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章 顯擺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章 顯擺一下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從穿過來的第一天,林夢瑤從最初的不知所措到處置坦然,只用了三天。她一向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既然已經過來了,也不知道怎麼回去,那就老老實實做個兩三百年以前的古人吧。

半個月里,林夢瑤裝聾作啞,逃過了身邊人的眼睛。恰巧,她又遇上原身參加選秀,跟著教養嬤嬤學了好些古人的禮儀和言談舉止方面的講究,才成功地將自己偽裝成了一個滿人貴族小姐。

當她意識到自己穿成了鈕祜祿蘭琴的那刻起,除了震驚,還是震驚。此時是康熙43年,她的這個「老爹」叫凌柱,四品典儀,她當場就內牛滿面了。

尼瑪,乾隆的親娘就是這個姓,而且雍正的小老婆里也正好有個是姓鈕祜祿的,其父正是四品典儀鈕祜祿凌柱。

哦!林夢瑤當場就傻了。她盡然穿成了據說是清朝最有福氣的人。

人家穿的都是什麼寵妃或者皇后,她居然穿成了個未出嫁的格格,尼瑪後面的爭寵啊,宅斗啊,甚至宮斗啊,都要自己一一去體驗了么!!

有點怕怕呀!!本姑娘只想舒舒坦坦過富貴生活,不想鬥來鬥去呀!如果真的如歷史所載,她真的會入四貝勒的后宅嗎?她會是那些久居大宅後院,乃至深宮裡美貌婦人的對手嗎?會不會被整得很慘,又能不能得到雍正的寵愛!!

經過多次試探和從那個一見到自己就喜歡哭的額娘的嘴裡知曉,蘭琴今年十三歲,是家裡的三格格,嫡出。她上面有一個同胞哥哥,和一個庶出的姐姐,下面的也都是庶出的妹妹弟弟了。

剛剛,她是故意的!故意把自己的膝蓋磕青了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落選,好逃過康熙那老爺子的蹂躪。

康熙8歲登基,現在是康熙43年,那麼他今年應該是51歲了。對於已經年過三十的林夢瑤來說,那也絕對是個老大叔了!她雖然是個剩女,但是也不想自己妥善保管了三十年的清白就被一個老牛給啃了呀,開玩笑!!

從銅鏡里看,蘭琴長得還真是不錯的。不算那種花容月貌的大美人,但是在滿人裡面,她也算得上容貌端正,氣質嫻雅。何況,此時她還剛剛13歲,完全是個未成年人,好不好,等過幾年長開了,才能看出是不是美人。

「三妹妹,聽說你不舒服,我們來看看你。」一個悅耳的聲音,伴隨著一陣推門的聲響傳來。一陣陣環佩叮噹響后,蘭琴趕緊趟下來,側頭透過紗帳看到雪兒正領著兩個穿著旗裝的年輕女子進來了。

她認識這個聲音,是鈕祜祿荷蘭,她的二姐姐,庶出,凌柱的愛妾楊氏所生。剛醒過來那幾天,這個姐姐經常來看她。

雪兒立刻用如意結勾起紗帳,又將雲琴扶起來坐正了,才退侍到一旁。

「二姐姐,五妹妹來了。快坐1蘭琴扯出一抹笑意,微微有些蒼白的臉,顯得弱不經風。

二格格荷蘭,梳著一個軟翅頭,上面密密地簪著一些漂亮精緻的紗花,其中還點綴著一些金制的金釵,她走到床邊順勢就坐了下來。

五格格馨怡年紀還小,才剛滿11歲,梳著一個兩把頭,只在左右髻上各簪了一朵銀制的壓頭花,就站在了二格格身邊。

「三妹妹,我看你臉色不好。那天落水后,救起來就沒好利索嗎?」二格格關切地問著。

不知道為何,蘭琴一眼就看出這個二姐姐並不是真的關心自己,她那張美貌動人的笑臉後面隱藏著憎恨和嫉妒。

要是擱到之前的那個蘭琴,一準會被眼前這個慈愛的姐姐所迷惑,對她真心相待,傾吐煩惱。

可是現在,林夢瑤那顆久經世故的心,這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片子的一言一行,她還是號得准脈的。

「多謝姐姐關懷,我只是剛剛試穿娘送過來的禮服累了,小睡一會兒。」她淡淡地說,可是話里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我才是要去參選的人,你少打主意了。

雖然她完全不記得原身的記憶,但是憑著女人的直覺,這個漂亮妹紙絕對是表裡不一的。

果然,荷蘭的眼裡閃過一絲嫉妒和渴望的神色,雖然一轉即逝,但還是被她撲捉到了。

她聽雪兒說,這個荷蘭是楊氏所生,仗著阿瑪寵愛,楊氏母女一直囂張跋扈,這幾年又連生了兩個庶弟,楊氏的勢頭開始壓過她的「額娘」了。

荷蘭很像她的母親,漢軍旗出生,長得明媚妖嬈,確實比蘭琴多幾分姿色。

今年選秀,她已經15歲了,錯過了上一次選秀,這一次又被嫡出的妹妹搶了,心裡別提有多不痛快了。

可是,誰叫她是庶出呢!!

從順治皇帝開始的,從八旗女子中挑選出中意的少女作為內廷的后妃就成為了清廷的一種制度。但是,凡是家裡有兩位以上適齡的女孩,要以嫡出為尊為先。

這不,15歲的荷蘭因為晚生了一年而錯過了上一個三年的選秀,這次選秀又與她無緣了。

雖然林夢瑤對「額娘」一點感情都沒有,但是好歹也是原身的額娘不是,她也看不過她被人欺負了!

「聽說阿瑪為了三姐姐選秀,特意請了京里會蘇繡的兩個娘為姐姐裁衣刺繡呢1五妹妹馨怡嘴無遮攔地說道。她是另一個小妾劉氏所生,平時喜歡跟在二姐姐身邊,是個沒什麼頭腦和心眼的性子。

荷蘭白了她一眼,只見五妹妹便渾身一顫,害怕地閉了嘴。

「雪兒,你去柜子把那三件衣服拿出來,給二姐姐和五妹妹看看吧。」蘭琴看在眼裡,卻笑著對一旁的雪兒道。

聞言,荷蘭臉上的笑意漸漸收了,心裡卻也有幾分狐疑:她怎麼沒了平日的平順柔弱?

雪兒疑惑了一下,便走到柜子邊,打了開來,拿出來三件新做的衣裳。可是她心裡卻在嘀咕:格格這是怎麼了?以前要是老爺賞賜了她什麼,可是從來都不會拿出來顯擺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