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七零俏時光>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結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結局

小說:七零俏時光| 作者:旎旎| 類別:歷史穿越

兩年後的二零零四年,十一是小一和小雙兩人婚禮的日子,這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

正好沈氏的連鎖酒店開到了省城,沈浪直接把婚禮都放在了自家沈氏的酒店裡了。

而沈家這邊只會來直系親屬,因為這邊辦完以後還會在京都那邊再辦一次,那個時候就都是沈家那邊的親戚為主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這兩人是異地戀呢,黃家的根基又都在省城這邊,也不可能叫所有的親朋友好友都跑那麼遠去京都參加婚禮。

頂樓的兩個豪華套間如今成了兩姐妹的新房,小一和小雙兩個已經從省軍區的家裡接過來了,分別在相鄰的兩個房間里化妝、等待婚禮的開始,沈浪和洛超兩個人則陪在雙方父母的身後接待來賓。

黃劍鋒和洛明宇兩個都是一身筆挺的軍裝,很是威武不凡。

雖說洛明宇長得更好一些,可黃劍鋒的那種威嚴冷峻的氣息也不能讓人小瞧。

沈浪的爸爸也是做了這麼多年的生意的人了,對於這個親家還是非常滿意的,他也沒想到自家兒子找的媳婦兒這麼有背景,以後自家的生意又有幾分保障了。

所以他很是自然地跟黃劍鋒和洛明宇兩個找話題說,男人家這邊倒是言笑晏晏的。

而女人家那邊就有些尷尬了,簡丹心裡很不好受,她的兩個心肝寶貝以後就是別人家的媳婦兒了,原來一下同時擁有兩個寶貝,現在是同時失去兩個寶貝,這讓她的心裡的落差太大了,就是知道准女婿們都是真心對待自己的女兒們,可她心裡仍是邁不過那道坎。

所以,她這個時候對陳欣然都沒啥好臉色了,她捨不得啊!

倒是陳欣然知道簡丹心裡的難受,又因為跟她這麼多年的關係了,所以正在不遺餘力地逗簡丹開心呢。

沈浪的媽媽曾佩是個五十多歲的貴婦人,嫻靜溫柔,時不時地附和著陳欣然的話,也是極力想將親家母的情緒調動起來。

幾人正說著話呢,簡文曉和張怡領著張茜一家子過來了。

簡文曉這幾年老實了許多,也不出去談他的「跨國大生意」了,因為大女婿說了,以後再要知道他出去做什麼生意,以後他就不會管了。

這話可是省軍區司令員說出來的,簡文曉自是不會覺得這話只是說說而已,所以這幾年很是安生地和張怡兩個過日子,還幫著張茜帶孩子,倒也能其樂融融。

只是見到黃劍鋒的時候,簡文曉還是有些不自然,怎麼說自己也是岳父大人,卻是讓女婿給教訓了,他這個時候完全記不起自己都干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了。

洛超是認得簡文曉的,自家岳父能惹這個外公,可自己哪裡敢,趕緊上前招呼。

沈浪也不甘落後,將簡文曉一行人請到了自家父母跟前做介紹,這才讓簡文曉覺得自己受到了重視。

只是簡文曉也看出這沈家不一般,哪裡敢拿喬,很是熱情地跟沈浪的父母招呼了一圈。

洛明宇和陳欣然也過來跟簡文曉打招呼,這讓簡文曉覺得自己的面子足了,臉上的笑容方才真誠起來,還對著兩個外孫女婿說了祝福的話。

簡丹也沒怎麼理簡文曉,她對自家這個爹也算是失望到家了,倒是對這張怡和張茜兩個還熱情一些。

送走這一家子,簡丹才看到他們身後還站著自家大哥簡靖。

她也沒想到簡靖如今是這副蒼老的模樣,看上去比簡文曉的年紀還要大,再也沒有原來的意氣風發、囂張跋扈的模樣了。

簡靖看到簡丹看過來,他心裡其實羞愧極了,自己要不是這個妹妹最後不計前嫌,都不知道會落到什麼樣的下常

如今沒了李小雪和簡思,他在簡單生活的日子很好,雖說不是什麼重要部門,可過得踏實無比,比起原來那種只知道醉生夢死的生活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他哂笑著對著簡丹點點頭,又對著兩個外甥女婿說了祝福的話,連黃劍鋒的臉都沒敢看就跟著簡文曉幾個的身後進去了。

