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2章 福晉求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章 福晉求人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

永和宮內。

德妃一早起來,便收到了四阿哥福晉的牌子,心裡便疑惑:這是有什麼事情?

平日,四福晉的性子不是個愛結交的,除了各種節日和必要的場合,她是不會來永和宮的。

德妃如今的年紀也大了,她的綠頭牌也早就從皇上那裡撤了下來,不用去服侍皇帝,她的時間便多是用來應付各種訪客。

平日,成嬪喜歡過來跟她說幾句話,再就是一些依附永和宮的小嬪妃們,然後便是自己的兩個兒子外加他們的嫡福晉。應付這些,德妃自然是得心應手的,她能從一個官女子爬到四妃之一的位置,必是也有一番能耐。皇帝雖然不宿在她這裡了,但是偶爾也還會來坐一坐,這就是讓外人都知道,德妃在宮裡的地位和臉面還是不可忽視的。自從佟貴妃薨逝后,緊接著溫禧貴妃也薨了。四妃就成了這偌大一個後宮的掌權者。她們之間彼此平衡,而又互相制約著。

「帶四福晉進來吧。」德妃用完早膳后,凈過口,又在宮裡走動消了會兒食后,對進來稟報的人說。

福晉跟著領路的嬤嬤走進了永和宮。

一見德妃正坐在宮裡的主位上,福晉便首先跪下,給娘娘磕頭。

德妃淡淡讓人趕快扶起,她才由著嬤嬤扶著坐下了。

「四福晉,弘暉的身子怎麼樣了?」德妃一直不大喜歡這個兒媳,總瞧著她的頭似乎抬得太高了些,對她這個婆婆也是一副不怎麼愛親近的姿態。尤其現在唯一的嫡長子還養得不怎麼健壯,她這個做額娘的,到底是怎麼養孩子的。

「回娘娘的話,弘暉的只是有點咳嗽,身子無大礙。勞娘娘掛心。」福晉謹慎地回道。

德妃嘆了口氣,便直接問道:「你一早進宮,是有何事情?」

福晉這才又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德妃前,緩緩又跪了下去。

「娘娘,臣妾無能,嫁與貝勒爺十年了,至今也只誕下嫡長子弘暉一人,實在有虧皇上娘娘的聖恩。如今,貝勒爺子嗣丁零,叫臣妾寢食難安。如今,三年一次的選秀已經開始,臣妾想跟娘娘開口,給貝勒爺選兩位德才兼備的好女子,以給貝勒爺繁衍子嗣。」福晉情真意切地說道。

德妃一聽,倒是一驚,往年她也曾指過女子到四貝勒府上,這四福晉從來都沒有進宮謝過恩,今天怎麼會突然跑到宮裡親口要人了。

「好孩子,快起來。」德妃虛扶了一把,便立刻令一旁的嬤嬤將四福晉扶了起來。

「給四福晉上茶。」德妃令道,然後又轉過臉對她說道:「你不來提,我也是要指的。如今,老四的子嗣實在叫人操心。」

「是臣妾無能,讓娘娘費心了。」福晉心裡隱隱作痛,但面子還強撐著一副「都是我不好」的表情。

「四福晉,你能這麼明白事理,本宮很欣慰。這次,我定會挑選兩個家世、模樣和性情都好的,到時候你們姐妹一起服侍老四,本宮才安心了。」德妃本就想從這次選秀中再給老四指兩個,給十四阿哥指兩個。只是一直礙於弘暉病著,還沒去傳旨,沒想到這四福晉盡然自己來說這事了,倒真的讓德妃很意外。

「是,娘娘。貝勒爺一直掛心著娘娘的身子,讓臣妾給您請安。」福晉見話已經說完了,便說出一般最後才會說的話。

德妃哪裡聽不出來呢,當然也就介面道:「本宮也乏了,四福晉跪安吧。」

福晉從宮裡出來后,就由著李嬤嬤一路扶著,從長長的宮道上往大門走。路過儲秀宮的時候,只見裡面的人正在忙活著刷油漆等修繕工作。

「選秀是從三天後就開始吧?」福晉問道。

「是,據說京里的旅店都人滿為患了。全國各地來的秀女都給住滿了。」李嬤嬤打趣道,她見福晉從永和宮出來,臉上並無異樣,才敢這麼說道。

「不知道哪家的秀女能進咱們府上。」福晉嘆口氣,說道。

「不管是哪家的,到了咱們四貝勒府,還不得聽福晉您的。」李嬤嬤恭維道。

「咱們現在就回一趟娘家吧,正好與哥哥談談此事,最好能事先知道娘娘準備指哪家的姑娘。」福晉加快腳上的步子,大步朝著宮門口走去。

「福晉,咱這樣不經過主子爺就回娘家,怕是不妥當。」李嬤嬤追上前說道。

「咱們快些的,應該沒多大事情,回去就說宮裡給耽擱了。」福晉決定了,便是說破天,她也是會一直做到底的。

四爺見過了晌午,福晉盡然還沒回來,心裡雖然覺得奇怪,但也沒當回事。陪著三阿哥弘昀練完字后,又一起用了午膳。

用完后,四爺命伺候三阿哥的太監帶著他去校場練習騎馬射箭去了。

四爺自己則回了前院的書房,看了一會兒書後,又想起剛落地的四阿哥,已經有好幾天沒去看他了,便帶著蘇培盛一起去了東小院。

李氏自從生了四阿哥后,身子一直就有點虛。這會兒,雖然四阿哥都已經半歲了,但是他還是時常覺得胸悶氣短。

剛看著奶娘奶過四阿哥后,就讓他們抱到側房去哄著睡覺去了。

四爺走進來的時候,李氏正歪在裡屋的暖榻上。

正拿著雞毛撣子在主屋裡撣灰的茗煙一眼看見四爺已經進來了,連忙福下身:「主子爺吉祥1

裡屋的李氏聽到這一句,立刻睜開了那雙桃花般嫵媚的雙眼,正在幫她捏肩的香巧立刻扶起主子,看了看她渾身上下沒什麼差錯后,才退到一邊。

李氏踩著花盆底子,一步一搖剛走到門口,就見四爺已經走到主屋的主座的榻前坐了下去。

茗煙早就端好了茶,交到李氏的手裡,便和香巧退到了一邊。

「爺,您喝茶。」李氏見四爺臉色正常,便將茶放到了四爺跟前的小榻桌上,整個人則如往常一般,走到四爺的雙腿前,又嬌紉瘓洹耙。」

她這是想坐在四爺的腿上。

四爺一瞧,便不動聲色地說:「四阿哥睡了?」

李氏見四爺並沒有讓她坐下去的意思,便收了撒嬌的神色,走到小榻桌的另一邊坐下去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