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凰嬌>第49章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章砍手

小說:凰嬌| 作者:花羽容| 類別:

「我不要被砍手,姐,我錯了1文麟尖叫一聲,嚇得蹦跳起來就往外跑。

文麟和文祁是雙胞胎,對文祁的情緒感應是最敏銳的人,一看打開的罐子就知道不好,站起身像猴子一樣抬腿就往外竄,鞋都顧不上穿。

為什麼?

因為罐子里是三個六,圍骰莊家通吃,趙星和文麟都輸了。

文祁眼疾手快抓起骰子找著文麟腿部彈射而出,文麟只覺得腿上一疼,腿不由自主的軟了一下,直接跪倒在地上,趴在地上再想爬起來已經來不及了。

文祁已經抓住了他,騎在文麟背上,捏起拳頭摁在地上就是一頓胖揍,拳拳到肉,聽那捶打到身上悶悶的聲音就知道她是真用力,聽著都疼吶。

「跑,往哪跑,給我起來。」文祁力大如牛,可不是說假的,像拎小雞一樣很輕鬆的就把同歲的弟弟給提溜在手裡輕輕一甩就扔上榻了。

「姑姑拿刀來,願賭服輸。」文祁站在軟塌前雙手叉腰厲喝一聲,氣勢驚人。

「表妹,我錯了,求你了。」趙星雙手抱拳嚇得臉都白了。

文麟都被揍了一頓趴窩了,嗚嗚嗚的一個勁哭,這是玩真的呀。

「誰先來,文麟是你邀請三表哥玩骰子的,那就你先來吧。」文祁朝弟弟勾起唇角邪魅地笑了一下。

楊茜想上前幫忙說話,卻一把被蘭月拉住,朝她使個眼色,楊茜一扭頭看到皇后緊抿著嘴,臉色十分嚴肅,也不敢吭聲了。

親娘都不吭氣她還敢多嘴么,這明顯是要教訓他們倆呀。

文麟嚇得哭了起來,從來沒見過姐姐這樣可怕的樣子,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眼裡滿是害怕驚慌的情緒,被打的很痛,姐姐的拳頭勁很大,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思雨思琪摁著他,我要你永遠記得,你的每一個決定都代表著一群人的生死。」文祁指著弟弟怒斥,眉頭聚攏在一起表情冷厲嚴肅。

明明還是小小的姑娘,但整個人的氣度卻雄渾冷厲,一派威嚴冷然,讓屋裡一乾奴才全都靜默的低頭,連出氣都要小點聲,生怕驚擾了文祁怪罪到他們身上。

「姐,我錯了,我不要被砍手啊,我以後再也不賭了。我錯了,我不該拉哥哥賭錢,還偷偷玩了好幾天,我錯了姐,你饒了我吧,我不要斷手呀1

文麟嚇哭了,嚎嚎大哭的認錯。被她們摁著身體和胳膊,恐懼的拚命扭動身體掙扎著嘶吼,卻怎麼都無法擺脫思雨思琪

文祁為什麼這麼生氣,因為下人彙報,他們已經偷偷在東三所玩了好幾天了,害怕別人發現,把骰子藏在床底下,被奴才給找見了,趕緊來彙報。

玩物喪志是要被父皇厭棄的,對文麟的成長也是沉重的打擊。

「我給過你機會,你沒抓祝」文祁湊近文麟輕聲笑道,眼神冷然一片。

思雨思琪更聽從文祁的話,也沒有特殊的原因,從始至終文祁在姐弟關係中都佔據了主導地位,做事說話每一次表現都讓身邊人從驚艷再到佩服,以至於下意識的會聽從更有主意,氣勢更加沉穩的長寧公主的命令,這是人的本能。

思雨思琪一直摁著抓文麟,他嚇得哇哇大哭,「母后救我,姐姐要砍我的手,我錯了母后救我呀1文麟哭的嘶聲裂肺,被思雨思琪抓住胳膊強行摁在桌子上了。

刀落在了文祁的手裡,匕首的寒光讓人膽顫。

楊茜和蘭月年紀小沒經過事,再也忍不住了沖了出來,拉住文祁,跪下請求,「求公主饒了他們吧,罰他們別的行不,求您了,他們還小不能缺個手指啊,求您了,皇后,我們知道錯了,我們認罰,求您了別砍他們的手呀。」

