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15章 被提前留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 被提前留牌了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這一覺,只睡得耳邊有鬧哄哄的吵鬧聲,鈕祜祿·蘭琴才迷迷糊糊地醒了。

「琴姐姐,快醒醒!快醒醒1董氏那濃重的四川音,讓蘭琴以為自己在做夢,夢到自己穿回去了,迷糊糊半睜不睜地一看,只見董氏的那對小虎牙正對著自己在說什麼呢!

「琴姐姐,荷蘭姐姐被皇上撞到啦!1董氏掀開她的被角,大聲叫道。

啥?撞倒皇上?

蘭琴雙眼一睜,一骨碌坐了起來,大聲問道:「你說什麼?她撞倒了皇上?」

尼瑪,鈕祜祿·荷蘭,你的膽子是有多肥!怎麼辦,怎麼辦?

「不是,不是,是荷蘭姐姐和我在御花園裡遇見了皇上,皇上就讓人把荷蘭姐姐帶走了。」董氏一見她誤會了,只好重新組織了一邊語言說道。

「什麼?二姐姐被皇上帶走了!1蘭琴驚訝地反問了一句,連忙掀開被子,繫上了領口幾顆領口,剛剛睡覺時,她嫌棄太勒人,就鬆開了幾顆。

這時,早有其他屋子裡的秀女也過來了,紛紛對著蘭琴議論紛紛。

「真是狐媚,一見著皇上,就貼上去了。」瓜爾佳氏拿著帕子掩嘴對站在身邊的富察氏小聲嘀咕著。

雖然她的聲音極低,但是還是被蘭琴聽到了。

「你這是說皇上寵幸狐媚之人么?」鈕祜祿·蘭琴最見不得別人背地裡說人閑話。不,應該是林夢瑤最討厭這類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的人。

雖然荷蘭並非善類,還曾經對原身下過毒手,但是他們姐妹在外面,那還是一體的。瓜爾佳氏說荷蘭,就是在說她們鈕祜祿一族!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瓜爾佳氏被鈕祜祿·蘭琴噎到打起了結巴。

正在這時,戴姑姑帶著人進來了。

她見一幫人都聚在蘭琴的屋子裡議論紛紛,便訓斥道:「荷蘭剛剛已在御花園得遇聖駕,先已預先留牌了。你們各自回到自己的屋子,好好溫習教規矩的嬤嬤所說的話,明天面聖,可不要做出什麼丟了自己家族臉面的事情。」

聽了這些話后,眾人都不敢再吭聲了。

戴姑姑複雜地看了一眼蘭琴,她本以為這個鈕祜祿家族的女兒將會是被留下的,沒想到現在卻被庶出的姐姐搶了先機。庄嬤嬤那邊現在估計已經得了消息,但這也怪不得自己,她直說是鈕祜祿家的女兒,並沒有說是哪一位。德妃娘娘那裡?倒是好辦了,這位鈕祜祿·蘭琴正好可以指給阿哥們了。皇上已經收了一位鈕祜祿家的女兒,應該不會連著收兩個。

佟家、瓜爾佳家的、烏拉那拉家的,赫舍里家的……可都看著呢!就是四妃也都看著呢!

誰說皇帝便可以為所欲為,他給自己選女人,也各大家族的臉色,考慮考慮平衡這個問題。

秀女們在戴姑姑的訓斥下都不敢在議論了,各自用了晚膳后,就回房歇著了。

蘭琴由於下午睡了那一覺,到現在真箇就睡不著了。她睜著眼睛躺在被子里,腦子卻有點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撐得滿滿的。

荷蘭已經被老康熙看中了,那麼,自己真的就是歷史上那個最有福氣的人嗎……

雖然鈕祜祿·荷蘭就這樣成了康熙的女人令她目瞪口呆,但是一切還沒有定數的情況下,她覺得這深宮大院里,一切都有可能,一切又不可思議。

雍正到底長啥樣?是胖是瘦,是俊是丑?是麻子臉還是酒糟鼻?

蘭琴被自己這些個想法弄得更加睡不著了。

……

四爺黑著臉,從宮裡出來了。

蘇培盛一看他的步子和神氣,就知道主子爺正在生悶氣,而且是相當不舒爽,便提著小心,小跑著跑到四爺四邊,弓著腰說:「主子爺,趕緊上車吧,車裡備著羊湯呢。」

這也是蘇培盛一直能在四爺身邊一待,就待了十幾年的緣故,他比四爺大了幾歲,是從阿哥所就開始伺候著的。每次跟著四爺進宮,他也只能和馬夫守在大門口。見四爺每次出來都餓得不行,蘇培盛就自作主張地帶起了乾糧和羊湯。這初春,天氣還很冷,這個時候喝點羊湯,那是很暖和的。

四爺不答話,但也沒有沖他發火,只快步走到自家的馬車邊。

蘇培盛趕忙跑到四爺前頭,跑到馬車邊,便立刻俯身跪了下去。這是要讓四爺拿他當板凳。

四爺看了看那奴才,便踢腿踩了上去,才上了馬車。

蘇培盛立刻爬起來,跟著也上了車,見四爺的臉沒那麼黑了,才敢拿起早備在車裡的羊湯端到四爺跟前。

四爺端著羊湯,心神卻已經不在車裡了。

今兒一天,他都在上書房陪著太子看了各地送來的摺子。本來,他是可以不進宮的,只是今天是選秀的第二場,他拖人打聽了,鈕祜祿家的女兒是今天進宮的。

他知道,他進宮也見不到她,只是在家裡就是坐不住,這便進來了。

出來的時候,又被德妃的嬤嬤叫去了永和宮。

儲秀宮傳來了話,鈕祜祿家的女兒被皇帝直接給留牌了。

當時,四爺一聽,心就一沉,本來就沒多少話與德妃說,這下就更沉悶了。

德妃見四爺沉著臉,還以為是他怪罪自己沒幫他將鈕祜祿氏留下,心裡也開始鬱悶了。

一時間,母子兩人僵了起來。幸虧,德妃身邊的嬤嬤打了個差,說是十四阿哥等會要來和德妃用晚膳,這才讓四爺先出來了。因為四爺是從來不會主動留下來與娘娘和自己的十四弟用膳的。

「主子爺,奴才再給您盛一碗吧。」蘇培盛不知道四爺究竟在宮裡受了什麼氣,只好更加殷勤地伺候著。

四爺被他這一聲,給驚醒了。

「你說,怎麼遇到一個想要的人,卻往往又要不著了。」四爺突然道。

蘇培盛聽得雲里霧裡,自然不知道四爺說的是哪個人。

四爺掀開車窗,看了一眼逐漸遠去的紫禁城,眼裡盡然有了一點不可明了的怒意。

想要的女人,要不到;要想要的額娘,也要不到;想要的兄弟,還是要不到。自己的命生下來就是掌握在別人手裡的。

他最終嘆了一口氣,放下了車窗帘。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u123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