過神,她忽然想起了什麼,看向從浴室里走出來的陸正霆,下意識地咽了一下口水,又連忙瞥見目光,問道,「寧西的事處理得如何了?」

陸正霆一邊擦拭頭髮,一邊回答,「不容樂觀。」

黎修憫就是趁著這個機會才對寧西下手,現在想來,費恩斯突然被支走,只怕也是在他們的算計之內。費恩斯從北城前腳剛走,他們兩個緊接跟來,北城就開始出事,而寧西就是第一個人。

北城,寧家老宅。

寧西再次接到老爺子的電話,匆匆地趕回來,這次隨行的人還有詹萌,寧北也是忙完公司的事便急忙忙地趕回來。

而坐在老爺子下方的人除了尤治弘,在他的身邊還有一位中年女性。暫且還不知道是誰。寧西一臉冷漠掃過去,??詹萌則沉默地站在一邊,等著老爺子說話。

尤治弘看見寧西一出現,便冷哼一聲,目光充滿仇恨地盯著他,老爺子還沒有說話,他便義憤填膺地怒斥道,「寧西,你現在還不知悔改?」

聞言,寧西冷笑幾聲,如果沒有之前的事,他對尤治弘或許還有幾分尊重,但現在既然兩人的立場是敵對,那這一點面子不給也罷。他神色傲慢,給人一種桀驁不馴,他看著尤治弘的目光帶著幾分不屑,聽見他的話,沒有發怒,還很平靜。

殊不知,他的心裡已經把他罵了千萬遍。如果不是老爺子剛才瞪了他一眼,他會像這樣坐以待斃?任人魚肉?畢竟這件事事關重大,加上後背是有人故意為之,在短短的兩天時間裡,他無法自控,當街打死尤家人的消息不脛而走,鬧得人盡皆知。

想要堵住悠悠眾口,他認為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全網封鎖消息。詹萌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的人,這樣的方向雖然是最快,最有效,但卻無法改變這些人心中認定的想法,寧西一旦這樣做了,就會被認為是故意遮掩罪行,不打自招。

正是因為如此,他此時還會極有耐心地站在這裡,和尤治弘對峙,說這些廢話。

頓了頓,尤治弘見老爺子半響都沒有說話,下意識地以為是這次出來的證據讓他們啞口無言,便趁機想落井下石,打擊打擊寧家的氣勢,說話就越發的過分。

寧西忽然收起臉上的笑容,面無表情地望著尤治弘,冷聲道,「尤伯父,適可而止。」

就算他真的打死了人,哪有如何?尤家和黎修憫想要憑藉這一件事就把寧家推倒,這未免不是在痴人說夢。寧家是百年基業,百年流傳下來的大家族,豈會是這些事就可以把他們打敗?

尤治弘被小輩當眾訓斥,面子上有些下不來,頓時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地說道,「寧西,現在證據確鑿,你還要抵死不認?」

「原來寧家就是這樣為人處世的?包庇自己人,看來外界傳言也不能全都相信,寧老爺子,寧西是您親孫子,你下不了手,我可以理解,那不如把他交給我處理,畢竟他打死的是我們尤家的人1

「既然你知道寧西是我的親孫子,你認為我可能把他交給你處理?」寧老爺子沉默許久之後突然出聲,一語驚人,讓尤治弘愣了很久都沒有回過神。

他似乎沒有想到老爺子會說出這種話,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氣得渾身發抖,半天沒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你、寧老爺子、你……」

「這件事還有許多疑點,等調查清楚,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請問寧老爺子,其中還有什麼疑點?」尤治弘不淡定地問道,「你不相信我們的屍檢報告,重新安排人來檢查,我們接受了,現在的結果就是你們得出的最終結果,事實證明,我們並沒有作假,沒有刻意來陷害寧西,你倒是說說,還有疑點是我們不知道的?」

「正因為在屍檢報告太完美,所以才有疑點。」突然一道慷鏘有力的聲音驟然響起,打斷他們的對話。

寧東和徐曉並肩從外面走進來,寧東神色冷峻,穿著一襲軍裝,身材挺拔偉岸,氣勢霸氣,不可侵犯。他首先尊敬地看向老爺子,其次看向旁邊一臉笑意悻然的寧西,然後,最後才看向尤治弘。

徐曉下意式詹萌旁邊,兩個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當是誰,原來是寧大少爺回來了。」

寧東很少出現在眾人面前,他的曝光率是他們四兄弟里最低的人,除了身份問題,還有他本來也不是一個愛湊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