楊茜也嚇住了,哭的稀里嘩啦的。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價,無論任何代價都要承受,縱然本宮是一朝皇后,本宮做錯了事也同要付出沉重的苦果,沒有人可以例外。」皇后肅著臉眼圈紅紅的,聲音哽咽的表達了堅定支持女兒決定的意思。

趙星一看事態不好,整個人也是滿頭大汗,卻一下撲在文麟身上,直勾勾的望著文祁,「公主是我錯了,我是當哥哥的,是我沒勸五皇子,要說錯多一些,是我的錯。我應該承擔主要責任,畢竟我年紀大一些,又是表哥,我有責任多勸著文麟,是我的錯我不該玩物喪志,先砍我的手吧,文麟是皇子啊,你就看在姑姑的面子上看在福王的面子上,饒了五皇子這一次吧,我來。」他說到最後也哭了,整個人淚流滿面。

「你們還記得福王啊,我以為你們都忘了呢。」文祁歪著頭也掉了一滴淚。

她雖然沒有見過福王哥哥,但卻是很小就聽母親說起大哥,每次說起福王的時候母后都會不停的流淚,整個人無比的哀傷和憤恨,那種痛讓當時年幼的自己記憶深刻。

想要努力的心,想要做將軍拿軍權的心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萌芽的。

福王是趙家的痛,是不能提起的傷疤,曾經給趙家帶來滅頂的打擊。

趙星嗚咽痛哭,「我錯了,砍我的手吧,饒了五皇子吧,姑姑承受不起了,我知道錯了1

他終於堅持不住心防崩潰大哭,他辜負了祖父祖母和父母的一片期待,也辜負了姑姑的拳拳維護之心,他進宮來是為了保護文麟姐弟,多學本事的,不是來學賭錢的呀。

「好,既然你擔了,那我砍你一根手指,此事就翻篇了。」文祁抿著唇帶著狠厲的眼神。

毫不留情抬手揮刀,動作乾脆利索,一道銀光閃過。

「啊1楊茜和蘭月承受不住,害怕的驚叫一聲軟倒在地,捂著臉不敢看。

趙星垂著頭閉上眼全身都在顫抖,卻緊咬牙關死死的堅持著保護文麟,替他承擔這一切的後果。

刀落在了趙星的手指縫中間,並沒有對他手指有絲毫的傷害,毛皮都沒有破一點。

許久沒有感覺到疼痛的趙星慢慢的睜開眼,然後表情僵硬的扭頭看了眼文麟,見他也是滿臉蒼白,雙眼無神,再度轉過頭用驚嚇到麻木的眼神望著文祁,似乎是在詢問為什麼?

這樣的驚嚇已經超過了他們能承受的範圍,趙星和文麟始終擁抱在一起,早就嚇得不能說話了。

「這次是給你們一個警醒,再敢玩物喪志,趙星,蕭文麟,我就砍了你們的胳膊,讓你們變成殘廢,我也不需要一個廢物弟弟1文祁冷然的盯著文麟,給與他們最嚴厲的警告。

文麟抽噎了一下,滿臉都是淚水,頻頻點頭,確實嚇壞了。

「不砍手但要接受懲罰,每人罰抄弟子規五十篇,外加蹲馬步頂水碗每日半個時辰,共一個月,你們參與賭博的人都要做,文麟的貼身奴才打二十大板聽懂了么?」文祁乾脆利索的下達命令,態度冷厲嚴肅。

四人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再也不敢有任何異議,開玩笑嚇的三魂七魄都少了一半,還敢有意見呢。

「很好,現在是不是該去睡覺了,好好的回味一下今日的賭局,這是你們人生最後一次賭博了,下次再賭,我會收利息的,一條膀子哦,可別忘了。」文祁微笑的提醒他們。

趙星和文麟互相攙扶著默默的走了,嚇的腿都軟了,實在不想說話了。楊茜和蘭月也站起身手拉手走了,一面走一面擦眼淚,糊的滿臉花。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 (快捷鍵:←)
  • 凰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