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農女種田:山裡漢子獨寵妻>第1476章 亂扣屎盆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76章 亂扣屎盆子

小說:農女種田:山裡漢子獨寵妻| 作者:陸成豐| 類別:科幻小說

溫小雅這番話,將她爹溫南天都搬了出來。

目的,自然是讓穆雙雙知道,她溫小雅不是孤身一人,她身後還有她爹溫南天。

變相的,也就是用權勢壓人。

「什麼都可以?」穆雙雙問。

「當然1溫小雅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明顯了。

她覺得穆雙雙也不過如此。

她問自己條件,肯定是起了仍了陸元豐,過好日子的心思。

等她一拿自己的東西,她就去告訴陸元豐。

讓他知道,他心心念念的未婚妻,也不過如此。

不過是個自私自利,視錢財如生命的賤女人。

「包括溫小姐的命?包括讓陸元豐躺著就做將軍?包括你現在削髮為尼,二十年不得還俗?」

穆雙雙可不是好欺負的。

要陸元豐,先去尼姑庵,做二十年姑子吧!

溫小雅若今年十六,真當了二十年尼姑,搞不好,都閉經了,還談什麼成親生子,還談什麼和陸元豐過雙宿雙棲的生活?

「你……穆雙雙,你別不知道好歹,以我的身份和地位,我隨時可以讓你在軍營消失1

溫小雅威脅穆雙雙。

她想著,錢財既然不能打動眼前的女人,那就來硬的。

就算是嚇,也要嚇退這女人!

「也是,溫小姐是溫大將軍的女兒,身份地位,自然不是我這山村野婦能比的!只是溫小姐聽過一句話沒?

防民之口,勝於防川!

溫江軍戎馬一生,外頭說到溫將軍,必然離不開忠義二字,你利用他的職權,讓我消失,我是消失了,你覺得這事兒,不會被人議論?

到時候,溫將軍被破壞的聲譽,溫小姐來彌補嗎?」

穆雙雙從來就不信,溫小雅有能力讓她在軍營里消失。

更加不會因為這種不切實進的話,而退縮半步。

「呵,我還以為陸元豐的未婚妻,是什麼老實人,原來也是個油嘴滑舌,牙尖嘴利的!

陸元豐該不是被你騙了,才要娶你的吧?」

溫小雅腦子裡突然閃過這個想法,並且她馬上決定去告訴陸元豐。

「溫小姐,我要是你,我肯定不會去告這個狀,因為你一去,陸元豐就會知道,你來找了我!

到時候,我要哭一下,說你侮辱我,你覺得他這輩子,還能給你好臉色看?」

「你……你別得意1溫小雅生氣的跺了跺腳。

「陸元豐不會真的喜歡你的,他不過是哄哄你,等你被拋棄那天,你哭爹喊娘吧?1

溫小雅這會兒,是真的生氣了。

若是可以,她是真的想弄死眼前的女人。

這麼囂張,根本配不上陸元豐。

「希望那天出現的時候,溫小姐還沒嫁出去1穆雙雙繼續挑釁溫小雅。

「你……看掌1

溫小雅突然出手,直接就是一巴掌朝著穆雙雙揮舞過來。

穆雙雙怒了,說不過,就打,這溫小雅未免也太霸道了些。

當即,穆雙雙也不留情面了。

她閃過這一巴掌,閃身到了溫小雅身後,一個用力,踹在了溫小雅的背上。

人自然被摔成了狗吃屎!

溫小雅的手上破了皮兒,她快速爬了起來,指著穆雙雙道:「你原是練家子的,那我就不客氣了。穆雙雙,受死吧1

溫小雅這聲吼的大極了,伙房裡,有人聽到,出來看情況。『

瞅見溫小雅舉起拳頭,朝著穆雙雙揮舞過去。

來了人,穆雙雙就更有力氣教訓這個溫小雅了。

反正,她又不是先動手的證明了!

迎上溫小雅的拳頭,穆雙雙也不躲藏了。

溫小雅用拳頭,她用拳頭。

溫小雅用腳,她有腳。

反正半分也不輸給溫小雅。

幾個回合下來,溫小雅沒佔到便宜,人反而被穆雙雙當成猴子一樣戲耍。

眼看著她每一拳,每一腿,都踢不中人,溫小雅怒了。

就在這時候,她看見旁邊有一口大鍋,大鍋里,放著燃燒的柴禾。

溫小雅顧不得其他,她飛速上前,一腳踹飛了鐵鍋。

鐵鍋朝著穆雙雙的方向飛來,穆雙雙快速閃開了。

鐵鍋重重的砸在地上,裡頭火把飛了出來,點燃了附近的營帳。

火勢一下子就大了起來,看到這副情況,溫小雅蒙了。

伙房的人,反應過來,大喊一聲,「救火礙…」

營地,一時間亂成一團,所有人都開始救火。

可到底因為火勢太大,損失了三個營帳。

穆雙雙連同溫小雅,一起被帶到了溫南天的營帳,連帶的,還有伙房幾個看熱鬧的。

溫南天見到穆雙雙,張嘴就責備。

「你這丫頭,到底咋回事兒,才來軍營,就將我營帳弄成這樣,你趕緊收拾東西,給我離開這裡1

「主帥,這件事肯定和雙雙沒關係,請你問清楚之後,再做定奪1陸元豐朝溫南天作揖。

一旁的程大剛也跟著道:「南小子,你這審問,審問的是個啥?

屈打成招?還是欲加之罪?你事情都不清楚,就說人小丫頭有錯,你知道小丫頭是誰嗎?」

溫南天不說話,程大剛就道:「她可是你舅媽的乾女兒!你舅媽雖然跟著我,成了個啥都不是的普通婦人,可你別忘了,她背後是誰1

白氏不是啥小人物,在京城,聽過白家名聲的人,不在少數。

程大剛說穆雙雙是白氏的乾女兒,無形中,就是在提升穆雙雙的身份。

只是,這輩分有些亂套了。

原本,穆雙雙應該是喊白氏做奶奶的,現在成了叫娘了,

相應的,溫南天也就成了穆雙雙的哥哥。

程大剛是個粗人,沒想那麼多。

她之所以說乾女兒,不說干孫女,還是怕隔了太多輩,壓不住溫南天。

「舅舅,您不能為了救這丫頭,說這樣的玩笑話啊,我舅媽不會同意的1溫南天臉色有些難看。

「她同不同意是她的事兒,你欺負這小丫頭就不行!

丫頭,你自己說,到底是咋回事兒,那火是誰踢倒的,一五一十的說清楚,我給你撐腰1

程大剛沖穆雙雙道。

穆雙雙本就沒想忍,她決定將自己見到的,都和在場的人說,至於溫小雅的面子,她可不管。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