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1章 禁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1章 禁足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念雪走後,蘇培盛小跑著回了東小院子。

他走進屋子,將念雪的話附在四爺耳邊說了,便退下了。雖然頂著李側福晉的白眼,他也只好認了,心道:人家可是為了你的兒子才來的。

四爺聽后,立刻大喜,叫道:「白大夫,將藥水摻進奶水裡,讓四阿哥喝,可行?」

白大夫一聽,想了一會兒說道:「四貝勒英明,奴才真是愚鈍。」

說完,四爺便立刻讓奶娘去裡屋擠了奶水,白大夫早就命人煎好了退燒的藥水。

一陣忙亂,不過四阿哥總算吃下去了藥水,紅撲撲的小臉漸漸恢復了白皙,此時也已經安然睡著了。

四爺見四阿哥退燒了,便起身對李氏說:「你也用點晚膳吧,好好看著四阿哥。」見她一直愁眉苦臉,只知道哭泣,四爺也是有點厭煩的。

李氏以為四爺今晚肯定是留下來的,剛剛四阿哥那個樣子,他也是心疼得緊的。此刻見四爺要走,便立刻撒嬌道:「爺,妾身已經命人備好了晚膳……而且,妾身還有話與爺說呢1

四爺一聽,看看外面的天已經黑透了,估計那小格格也吃完了,便說道:「行吧,叫他們提上來吧。」

擺好了飯桌,廚房裡送來了李氏點的膳。四爺一看,雖然雞鴨魚肉都有,但是卻提不起他的胃口。

「爺,三阿哥今天跑來給我說,他讓人給打了。」李氏一臉委屈,盯著四爺的神色,略略帶點試探的語氣說道。

「哦?盡有人敢打三阿哥?」四爺明知故問,他一聽李氏這話,就知道她是想告狀了。

「三阿哥今日去院子里玩,見一水鳥漂亮,就想逗逗它,誰知,盡碰到了鈕格格1李氏見四爺一直沉著臉,繼續說道。

「鈕格格打了三阿哥?」四爺抬眼,盯著李氏。他最不喜歡婦人在背後互相告黑狀,蘭琴已經跟他說了事情的原有,跟那個小太監說的一樣,他此刻是李氏怎麼說這件事。

「爺,我們三阿哥那是多麼乖巧的孩子。也不知道,鈕格格因何緣故,盡然不問青紅皂白就揪了他的耳朵1李氏一副欲哭的模樣,心道:剛剛還見了四阿哥生病,這會子三阿哥也受了委屈,爺應該對那個丫頭心生不滿了吧。

突然,四爺啪地一聲,將筷子摔到了桌子上,立身喝道:「李氏,教子無方,致使三阿哥目無尊長,禮數欠佳!另外,養育四阿哥不得力,現在禁足一月。三阿哥從明天起,搬到前院去,我親自教他。」

說完,就站起身來,往門外走去,蘇培盛立刻就跟了上去。

一屋子的人此刻像木偶一般,誰也不敢上前去勸慰李氏。

而李氏則一臉驚懼,她想不到,剛剛還以為的好氣氛,立刻就變成這樣了,自己不禁沒讓那鈕格格遭了四爺的厭棄,反而還落得個禁足,甚至連三阿哥都要被移出去了。

四爺黑著臉,走得極快,連袍角都帶著風兒了。蘇培盛幾乎是小跑著跟在後面。

這李氏,真是越來越不像樣子了。三阿哥這幾年養在她這裡,恐怕是習性早就壞了。剛剛為了爭寵,連四阿哥的病都不顧,另外又在背後倒打一耙,像把一點小事鬧成大事,真的是配不上這側福晉的位置了。

「去福晉那。」四爺轉腳,往正院走去。

烏拉那拉氏正在由夏荷通頭,今天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她盡然全部知曉了。此刻正在思慮著要怎麼節制這鈕格格,就見外頭奴才喊了句:「主子爺吉祥1

福晉立刻睜開雙眼,嘴角勾起一股笑意,便見四爺已經進來了。

他揮了揮手,坐在一旁,對李嬤嬤說:「李嬤嬤,去給我拿點夜宵!1

李嬤嬤立刻福了一福,去給沒有吃飽的四爺提夜宵去了。

「爺,四阿哥好點了沒有,我聽說白大夫在那邊忙活了一下午1福晉關切地問道。

「退燒了。三阿哥我想挪到前院去養,放在李氏那裡,不放心。再就是現在她有四阿哥,照料兩個孩子未免分心,還是把三阿哥挪到前面去吧。」四爺說道。

「爺考慮得極是!三阿哥大了,是該交由先生啟蒙管教了。」福晉暗喜。

「這些天雖然暖和了,但是邪風常起,大格格和二格格,你也要注意著點兒。」四爺說道。

大格格是宋氏所出,當初一落地,就身子羸弱,先天不足。四爺因此厭了宋氏,別人生個孩子都好好的,就她把個孩子生成那樣。因此,四爺將大格格直接就交給了福晉養。二格格是李氏所出,雖然沒有先天不足,但是格格的身份是不能親自養孩子的,李氏當時生二格格的時候,還是格格,故而二格格也是抱給了福晉養著。

「爺,大格格和二格格都還好,我已經對她們的奶嬤嬤發了話,要是讓格格病了,都不用伺候了。」福晉寬慰地說道。

四爺點點頭,用完李嬤嬤提來的夜宵后,就宿在了福晉處。

翌日。

四爺照舊是寅時就起了,回了自己的前院。他本來是想讓福晉不用跟著起來,可是說過多次后無用,他也就不說了。

福晉照舊是跟著起來了,送走四爺后,她端坐在梳妝台前由著春柳給自己盤發。

「福晉,那李氏昨日被主子爺禁足了1春柳見福晉面無表情,便拿了李氏被罰的事說出來,讓福晉高興下。

可是,福晉盡然毫不動容,仍舊似在沉思:昨日,四爺宿是宿在她這裡了,可是一晚上都沒有碰過她。福晉又是個刻板的性格,四爺不動,她只好忍耐著心底的騷動硬是躺在他身側一動不動。

爺,只怕是在那鈕格格處使完了力氣,在我這,不過是休息吧了。福晉默默在心裡一嘆,對春柳道:「等會天大亮了,去給尹格格送幾匹我新得的綢緞。她人年輕,穿著些粉粉嫩嫩的顏色,好看1

春柳糊塗地應下來了,也不知道這福晉怎麼又突然提起尹氏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