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章 額娘的苦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章 額娘的苦衷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三件旗裝袍子,全部都是上好的綢緞所制。一件粉紅色的,繡的是百花引蝶。那大團大團的菊花真正是繡得逼真極了,一根根細長的花瓣,片片可見。那隻俏麗的蝴蝶更是栩栩如生。領口和袖口都用了七彩金線鎖邊,真箇是華麗非凡。第二件是杏黃色的,渾身上下滿了各種葉子,不及第一件華麗,但是這件的領口和袖口都用了十幾種各色絲線邊,真箇是精巧雅緻得很。第三件是月白色的,娘用各色藍色的絲線了幾隻仙鶴祥雲,再用白色絲線將各處鎖邊,整件衣服極其端莊秀雅,氣度不凡。

到底是11歲的孩子,馨怡端不住了,越過二姐姐,走上前,摸了摸三件衣服,羨慕得不得了。

雖然,他們幾個平日也不缺衣裳,基本也是年年春冬各自都會裁剪幾套新衣,可是哪裡能跟這三件衣服的料子和做工相比。

蘭琴看她,就像看著一個路邊的小孩般,見她歡喜,忍不住說道:「五妹妹喜歡,等我選秀回來,你隨便挑哪件,都可以。」

她說這番話,完全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覺得自己有好東西了,分給下面的妹妹也無所謂,何況她如果真如歷史上所載,是要進雍正的府邸的。

那裡什麼衣服沒有呢,她又何必捨不得這幾件衣服!

五格格聞言,本想應下來,但她一看到荷蘭的臉色,就不敢收了,只好退回到她身側,對蘭琴說:「多謝三姐姐的好意,這幾件衣服怕是大了些。」

二格格嘴角才隱隱勾起一點笑意,拿起帕子蹭了蹭鼻子,好像他們之間的對話與她完全沒有任何干係。

正在這時,惜兒帶著一個約莫四十歲左右的婦人進來了。只見她頭上頂著一個饅頭般的圓圓的發團,上面插著幾根金制的髮釵,兩鬢略有一些垂髮,耳邊簪了一些絹花。

二格格立刻從床上站了起來,與五格格一道向後退了幾步,給來人讓出了親近蘭琴的位置。

林夢瑤自然認得,她正是自己每日要見的額娘——凌柱的原配夫人安佳氏。

「荷蘭給嫡額娘請安1二格格見安佳氏走近了,便揚起手上的帕子,身子福了下去,又自己挺了起來。

「馨怡給嫡額娘請安1五格格身子一福,卻不敢立刻起身。

安佳氏臉上並沒顯出任何神色,走到五格格身側,淡淡說道:「好孩子,你們有心了,來看琴兒。」

五格格這才停直了身子。

二格格介面道:「三妹妹病了,我們姐妹平日一起玩耍慣了,如今少個人,真是熱鬧都減了許多。」

安佳氏坐到二格格先前坐得那個位置,並沒有急著跟二格格說話,而是拉起「鈕祜祿?蘭琴」的手,又慈愛地看了看她的臉,才回到:「你們姐妹大了,以後各自都會尋人家,現在有空就多聚聚。」說完,也不看她們,只拉著自己女兒的手左右看個不停。

二格格見狀,立刻又福了一福,說到:「嫡額娘,我和五妹妹也來攪了三妹妹多時了,暫且先回去了。」

安佳氏淡淡地應了聲,二格格就和五格格由著她們的丫鬟扶著出去了。

「又是個不安分的1安佳氏對伺立在她身側的王嬤嬤看了一眼。王嬤嬤會意,立刻跟了出去。

「雪兒,惜兒,你們也都出去吧,我有些話要對三格格說。」安佳氏讓兩個丫鬟也出去了。

這是要對我講什麼?林夢瑤心裡腹議道:難不成是叫王嬤嬤去門口守著,怕人偷聽?

「琴兒,你從小就善良單純,額娘真是擔心你出去了,自己能否立起來?」安佳氏的眼中又開始泛起淚花了。

艾瑪,老娘最見不得人哭了.

「額娘,您別擔心琴兒了,琴兒的福氣大著呢,等琴兒有了大福氣,就帶著額娘一塊兒享福去。」蘭琴拉著安佳氏的手,搖啊搖,硬是把她嬌得破涕為笑了。

「其實讓你二姐姐去選秀倒好了,她還巴不得去。你就留在額娘身邊好不好?我已經給你阿瑪說了。」安佳氏抬手整了整鈕祜祿蘭琴耳邊的碎發,慈愛地說道。

讓鈕祜祿荷蘭去!只知道雍正有個小老婆是凌柱的女兒,但是凌柱這小老頭可有好幾個女兒呀!!然不成,不是我的這個原身??

蘭琴想了想,或許真的不是我這個原身,那麼也好,多留在凌柱府,先過幾年舒坦日子吧。

不對,前幾日教規矩的嬤嬤還說過,如果一家旗人家庭里嫡女和庶女都有,必須是嫡女去參選的。

蘭琴轉念一想,拉起安佳氏的手道:「額娘,想我們鈕祜祿家族,曾祖額亦都時,承蒙太祖太宗信任,蒙受聖恩,家族一直人才輩出。可如今,阿瑪雖官拜四品,可是只是一個文職。我們鈕祜祿家族在我們這一輩眼看是風光不在了。我作為鈕祜祿家的女兒,力當為家族的榮耀盡一點綿薄之力呀。」

艾瑪,林夢瑤在心裡都快被自己這番話給酸得想吐了!

不過還興虧前幾日從教規矩的嬤嬤那裡探聽來了這些鈕祜祿家族的榮譽,否則還真是說不出這番義正言辭來。

安佳氏沒料到女兒會突然說出這麼一番大義凜然的話來,竟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反駁。

「鈕祜祿家族又不止你一個女兒,額娘就你這麼一個親身女兒,額娘真是捨不得你呀!你阿瑪被那楊氏迷惑,居然狠得下心讓你去。我昨日已經跟他提了,二格格年歲大了,而且有意進選,何不讓她去!你這個傻孩子,現在多的是人找人,讓庶女去的。」安佳氏仍舊執意要讓二格格去選秀。

蘭琴不想再跟她爭論這個問題了,反正這事自己做不了主,讓凌柱去操心吧。

「額娘,我想明天出去轉轉?」蘭琴小心試探著,她已經穿過來半個月了,都沒出過凌府門,早就想看看外面的街市是怎麼樣的。

「我正想帶你去燒香,明天就跟額娘去皇覺寺吧。」安佳氏說。

「好,額娘真好。」蘭琴心道:去寺廟也不錯,讓本姑娘看看這貨真價實的古寺廟是個啥樣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