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25章 初承恩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5章 初承恩寵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一張紙條那麼貴,不行,爺輸了也貼紙條好了。」四爺自然是看出了小格格的心思,故意板著臉說道。

蘭琴在心裡吐了下小舌頭,立刻找來一些紙,又用剪刀將這些紙都剪成了細長的紙條,又拿來剛剛用的漿糊,擺在了一旁。

……

不得不承認,四爺很聰明,蘭琴只贏了第一局后,後面的她就一直輸。不到半個時辰,她的臉上已經被貼成了刺蝟,只露出眼睛,其他地方全都是紙條飄飄。而四爺臉上,只有第一局貼在臉側的一根紙條。

「妾身的臉都被紙遮擋了,不玩了。」蘭琴沒想到她居然輸得這麼慘,只好告饒了。

四爺看著一臉紙條飄飄的小格格,心裡早就被她這副怪相逗樂了,但是嘴上還是忍住了。見她嘟著嘴,一副不開森的樣子,四爺心道:這個小東西,在家裡怕是也被父母寵得緊,輸了倒還敢給爺臉色看。

「過來,爺幫你將紙條都取下來。」四爺突然伸起手,揪掉了貼在蘭琴下巴上的一張紙條。

蘭琴乖乖地將榻桌挪來,爬到了四爺的跟前。

四爺一張張將她臉上的紙條都揭了下來,摟著她道:「那天,爺是把你嚇到了,走得那麼快?」

蘭琴窩在他的懷裡,嬌聲嬌氣地說道:「額娘教人家,不可與陌生男子獨處一室嘛。」

林夢瑤在心裡都快被自己這嗲里嗲氣的聲音酸倒了,她可是女漢紙呀,還頭一次在男人跟前發嗲的。居然還是個比她小的男人。可是,自己的終身飯票就是眼前這個男人了,不把他伺候好了,自己和丫鬟們的日子難過呀。

說完,蘭琴一把扯下貼在四爺臉側的那根紙條。

兩人四目相對,一時之間,屋子裡靜得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四爺看著懷中的人,盡然有點下不了嘴的感覺。他是習慣了女人在自己面前垂首低目,而他只用去施欲就好了。

面前這個女人,明眸皓齒,坦蕩隨意,沒有了奉承和奴性的姿態,他心裡雖然感到一股子新意和輕鬆,卻又有點不知突然與她親近了。

蘭琴瞧著四爺,心裡也有一絲含羞,可是此情此景,不能就這樣待著吧。其實,她是有點想主動,但是又怕嚇著了四爺。一個十三的小姑娘應該不會主動去親男人的。

「爺,夜深了,該歇了!1這時,蘇培盛那個奴才恰到好處地在門外喊了一句。怪不得這奴才得寵,也是有幾分會辦事的。

「爺今晚就歇在這了,進來伺候洗漱吧。」四爺回了一句。蘭琴立刻也就從四爺的懷抱里鑽了出來。

念雪和惜茶早就跟門房要來了熱水,裡頭這麼一喊,立刻就推門進去了。

伺候完兩人洗漱換衣后,奴才們都立刻退了出去,關了門。

……

「格格,夜都深了,歇著吧。」武氏的丫鬟芸香小心地在一旁伺候著,剛剛格格還將伺候梳頭的紅茜罵了一頓。

「鈕祜祿氏這個狐媚子,本來爺是要到我這裡來的1武氏仍舊氣得捏著帕子撕扯,她那寇紅的指甲油似鮮血般在燈光下褶褶發光。

香芸看武氏還在氣頭上,也不敢怎麼勸,心裡直怪那門房上的婆子多事,剛剛來給格格送水的時候說漏了嘴,說四爺已經走到武氏的門下了,也不知怎麼地,又抬腳走了。

「格格,您別生氣了,當心氣壞了身子。主子爺宿在那尹氏那裡也好幾晚上,現在也該那鈕祜祿格格了。不過是個新鮮,主子爺還是想著格格的。」芸香只好挑著好話說,否則他們也別想歇著。

「芸香,明日陪我去給側福晉請安去。那****賞了幾匹綢緞,還沒好好謝安呢。」武氏說道。

「是,格格休息吧。明日,奴婢就陪格格去李側福晉處。」芸香忙介面道。

……

深夜寅時。

蘇培盛已經起來了,他走到鈕祜祿氏格格的屋子裡,念雪已經守在門口了。他看了她一眼,滿意地一笑,然後他才臨著門,喊了句:「主子爺,該起了1

屋內一片寂靜。不多時,卻聽到裡面喊了句:「進來伺候更衣吧。」

蘇培盛與念雪推開門,走了進去。只見四爺已經從床上坐了起來,而蘭琴則背對著他們,睡得還正香呢!

蘇培盛心道:念雪這丫頭都知道伺候的規矩了,這鈕格格倒是一點規矩都沒學到。

念雪伺候著四爺更衣,她這是頭一次伺候男子,難免有點緊張,見四爺並不見怪,也就過去了。

蘇培盛提著燈籠,準備引著四爺回前院。臨走前,四爺回頭看了一眼蘭琴,對念雪說:「讓你們格格就這樣睡著,不要叫了。中午,爺過來用膳。」

蘭琴這一睡,就睡到了巳時。其實這也不怪她,昨晚,四爺可是折騰了她半宿。第一次嘗試男女之味的蘭琴,真的是累昏過去了。

她一翻身醒來,見身側空空,就知道四爺早就起來走了。雖然教規矩的嬤嬤教過,爺留宿時,不管爺何時走,一定得起身伺候。雖然也有丫鬟伺候,但是爺都起來了,你還睡著,就太不成規矩了。

「念雪1蘭琴爬起來,靠坐在床上。

念雪正和惜茶在主屋裡打掃清潔,聽到格格叫,立刻走進來,應道:「格格,您醒了。」說著,就用如意勾勾起了紗帳。

「爺什麼時候走的?」蘭琴問。

「寅時。蘇公公說爺每天都是這個時辰起來。」念雪扶著蘭琴從床上下來。

「這麼早!你怎麼沒喊我?」蘭琴問道,心裡卻在想:我靠,早上四五點就起來啊,這也太早了。你就是叫我,我也起不來的。

「主子爺說讓您睡著。沒讓我們喊呢。」念雪臉紅地一笑,她是心裡頭為格格高興,這才頭一晚,主子爺就這麼疼惜格格。

蘭琴看著念雪暗笑的樣子,臉上立刻一紅,走到梳妝台前,看了看鏡子中的自己。她想起昨晚的四爺,臉立刻更紅了。

喜歡,姐喜歡四爺的床上功夫!!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