簡丹心裡還沒唏噓完,她一輩子也逃不開的冤家對頭來了。

邱明芳領著黃劍明和後來找的媳婦兒張芷蓉來了,她最疼愛的黃舸卻沒來。

當然今天這種場合,說實在的黃舸來不來,簡丹也不會在意,就是邱明芳幾個來不來,簡丹都不在意,她的女兒完全不需要這些人的祝福。

邱明芳如今已經有七十八歲了,老得很厲害,乾巴瘦不說還滿頭銀髮,臉上的皺紋重重疊疊的,只是嘴角下彎,一副瞧不起人的樣子。

能不老么,黃劍明開始的時候根本就不讓邱明芳省心,做什麼工作都是做不了幾天就要換,不說存錢了,就是過日子都有些緊張,要不是邱明芳的離休工資,都不知道能不能養活家裡這麼多人。

黃舸讓孫滿秀攛掇著整天回來跟黃劍明干架,總是找繼母張芷蓉的茬,邱明芳還縱容他,更是將家裡鬧得翻天覆地的。

要不是張芷蓉這個人逆來順受的,黃劍明也是真心喜歡張芷蓉,為了黃舸的折騰不知道在張芷蓉這裡賠了多少小心,方才讓這個家沒有徹底散了。

不過,黃劍明從這以後就對邱明芳也有些意見了,對邱明芳也沒有那麼恭敬了。

甚至,他還帶著張芷蓉出去租房住,而且還做成了一樁買賣。

從那以後,黃劍明的好日子彷彿就這樣來了一樣,生意倒是越做越順,雖是做得不大,可足夠一家子開銷了。

有時候夫妻兩個回邱明芳那邊吃飯,邱明芳就能看到張芷蓉手上和脖子上時不時能多出點什麼黃燦燦、亮晶晶的東西來。

邱明芳心裡就很不舒服,自家兒子從來沒給自己買過什麼,卻是給這個狐狸精買,還有張芷蓉的新衣服,那是層出不窮的,每次來都能換一套新的。

為了跟張芷蓉比,邱明芳不管自己的年紀,時不時也會去商場買衣服,還不管顏色鮮嫩與否,搞得黃劍明看自家老娘跟看怪物一樣。

今天邱明芳也是為了來簡丹面前顯擺顯擺,做了一套墨綠色底子印深紅色花的套裙,脖子上掛的是金項鏈,手上還帶著翡翠手鐲。

看到簡丹,邱明芳的下巴抬得高高的,好似一隻驕傲的大公雞。

簡丹都沒理她,直接跟張芷蓉說話去了。

張芷蓉跟原來的孫滿秀比起來簡直就是兩個極端,她是個溫柔又靦腆的女人,比起簡丹還要小一歲,簡丹倒是很喜歡這個小嫂子。

邱明芳看著簡丹連眼風都不帶掃自己一下的,很是生氣,可惜生氣也沒用,這個女人有自己那個傻兒子護著,根本就不會怕自己。

黃劍鋒見自家媳婦兒都不理,只能硬著頭皮上來跟邱明芳打招呼。

他其實很是不想讓邱明芳過來,因為他知道自家老娘每次跟媳婦兒見面都是刀光劍影,鬧得不可開交。

雖說媳婦兒每次都不會理會邱明芳,可邱明芳卻是樂此不疲,好似簡丹不理她,她就佔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今天是自家兩個閨女大喜的日子,要不是怕鬧起來晦氣,他才不會怕她鬧。

邱明芳見平日里對自己木著一張臉的小兒子客氣起來,還真是有些受寵若驚的。

要知道自從老頭子去世以後,小兒子就對她沒個好臉色,就是去看她也只是將東西往家裡一放,說兩句話就走了,連水都不會喝一口。

她得意地沖著還在跟張芷蓉拉家常的簡丹看了一眼,然後趾高氣昂地跟兩個親家見了面,在黃劍鋒和黃劍明的陪同下進了宴會大廳。

看到邱明芳進去了,張芷蓉方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對簡丹說道:「丹姐,我可是怕死這老太婆了,那眼睛跟刀子一樣,我只能敗下陣來了。」

簡丹笑著說道:「你也是,怕什麼,又不吃她的、不穿她的。」

張芷蓉搖頭:「我現在都不敢把我的女兒帶到家裡來,真怕嚇著我女兒。」

她也是個比較倒霉的,跟前夫離婚了,只是兩人有個女兒。

當時離婚的時候,前夫不願意離婚,只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經常打罵張芷蓉,所以張芷蓉死活也不肯跟他過下去了。

