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53章 有人歡喜有人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章 有人歡喜有人愁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蘭琴如若有什麼不當之處,還請福晉多指點她。臣婦就這麼一個女兒,自幼嬌慣了些,如今幸得福晉這等賢惠大度,臣婦回去定會為福晉抄經百遍,祈禱四爺和福晉福安無疆。」安佳氏說得情真意切,雖然對著一個比自己小了差不多二十歲的婦人,她也絲毫不敢馬虎。自己閨女的生活還掌握在這個女人手上了,哪怕是讓她此刻給她下跪,恐怕她也會跪的。

「夫人真是太多禮了。蘭琴蘭心蕙質,一切都做得很好。前幾日,妹妹陪著爺去了莊子上,你看我還羨慕得她要緊呢。夫人調教得如此好的女兒,真是我們爺和我的福氣呀。」福晉可是說得卻沒有那般誠心,剛說出這句話她便有點後悔了,但既然已經出口,便也收不回了。

安佳氏心底一驚,她也是做嫡夫人的,豈有聽不出剛剛福晉那番話里的酸味的。一時之間,場面頗為尷尬。

在左側房裡的李嬤嬤聽到了,只好走出來,插了一句「福晉,您該抄經了。」

安佳氏立刻站起身,又是一福,說道:「臣婦告退,蘭琴還有勞福晉操心了。」

安佳氏走後,李嬤嬤並著星輝從左側房走了出來。

「一個不入流的四品典儀,妹妹何必太擔心。」星輝滿不在乎地說。

「大爺有所不知,福晉就是因為這個鈕格格被主子爺禁足。」李嬤嬤走到福晉背後,為其揉起了後頸脖。

「她又不是阿靈阿的女兒,四貝勒爺怎會如此器重?」星輝不解地問道。

「四爺喜歡誰,不喜歡誰,全憑著他自己。可是,弘暉的位置我是會拚死維護的。」福晉說道。

送走星輝等人,福晉便走到左側間開始練字。她目前處于禁足期,還不能四處走動。

「福晉,柳嬤嬤的家人奴婢已經去知會過了,他們本是些奴才,如今只要柳嬤嬤幫主子達成所願,他們就可以擺脫為奴為婢的命運。」李嬤嬤走了進來,小聲地在她身後說道。

福晉此刻正在寫一個「靜」字,她最後一筆的彎鉤怎麼也勾畫不好,直到聽到李嬤嬤的彙報,一頓筆,一團墨立刻滴落了下去。潔白的宣紙上立刻暈開了點點梅花般的印記。

主僕兩人靜靜地佇立在書桌前,外面夏荷突然走到門口通報:「福晉,宋格格、汪格格他們來給您請安來了。」

「看來,坐不住的大有人在。」李嬤嬤說道。

「讓他們在右側間等1福晉沉聲說道。

宋氏和汪氏在右側間喝著茶,兩人本就住在東小院後面的一個小院子里,四爺幾乎都想不起這兩位。

說起來宋氏還是頭一個為四爺生孩子的女人,可是她的肚子怎麼就老是不爭氣,第一個孩子還是個阿哥,一出生就夭折了,第二個才是如今的大格格,也是病病歪歪的。四爺徹底不到她院子里了,可是如今她也才26歲啊!想到此,宋氏吹了吹漂浮在茶杯上的茶葉,將心底的一絲怨氣排泄了出來。

汪氏呢,更年輕,今年才18歲,如花如夢一般的年紀,就被四爺給冷藏了。她是與武氏一同進來的,現如今,武氏一個月裡頭還可以被四爺幸上幾回,而她呢,幾乎跟宋氏一樣。要說這後院的女人,汪氏長得算拔尖了,可是為什麼就是入不了四爺的眼呢!她自己是始終想不明白的。

如今,新來的兩個格格,一個已經懷上了四爺的孩子,一個已經開始露出專寵的苗頭。以前李氏受寵的時候,她們多多少少還能均沾一下雨露,可是如今很多人連四爺的面都見不到。

福晉約莫兩杯茶的功夫后,才由著李嬤嬤扶著來到了堂屋的右側間。

「給福晉請安1宋氏和汪氏一起起身,連忙福了下去。

「都起來吧。」福晉說道。

「福晉,奴婢手拙,給福晉和大格格了幾雙襪子,請福晉不要嫌棄。」宋氏從自己的寬寬的袖筒里拿出了幾雙工很不錯的襪子。

「有心了,大格格如今也十歲了,再過幾年就到了議論婚事的年紀。你莫要給她增加心裡負擔。」福晉並不接那幾雙襪子。宋氏早已無寵,如今大格格雖然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卻是從小在福晉處長大的。她沒有必要再跟宋氏交好,四爺既不會再寵她,大格格也早就只認自己為額娘,所以宋氏基本就是個擺設了。

「奴婢不敢有一絲其它意思,只是想表表對福晉的感激。這幾雙襪子,如果能讓大格格穿上,我就心滿意足,回去后,奴婢焚香沐浴,再替您抄經祈福,感念您的恩德。」宋氏默默跪了下去,然後雙手高舉,將襪子拖在手掌里。

福晉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才令李嬤嬤接了那幾雙襪子。

「起吧,大格格如今好得很,以後我和爺會跟她尋個好人家,你不必操心。」福晉敲打完后,聲音明顯柔和了許多。

汪氏看著這一切,心裡越發冷了。宋氏還是生了一個格格的,如今就是這幅光景,而自己無子無女,以後的日子該怎麼過呀,真的看到自己那如花的容顏漸漸枯萎嗎?

「汪格格,你有何事?」福晉見汪氏發獃,便皺了下眉頭問道。

「妾身想向福晉求幾本。」汪氏說道。她太寂寞了,每天坐等吃喝的日子真的難過的,她想起四爺以前還來她的屋子時,手上經常握著一君想多,。這樣,四爺會不會對她另眼相看了。

「這不難,你想?」福晉倒是意外,不過這種小事她也樂得成全。畢竟,像這種無寵的格格,她也沒必要多加苛責,落得個不通人情的名聲對她也不好。

「稟福晉,唐詩宋詞,再加一些戲文本子就更好了。」汪氏出自漢軍旗,自小在家也是父母手上的珍寶,讀書習字、描畫刺繡雖然談不上精通,但也都拿得起來的。她不敢要《史記》、《二十四史》等男人們愛看的書,那不是明顯要去跟男人的前朝談古論今了么!

宋氏一聽,心裡羨慕汪氏,她還識字,可以打發時光,自己可是斗大的字不識得幾個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