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末末修仙>第三百一十九章 丹道大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丹道大成

小說:末末修仙| 作者:初午| 類別:玄幻魔法

回顧半生,回顧上一世,成為修士之前,自己其實是過得憋屈的,而在成為修士之後也不見安穩。

這一路,多少追殺,多少刀光劍影,自己走過來了。而當下,也還有多少敵人在等著自己。曾經百草閣的掌門還在等著自己,整個丹塔也對自己虎視眈眈。

修鍊到底是為了什麼?

她明明是閉著眼,但卻看到了前世自己的父母牽著手,站在身前,嘴角含笑慈愛的望著她,那眼神似乎在說:「閨女呀,你一定要活著,要好好活著,替我們多看看這個世界,多享受這美好的時光。」

丹田之內,小黑龍在雲層里翻騰,銅鈴一樣的兩隻龍眼,卻一直望著某處,似乎想要衝出去,想要在真正的大海之上,藍天之下自由自在的翱翔。

李末眼前又突然浮現了自己最開始煉製山河鼎的那一天,對那名煉器師所說的話。

「總有一天,我這山河鼎能夠煉化萬物為丹,鎮壓山河為我證道。」

心中似乎多了什麼東西,在一片混沌中多了一點亮光,這亮光照耀著,慢慢的撥開了混沌,地上出現了一條漸漸清晰的路。

李末在心中默默的念道:「我還不懂道是什麼,但我想要變強,想要能夠自由自在的翱翔天地間,想要更愜意的看著這個世界,享受時光。如果一定要說出一個答案,那麼道就是一條路,路的這頭就是現在的我,路的那頭卻是未知,我的道就是把這條路走得更遠,讓沿途的風景更美。」

「嗡嗡」原本已經平靜的山河鼎,再次開始搖晃起來,然後有一股霧氣從鼎內飄散出來,擴散出去,台上台下所有的人明明沒有聞到任何特別的味道,但卻感覺一股濃郁的丹香湧入心間,似乎腦海里,有什麼東西變得更加清晰了,但想要再次研究一番又感覺什麼也沒有發生。

李末終於睜開了眼睛,如同在一片黑暗中終於點亮了一盞明燈,是唯一的光明,那麼亮,那麼迷人。

她雙手如飛,不斷的掐動指訣,將鼎內那雞蛋大的一團固體,凝練得更校在她的操控下,已經凝固的靈液歡快的旋轉著,每一次旋轉都會變小一絲,此刻,沒有了絲毫想要反抗的意念。

距離收徒大會的開始,已經過了一個月了,廣場上空的烏雲也動了,被雷電劈開,四散開來,而後又聚合。

黑星城的大陣沒有阻止丹雷的進入,但卻自發的護住了李末,當前面三道雷劫在山河鼎上劈過之後,後面六道雷劫都是朝著李末劈來,卻被大陣給攔住了。

毫髮無傷的李末,心裡還在想著,這黑星城真是一個煉製寶丹的好地方,朋友們再也不用擔心我煉丹被雷劈了。

丹劫結束,山河鼎自動把鼎蓋打開,一粒純白色卻布有黑色道紋的丹藥飛了出來,在半空中停頓了一會,就朝著高台後方人少的方向飛去,李末縱身一躍,抓住了它,將它裝入玉瓶之中,那丹藥還在不停的掙扎。

李末手握小玉瓶,低聲說道:「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問道丹,我是你的創造者,丹仙子。」

也不知道這粒問道丹有沒有意識,能否聽懂李末的話,但它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躺在玉瓶之中,不再掙扎了。

不止是台下的那些煉丹師們,就是沒有煉丹經驗的普通修士也還沒從方才的震撼中醒悟過來:我們,居然見證了一粒八品寶丹的出世。

等此處的事件被傳出去,也不知道那些之前離開的人會不會後悔,他們走的時候並不知道李末在煉製八品寶丹,就是知道了也不相信她會成功,她實在太過年輕了。

落落激動的飛撲到李末懷裡,說道:「末末,你居然練出了八品寶丹,你丹道大成了1

李末輕輕的笑著,回道:「是啊,我現在是真正的煉丹大師了,落落,這一切還要多謝你。」

把落落再次送到白靈兒的懷裡,李末走到高台中間,負手而立,她原本應該俯視著台下的這些人,但是她沒有這麼做,而是微抬下頜,對著這一片安靜說道:「諸位,我丹仙子有意收徒,可有人願意拜我為師?」

這就是靜夜裡的一道驚雷,一下子就把台下的煉丹師給炸醒了。

這些很多原本都只是隨意來看看,就是有離開司徒家想法的,也沒有拜李末為師的打算。從第一丹藥世家脫離出來,卻去拜一家小小的丹藥鋪子老闆為師,這不是越過越回去嗎?

但現在,他們剛剛見證了一粒八品寶丹的出世,見識了李末精妙得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高超煉丹術,想法也全都變了。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丹藥鋪老闆,這是一個丹道大師,是一個前無古人,只怕還會後無來者的丹道天才,拜她為師,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對台下說完那麼一句話,李末也不管台下鬧哄哄,直接走到高台一側,挨著白靈兒坐了下來。

高人都是高冷的。

南宮浩從桌子後面站起來,把一個乾坤袋遞給李末,就走到高台中間,組織選徒大會了。

這是李末之前跟落落商量好的方法,就採用擂台戰,卻不比現場煉丹,而是只論丹道。

最先跳上高台的是一名白髮白須的老者,只聽他說道:「老夫白眉真人,壽元已經四百多歲,十五歲開始學習煉丹,至今已有四百年。丹道無先後,達者為師,老夫願拜丹仙子為師,為表誠意,老夫願意第一個上來,誰要與老夫比試一場論道?」

他話音落地,就又跳上一名中年微胖的煉丹師,與白眉真人展開了一場激烈的辯駁,但中年煉丹師很快就敗下陣來,灰溜溜的跳下台去了。

這種比試,也不需要評委,大家都是明眼人,誰高誰低一看就知,答不上對方的問題,或者自覺對方的理解比你強,就自己下台了,難道還等著被人出聲趕嗎?

這白眉道人四百多歲的高齡也不是白活的,過五關斬六將,生生堅持了十一回合才被一名樣貌年輕的女煉丹師給趕下擂台了。

從始至終,李末就沒有發表過任何言論,只是認真聽著。雖說她的丹道已經很高了,但聽著這些人發表自己對丹道的看法,居然也有了一些啟發。當然,對這些上台的煉丹師,也有了一個很直觀的評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