前夫也夠光棍,既然非要離婚,那麼他什麼都要就是不要孩子。

張芷蓉凈身出戶不算,還領著個孩子,前夫一分錢贍養費不給,還讓張芷蓉賠了一千塊錢,那個時候的一千塊算是把張芷蓉的家底給扒拉乾淨了。

她娘家條件不好,哥哥嫂子也不能容她帶著孩子回來祝

父母年歲大了,不敢跟哥嫂頂,所以她只能是在娘家附近租了個房子,也算是有個照應。

可惜她嫂子厲害,不讓娘家媽幫忙帶孩子,張芷蓉要上班,沒轍只好找了個願意看孩子的老太太幫忙看孩子,等下班了再去老太太家裡領回來。

哪知道結了婚,孩子還是不能接過來,黃劍明倒是無所謂,可邱明芳不肯,黃舸更加不幹。

孫滿秀那邊說了,自己孩子還看不過來,還幫人家養孩子,不行。

張芷蓉只好還是讓那個老太太幫忙帶孩子,晚上也睡在老太太家裡,自己每月多給一些錢給老太太。

簡丹也真的可憐那個小姑娘,三歲就父母離婚,還一直不在母親身邊長大。

雖說張芷蓉說那個老太太對小姑娘很好,可終歸不是在自己父母身邊長大呀!

「芷蓉,今天怎麼不把小婷帶過來玩玩,也跟姐姐們一起熱鬧熱鬧。」簡丹想起那個有些瘦弱的小姑娘,就忍不住跟張芷蓉說道。

張芷蓉搖頭:「我今天要是帶小婷過來,咱婆婆……,我可不能給兩個大侄女惹禍。」

簡丹想起邱明芳那個性子,也知道張芷蓉說得對,可她又覺得張芷蓉太好說話,導致那個惡婆婆變本加厲的。

只是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活法,簡丹也沒辦法改變一個人的性格,她只好說道:「那以後多帶小婷上我家裡來玩吧,放寒暑假你要是放心的話,我也可以帶她去我那邊的山莊住一段時間。」

張芷蓉沒想到對婆婆冷淡如水的簡丹,對自己的女兒這麼好,她的眼裡迅速湧上一股熱流,只是想起這是人家嫁女的好日子,忍了又忍,方才將那股子熱流給憋了回去。

簡丹知道張芷蓉很激動,拍了拍她的手說道:「行了,先進去坐吧1

剛送走張芷蓉,陳欣然湊了過來:「哎,這是你那個新嫂子?」

簡丹瞪了她一眼:「瞎說什麼呢,還新嫂子舊嫂子的。」

陳欣然嘖嘖說道:「沒想到黃劍明那傢伙居然能找一個這麼漂亮的,丹丹,只比你差了那麼一點點呢。」

簡丹拿她沒轍,只好指著門口說道:「哎,張芳芳來了1

陳欣然抬頭看去,果然是張芳芳出現在了門口。

張芳芳的會計師事務所如今管著簡丹所有企業的賬,陳欣然自然跟她很熟,沖著張芳芳招呼道:「芳芳,這邊。」

「哎,恭喜恭喜啊,沒想到你們居然做了親家1張芳芳一個人先跑了過來,她如今一副女強人的形象,幹練的短髮抿在耳後,露出光潔的額頭。

簡丹笑著說道:「同喜同喜!你家寶寶呢?」

張芳芳結婚比較晚,都是讓娘家給拖累的,她把娘家的事情都解決了以後才找了個人結婚,這人選卻是讓人大跌眼鏡,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實巴交的男人。

這男人很早就死了老婆,不過他老婆卻是自己病死的,為了給前面的老婆治病,這男人將自己的積蓄都花光了。

很多人都說那男人傻,也沒人願意嫁給這樣一無所有的鰥夫。

可就是這點讓張芳芳動了心,他能對前面那個這麼好,也不會對自己差到哪裡去。

於是兩人就開始了溫馨的婚姻生活,果然,那男人特別細緻貼心,對張芳芳那個好,比她娘家媽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張芳芳的娘家媽哪裡肯這樣放過跟搖錢樹一樣的女兒,還是經常打著弟弟兒子的旗號問張芳芳要錢要物的。

開始的時候,張芳芳對弟弟家的兒子還是很不錯的,什麼上中學要交擇校費,什麼過年時候的壓歲錢,那都不用人說。

她畢竟覺得自己手裡還是有幾個子的,而小侄子也跟自己沒有什麼過節。

哪裡知道這一下就賴上了,弟弟和弟媳婦兩個整日里算計怎樣通過小侄子能多弄些錢。

小侄子也越來越勢力,如果張芳芳不給錢給物,他根本就不理張芳芳。

張芳芳後來完全醒悟了,nnD,自己又不是不能生,生一個貼心的就是了。

她倒是想得開了,雖說不容易懷上,可她直接做試管嬰兒。

雖說也經歷了幾年的波折,可如今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一個健康又漂亮的男孩子,已經四歲了。

