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第93章 我要爺的玉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3章 我要爺的玉佩

小說:清穿之四爺皇妃| 作者:倪思瑤| 類別:女生小說

辭別十三阿哥和洛歌后,四爺和蘭琴上了停在醉白樓外的馬車,緩緩往四貝勒府走去。任憑誰也不知道,這一輛普通的馬車裡坐著的是當今的皇四子。

蘭琴趴伏在四爺的膝蓋上,沒了平時的嘰嘰喳喳,乖順得像只小白兔。

「爺,洛歌姑娘應該不是十三爺的格格吧。」蘭琴突然出言問道。剛剛洛歌在席間的那一句話,將四爺不願在蘭琴面前言明的一絲原因說了出來,蘭琴為之一動,一絲絲喜悅和情意在胸中醞釀升騰。

蘭琴這還是第一次從四爺身上得到這般感覺,它不是恩**,也不是**溺,而是真正的關懷和記掛。

「此女乃京都有名的歌女,據說其歌聲如天籟般,能懸樑繞日。」四爺說道。

「哦,十三爺看來也是性情中人,但又與九爺不同吧。」蘭琴抬頭看了看四爺,只見他正也看著自己。

「嗯。十三弟幼年喪母,但生性洒脫。因母族低微,皇阿瑪一直不怎麼委派於重任。」四爺似乎喃喃自語道,「他極為平易,在宮裡也人緣很好,所交之人無論身份尊卑,皆以是否談得來為準。洛歌雖是個歌妓,但一直被十三弟奉若珍寶,如今也是在他的庇護下不曾出去拋頭露面了。」

「那十三爺怎麼不將洛歌收了?」蘭琴問道,但隨即又明白了:堂堂皇子,豈可將市井歌妓收入后宅,且他先還未出宮建府。

「琴兒,我想讓弘暉常去你的院子,可好?」四爺突然說道,「這孩子性子古板,太像他的額娘了。雖說我已經替他找了伴讀的人選,馬上就要入府。」

四爺見蘭琴在莊子上能與三阿哥和大阿哥處得那麼自然,就想著讓蘭琴多與弘暉弘鈞接觸,一則可以增進這兄弟倆的感情,二則希望能引導弘暉慢慢放開自己。

蘭琴一聽四爺的「可好」兩字,面色一動,他這是在跟自己商量,而不是直接下命令。四爺從未拜託過自己什麼事情,如今肯將嫡長子弘暉拜託給她,可見對自己的信任。

蘭琴本想立刻應下來,但她的腦中突然想起了弘暉在歷史上的宿命——早夭。如果,弘暉在與自己的接觸中發生了什麼不測,那這個責任實在重得令蘭琴擔當不起呀。而且,讓她去與正室爭慕萄,實在是蘭琴自己都還沒克服對大老婆的敬畏感。

見蘭琴遲疑,四爺微微蹙眉道:「不願?」他本以為小格格會立刻答應的,要知道他這聲囑託可是許多女人求都求不來的恩**呀。這表明了自己對她的信任和看重。

「不是,爺,嫡福晉怕是不會樂意見此種情況。如若我是嫡福晉,也是不情願自己的孩兒要去別的女人管教。」蘭琴抬身坐了起來,直視著四爺疑惑的眼睛,說道「爺,你尚且考慮到帶妾身出去會引來其他姐妹的不滿,那這件事可不就會引來嫡福晉的不滿么。蘭琴不是怕,只是蘭琴尚且年幼不更事,對於他的管教實在是有心無力。妾身以為,爺還是替大阿哥尋一個好先生,蘭琴會時不時去看看大阿哥。」

四爺盯著蘭琴看了許久,眉頭始終是蹙著的,但聽完她一席話后,雖然沒有馬上鬆開,但眼裡的疑惑慢慢消散了。

「也好,那爺許你自由出入前院。你在弘暉和弘鈞下課後,可帶著他們做一些有益身心的活動。」四爺心裡也是一嘆:自己還是沒想得照全,難怪這小東西還想到了福晉的心情。

「是,妾身每天去看看他們。不過,妾身有個小小的請求,爺是否可以賜給妾身一件『尚方寶劍』?」蘭琴心想:她到底只是個格格,於身份上,並沒有資格去管教嫡福晉和側福晉的兒子;於威信上,三阿哥還好些,大阿哥可是只聽四爺的,如若沒有四爺的首肯,大阿哥是不會聽自己的。

「尚方寶劍?」四爺雖然一愣,他也知道蘭琴這嘴裡經常冒出一些古怪的辭彙,因而只等她來解釋。

「就是爺的一件信物,最好大阿哥和三阿哥都式時候,我才好跟他們接觸呀。」蘭琴瞅了瞅四爺懸於袍側的那枚玉佩,總覺得眼熟,卻也怎麼也想不起來它的原委。

四爺一聽蘭琴這理由,倒也得當,又見她瞅著自己袍側的玉佩,便以為她是想要它作為尚方寶劍,說道:「那這塊玉佩給你當作信物?」

啊,蘭琴心道是讓四爺誤會了,但也並不排斥,於是也沒再出言。

當四爺將那塊上好的和田白玉遞到她掌心時,蘭琴便細細打量起來。只見這塊玉通體翠綠、水潤,全身無一絲雜色,顯然出自老坑翡翠中的一塊完整的玉石,被工匠打造成圓形銅錢狀,玉身上也有精美細緻的龍紋祥雲圖案。

「喜歡?」四爺見蘭琴盯著玉佩那麼入神,出言問道。

「嗯,爺,這塊玉佩是極好的吧。它的淵源可否跟臣妾講講。」蘭琴心說:既然想不起來,何不親自聽原主怎麼說。

「這塊玉佩是皇額娘給我的,自小就在佩戴在身,不曾離開半步。如今給你做『尚方寶劍』,如果能把大阿哥和三阿哥**得令爺滿意,這塊玉佩就送與你,可好?」四爺見蘭琴喜歡,其實已經有了贈與她的意思,這樣說也只是戲耍一下她。

蘭琴一聽,雙眼一亮,雖說她不是貪圖這些金銀玉器,但是然道有這麼一塊看著極有眼緣的東西,便立刻應承了下來。

正說話間,四貝勒府就已經到了。蘇培盛等人早早就候在側門口,見馬車回來,立刻跪迎在門階上。四爺還沒下車,早有一個小凳子放在了下車的地方,蘇培盛伸出胳膊,將四爺扶下了馬兒,緊接著是蘭琴。兩人一進門,便徑直朝著蘭琴的南小院去了。

念雪幾個丫頭一直守著,終於見蘭琴並著四爺回了,於是趕緊端茶的端茶,取水的取水,伺候著兩個人洗漱更衣。待一通忙活,兩個人躺**時,已經深夜了。

蘭琴實在是乏了,滾到四爺懷裡,就睡著了。四爺一看,簡直有點哭笑不得,這小東西這麼久不來後院了,一回來第一個就宿在她這裡,盡然就這麼睡著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mei222長按三秒複製!!