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37章 爺,我陪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章 爺,我陪你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午飯吃完后,奴才們將桌子整個端了下去。念雪和紫染又伺候著兩人溯了口,凈了手。

蘭琴站起來,挺著小肚子,心滿意足地說:「爺,我好幸福呀1

四爺也吃撐了,跟著就站了起來,拉起蘭琴的小手,說:「你還真容易幸福,吃個飯也能這麼高興。走,到書房,陪著爺寫寫字,作作畫,消食1

還不等蘭琴辯駁吃飯的幸福,就被拉進了主屋隔壁的側間,兩個丫頭伺候完主子,正在自己的房裡用膳。

蘇培盛是乘著四爺和蘭琴吃飯的當口,讓人提了他的膳在院子門房處用的。因為蘭琴不喜歡讓人盯著吃飯,故而她這裡的侍膳太監也用不著了,基本是主子吃的時候,不用伺候的奴才自己趕緊乘著這空檔,把自己填飽了。

念雪、惜茶、環碧和紫染是輪流著留兩個人伺候蘭琴和四爺用膳,剩下的丫頭就在自己房解決了。這會子,惜茶跟著蘭琴去書房伺候了,念雪和紫染就在用膳,環碧暫時無事,卻對念雪說起了提膳的事情。

「姐姐,要不是尹氏的丫鬟芍藥在那裡故意使喚膳房的人,我們早就提回了。」環碧仍有不忿地抱怨道。

「什麼事情?」念雪抬頭問道,而紫染也不怎麼答話,繼續吃她的飯。

「那個芍藥,說什麼自己家的格格正懷著主子爺的孩子,現在胃口不怎麼好,挑剔得很!她那樣子,恨不得整個膳房都要去伺候他們家格格似得。」環碧憤憤地說。

念雪想了一下,對環碧說:「這些話不要跟格格講了,她現在受主子爺的寵,不知道多少人已經開始恨上了。再說那一位又懷裡孩子,咱們還是不要跟他們起爭執得好。」

紫染抬眼看了一眼念雪,心道:這位還是個明白人。她也吃得差不多了,介面道:「咱們格格現在已經有了獨立的院子,自然很多人眼熱,你也別給格格找事。」

環碧嘟著嘴說:「我哪裡有找事!我和惜茶沒搭理那個芍藥,不過後來蘇公公派來了小太監一到,膳房立刻就給咱們做了。」說完,她得意地笑了。

……

四爺一到書房,就命蘇培盛叫來了府里專門負責裁紙的太監陳家寶伺候鋪紙,蘭琴早就在一旁將墨研開了。四爺從筆洗里挑了一隻筆頭稍稍大些的毛筆,沾了墨水,凝神想了一會兒,便將那濃濃的墨筆放在了宣紙上。只見他行雲流水,胳膊一撇一捺間,一首詩就已經出來了。

萬物縱橫在目前。看他動靜任他權。圓明定慧終無染。似水生蓮蓮自蓮!

唉呀,前往別問我懂不懂這些是何意?姐我不喜歡研究詩詞。蘭琴心裡腹議著。

四爺揮退奴才們,屋子裡只剩下他自己和蘭琴兩人。

「爺,有蘭琴陪著你。」蘭琴總覺得此時不說點什麼,只怕是不合適的。比如讚賞一句字真好,詩寫得也真好。可是蘭琴害怕自己這樣拍了馬屁,就會被四爺反問一句:好在哪裡?

那就自己搬起石頭,把自己的腳給砸了呀。

於是,她努力回憶了一下康熙43年對於四爺來說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蘭琴想起,這一年,康熙帝大修詞典,特命皇三阿哥在翰林院主持《佩文韻府》的修撰,一時之間,三阿哥胤祉廣受關注。

然不成,四爺正在為此事而有點悶悶不樂!!其實蘭琴在與四爺洗澡的時候就發現了,四爺心情並不是很暢快,只是自己那水底下的小動作,好似讓他暫時忘記了心裡的煩惱。

從這首詩看,蘭琴也隱約看出,此時的四爺頗有點孤芳自賞的意思。在傳統文化造詣方面,三阿哥胤祉一直是在眾阿哥中比較出類拔萃的吧,所以康熙老爺子自然就選了這個兒子來主修那個什麼《佩文韻府》啦。

四爺見她突兀地說了這麼一句,臉色微微一笑,總算沒有再擺著上冷臉了,剛剛看他寫字時,臉上那股孤傲狠絕之氣,真讓蘭琴想起了一些對雍正性格的評價——孤傲、腹黑、狠絕……

可是,哪個能做得好的帝王又不是這樣的孤獨和鐵腕手段呢?

「琴兒陪著爺做什麼?」四爺故意逗她道。

「琴兒陪著爺吃飯、睡覺、寫字、作畫、騎馬、射獵、郊遊……」蘭琴將這兩三個月來見這些古人所能做的事情都說了個遍。

「呵呵,小東西,你這是再跟爺說,想出去逛逛?」四爺放下毛筆,一把將蘭琴拉入懷裡,抬手勾起她的下巴問道。

「蘭琴可沒這麼說,可是如果爺願意帶妾身出去,那妾身自然是歡喜異常啦。」蘭琴已經忍不住笑得春花燦爛起來。

「等弘暉身子好了,爺想帶著你們到莊子上去住祝」四爺很少在蘭琴跟前提起什麼,這次盡然第一次提到了大阿哥。

這是對她有了信任嗎?蘭琴默默一想,立刻問道:「大阿哥怎麼了?可是身子不爽利?」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也是康熙43年,雍正嫡長子弘暉夭折!!

這個念頭將她嚇了一大跳,她要對此時的四爺說嗎?不能說,不然真的應驗了,四爺還不把她當妖精!再說,她都穿越過來了,說不定弘暉也可以不夭折,這裡面的變化誰又能預測呢?

「無礙,只是一點咳嗽。」四爺談到長子,心裡始終有點沉沉的。

這個孩子,被福晉養得過於呆板和心思重了點。每每四爺吩咐的事情,弘暉都竭盡全力去完成,有時候那股子勁讓四爺都覺得有點過了,可是每次說他不必如此,下次還是一樣,跟烏拉那拉氏簡直是如出一轍。

蘭琴乖乖地保持了沉默,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如果她表現得太過關心大阿哥,反而會引起旁人的猜測,尤其是福晉。就是四爺,也不會在其他妾室那裡,提起別人的孩子如何。只有在福晉那裡,他才會提起其他妾侍生的孩子,因為在道德倫理上,這些孩子都是福晉的孩子。而福晉的孩子卻永遠不可能是妾室的孩子。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