只是在她這個年紀來說,生孩子還是晚了些。

張芳芳的老公毅然辭去工作,專心在家裡帶孩子。

簡丹如今都羨慕張芳芳的日子,她老公完全把家裡的事情都攬過去了,張芳芳只要專心把會計師事務所做好就行了。

「吶,他爸領著呢。」張芳芳轉頭指著正進門的父子兩個。

那個男人看著其貌不揚,可對人特別真誠又體貼,張芳芳算是過上好日子了。

他手裡牽著的正是那個歷盡千辛萬苦得來的寶貝兒子,小傢伙長得很好看,大大的眼睛跟張芳芳如出一轍,如果說非要找個像那個男人的地方,就只有那堅毅挺拔的鼻子了。

寶寶很有禮貌,還沒等張芳芳和爸爸介紹,他早就甜甜地開始招呼起來,什麼阿姨叔叔的,稚嫩清脆的童聲叫得人的心都酥了。

對於張芳芳的轉變,簡丹還是很高興的,畢竟她是自己來到這裡第一個認得的人,也是第一個對自己示好的人,雖說那個時候她的示好是帶著目的性的。

現在的張芳芳就很對簡丹的胃口了,爽朗大方,一點沒了原來的小家子氣。

張芳芳剛進去沒多久,門口就出現了小科和娜娜,兩個人都已經過了三十,就連最是活潑好動的娜娜都已經沉穩了不少,更別提從小就穩重的小科了。

彭老爺子和彭老太太在三年前已經雙雙過世,他們也算是高壽了,所以大家都有心理準備,不算太悲傷。

彭家大房那邊已經在軍界佔有一席重要地位,所以其他幾房就沒有再往那方面發展了。

小科已經在省/委當了兩年的秘書,所以省城政界這邊他是最熟悉靈通的了。

他愛人趙艾琳也跟著小科調到這邊來了,就連彭澤宇也跟著父母到省城這邊讀書了。

娜娜的老公徐留揚跟簡岳是一個研究所的,是那種典型的書獃子,不過很有才華,對娜娜也很好,兩人已經有了一個十歲的女兒,這回一家三口都來了。

簡丹看著這兩家人,心裡也不禁感慨萬千,三十年前第一次看到這兩個小傢伙時候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如今都已經結婚生子了。

可惜簡岳有個重要的實驗不能脫身,只有季素芳帶著簡鑫早就過來了。

郭老太太和周阿姨兩個也早早就從勝利村過來了,不光是他們過來了,還有一部分勝利村的老鄉也都來了,他們有相當一部分是看著兩個女孩子長大的,自然是要來熱鬧熱鬧的。

大家都歡聲笑語不斷,只有邱明芳眼珠子都要紅了,不過是兩個丫頭片子,小兒子和小兒媳居然搞出這樣大的場面,而黃家唯一的孫子黃舸的婚禮卻是那樣寒酸。

邱明芳心裡如何能平靜得下來,可她又知道自己在這裡鬧也是無濟於事,只能早早地就退了出去,省得看得眼睛滴血。

對於邱明芳的早退,簡丹絲毫不在意,如果她敢在婚宴上鬧騰,她就敢讓她一個月不能說話,省得她停不住嘴。

到了晚上,簡丹和黃劍鋒兩個躺到床上了,簡丹又不禁感嘆:「阿鋒,兩個女兒的新婚之夜呢,以後就剩咱們兩個了。」

黃劍鋒摟過簡丹:「丹丹,放心呢,我會永遠陪著你的。等我兩年,我退下來,咱們就去走遍祖國的大江南北。」

「哪裡敢呢,再過兩年,她們還不得生小寶寶了,我還想幫著她們看孩子呢。」簡丹說道。

黃劍鋒無奈:「我看以後你可不會孤單寂寞,反而是會忙得腳朝天,連我都顧不上的。」

他沒想到的是真是一語成讖啊,兩年後的簡丹還真是被四個小傢伙給折騰壞了。

不過,這樣的折騰,簡丹只會覺得幸福,來到這個世界的日子越過越舒心,也不用擔心以後的末世,真是美好的時光。

這一世,簡丹才覺得日子原來是這麼俏麗美好,讓人沉醉!

2

  • (快捷鍵:←)
  • 七零俏時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