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暴力女學霸>第536章 疑心生暗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6章 疑心生暗鬼

小說:重生暴力女學霸| 作者:麥子米| 類別:都市言情

風波過後,一切都恢復了平靜。

四胞胎八個月了,已經開始添加輔食,沈月珠把幾個孫子孫女看得跟眼珠子似的,每天親自給他們搗鼓吃的,什麼碎菜、蛋黃、粥、麵條、魚、肉末,頓頓都不重樣,力求讓小寶貝們吸收到最全面的營養。

二寶和四寶也終於斷了奶,這讓楊梅的日子輕鬆了許多,出門也方便了,不用再擔心兩個孩子餓肚子。

於是,楊梅跟班主任鄭老師打了個招呼,她準備回學校上課,但不住校,晚上回家。

鄭老師自然滿口答應。

至於公司的生意,用「好到爆」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

優家服飾已經徹底在華夏打響了名號,不僅如此,還開始銷往國際,易芸不得不又招了十幾個業務員,否則根本忙不過來。

華夏製造也傳來了好消息,吳傑不愧是信息天才,繼推廣平台後,在楊梅的引導下,又設計出了初版的購物平台,楊梅將它命名為「天喵」,也算是對它的祖宗表達一下懷念之情吧。

對於這個名字,吳傑簡直無力吐槽,感覺挺高大上的東西,瞬間淪為了地攤貨。

但他還是同意了。

不為別的,只是相信楊梅的審美,畢竟縱觀楊梅以往的歷史,還沒有虧本的記錄。

智能手機在歷經兩年的測試后,終於隆重上市了,當然,價格也令普通的工薪階層望而止步,但總有那麼一些人,面子比命重,賣兒賣女賣腎也要搞一部智能手機來顯擺。

凌嬌就屬於這種人。

賣兒她不敢,賣腎她怕死,想來想去,也只有她自己可以賣了。

當初為君家生下君佑彬得到的20萬,還有向警方舉報顧雪宜得到的五萬,總共25萬,已經全被施古訛光了。

凌嬌又成了窮光蛋。

不過好在,她的繼母梁秋雅在帝都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據說主家有錢,梁秋雅每個月工資也有兩千五。

梁秋雅很節省,除了自己必要的生活開銷,幾乎不花什麼錢,她每個月都會給凌嬌兩千塊,生怕這個繼女吃了苦。

兩千塊對一個普通大學生來說真的不少了,但對凌嬌來說,遠遠不夠。

她參加了很多社團,跳舞的,溜冰的,攝影的,凡是凌嬌認為可以展現自己魅力的社團,她都參加了。

而且每次聚會,凌嬌都會搶著買單,給人一種「她很有錢」的錯覺,似乎只有在別人或嫉妒或感激的眼神中,她的虛榮心才能得到徹底滿足。

但有限的收入根本撐不住她的揮霍,終於在某一天,凌嬌默認了施古的安排,跟一個有錢的老頭走進了賓館。

老頭對她很滿意,事實上年紀大了,也折騰不了多久,不過是一剎那的光輝罷了,但凌嬌女大學生的身份讓他很得意,於是一高興,甩手就給了她一萬。

按照凌嬌和施古之前說好的協議,這些錢還要分給施古一半,凌嬌心裡當然不滿,但她沒有人脈,也只能忍著。

人啊,一旦一腳踏進了深淵,再想抽身就難了。

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短短兩個多月,凌嬌「接待」了十幾個男人,有老的有少的,有暴戾的有溫柔的,有大方的也有吝嗇的,但所有人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都很有錢。

當那些男人從她身體里退出的時候,凌嬌會莫名的流淚,彷彿有種抑制不住的悲傷從心底蔓延,但等看到桌上的錢,她又笑了,從內而外的歡喜。

漸漸的,凌嬌學會了很多技巧,她不再把這種事當成一次***,她會記下那些男人的電話號碼,閑了,給他們發簡訊;空了,約他們逛街,然後,纏著他們給自己買衣服,買首飾,買包

朋友,越來越多。

生活,越來越奢侈。

心,卻越來越空。

但凌嬌不想回頭,哪怕回頭是岸,她也寧願淹死在波濤壯闊的海里。

這天中午,凌嬌上完課回到寢室,見到了一個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的人。

楊梅正在自己的床上鋪被子。

「你在幹什麼?」凌嬌皺眉問道。

楊梅莫名其妙,道:「鋪床啊,你看不見?」

凌嬌:「」

廢話,她還能不知道那是鋪床么,她問的是為什麼要鋪床。

林小清正在幫楊梅整理柜子,聞言接了話:「楊梅要回來上課了,以後中午在寢室里休息。」

凌嬌明白了,也就是說,以後她每天都會看到這個討厭的女人。

「真是閑的。」她冷哼了一聲,將手裡的書往桌上一扔,道,「楊梅,你還上什麼學呀,乖乖的留在家裡帶孩子不好嗎?你老公又不是養不起你。」

楊梅笑了笑,沒說話。

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和凌嬌永遠都不可能成為朋友,既然如此,就省了口水吧。

但這種敷衍的態度惹惱了凌嬌。

「喂,你聾子啊?跟你說話呢!懂不懂什麼叫尊重?」

楊梅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這種人,也配讓我尊重?」

凌嬌心裡猛然一驚。

難道,楊梅已經知道了她在外面做的那些事?要不然,她為什麼是這種神情和語氣?

是了,肯定是!君少將那麼厲害,要查出自己的醜事太容易了,他那麼喜歡楊梅,把這些事告訴楊梅有什麼好奇怪的。

所以,楊梅才會話裡有話,她分是在嘲諷自己,在看自己的笑話

一種強烈的羞恥感湧上心頭,凌嬌咬牙忍住了內心的悲憤,罕見地沒有發脾氣,拿起桌上的飯盒扭頭走出了寢室。

林小清嘀咕道:「這人又咋的了?那臉色難看的,跟吃屎了似的」

楊梅聳肩,「不造埃」

事實上,楊梅是真的不知道,當初為了懲罰凌嬌,君明遠確實曾經讓人間接地給施古傳了個話,但後來的事他就沒管了。

他是干大事的人,公事都忙得不可開交,誰有時間整天盯著一個礙眼的女人。

所以,凌嬌完全是疑心生暗鬼而已。

眨眼又一個月過去,終於入了夏。

難得這一天太陽不猛,恰逢周末,楊梅便跟君明遠商量了一下,準備帶四胞胎下山,去帝都街頭逛逛。

四胞胎從出生到現在,快十個月了,除了在明月山莊里打滾賣萌,還從來沒出去過,也是時候讓他們接觸下外面的花花世界了。

臨出門前,楊梅突然靈機一動,跑進衣帽間翻出了幾套小衣服分別塞給四個月嫂,讓她們給四胞胎換上。

月嫂們一打開,傻了眼,然後強忍著笑換好了。

等四胞胎被送到門口等待的君明遠和沈月珠面前時,君明遠臉黑了,沈月珠笑得直不起腰。

大寶沈千尋和二寶沈千禧穿的是粉色公主裙,配上圓溜溜的大眼睛,毛茸茸的頭髮,簡直像洋娃娃一樣可愛。

三寶沈帥和四寶沈鈺則穿的是黑色小西裝,咳咳,雖然是開襠褲,依然萌的一塌糊塗。

公主裙的胸前用綵線了幾個字——「我爸爸超帥」。

小西裝的褲子上同樣了幾個字——「我媽媽超凶」。

君明遠:「我超尷尬的。」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