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85章 安佳氏的擔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5章 安佳氏的擔憂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科幻小說

「都好,你呢?嫁過來這麼久了,額娘想念你得很。」安佳氏拉著蘭琴上上下下打量個不停。小格格倒是長高了點兒,臉色倒也是有紅是白的,看樣子過得不錯。

蘭琴拉著安佳氏的手走進了院子,念雪和惜茶連忙走進行禮,她們也是從凌府裡頭的陪嫁過來的,見到安佳氏也自然等於見到了自己的親人。

「好,好,你們兩個都是好的,把格格伺候得很好。」安佳氏令念雪和惜茶起身了,邊走邊打量整個南小院的格局和鋪成。

待他們走進主屋在主榻上分左右坐下后,環碧早將托在手裡的茶杯端了上去。

安佳氏接過茶,掃了一眼環碧,又看了看站在門口處的紫染,再看看這主屋的陳設,臉上就是一喜。看來,我的琴兒是受四貝勒爺的喜歡的,一個格格能住這麼大院子,又添了伺候的奴才,那絕對不是一個格格的分例和規制的呀。

「琴兒,你且讓下人們退下吧,額娘想跟你說下體己話。」安佳氏放下手裡的茶杯,對王嬤嬤使了個眼色說道。

在秉退所以下人後,安佳氏拉起蘭琴的手,小聲問道:「琴兒,貝勒爺對你可好?」

雖然這表面上看蘭琴過得真不錯,但是這以色伺人,終不長久。況且男人的心,有時候說變就變的,今天還住在著金碧輝煌的屋子裡,轉眼也可能被扔在無人問津的陋室。到時候,所有曾經嫉妒過你的人,都會來踩上一腳。看著自己這個從一出生就呵護在掌心的女兒,如今也成了別人家的妾侍,安佳氏就忍不住又開始流淚了。

「額娘,貝勒爺對琴兒很好的,您不要擔心。」蘭琴也動容地寬慰道,「楊氏可有再欺負額娘,大哥嫂子他們沒再讓您操心吧。」

安佳氏拿起帕子拭了拭淚水,溫和地說:「她還能做什麼怪,總不過你阿瑪去她那裡多些,多賞賜幾匹好料子給她而已。我的身份擺在這,況且你又嫁給皇子,日後是個什麼情形誰也不知道。不過,荷蘭那丫頭,據說也很得皇上**愛,前不久還差人送了賞賜回來了,把那個楊氏高興得,恨不得囔囔得全府,乃至全紫禁城都知道。」

蘭琴一想起荷蘭,那個能對親妹妹下手的女子,心中便是一惡,最好兩人老死不相往來。雖說兩姐妹一個住在紫禁城裡,一個住在紫禁城外,只是一道宮門所隔,但身份地位上已經是赫然不同了。

蘭琴是知道四爺以後是要登基的,所有到時候她可能還要和荷蘭見面,只不過那個時候她就是先帝的太妃,而自己則是新皇的**妃,那身份才叫一個天差地別呢!

「額娘,當今皇上雖然英明非凡,但是光成年的兒子都有十幾個了。這後面的也就是個樂子,對他來說,必然不會有很重要的份量。額娘不用太擔心。」蘭琴這般說道,她使勁想了想,都沒想起來康熙後期的兒子里哪個是鈕鈷祿氏所出。

「唉,你不要擔心額娘了,額娘是擔心你呀。兒呀,你現在雖然得四貝勒爺**愛,但是也不可不敬著福晉,防著其他嫉妒你的女人。額娘雖然從未對你阿瑪的那些個女人做過什麼,但是額娘知道這做嫡夫人的心。沒有一個嫡夫人是真的心甘情願去護著自己男人的其他妾侍的。我瞧這烏拉那拉氏,看起來和和氣氣的,但是個心計深陳的,額娘倒也瞧不出她的心意。」安佳氏一會兒笑,一會兒哭,整個臉上淚跡斑斑,且又因為畫了眉,描了線的,淚水都變作了黑線,將她富態溫潤的臉弄得丘壑縱橫,頃刻間就老了十歲似的,此刻又是一副憂懼之色,整個讓蘭琴看得心有不忍。

蘭琴拿起自己的帕子,隔著小榻桌給安佳氏拭了拭臉上的淚痕,寬慰地說:「琴兒知道。對嫡福晉,琴兒從不敢懈怠,也不敢張狂。嫡福晉育有長子弘暉,又養著大格格和二格格,地位在這府里是不可動搖的。琴兒從未有什麼非分之想,只做好自己的本份,相比也不會讓嫡福晉太掛心。況且,琴兒是怎麼樣,額娘豈能不知。至於其他側福晉格格的,琴兒一直是敬而遠之,不惹事,不招事的。」

安佳氏點點頭,自己也再拿起帕子擦拭著臉。

蘭琴笑道:「還是讓念雪拿盆水進來,額娘洗一洗吧。等會就要用午膳了,正好蘭琴陪著額娘一塊用些。」

安佳氏在念雪的服侍下,凈了面凈了手。

王嬤嬤此刻也在門房處與汪嬤嬤等幾個福晉賜下來的人說著話。

「嬤嬤,師傅跟我說,午膳齊活了,可以提啦。」從外頭過來一個小太監,他是牛寶泉的徒弟,是跟著他一塊兒來的,說起來是徒弟,也是打下手的。蘭琴也一併恩准了,帶了進來。

汪嬤嬤應了聲,就笑嘻嘻地對王嬤嬤說:「您看,這是我們主子爺專門從莊子上帶回來的廚師,專門伺候咱格格的。這可是連福晉都沒有的。」

王嬤嬤笑著說道:「豈敢比福晉,四貝勒爺對格格真的好,我們老夫人也放心了。」

說完,她從大袖裡拿出四個荷包,遞給汪嬤嬤,說道:「這是我們老夫人對各位的一點心意,希望我們格格的事情,各位能放在心上,以後必定有謝意。餘下的是給李公公,環碧姑娘,紫染姑娘的。」

汪嬤嬤大驚,十分客氣地說:「老姐姐,你且快收起來,我們能在格格這裡伺候,已經是主子的恩典。且格格為人和善,待我們從不打罵,真箇叫老奴心裡舒暢。只盼著以後能好好伺候格格,不敢再收老夫人的賞賜。」

王嬤嬤卻不肯收回,兩個人在個門房裡推來推去,最後汪嬤嬤還是歡天喜地地收下了。

要說這安佳氏,對自己閨女蘭琴,那也真是操碎了心,兩次進來,對這四貝勒府的各處的奴才的打點,都已經花了不下百兩。

安佳氏在蘭琴這裡用了午膳,離別時自然是千般萬般不捨得,這已經看了一回女兒了,日後怕是也不好老這樣遞帖子來看了。這嫁給皇家為婦的女子,自然比不得一般尋常人家。福晉雖然口裡說了句「常來看望鈕妹妹」,可那只是句客套話。安佳氏明白,她這兩回來,人家都不怎麼開心呢。為了安撫安佳氏,蘭琴許諾:只要貝勒爺高興,她會乘著機會跟他說,讓自己回趟娘家的。

看著安佳氏依依不捨的目光離開了,蘭琴心裡著實對封建社會的婦女的命運暗嘆一聲:嫁出去的女兒,真是潑出去的水,有人終其一生都不得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